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渠入屋偷樽水 濫藥漢爆竊囚一年
2017年08月18日03:00
發生爆竊案的葵涌邨。

【星島日報報道】葵涌邨發生奇特爆竊案,因濫藥而患上精神病的無業男子聽見屋外有人聲,以為有人想入屋爆竊,故沿寓所外牆水渠,從十樓爬到六樓,之後因口渴想飲水而開窗進入鄰居單位,並偷取一樽價值十二元的水,受驚女戶主目擊事件後立即報警。四十一歲被告呂偉秋早前在區院承認爆竊罪,被判入獄一年、緩刑三年。惟律政司認為緩刑並不恰當,要求覆核刑期,經開庭處理後獲上訴庭接納,改判被告即時監禁一年。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案件開審時指本案確有特殊之處,本案答辯人的行為確實很奇怪,但不評論答辯人的說法屬真屬假,並非法庭作判刑時的考慮,法庭要考慮的是答辯人的行為必然對事主極度驚嚇,這是法庭要重視之處。

律政司一方指案件有一定嚴重性,雖然答辯人受冰毒影響犯案,但他曾與被爆竊單位內的女事主見面,令事主恐慌,是加刑因素,認為沒有特殊因素判緩刑。就入屋犯法罪而言,一般量刑是以監禁三年作量刑基準,律政司一方並不是要求一定要以監禁三年作量刑起點,但量刑基準應該提高。律政司一方又指,案例指不一定受藥物影響便判緩刑,而是需要有相當特殊因素才可判緩刑,但觀乎本案不足以判處緩刑。

答辯人的代表大律師傅昶生指,本案有很特殊的情況,答辯人因當時精神狀況犯案而判處緩刑,但楊官即反問緩刑是否足以反映案件嚴重性?答辯人的行為是否對街坊造成不良影響?辯方則指無證據顯示街坊會知道及受驚。另一上訴庭法官潘兆初亦指判刑需具阻嚇性,以阻止答辯人重犯。辯方又指緩刑亦屬監禁一種,並指特殊情況應以特殊方式處理。

上訴庭法官接納本案確有特殊因素,且足以令原審法官下降其量刑基準,但判處緩刑並不恰當,故改判即時監禁一年,法官會押後頒判詞解釋裁決理由。案件編號:覆核申請二──二〇一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