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等阿仙奴買人嗎?下樹吧!收購已經結束了
2017年08月13日02:47
拿卡錫迪或許就是今年阿仙奴最後的收購
拿卡錫迪或許就是今年阿仙奴最後的收購

  當甸恩的終場哨響過天際,李斯特城馬球王直勾勾地看著這個偌大的現代化球場,英國傍晚的氣溫已經降到十多度,忽然想起了那雙幸運手套,他想搓暖雙手,免得在與雲格握手時顯得不禮貌,但是,當他看著雲格轉身走向更衣室時,他沮喪了。今夜,在酋長球場7350平米的草坪上,他覺得自己是內心最煎熬的一個人,因為他既想在雲格面前證明「值得你擁有」,他又怕表現太好澆滅了雲格的興頭,當他糾結難堪時,遠端慶祝的兵工廠們讓他忽然意識到:啊,他們最已陣了!

  1-2落後時,不知雲格教授會不會一度想起轉會窗口打開的那個下午,他在提交給迪克-勞的清單上把馬列斯寫在了林馬之後,以致於新賽季英超已經開打,他都沒有找到中場合適的人選,不得不讓韋碧克作為騷擾型內鋒客串AMC。

  想想在那個很可能失去山齊士的初夏七月,雲格奔波在法國南部,力爭找到一個既可以輪換山齊士也能配合山齊士更能留住山齊士的重磅收購時的艱辛與酸楚,因為他知道,隨著六月的逝去,球會的轉會已經很難操作了,因為所有的焦點都一年複一年地在七月時轉移到那些土豪身上,所以,他的步伐必須抓緊。

哥拉辛拿斯驚豔迴旋
哥拉辛拿斯驚豔迴旋

  是的,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晚到的老鼠有乳酪。這句英國諺語,被阿仙奴近些年的轉會操作演繹得淋漓盡致。比如,胖虎哥拉辛拿斯的加盟,早在4月下旬時就基本敲定,彼時參與搶購的只有心猿意馬的車路士和有錢想花的李哥米蘭,而誰也沒想到這位波斯尼亞國腳會力壓蘇端拿、艾拿巴等勁敵而出現在德甲賽季最佳陣容里。

  2016年對待薩卡也是如此,比起胖虎,這位瑞士核心早就接到拜仁、曼城等巨擘的橄欖枝,據說高普也親自出面周旋經理人,那會兒,也是4月,慕遜加柏主管艾巴爾甚至表示從未和阿仙奴有過任何接觸,結果,5月,薩卡被阿仙奴後來居上拿下。再往前,車路士門神施治,在5月底就傳言要加盟阿仙奴,最後用了兩週不到,6月中旬就敲定了這筆轉會。

  這一系列「早鳥吃蟲」的轉會都能給人帶來這樣一種感覺:看上,出手,拿下,整個過程短平快,勢在必得,甚至不懼任何競爭者。但是,這其實是落魄豪門在險惡的金元足球環境下的「先下手為強」策略,避開鋒芒,直搗黃龍,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搶下心意對象,好比2012年, 3月敲定德國國腳普多斯基、6月敲定法甲金靴基奧特,而名單還更長,人選包括:哥斯尼、華美倫、拿斯尼,以及今季的拿卡錫迪(7月初官宣,拋開線下運作時間,簽訂合約定在6月)

薩卡的加盟也是雲格策略的體現
薩卡的加盟也是雲格策略的體現

  如果錯過了黃金六月,那麼就只能離開飯桌,站在旁邊,等著土豪們吃剩下的。還記得2013年麗池公園湖畔的奧斯爾嗎?那年,饑渴的雲格攥著5000萬鎊的預算,尋尋覓覓,遲遲不願出手,直到巴爾加盟班拿貝。在這裡,真的要感謝列維同誌,發揚著階級友誼的革命精神,在面對外患時,拋棄同城恩怨,槍口一致對外,重演著「當年二戰期間,高貝利因倫敦空襲而損壞後,兵工廠借用白鹿巷打吡賽」的美好過往。而更加彌足珍貴的是,除了艾歷臣,列維買了一堆水貨,而雲格只買了從連鎖反應鏈條上剩下的「德國乳酪」,比起「早起」的勤快,這是機遇,更是運氣,因為這次看似史上最漂亮的轉會操作,實際上則是阿仙奴自2004年欠債以來的轉會毛病。

  因為財力不足,就只能先下手為強,但是,一旦進入七八月,就陷入長久的磨蹭階段。往好了說,是等待乳酪,往壞了說,就是實力不濟,無力於虎口拔牙,也因此落下了新笑柄:上樹。

  這些年,每個盛夏,阿仙奴之樹上都掛滿了果實,惹得人人爭先恐後上樹採摘,結果,千辛萬苦爬上去後,才發現這些果實大多都是幻覺,這對於那些已經準備好三個月乾糧的槍迷而言,只能欺騙自己,抱著還會結出真正的果實的奢望,排排坐,等著吃果果,你一個,我一個。種樹人看著這些植物神經錯亂的人一個個手握著空氣,若有其事地傳遞來傳遞去,不忍心,送上一個,以示安慰,但這可就要命了,樹上的人以為果實都被種樹人藏起來了,紛紛奔走相告,傳聞變成了謠傳,想像出什麼果實,都覺得能到手,於是,有人提出了花他娘一億砸基利安麥巴比吧。

林馬還有戲嗎?
林馬還有戲嗎?

  根據這幾年阿仙奴的財報,億存息真不是玩笑,就像今夏伊始,傳聞教授手握兩個億,單位還是英鎊。結果呢,有錢用不等於可以隨便用,對雲格而言,如何把一元錢用出兩元錢甚至三元錢的價值,才符合他經濟學教授的招牌,於是,精打細算,先是免簽來了胖虎,至少省了4000萬鎊,然後微有溢值地買來了拿卡錫迪,目前來看,這筆轉會堪比當年亨利,培養幾年轉手,妥妥地賺,接下來,3000萬鎊林馬,合情合理,一是年輕,二是名氣尚不足,2/3個拿卡錫迪,不能再多。結果,一來二回,時間耗過,而摩納哥現在直接喊價8000萬鎊了。

  雖然雲格機智地料到了未來會出現兩億轉會(也許還覺得會是伊禾比),但沒想到這麼快就被老朋友大巴黎給實現了。計劃趕不上變化,雲格可能做夢也沒想到才一個多月不到,整個歐洲足球轉會市場就被抬到了一個新境界。於是,製服組急了,開始補預算分配的窟窿,對久疏戰陣且早已下滑的基比斯喊價1600萬鎊,直接嚇退了屈福特,誠意何在?而一直不受重用的皮里斯,捏在手裡也是雞肋,當賓尼迪斯想要時卻開口說「你有錢嗎」,這是以為自己英超摩納哥嗎?也許,轉會團隊還以為清洗掉冗員就能攢夠摩納哥最初的5000萬喊價,指望贊堅臣五個詹,迪保治十個詹,韋舒亞也許還能二十個詹,錢就夠了。結果,貨沒清,價已漲,迪克-勞哭暈在廁所,加齊迪斯笑看風雲淡,而其根本緣由就是新黑店摩納哥與曼城的勾當。

  也許,葡萄牙黑店精於算計戰術,而法國新黑店則善於算計戰略,截至目前,摩納哥已經賺了1.78億歐,其中曼城貢獻了一個億,而且還有估值1億歐的基利安麥巴比正被豪門們虎視眈眈地盯著,也就是說,摩納哥不缺錢,而且,他們還想保持競爭力,爭取把「黑店」招牌延續下去,所以依然在招兵買馬,比如,曾在歐冠盃小組賽中讓阿仙奴吃盡苦頭的安德列治天才尤里-第列文蒂,以及上季飛燕諾奪冠的功臣之一的特倫斯-孔戈洛。因此,對雲格來說,幾乎已經不再有可能撿漏一個林馬了,如果本週末,這位小將繼續代表摩納哥征戰法甲,而且8000萬鎊的要價只漲不跌,這棵樹,就應該下了。但是,下了這棵樹,又該上哪棵樹呢?

卡蘇拿這樣物美價廉的收購不太可能出現了
卡蘇拿這樣物美價廉的收購不太可能出現了

  在阿仙奴近十年的轉會名單上,作為「乳酪」的卡蘇拿、謝雲奴、迪保治都是七月簽下的大牌,如今時至八月,也許,有的槍迷還在奢望能有去年梅斯達菲那樣的「乳酪」可供品嚐,比如雲迪積克,比如小盧卡斯,比如馬列斯,但是,對「終於有點錢但放在當今資本市場上又根本不算錢」的阿仙奴來說,如果不是保證自己是最後的老鼠,也許,就只能像當年病急亂投醫那樣購入老邁的阿迪達、買來不可靠的如花-山度士、召回自由球員法明尼、租來尚能飯否的班拿約……這樣的樹,你敢上嗎?

  樹下好乘涼,別上樹了,果子都沒了。還是靜靜地看著「最已陣」,直掛雲帆濟滄海!

  (禪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