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核心出走必將崩潰?
2017年07月20日13:48

快艇會更好還是更爛
快艇會更好還是更爛

  從保羅決定加盟火箭的那一刻起,快艇就已是一支截然不同的球隊了。

  在過去6年風雨同舟的時光里,他們6次殺進季後賽,勝率高達65.8%。要知道,在隊史其餘的27年里,他們能享受季後賽氛圍的時光,一共只有7個賽季,甚至一度連續15年未能染指季後賽。

  保羅將這支球隊帶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對於球隊節奏的把控,在場上對於局勢自如的臨場應對,是這支球隊能夠擊敗多數球隊的根本保證。但這一切,都在那個決定之後,變得不複存在。

  在這個前提下,你很難不為快艇捏一把汗,但撥開情感以現實說話,“沉船”或許也未必就是板上釘釘的事。

  先看一下人員的流動狀況。

  快艇的損失:

  保羅和巴莫特都選擇了加盟火箭,列迪克遠走費城,哥羅福特去了木狼,其餘離開的人壓根不重要。

  快艇的收穫:

  在交易中,他們從火箭那得到了比華利、路易斯、德克爾、哈雷爾以及利金斯。在自由市場上,快艇簽下了“高射炮”加連拿利以及有“歐洲之王”美譽的迪奧杜錫。

  雖然他們失去了保羅,讓他們從前“絕對雙核”的球隊構架變得不複存在,但更多即戰力的補充,反倒讓快艇在這個夏天順利轉型成了一支“單點發散、多點均衡”模式的球隊。

  一個上賽季的數據:

  快艇的先發五虎同時登場時,他們的進攻效率是115.6,防守效率是99.8,百回合贏15.8分,可謂攻守均衡。

  但一旦先發下場,開始以哥羅福特為進攻核心打銜接段之後,快艇的進攻效率就一路下滑至97.7,百回合的淨勝分也從15.8跌倒了-1.1。板凳短,後備差的問題,一目瞭然。

  事實上,陣容深度的問題困擾快艇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球隊收薪金所限,一直難以尋覓合適的補強對象。過去幾個賽季,快艇的後備基本只有一種打球模式,就是讓哥羅福特通過單打去解決球隊的得分問題,其餘的球員只做錦上添花,頗有幾分磨時間,拖住比分等主力回來的意思。這一點在上賽季小裡弗斯稍顯成長之後有些許好轉,但從根本上,快艇的後備席缺乏變化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在這一場人員大變動之後,快艇的整體實力配比得到了重新洗牌,球隊也因此變得更加均衡。

  新賽季,快艇的先發陣容或許將由小佐敦、格芬、加連拿利、小裡弗斯以及比華利組成。不同於往常,這個陣容沒有了絕對的球權支配點,格芬在這個構架里作為中軸在高低位的策應作用將被放大,而球的支配權也將在小佐敦之外的四名球員當中交替輪轉。在進攻的發起上,也會與過去6年完全不同,以一人弧頂持球叫戰術,射手反跑做牽製的起手式將被完全抹去,如果快艇想要將先發的進攻火力繼續維持在一個較高的水準線之上,那麼更多的弱側空切和無球掩護球將變成他們必須要去做的事。

  加連拿利是一個值得期待的點。2米08的個子可三可四,擅長接球跳投,常常憑著自己的身高在外圍直接干拔,製造犯規的能力出眾,這也使得他的真實命中率能在聯盟小前鋒當中高居第四。能持球突,也有強吃能力,還有一點策應。缺陷就是移動略顯遜色,多傷病導致爆發減弱,近框段的終結能力不如從前。但他依舊是填充球隊側翼火力非常不錯的人選。

  現實點說,當你的先發從列迪克,巴莫特和保羅,變成了比華利、加連拿利以及小裡弗斯,指望他們能將實力做到更進一步,這顯然並不算一個現實的想法。進攻發起方式的改變將推翻過去的一切,體系的重建與磨合不可避免。不過好在重塑的陣容深度能為這一切提供很多幫助。

  快艇的常規輪換將由路易斯、迪奧杜錫、德克爾、哈雷爾、韋斯利-莊遜組成,必要時或許會出現利金斯的身影。

  跟過去相比,有兩個變化:進攻層次更立體,而且擁有了一個完美大腦。

  路易斯就是快艇體系下哥羅福特的翻版,而且更年輕,造犯規的殺傷力更強;德克爾能提供底線空切和三分線外的威脅;哈雷爾擅長擋拆順下,運動能力和終結能力均值得信賴。有持球,有空切,有投射,有擋切,這幫球員足以豐富李維士的戰術板。而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擁有了一個全新的大腦,那就是迪奧杜錫。

  迪奧杜錫的進攻有一個明顯的特點,多數從擋拆發起,以此為點再生面,或急停跳投,或分球順下,或突分外圍。從某種程度上講,他的球風會與保羅有些許類似,打擋拆那一套,無論是正選里的那兩位大佬還是板凳上的哈雷爾,早已輕車熟路。

  而在投射上,他的表現也足夠穩定,過去一個賽季,他的外圍命中達到了38.1%,再往前的兩年,都超過了4成,是個值得信賴的射手。這使得他即便是在面對混搭陣容,與同樣需要球權的選手一同登台時,同樣不會顯得無所適從。如果適應順利,他坐上球隊先發的位置也絲毫不會令人感到奇怪。

  老實講,快艇已不再是聯盟爭冠梯隊當中的一員了,在保羅離開之後,球隊攻堅能力薄弱的問題變得更加嚴重,在講究對抗與肉搏的戰役里,他們一定會遭遇各式各樣難以克服的障礙。但在改變已成定局的前提下,快艇留住了雙核之一,在他身旁重新填充了大量優質即戰力,也同樣不失為一個漂亮的補救。

  路途雖然有些坎坷,不過好在洛杉磯的這艘大遊輪並沒有沉,縱使眼前驚濤駭浪,他們還是慢慢地駛向了自己的新紀元。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