巴西球星=「細哨」?保連奴證明你錯了...
2017年08月24日09:49
朗拿甸奴是不自製的代表
朗拿甸奴是不自製的代表

  前巴塞巨星、世界足球先生得主朗拿甸奴,一不小心成為引爆中國球壇乃至中國社會的焦點人物。近日,朗拿甸奴來到內蒙古包頭、寧夏銀川等西部地區,出席一系列商業宣傳、足球推廣活動。這倒不是重點,朗拿甸奴「一夜睡三女」的故事在坊間傳開,更有他耍大牌、出工不出力的負面消息。

  對於這樣的傳聞,外界不會感到意外。朗拿甸奴的獵豔往事不計其數,13歲就不再是處男之身的他,在之後的24年從未停止征服女人的腳步。巴塞效力時期,朗拿甸奴自稱比賽前夜必有魚水之歡,哪怕是因傷缺席比賽,他也會「帶傷上陣」。所到一處,必然留下風韻傳說。離開足球場,朗拿甸奴的生活就是夜店,美酒,靚女。

  風流倜儻的朗拿甸奴,可以說是部分巴西球員的縮影:從小生長在貧民區,通過足球改變命運,一夜暴富之後放縱自己,短暫的巔峰之後走下坡路,留下世人一聲惋惜。與朗拿甸奴相似的,還有阿祖安奴、羅賓奴等明星。似乎提到巴西球員,外界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夠職業,貪戀女色,走上自我毀滅之路。事實真是如此嗎?

  放縱派:大朗拿甸奴風流成性 阿祖安奴直接「熔斷」

  電影《戰狼2》中,「達康書記」吳剛飾演的老兵何建國,如此評價非洲人:「這幫黑哥們兒,無論什麼戰爭啊、瘟疫啊、貧窮啊,你只要給他們一堆火,他們立刻就這樣(載歌載舞)。非洲啊,吃的好,景好,女生好。」

  把非洲人換成巴西人,也毫無違和感。巴西人的生活態度是放鬆、閑散,踢踢足球、跳跳森巴,這就是對生活和生命的尊重。天性樂觀的巴西人,崇尚自由奔放,種類繁多的狂歡節,更大的意義是對身體的解放。

  的確有不少「無性不歡」的巴西球員存在。外星人朗拿度向來懶散,全隊訓練量最少的總是他,逛夜店,與美女約會,更是朗拿度的最愛。在國米效力期間,朗拿度時常與韋利結伴而行,韋利回憶:「一到半夜,朗拿度就開車出現在我家門前,一直按喇叭,直到我下來一起去夜店為止。」

  兩大巨星深夜出門,早上5-6點才回家。朗拿度身患怪病,再加上私生活不自律,也遠遠沒有達到理想中的高度。

  阿祖安奴更是令人歎息,從巔峰直接垂直跌落到平庸,都不帶下滑軌跡。球迷上次見到阿祖安奴,是在4月15日的晚上,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喜來登酒店,醉醺醺的阿祖安奴光著腳,帶著3個女郎在前台做入住登記。阿祖安奴簡直就是作死的典型代表,女友懷孕在身時,他依舊出沒於夜店、酒吧尋歡作樂。

曾有一段時間,阿德棲身在巴西里約的貧民窟,手持AK47衝鋒槍的他,和當地黑幫廝混在一起,簡直不成人樣。
曾有一段時間,阿德棲身在巴西里約的貧民窟,手持AK47衝鋒槍的他,和當地黑幫廝混在一起,簡直不成人樣。

  「獨狼」羅馬里奧也是離不開女人,當年羅馬里奧效力燕豪芬時,教練波比笠臣就對他無可奈何:「這傢伙,週五晚上通宵狂歡,一直嗨到淩晨4點。嗨過之後,一覺睡到傍晚六七點,然後在晚上7點半的比賽中出場。這就是他的作風,跳舞,約會,狂歡,再睡一覺充電。他雖然不喝酒,但喜歡喝可樂!」

  西蒙-古柏的作品《足球人》中,描述羅馬里奧的性格:睡覺是他的業餘愛好,每天睡14個小時;不管放不放假,只要想回家,就直飛里約;在他的人生哲學中,90歲之前必須夜夜出門享受夜生活。

  老羅雖然放縱不羈愛自由,但在原則問題上,他保持自我――比如拒絕酒精,保證睡眠,鑽研射術,確保老羅保持好狀態。

  自律派:一巨星43歲還在踢 暴力鳥從中超飛到巴塞

  朗拿甸奴、阿祖安奴這樣的例子過於突出,讓人對巴西球員產生根深蒂固的偏見。一提到巴西球員,就將他們與夜店、女人、菸酒、遲到等負面詞彙聯繫在一起。不過,世界球壇楷模級別的巴西巨星也為數不少。

  澤羅拔圖:踢過1998年世界盃的澤羅拔圖,如今已是43歲的老將,還活躍在球場上。2016年,他還隨彭美拉斯奪得巴甲冠軍。40多歲還能保持好狀態,秘訣是什麼?除了每天400個仰臥起坐和8小時的睡眠之外,還有合理的夫妻生活。澤羅拔圖透露:「備戰比賽和比賽結束後,我不會和老婆啪啪啪(當然也不是絕對沒有),球員需要正常的性生活,但你必須掌握合適的時機,這是我的經驗,你會發現一個完美的時機。」

  施華:這是一位低調得不像巴西人的巴西人,他總是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地做著本職工作。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我不愛盤帶,也沒想過用朗拿度、李華度式的雜耍取悅觀眾,我的任務,是不讓對手輕輕鬆鬆從我這裡突破。」作為防守型中場,施華的定位是「給3R組合抬鋼琴」;在阿仙奴效力時,他得到「無形之牆(Invisible Wall)」的綽號。施華-施華絕少與美女、夜店聯繫在一起,他曾經的理想生活,是與家人一起居住在小農場里,騎馬,養動物,過著悠閑的日子……

  保連奴:2015年從英超熱刺加盟中超廣州恒大,或許在大多數人看來,保連奴已經進入養老節奏了,但永遠不要低估一顆冠軍的心。在恒大效力時,保連奴每天都是第一個到達訓練場,最後一個離開,不管有沒有傷病都堅持不懈訓練。在中超踢球,還能坐穩巴西國家隊主力位置,更是被西甲豪門巴塞看中,以4000萬歐元的高價挖走,這是保連奴實力的體現,更是背後努力付出的成果。在與巴塞傳緋聞期間,保連奴保持著職業態度,不罷訓,不消失,兢兢業業踢好每一場比賽。高度的自律,是他在29歲還能迎來騰飛的關鍵。

  Playboy還是the Bible?這是世界性問題

  很多巴西球員有著相似的出生環境,卻有大相逕庭的足球生涯,這充分說明,選擇和個人信仰很重要。

  柏圖的故事,就是很好的例子。2007年夏天,柏圖加盟AC米蘭,轉會費2200萬歐元。那時候,柏圖離18歲的生日還差1個月。初到AC米蘭,柏圖就必須得拜山頭,認大哥。在米蘭更衣室,朗拿度、馬甸尼、卡卡3人站在柏圖面前,朗拿度對柏圖說:「該做決定了,是跟我混,還是跟隨卡卡?」說完,朗拿度拿出一本《花花公子》雜誌,作為柏圖的見面禮。

  我們不知道柏圖是不是當即就投靠朗拿度,加盟夜店&泡妞群,但從後來的發展軌跡來看,柏圖的確是跟著朗拿度混,而不是學習卡卡好榜樣。Playboy(花花公子)還是the Bible(聖經)?這不是由你的國籍決定,而是由個人信仰決定。中產階級出身的卡卡、車路士的大衛-路爾斯都是遵守「婚前禁慾」的基督教徒;卡富、李華度(43歲退役)這些老一代的巴西巨星,也將耶穌、上帝銘記於心,即便面對巨大的誘惑,他們也能堅守自己原則。

  被美女、菸酒掏空的巨星,不止是巴西獨有,佐治-貝斯、加斯居尼同樣是典型代表。很多人只看到阿祖安奴、朗拿甸奴的放縱和墮落,但沒有看到澤羅拔圖、施華-施華這些人的勤奮和自律。

  (聊球先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