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爺夜話 趙永洪
2017年07月24日16:30

首先,趙永洪的英文名不是Marco。

雖然曾幾何時,人人見到佢都只會叫「Marco」,這個他在《同事三分親》中,入屋到非常的角色名。

就連我其實很少睇電視,《同》劇亦未睇過完整一集,都覺得趙永洪就應該係Marco,一個感覺上有點陰陰濕濕、古古惑惑,但又其實重情重義,講起道理上來仲有多少霸氣的Sales佬。

拍完電影《同囚》,讓趙永洪多了另一份氣勢,就是行徑變態的懲教主任Mo Sir,演技之好,甚至得到真正懲教人員認同。

「有次去謝票,有一位高高大大,自稱是懲教署人員的男士走過來對我說,你真係做得好,有九成似。好開心呀!演出有人認同,某程度上亦可以理解為,戲中情節應該都有好多係真?!」

訪問拍攝的設定,本來是想體現一種「暗黑」的英雄或奸雄氣,亦符合通常名字中有個「洪」字的,總會被朋友尊稱為「洪爺」。

那知出來的效果,卻是充滿了詭異氣氛,似乎適合講鬼故多過扮大佬。

而洪爺一聽見講鬼故,竟然是眉飛色舞、開心得很。

「?!等我講個最恐怖?親身經歷畀你聽啦!」

繼而滔滔不絕,加上繪影繪聲、七情上臉、引人入勝的肢體動作,似乎就只怕嚇你唔到。

洪爺,原來非常適合做講故佬。

▲《同囚》電影中,懲教人員趙永洪不斷以各種變態手法「玩」囚犯游學修,過程讓人心寒。

撰文☆梁文威 攝影☆何國豪 服裝☆J.Lindeberg 設計☆美術組

恐怖粉絲

趙永洪演技精湛,其實不應該是新聞,畢竟入行十九年了,經驗豐富,飾演懲教主任其實亦是駕輕就熟,雖然角色Man得來頗為變態。

「真,Mo Sir角色其實好鬼變態,戲中故事都是發生在勞教中心,專收十五至二十五歲犯事的年輕人,戲入面很多情節,都是曾經入過去的年輕人告訴我們的,應該都幾真實。有些情節我聽完都覺得恐怖,甚至有入過去的人講,二十五歲以下千萬不要犯事,坐監都好過入勞教中心。講真,那些年輕人都不是普通學生哥,行出來有些可能都是大哥,就連他們都話驚,可知有幾嚇人。」

據傳戲中情節實在逼真,就連懲教署都有高層打電話給電影監製溝通過,但內容是甚麼就不得而知。

「我都係拍戲,只係盡力學到足、演到足,但我相信真實情況真係可以好恐怖,但部分較壞的小朋友,可能真係要用一些激烈的手法教番好。」

Mo Sir的變態,更意外地竟然讓趙永洪惹來奇怪粉絲。

「有女fans睇完戲,可能覺得角色好吸引啦,竟然傳短訊問我,可否同我做愛?又話你咬我奶吧?於是我惟有講笑話自己喜歡阿Bob(林盛斌)啦!點知又引出一個男仔,又係用短訊同我講,話我?西裝好有型,愛上了我。當時我真係嚇一嚇,有?驚呀!之後都冇再理佢。」

可能?制服的趙永洪,總讓人感到那麼一點心驚(講真有時佢個樣又係幾陰濕),在《毒誡》中又是演七十年代壞警察。

「《毒誡》中飾演七十年代的警察,當年好黑暗,要去『收片』,雖然戲份真的不多, 但拍得好開心,可以同影帝做戲喎!有場戲要打譚耀文,打完佢就笑住問我,係咪打得好過癮?我話其實我最驚呢種戲,打得重又怕傷到對手,打得輕又唔似,好鬼難。」

▲入行十九年演戲經驗豐富,拍古裝赤膊上陣都只是閒事。拍《翻生武林》時,又不時與陳凱琳生鬼合照。(下圖)

拜山至講

趙永洪的英文名是Raymond,與他同為第十三期藝員訓練班同學的林峯一樣。

「入行是因為睇電視多,覺得做戲不是甚麼難事,甚至自覺演得不錯。中學畢業之後,都做過幾份工,賣燈飾、餐廳侍應,最後都係去考訓練班。」

最初幾年絕不一帆風順,多是做路人甲。

「當時人工好低,同好朋友食飯,他們會主動埋單,唔想我辛苦,甚至唔敢同其他人出街,因為冇錢畀呀!」

不過,最心傷的還有其他。

「有次搭地鐵,有個七、八歲小朋友認得我,講?句明星呀!點知佢身邊?哥哥,即時大大聲話:『明乜?星??茄喱啡?之嘛。』傷心到我?!下個站即刻落車。」

但原來,還有更傷心的。

「做了三、四年後,有一日老竇突然問:『你做電視咁耐,但點解好似都未見過你??』亦有其他屋企人話,我放了這麼多時間在這行,若果當初願意做其他行業,可能已經有好好成績,話唔定真係做到Top Sales啦!」

當時的趙永洪,心中仍然有團火,雖然漸感壓力,但還是繼續捱下去。

「皆因我真係好鍾意做戲,不過都有搵定後路,之後就開了一間公司賣衫做成衣。」

誰會想到,一個機會就讓他的人生由暗轉明,因為《同事三分親》和之後幾套處境喜劇角色,終於捱出頭來。

「遺憾係,當可以日日?電視見到我時,爸爸已經不在,但我知佢一直好支持我,只係老人家長輩,好難講出口。其實有段時間,佢間中都會在電視上見到我,仲試過話我上電視『幾靚仔,成個黎明咁。』哈哈!&#134513家去拜山我會在他墳前講,我拍緊邊套劇、邊套劇播緊。」

▲趙永洪(中排右二)九九年於第十三期藝訓班畢業,同學中有林峯(後排左二)、楊怡(前排右三)等,都已離開無?。

▲○九年開始拍處境喜劇,是趙永洪演藝事業的轉捩點,Marco一角更是讓他上位的重點。

佛前一轉

趙永洪每次說到人生轉機的經歷,總會說:「多謝珍姐(曾勵珍)!」只不過,原來他還應該要多謝佛祖。

「做到五、六年後,其實心入面不開心,但仍然有團火想做好,可惜沒有甚麼角色讓我發揮,自覺已經應付到,但一直未有機會。到差不多八、九年,開始灰,做到有點hea,出面又搞緊公司,於是就去了大嶼山寶蓮寺求簽問事業,其實已經有點想轉行,點知竟然得支上上簽,當一刻都冇太放在心上。之後就行上大佛繞行一圈,點知落樓梯一刻,電話突然響起,係公司打來,話有個連戲的處境喜劇角色想搵我做。我當時開心到,淨係識不斷咁講多謝,就係拍《同事三分親》,初時都唔係太多戲份,但Marco呢個角色入屋,真係行出街都淨係俾人叫Marco。」

人生就是如此難以預料,一個機會轉運,之後就連衫也沒賣了。

「連續拍了七、八年處境劇,已經想改變一下戲路,成日都係拍處境劇,真係觀眾唔悶我都悶啦!但拍處境劇好處係,令我連續八年都係爆騷王,近幾年比較順利,出面又有工作、登台等,收入是好很多了。」

現在的趙永洪,甚至有信心說會演戲演到八十歲:「只要一日仲有力都會做落去。」

▲▲扮鬼扮馬亦是趙永洪的強項,戴假髮扮貞子之餘,扮女人和訓練班同學楊明合作,就連楊明都忍唔住要出動「祿山之爪」應付。

洪爺夜話 山頂公園紙紮孖公仔

如果,到最後都未讓洪爺講鬼故,相信我應該會被鬧爆。

「話說當時我十五、六歲,成班朋友一齊上山頂玩,當日上到去,已經係凌晨兩、三點,搭車去到山頂再一路行上山,有個大草地公園,六個人坐長?傾偈,遠遠對住一排樹。其中一個朋友,成日話自己有陰陽眼,不過我哋都唔係好信,點知佢一坐低,就話見到樹林前,有個三歲??仔?度踩三輪車,冇人見到所以唔理佢。

「講?一陣,幾個人就想行去樹林邊?滑梯,點知行行?,另一個同學突然好驚咁話,前面有兩個白色人影企?度喎,點知陰陽眼朋友跟住就『口震震』咁話:『?兩個係紙紮公仔??!』

「就?呢一刻,滑梯旁邊?橙色鐵皮垃圾桶,竟然自己打橫移了幾米,「at」一聲爆響,其實當晚天氣都幾悶熱,完全冇風,但就算有風,都冇可能吹得郁個鐵垃圾桶啦!我?梗係驚到鼻哥窿都冇肉,即刻調轉頭跑返落山頂廣場。」

洪爺話,自己好彩乜「公仔」都見唔到,但親眼見到個垃圾桶自動移位。

他更相信是得到佛祖保祐。

「中學讀佛教學校,所以早就皈依,師傅是覺光法師,可能也是與佛有緣吧!」

趙永洪除了是洪爺、Marco、Mo Sir之外,原來也有個法號叫慧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