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身雞毛 他說“禽舍就是實驗室”
2017年08月14日00:54

泮進明用手機對多種光源進行頻閃測試。受訪者供圖

“中國現代化養殖業初具雛形,但軟環境的控製還不行,市場需求迫切。所以未來我們將系統地對養殖業的溫度、濕度、光照、氣體等進行耦合控製,真正做到現代化養殖。”

近日,浙江大學教授泮進明團隊的科研成果――“基於家禽生理節律需求的節能增產LED智能光照系統”被列入“‘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

這是一項什麼技術呢?

採訪前,泮進明給記者做了個實驗:他拿出手機打開照相功能,近距離對著日光燈和檯燈,這時屏幕上出現了一道道黑線。

“這就是我們日常電燈的頻閃,肉眼是看不見的,但長時間在這樣的燈光下生活工作,對眼睛損傷挺大的。”泮進明笑著說道。

隨後,他又拿出了一個燈泡,安裝好後讓記者再用手機屏幕去照射,結果屏幕上沒有任何黑線。“這就是我們研發出來的LED燈泡,對眼睛很好。”可泮進明下一句話讓記者不淡定了,“我們這種燈主要是給養殖場的雞用的,人還享受不了這種待遇。”

該團隊自2009年起就一直在研究家禽與LED光照的關係,並取得多項成果,現已實現產業化。

“不務正業”

2004年,泮進明獲得浙江大學博士學位,當時主攻方向是養殖產業的廢水處理。2006年,他赴美國做訪問學者,研究的是養殖產業的汙染氣體排放。

2009年習得一身本領回到浙大後,當時團隊領導為他配備了價值130萬的科研設備,希望他能在汙染氣體排放方面大顯身手。

可沒多久,泮進明帶著一份材料去找團隊領導“談判”,他要放棄130萬的設備,去做養殖業的燈光研究。

要知道,2009年時關於燈光對家禽生理規律影響方面的研究,全球幾乎是空白。“我當時搜了很多科研論文,全世界也就五六篇論文,而且都很粗淺。”泮進明做出這樣的選擇無疑是大膽的,畢竟在全新領域做研究,申請經費是非常困難的。

在團隊領導看來,泮進明有點不務正業;在同事看來,他的選擇太衝動。因為,從汙染氣體排放到燈光跨度很大,而且泮進明有這樣的念頭只是因為和研究植物光照方面的朋友聊天時的突發奇想。

衝動有時是魔鬼,但也可能是天使。帶著幾名本科生和僅有的8萬元經費,泮進明開始了他的“不務正業”。

“開始真的很難,我有3年時間沒發一篇論文,這在浙江大學是無法想像的。”泮進明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聞”雞起舞

只有8萬元經費,研發是怎麼開始的?泮進明撓撓頭說:“是在雞舍里!”

2009年,泮進明買了56隻雞,分為七組,分別對每組雞進行紅、黃、綠、藍、紫、白色LED和日光燈七種光的照射。

每天早晨8點半開始,泮進明帶著本科生進到試驗舍,給雞稱重、喂飼料和水,並收集雞排放的糞便。之後,便是對糞便進行數據分析。晚上,同樣的動作再重複一遍。

聽起來簡單,實際操作起來卻很繁瑣。為了確保數據的精確,所有的飼料和水都需要精確控製,收集回來的糞便要剔除雜質,哪怕裡面掉進一顆飼料都要清理乾淨。糞便還要進行兩次烘乾,進行各種成分的準確分析。

“實驗室要百分百的嚴謹,若數據不精準,以後去養殖場的效果肯定不會好。”泮進明說,56隻雞的糞便營養成分分析工作量是巨大的,一天根本做不完,後來只能將糞便冷凍起來,留待後期慢慢去做。

80天的養雞週期結束,經過後期一系列的數據分析對比,泮進明團隊得出了答案:七組光照下,黃色光讓雞的飼料利用率最高,水喝得少,肉長得快,要比普通光照下的雞增重2%。綠光和藍光下,雞活動最差,可能導致體質健康問題。

“數據出來後,覺得這都值得了,那80天真是太苦了。”泮進明因為長期在單色光下研究,視網膜受損,留下了眼睛充血的後遺症。

“那時,每天聞雞起舞、伴雞起舞,到後面不用看光線,就憑聞雞糞就知道是哪種光線下雞拉的糞便。”泮進明說。

市場驗證

黃色光只是一個很形象的概念,真正能讓雞長肉的關鍵在於光譜。泮進明團隊通過研發得到了一種最合適的光譜配比。

有了“秘方”,但市場上並沒有滿足需求的燈。於是,泮進明團隊又自己動手,組裝了一套黃光燈管。

帶著這款燈,泮進明走出實驗室,奔波於多家養殖場,“安利”這款養雞利器。

在天津一家生產白羽雞的養殖場里,泮進明一共做了十批次、約20萬隻雞的燈光實驗,足足花了一年半的時間。

實驗結果顯示,黃光燈照射下的雞與在養殖場常規燈下的雞相比,黃光燈的雞每批次要少死2%,總共少死了4000只;飼料節省2%―3%。

光少死的4000只,一年就為養殖場增收80000元。

最讓養殖場折服的是,一次養殖場暴發禽流感,常規燈下的雞死亡率超過50%,而黃光燈下的雞死亡率僅為24%左右。“這是最好的證明,黃色光讓雞體質更加健康。”泮進明至今還記得當時養殖場負責人給他打來電話時那種被折服的口氣。

憑藉這些“硬指標”,該產品2013年就入選了“全球半導體照明示範工程100佳”。截至今日,這仍是養殖領域唯一入選的示範工程。

黃色光讓肉雞更健康,但對產蛋雞來說,黃色光並不適合。泮進明和他的團隊又養殖了1000只種雞,每天要數500―800多枚雞蛋,進而又研發出了一種提高產蛋率的光譜。

經過市場證明,該光譜能使產蛋率提高2%左右。看似很少,但實際上養殖業淨利潤低,兩個點能讓養殖場的淨利潤提高一大截。

泮進明打趣道,現在都不敢去養殖場了,每次去時後備箱都被塞滿了雞蛋,“那些養殖場打心眼裡感謝我們,僅靠燈光就讓他們效益提高了這麼多。”

“我們才剛起步,需要不斷否定自己。”泮進明說,一項技術絕滿足不了市場需求,所以要根據市場需求來否定之前的成就,從而研發出新的技術和產品。

“中國現代化養殖業初具雛形,但軟環境的控製還不行,市場需求迫切。所以未來我們將系統地對養殖業的溫度、濕度、光照、氣體等進行耦合控製,真正做到現代化養殖。”

人物檔案

泮進明,浙江省東陽市人,生於1977年11月,系浙江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長期從事養殖智能特種LED光照技術與裝備的研究。

記者手記

在我心中,科學家都是高冷而專注的。他們應該在實驗室里,用各種高端設備進行研究。然而眼前這位,竟是滿身雞毛、滿手雞糞,著實讓我意外。

他的科研並不是為了發表論文,也不完全依賴撥款,而是與市場深度結合,讓科研成果服務市場。他走出了實驗室,把目光投向更廣闊的天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