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鹹豬手,女孩子如何反抗和自保?
2017年08月03日16:24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Yummy精選

  原標題:遇到性騷擾,女孩子如何反抗和自保?

女性
女性

  我想要先講講這幾年我對抗性騷擾的故事。

  第一個是在前年,我和朋友在大賣場選購烤箱,M告訴我,她被一個有酒味的中年男人摸了屁股。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前陣子的西門町,我走在兩邊佈滿商品的路上,被一個迎面走來的中年男人的手肘撞到胸部,對方沒道歉,嘴裡OO@@地講著什麼,像是喝過酒,神誌不清地走了。

傷害
傷害

  第三個故事比較嚇人,也是去年一個有點熱的傍晚,天色要黑不黑的,捷運路橋下一對情侶在吵架,更準確的說,是那個年輕男生不斷當街大聲責罵那個女生,還阻擋她的去路,那個女生就低著頭一直哭一直哭。

  第四個故事發生在我整個高中三年,那個時候我和高中好朋友X每天一起坐公交車上學,每天都會有一個坐在我們左前方的中年猥瑣男人,真的超猥瑣,字典可以用他做實例的那種程度。

  總之,他每天轉頭直直的看著我和X,表情是一種說不上什麼但是讓人很不舒服。我和X那個時候都不敢做什麼,我們憤怒但是害怕,但我和X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但看久了我就漸漸生出勇氣,當他又看向我們的時候,我也看著他,我花了所有的勇氣不把頭轉開,面無表情,儘量不讓我的臉泄露我的緊張,然後對方就漸漸不敢理所當然的看。畢業的時候,我的面無表情已經不再藏著緊張,而是一種緊繃的憤怒。

憤怒
憤怒

  十幾年過去了,我開始接觸性別議題,也因為自己身為勞工、關心環境等,而開始接觸勞工、遊民、環保、農業等,我開始瞭解除了性別以外的瞭解這個世界的視角,議題之間存在著許多的矛盾,世界是很複雜的。

  兩三年前,我突然在老家附近市場的一個角落看到那個猥瑣的男人,他已經變成了一個猥瑣老人,但那個猥瑣的氣質還是讓我一眼就認出他來,那個瞬間我覺得胸口噗噗直跳,他正蹲在地上洗大鋁鍋,我有一種想把他手上的東西踢翻的衝動,還有一種久違的驚懼感,好像它從來沒有離開過。

  後來我當然走開了,我看得出來他正在工作,做一份主流社會大概認為毫無價值的工作,我還回想起高中三年時,他下車的地方是一個電子廠,大部份去那裡工作的是已婚婦女,他的工作條件不是很好,大概也沒有什麼婚姻市場。

  我思考他的猥瑣氣質怎麼養成的,如果一個男人通過看年輕女性得到滿足,他是沒有機會在生活中得到性的,而且當我回看後,他會又心虛卻仍忍不住地邊怕邊看,這表示他幾乎沒有和異性有正常互動和接觸的機會,可能是一輩子的處男、只能靠看年輕女性滿足性慾。當這件事長達他整個人生,長年無法得到滿足,就有可能會變成類似氣質一樣的東西,這麼想,我開始覺得,他的看(窺視)沒有那麼令人不舒服了。

  然後我想,我當時害怕的是什麼?真正受到的傷害是什麼?

  最受傷的一次,是六年前的第五個故事,我穿著非常輕薄貼身的衣物,沒有穿內衣,在騎摩托車時被另一個摩托車騎士摸胸,我足足頓了10秒腦袋一片空白,好一會兒才想到我應該要騎上前去記住車牌號,但對方早已火速離開現場。

性騷擾
性騷擾

  我去警察局報案的時候一直在發抖、說不出話來。

  那個時候我已經有了許多反騷擾的經驗,也知道世界的複雜,只是一味地在心裡把對方千刀萬剮並無助於我不受傷,我開始想,我要怎麼樣才能抵抗那個受傷的感覺,我的害怕是什麼?什麼令我發抖?

  我想,我害怕的是那條路人煙罕至,我不知道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這讓我害怕,我還害怕我無法反抗(可能的)傷害,但其實我可以抵抗,我也抵抗了,如果我真的受到傷害我已經大得可以回擊,真正會讓我受到傷害的是,我在長大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學習到我是可以抵抗的。

  其實這個社會沒有教會女孩們可以怎麼自保,其實這個社會沒有要女生學會自保,所有這個社會讓女生自保的方法,都是將性騷擾犯當作罪大惡極的犯罪份子,然後嚴逞,並且把受害的女性當作無比可憐、一輩子都毀了的可憐蟲。

可憐
可憐

  但這並不是保護,這是將女性無能自保的方法,這是讓女性真正無法愈痊的原因,因為這個社會將性的犯罪當作無比可怕的事件,不像身體的傷,時間久了疤掉了就會好,這個社會要女性永遠記住她是髒的,這個社會其實在嚴逞這些受害的女性,並沒有要讓她們痊癒,因為她們是這個社會遵守“女性身體是可標示價碼”的這個規則的犧牲品。

  真正的痊癒,是讓女孩可以在遇到性騷擾的時候,可以不要慌張害怕不知所措,要教女孩回擊,要讓女孩認識性是一個怎麼樣的東西,而不是以保護為名,隔絕女孩們接觸到性。這不叫保護女孩,這隻是為了保護女人的身體價值,只因為這個社會以處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性為高級。

  女孩應該保護自己的身體只讓男性使用,也不叫作保護,因為就算是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性,也可能傷害女性,但這個社會避而不談這塊,(於是關係內的強暴通常會被當作家事,別人無置喙的餘地)。

侵害
侵害

  真正的保護是女孩熟悉性,熟悉怎麼協商性與關係,這樣女孩們才有可能長出真正的力氣,可以不害怕,不感到受傷,不會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再看見一個根本打不過我的老男人,我還是害怕。

  我想如果我可以許一個一定會實現的願,我要對方做什麼讓我不害怕不受傷呢?

  反騷擾方式一:後來故事一的發展是,我生氣地問朋友M要不要我替她摸回來,她看起來像是被我逗樂的說好呀,我就嗡的一聲衝去找那個男的,然後手刀過去用雙手用力的捏了一把他的屁股。

騷擾
騷擾

  我知道我很安全。這裏是大賣場有攝影機,而且我女友在我旁邊。摸完後那個男的回頭看我,一點也沒有要“計較”我的行為,害怕的快步走了。我還告訴了附近的店員讓他們通報注意。

  反騷擾方式二:故事二的後來,我衝過去用手推打他的背,邊罵“你很奇怪G!”對方回頭辨駁說“沒有!”然後迅速離去。

  被我衝撞到的阿姨停下來問氣呼呼的我說發生什麼事了?聽完我說的她說可是我這樣很危險,我說,這種只敢偷偷摸人的男人通常很孬啦,搞不好都需要喝酒壯膽,阿嬤聽著也覺得有道理。

勇敢
勇敢

  反騷擾方式三:故事三的結局,那個年輕男子打了那個女孩,我衝了過去,大聲告訴那個男的“你不應該這樣,她是女孩子。”我告訴那個女孩,“你知道如果你發生危險,對面就是警察局”,女孩眼眶噙著淚點頭,但看起來沒有要報警的意思,我又詢問她是否需要我陪同離開現場?她搖頭,然後我說“那我就在旁邊,如果需要我可以招手”,她點頭後,我才離去。

  我並不認為我有資格強行帶那個女孩離開,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他們發生的事,而且更重要的是,一切的反抗只能發生在她們情願的時候。在那之前,我能做的就是告訴她,她可以有別的選擇,在這以外的,規勸或報警什麼的就太多了。我知道她有能力自己決定,也許只是不在現在。

選擇
選擇

  另一件我學會的事情的是,M曾與我分享柄穀行人的《倫理21》里說的一個論點,我覺得很有道理,他的意思大概是說:責任需要被分辨,但和需要負起責任是不同的事,也就是說可能是A犯了罪行,但是要由B負起責任。

  比如,那個故意撞到我胸部的男人所負起的責任:對我的身體來說,我被撞到的就是一個身體部位,那是一種被不認識的人突然其來的攻擊的冒犯感。除此之外,沒有更多,他不需要被千刀萬剮或下十八層地獄。

  而我認為,真正應該負責的,是讓他必須使用這種方式滿足的世界,就像讓那個猥瑣老人養成猥瑣氣質的社會結構。

對抗
對抗

  所以我們應該怎麼學習對抗性騷擾呢?老實說,除了學校里學的方法,我覺得,唯一一個可以有效學習方法,只有在被騷擾的經驗中一次一次成熟對抗的勇氣。

  就算在滿是人的車上被對方說“你什麼貨色,我幹嘛性騷擾你”,我們還是可以理直氣狀狠瞪對方。

  雖然,我並沒有教導實際關係對抗性騷擾的方法,不過,這樣的心法,也許才是有機會讓心的傷痊癒的方法。而且也許,當女人開始長出力量保護自己之後,我們可以扭轉這個社會認為“女人碰到強暴的事就一輩子毀了”的這個想法,恢復到一個人與人之間彼此比較溫暖的對待。

  有故事的女同學

  @小葉

  行為上的騷擾還好,可以直接撕,語言上的你稍一炸毛,對方很容易反過來黑你反應過度…

  十夜女王:如果是在公車上遇到的語言騷擾,只有一招,就是比他狠,而且不要管他說什麽,只說:不道歉我就報警(將手機作勢拿在手上)。

  但如果在職場上,就真的狠不了。不過我聽過一個很酷的反攻法,朋友L和性歧視主管X原本都在同一個補習班工作,L沒有直接回應X的言語羞辱,而是將這件事告知其他的女同事,大家一起組織起來排斥他。過了一、二年,事情終於嚴重到連老闆都要把X辭退,這教會我們,如果表面上的抗擊是不能的,妹子們,咱們陰著來。

  十夜覺得有一部分是這個社會教女人要閉嘴、要柔順、要不反抗造成的。所以要對抗這種狀況,必須要非常瞭解自己的感受、必須要非常信任自己不舒服的感覺,而且必須要能夠對抗所有一切叫女人閉嘴柔順不反抗的結構。

堅持
堅持

  @fellie

  除了肢體的,還有一種隱形性騷擾,男性上司、同事或長輩,在私下單獨對你語言性騷擾。比如問你為什麼那麼大還不結婚啦,不要穿那麼性感男生不喜歡啦,看似關心你,實則目的為了試探你的底線。氣氛會變得很曖昧,會讓人無法抗拒和反抗。是不是這樣?

  十夜女王:有一個好方法是,你就用他會不舒服的方式、比他尺度更大,然後最後哈哈大笑說開玩笑的。然後告訴他,這洋他會不舒服的話,應該也可以你也是會不舒服的。

  女孩們遇到熟人言語的調戲,會因為生氣被對方說開不起玩笑,而一邊憤怒卻又一邊心虛矛盾,十夜覺得有一部份是這個社會會教女人要閉嘴、要柔順、要不反抗造成的。所以要對抗這種狀況,必須要非常瞭解自己的感受、必須要非常信任自己不舒服的感覺,而且必須要能夠對抗所有一切叫女人閉嘴柔順不反抗的結構。

反抗
反抗

  @小哇

  一般沒有公務活動的話,出門時我是女漢紙類型的氣場,從說話到穿戴都很強勢,一般猥瑣人士都會敬而遠之,他們知道我肯定不是受欺負能忍氣吞聲的人,所以他們只會靠近看著好欺負的小女孩……話說回來了,我也好久沒坐公共交通工具了。在夜店酒吧我也是跟男生一起去,自己一個人或者和女生去容易被搭訕騷擾。所以還好了,從小就被教育保護好自己,到現在都沒吃過虧,反而幫助過一個女高中生脫離魔爪。

  十夜女王:感人,好漢子!

  @洋角

  有過一些被騷擾的經曆!

  1。 很小的時候我和媽媽在家門口玩,突然在一個花園圍欄的角落站著一個露陰的老大爺看著我們,我當時不懂這種,就是腦子裡蒙了一下,還好幾秒鍾內媽媽及時帶我離開了那裡。後來媽媽告訴我她以前也遇到過露陰癖。。。。。。

  2。 初中時一個人很乖地走在放學路上,路過一個稍微安靜的樓群口,有個猥瑣大叔突然走過我身邊,嘴裡一個勁兒地說“哎呦長得真漂亮”之類的話,表情極其猥瑣!幾秒鍾後又跟沒事人一樣跑了。我當時忍著沒說話,一臉地嚴肅,但當猥瑣男走後,我快哭了,回家果斷告訴媽媽。哦對了,小學時我在超市里買東西也遇到過這種言語上的猥瑣!

  3。 還是初中時,中午放學回家,我安靜地走在馬路邊道上,又一個猥瑣男騎著自行車從我旁邊飛速過去,還回頭看我說了句“長乳房了?”。。。我還是忍住了。過了一會我沒想到他又從我身旁經過,又說了一遍那句話。。。當時我回家哭著告訴媽媽,連報警的心都有! 雖然現在遇到的少了,但這些童年陰影直接導致了我後來對於男性的偏見和不滿。。。 唉,全都說出來感覺好多了。。。TAT

自我
自我

  @燁燁

  真實經曆:在自己特別小時候,被自己表哥亂摸,那個時候真的沒有意識,我也有反抗。他好像給我買了糖和玩具,後來長大知道女生要學會保護自己,對性騷擾說NO。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