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墜馬傷後復出 工作不知倦怠只因熱愛
2017年08月16日12:06
劉德華
劉德華

  “誰認識劉德華或者劉德華的經紀人?請聯繫一下我。”

  “我想讓他用冷冷的冰雨在我臉上胡亂地拍一拍,因為太熱了。”

  關於劉德華,是不是所有該知道的你都瞭如指掌?是不是所有你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如何保證採訪不是一次例行的重複,成為採訪當下襬在記者面前最大的難題。或許,劉德華內心比我們更厭煩慣例。出道36年,他接受過無數次訪問,但凡遇到一個沒聽過的問題,他都會透露出驚喜的目光。提到出道這麼久以來的轉變,他用雙手捧住臉,仔細想一想,僅是吐出三個字,“我老了。”接著一陣肆意大笑,“其他也沒什麼改變,停下來這半年,很多人都覺得沒有劉德華,日子怎麼過?”他理理衣領,指指旁邊的工作人員,“他們也一樣過啊,地球還不是照樣轉。有人問我這半年慢下來的感覺?我從來不快,我一直都是慢慢地享受身邊的生活。”

  在外人眼裡,已經56歲的劉德華應處於無慾無求的狀態,可十年如一日他依舊在努力,究竟劉德華想要的是什麼?“捨不得吧”,他想了想對新京報記者說,“不是捨不得‘退休’或是怎樣,是我捨不得見不到他們(指歌迷和自己珍惜的人),也捨不得他們見不到我。”

  傷後復出,從未擔心自己站不起來

  “我現在非常好,照樣可以蹦蹦跳跳。”電影《俠盜聯盟》的首映禮上,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傷後復出”的劉德華身上。他丟下了採訪當天拄著的枴杖,生龍活虎地在一片歡呼聲中走上台。“我很好,對不起,過去的半年讓大家操心了。”

  今年年初,劉德華在泰國拍攝廣告時不慎墜馬,因意外導致盆骨多處骨折,筋腱肌肉拉傷,隨後便返港治療,休養半年。在此期間,他沒有出席任何公開活動,除了錄製了幾個宣傳視頻,他曾自嘲墜馬受傷是“上天的旨意”。其他消息都是通過官方博客和經紀公司傳遞,或是從他朋友的口中透露,最痛的時候,去探望他的譚詠麟說本想逗他笑,但講話、大笑都會觸碰到神經;上個月鄭秀文在接受新京報記者的採訪中,提到去探望劉德華,特別佩服他樂觀的精神。

  因為不想讓公眾把焦點過多聚焦於受傷事件,劉德華很少提及自己養傷時的具體感受,只透露休養期間,堅持做複健和水療,家人也一直陪伴在旁。

  停下來的半年對於他來說似乎一切都慢了下來,他不會急切地盼望著回歸“名利場”。再度復出,他說沒什麼不一樣,“人生就是會起起伏伏,每個人都有受傷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受傷後慢慢重振自己的生活。現在我也開始鍛鍊,有很多以前能做的動作要重新做一下,看還能做些什麼。”

  前幾天在台灣的記者會上,有人問他是否曾經擔心站不起來,他一點也不猶豫,“我一直很有信心能夠站起來,大家都在怕,但我做這麼多好事,沒有怕。”

  一等12年,臨陣救場馮德倫是緣分

  馮德倫說,“沒有劉德華,這部電影鐵定拍不成。”去年5月,離《俠盜聯盟》開拍還有1個月,原定男主角因胸椎骨折辭演,拍攝計劃被意外打亂,新的人選不是檔期配合不了,就是片酬談不妥,巨大的壓力讓導演馮德倫“一夜白頭”。開機前十天,劉德華答應臨陣救場出演男主角,用短短幾天調了檔期。

  一直以來,劉德華的“仗義”在圈中是出了名的,無論是借錢給曾遭遇股災差點破產的張衛健,或是他不計回報提攜新人導演。這次合作,劉德華說,“沒有過多地想為什麼,只覺得這是緣分,也是時候了。”

  對於一部電影誕生的不容易,比起馮德倫,劉德華更清楚。他也納悶為什麼自己和馮德倫的合作如此波折,一等就是12年。早在《美少年之戀》時二人就已相識,友誼始於共同的興趣愛好――魔術,“那時我、他,還有周杰倫,一大班人都對魔術感興趣。十幾年前我們就想鼓搗一部關於魔術題材的電影,後來也不知道是劇本,還是資金問題,沒拍成。之後就是重拍《英雄本色》,但由於版權問題,大家都不敢動,也沒人敢投資,就耽擱了。”再後來等到劉德華開了公司,拍完《桃姐》,兩人合作寫了關於魔術的電影,可還是沒人投資,則又停了下來。

  終於等到《俠盜聯盟》,劉德華不僅接下主演,還扛下了監製,“這兩個身份不衝突,現場的劉德華不會讓你覺得是個監製。我們更希望這部電影是有趣的,不需要哭哭啼啼或是嚴肅壓抑。能不能讓市場瞭解很難說,但從技術性的層面上來說是合格的,因為拍不好的寧肯剪掉,不想有一個鏡頭讓你覺得不好。”

  拚命出效果,能做到的絕不用替身

  從演員訓練班到如今,劉德華已拍了150多部電影,發佈超過100多張專輯,這些數字還在持續刷新。他有五年間拍50部電影的高產紀錄,最紅的時候一年拍了12部戲,每天睡眠不超過兩小時,一度被冠上演藝圈敬業勞模的頭銜。三十多年影壇的摸爬滾打,劉德華演過的角色數不勝數:警察、武林高手、江湖大佬、賭俠、梟雄、混混都有嚐試。為拓寬戲路,他還演過胖到200斤的大隻佬、尋找兒子的樸素農民父親、滿臉皺紋的80歲老人。繼《暗戰》《天下無賊》《龍鳳鬥》後,《俠盜聯盟》里的張丹是他第四次扮演“盜賊”。

  因為劇情需要,跳樓、被火燒、被爆頭,這些危險動作他都曾嚐試過。《全職殺手》中,他被玻璃瓶砸得頭破血流;《風暴》中,為追捕悍匪他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吊掛在車外;無論是隻身與飛馳地鐵擦身而過,或是騎著摩托撞牆、撞山,抑或從五層樓淩空躍下,他能自己做到的二話不說就去挑戰。

  “很多人說你可以用替身,而我注重的是自己給大家的反應,我能做到的絕不用替身。有時候用與不用也取決於導演,當然我會選擇有品的導演,比如徐克、洪金寶,他們讓我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但有時能力達不到的話也只能用替身,就像《盲探》,我真的爬不上去那個樹,爬第二次就累了,第三次時杜琪峰還在喊能不能再快點,我也不明白為啥就沒有替身快,最後就用了一個爬樹的背影。”

  如今面對大量的動作戲,他仍然輕描淡寫地拋出一句話,“怕,我就不拍了,拍,我就不怕了。”

  未來想做的事――當導演

  “總之,會有的!”

  如今,對劉德華來說,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就比如總被他提及,卻又沒來得及實踐的當導演的目標,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考慮,也袒露過自己的擔憂和緊張。左顧右盼後,他抬頭堅定地告訴記者,“我會的,做導演,一定會的。以前採訪時說三年之內,現在都過了一年了。”他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似乎已經來不及感歎時光流逝,“監製和演員的身份不衝突,但當導演就不一定了。我現在考慮的是一邊導一邊演的問題,如果做導演的話可能就不做演員了,但感覺又不太可能;如果有非常好的劇本,自導自演是最好的,不賣座的話也就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想了想,他又再次重複,“總之,會的。”

  新鮮問答

  新京報:網絡時代,電影口碑好壞很快就能有反饋,觀眾的意見對你來說是怎樣的存在?

  劉德華:我當然關注口碑,這是我一直很看重的東西。口碑好其實不是在幫助票房,就算電影不賣,我也盡到了在電影上的責任。因為一部電影賣不賣座都是在客觀環境下體現出來的。如果我是監製的話,就要整體看這部作品;不是監製只是演員,就會回到個人身上、注重於一個人的表演,相當於劉德華的口碑。

  新京報:之後的工作計劃目前有沒有安排?很多人關心什麼時候再開演唱會?

  劉德華:還沒有任何安排(大笑),我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就像受傷的一個月後,就覺得沒法開演唱會。因為我覺得這事急不來,可能站在公司的立場上想,你現在能走了為什麼不能唱?但我是要準備好才能做。如果我現在開(演唱會),你們看到的東西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說要準備到完美,完美很難做到,但至少我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不是心虛的。

  新京報:很多人把你譽為“不老傳說”,如何保持每次表演的生命力?

  劉德華:就是愛嘛!我覺得你愛什麼做起來就不會疲倦。如果缺乏了愛和興趣,比如哪天我只是去開工而已,或是為賺錢而拍戲,再比如乾脆不拍戲,那就是我不愛(電影)的時候了。但現在無論哪一天拍攝,真沒有厭倦或是不愛的時候。我仍然很希望有突破,努力去達到應有的基本要求。

  新京報:這麼多年就沒有倦怠的時候?

  劉德華:因為(工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愛我的家庭、父母、也愛我的生活。就像很多歌迷問我,“哎喲你怎麼還在拚、為什麼要這麼拚”,甚至有很多人也不欣賞。但我現在覺得時間寶貴,家裡、工作、朋友分我多少時間,就像我愛歌迷,我能有3秒鍾,就給他3秒鍾,這3秒我一定很真誠地去面對。我不擔心他們支不支持,只是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

  新京報:現在被大家升級叫“華神”,怎麼看待這個稱呼?對於目前的你來講特別想做的事是什麼?

  劉德華:“華神”和“華仔”沒什麼兩樣,只是一個稱呼而已;其實,我對自己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要求,比較隨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