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愛作序上將:徐才厚為他寫序言後兩人均落馬
2017年08月05日08:23

  來源:政知見

  原標題:哪些上將為人作序?

  撰文 | 蔣華 編輯 | 鄒春霞

  近日,一部展現解放軍由弱到強成長曆史的著作《大國軍魂》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發行。《大國軍魂》一書由劉源上將作序。劉源是劉少奇之子,曾任武警部隊副政委、原總後勤部副政委、軍事科學院政委、原總後勤部政委等職務,上將軍銜。2016年2月獲任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發現,位居軍中高位的上將中,包括國防部長,不少人曾為別人的著作作序。這些著作有軍事的,也有非軍事的,上將作序的原因也多樣,有老下屬,有老朋友,也有官方原因。

  不僅如此,還曾有上將為上將作序,兩人先後落馬的情節,故事多多。

  上將作序後還到場祝賀

  上將作序,較常見的就是軍事題材。

  空軍工程大學的課題組在新世紀初曾先後出版了兩本公開書籍《空天戰場與中國空軍》、《空天一體作戰學》。兩本書都是由時任空軍司令員的喬清晨上將作序,這是官方提出的軍事戰略,空軍主官作序推薦也符合常理。

  有些軍事領域專家的軍事思想著作,也能獲得上將作序。比如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原副部長羅援(少將),2015年推出首部著作《鷹膽鴿魂》,首次全面集中呈現其五十載軍旅生涯的觀點、立場、見解。原軍事科學院院長、曾擔任過瀋陽和蘭州軍區司令的上將劉精鬆作序。不僅如此,劉精鬆還出席該書發佈會並講話。

  與之類似的,2009年,國防大學教授戴旭著作《盛世狼煙》出版,劉亞洲為其作序。劉亞洲在序言中寫道:“出版社將這部文集的副題定性為‘一個空軍上校的國防憂思錄’,我認為是把住了作者和文集的脈。‘慨當以慷,憂思難忘。’看小戴的文章,時常被他的這種憂思情緒所感染。”

  當然,不局限於軍事題材。

  張木生所著《改造我們的曆史文化觀》,雖非軍事題材,也有劉源上將為其作序,在新書發佈時,劉源也到場祝賀。

  作序界的高產上將劉亞洲

  為人作序的上將不少,但要說作序多,很多人想起的怕是原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發現,最近8年,劉亞洲為7本書作序,差不多一年一本。

  早的比如2009年,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的新書《中國夢》,劉亞洲作序推薦。該書在推廣時強調:全書從戰略高度,以曆史眼光和全球視野,提出中國衝刺“世界第一”,競爭“冠軍國家”等軍人全新主張。次年出版的《揭子兵法系列叢書》,作序的也是劉亞洲。

  2013年,由金一南、徐海鷹撰寫的紀錄片同名圖書《苦難輝煌:中國共產黨的力量從哪裡來?》出版。劉亞洲為該書題寫書名並作序。“這本書看似講曆史,實則講今天;看似問過去,實則問未來”。

  2015年,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之際,新華社解放軍分社與《參考消息》報社聯合策劃推出的專題“勝利的啟示――軍事名家談抗戰”,專欄文章經由劉亞洲親做主編,作序推薦,推出全新重磅新書《偉大的勝利》。

  2015年,一本記載開國將軍光輝事蹟與各人特點的名為《他們是這樣一群人:開國戰將經典史記》的新書,由國防大學出版社出版問世。劉亞洲上將特地為書作“序”並推薦:“這一群人的非凡戰鬥經曆,是中國戰爭史上的奇觀,更是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觀。他們的成長之路,不是在院校,不是在機關,而是在殺敵立功的戰場。他們是一仗一仗打出來的。衝鋒在前,退卻在後,是他們的為將治軍之道。”

  2016年,為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週年,由人民出版社、《軍嫂》雜誌社聯合主辦的國內第一本關於紅軍長征的家庭口述回憶錄――《跟著信仰走――我們家的長征故事》出版座談會在京召開。本書共收錄28個紅軍家庭、31名老紅軍的長征故事。劉亞洲為本書作序。

  2016年10月,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週年座談會暨《馬背上的共和國》出版?播出發佈會在國防大學舉行,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出席並致辭。《馬背上的共和國》一書,主要描寫建立於1931年至1937年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這段曆史。劉亞洲為《馬背上的共和國》一書作序,“我們前行路上仍然面臨諸多矛盾、困惑,甚至是歧路,此時,更需要我們去學習曆史,重溫曆史,從曆史中領悟大道,尋找正道”。

  兩任國防部長都曾作過序

  不只是上將,兩任國防部長遲浩田和梁光烈,都曾為人作序。

  2011年9月至12月,解放軍報社啟動《中國邊海防巡禮》大型系列採訪活動。梁光烈專門聽取採訪活動實施方案彙報,並欣然題詞“大家都來關心邊海防”。 2012年5月,欣逢《中國邊海防巡禮》大型系列採訪活動畫冊出版,梁光烈又親自作序。

  遲浩田也有類似的作序經曆。2003年3月,反映洞頭先鋒女子民兵連優秀事蹟的國防教育資料《海霞傳》即將付梓,遲浩田為該書題寫書名並作序,在序言中對洞頭先鋒女子民兵連的先進事蹟和該書出版發行的意義予以充分肯定。此前,他曾在洞頭先鋒女子民兵連建連40週年前夕為之題詞“傳統代代相傳,戰旗今朝更紅。”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遲浩田還曾為個人著作作序。2009年,曾任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的劉永治所著《軍旅生涯50年》出版,遲浩田上將為之作序,在序言開頭就寫道,“永治同誌曾是我的老部下。他十六歲參軍入伍,從一個普通的農村孩子成長為我軍的高級領導幹部,先後在團、師、軍、大軍區各級政治工作崗位上擔任過主官,直至總政治部副主任,這實屬不易。”

  另外,遲浩田對養育自己的膠東頗有感情。2015年,《膠東革命曆史研究》,由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發行。新書出版座談會上,“從膠東走出的兩位老將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張萬年、遲浩田專門發來了賀信”。

  這本書,也是遲浩田作序。

  作序者和作者同為上將,都已落馬

  落馬上將徐才厚也曾多次為人作序。

  2010年,《走出軍營的老兵》出版發行暨贈書儀式14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叢書講述了100位轉業複員和退伍軍人艱苦創業的事蹟,徐才厚為該叢書作序。

  2013年,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上將為國防大學校長王喜斌上將專著《從這裏走向戰場》作序並給予高度讚揚。這本書闡述的核心觀點是:人才是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最重要的戰略資源,高級軍事人才是這一戰略資源的核心。加強培養對軍事人才的成長具有決定性意義。

  徐才厚在《序言》中寫道“強軍之道,人才為本。”古人云:“一年一樹者,穀也;十年一樹者,木也;百年一樹者,人也。一樹一獲者,穀也;一樹十獲者,木也;一樹百穫者,人也。”

  軍網刊登這篇報導的時間是2013年4月。當時由於徐才厚缺席了當年的全國兩會,也有一些傳言出現。當時,有觀點認為徐才厚在借作序之機澄清。但是,序言發表一年後,徐才厚被曝落馬;序言發表後的第四個年頭,王喜斌也同樣落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