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浮生圓月明《明月幾時有》影評
2017年07月16日00:09

導演:許鞍華

編劇:何冀平

主演:周 迅、彭於晏

   霍建華、葉德嫻郭 濤

類型:劇情/曆史/戰爭片長:133分鍾

許鞍華到底還是許鞍華,即使是這樣的主旋律題材,即使是一部試圖打開商業片市場局面的作品,她仍然處理得節製、緩慢,表面上的平淡和沉悶像是再次把信任交付給觀眾――她相信有人能感受到這個故事。於是她隱去各種宏大的符號,把轟轟烈烈的大時代還原成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把亂世浮生艱難瑣碎的日常和無名的犧牲娓娓道來,雖然沒有大開大合的情緒起伏但卻依舊讓人動容。正如有的網友所說,這是一首刀叢里的詩。

  所以,這是一部需要沉下心來觀看的電影。

普通人的故事

山河破碎風飄絮,亂世浮沉雨打萍

  除了平淡和沉悶,這部電影給人的第一印象還有散亂。故事常常講著講著就沒下文了,人物又多又雜,時間線也不完整。從我個人的觀影體驗來說,不得不承認,電影全程基本沒什麼高潮,稍有走神就容易犯困。然而如果跟隨電影的節奏慢慢體會,會發現這樣的散亂正是真實的體現。它講的不是某個人的故事,而是一段曆史,是一群人在戰爭時期的真實生活。亂世之中人命如同浮萍,人與人的聚合與離散也充滿了隨機性,有的人出現了又不知隱沒於何處,有的再見說完了卻再也不能相見。

  但是人們背後有很龐大的東西,可以讓互不相識的人集體完成一次營救,可以讓只想好好過日子的普通百姓也挺身赴死。這其中有的人一出場就已經決定要走這條路,有的人在機緣巧合下走上這條路,還有人在猶疑和恍惚之中慢慢確認了自己的道路,平靜之下處處暗流湧動,遊擊隊員、情報人員、潛伏人員……無數人的命運編織成一幅鮮活的群像。

  電影呈現這幅群像方法有些像中國古代的捲軸畫,以營救一批文化人士脫離日寇圍剿開篇,徐徐展開之後更多的細節落在了小人物身上,這些人在曆史的洪流中被視為是微不足道的,其實他們同樣值得被銘記,許鞍華用她一貫的細膩描畫出這些無名英雄的面目,於是觀眾可以看到,原來在那個時代,家國情懷是這樣一點一滴地存在於充滿煙火氣的日常里。

  比如串起整個影片主線的人物方蘭,她的母親被捕,為了保全遊擊隊她最後決定放棄營救,這裏只拍了她彷彿下定決心似的向前走,幾步之後鏡頭拉遠,她突然蹲下,單薄的背影在山坡旁抽泣,沉痛又真實。方蘭母親這個角色甚至更加飽滿,開場時她還是個連點心都捨不得的吝嗇房東,她親眼看著女兒做事,既受到感染又擔心女兒的安危,她總是絮叨著阻攔:“有氣有力的才能當英雄,你瘦巴巴的笨手笨腳,死不要緊,不要連累隊友。”最後她卻為了女兒,還有像女兒一樣的年輕人做了同樣的事。她沒想到,怯懦的自己其實也成了英雄。正是在這樣的幽微之處我們得以看見人性,那是平凡人在愛和軟弱中生出的勇氣。

  還有不得不提一下被採訪的彬仔,按說影片中插入這種偽紀錄片式的訪談片段很容易讓人出戲,更不用說扮演受訪者的是梁家輝這樣的大明星,然而他在這裏演技爆表:抖動的嘴角、小人物的拘謹,想表達又略帶羞怯的嚅嚅喏喏……以至於他剛出現的時候我差點臉盲沒有認出他。最後訪談結束,梁家輝坐進出租車消失於繁華的夜幕之中,誰能想到這片燈紅酒綠的土地是無數像他這樣的普通人親手掙回來的,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香港。亂世時保家衛國,和平時代為自己和家人打好一份工,這或許就是許鞍華展現給觀眾的港人精神,他們不像課本里金光閃閃的英雄,只是街頭巷尾兢兢業業的普通人,“是這時代的廣大的負荷者”。

詩的語言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這部電影中還有一條線,是反復出現的詩句和詩一樣的鏡頭語言。導演許鞍華曾在接受採訪時談到:“從《天水圍》系列之後,我突然發現把生活中的平淡,有選擇地放進電影院,竟然會那麼美,所以我想把這種美延續下去。”

  藝術是現實的凝視,人們熟知的東西往往會因為過於熟悉反而忽略了它的美,藝術的作用就是把人們所熟知的東西以各種形式放入作品中,以便拉開距離,重新發現這種被忽視的美。所以觀眾可以看到這部電影中有大量的空鏡頭,內容不過是最簡單的日常生活和最常見的山水,但卻像詩一樣緩慢和優美。

  這部電影的片名就來自於古詩詞,“明月幾時有”,許鞍華在影迷見面會上談到這個名字,她說這個名字的有幾層內涵,最表面的當然是期盼勝利和團圓,還有一層意思,那就是即使在戰火紛飛的年代,明月和星辰這些美好的依然存在。所以在方蘭放棄營救母親後,導演安排了一個鏡頭,是她安靜地坐在窗前唸著一段散文。無論在多麼慘痛的現實面前,人都仍然可以有這樣的時刻,甚至在這種殘酷的生活里,詩和文學本身就是超越性的存在。

  敵人可以製造戰爭,但是永遠無法奪走一個人生活里的詩意。

  與之成為映襯的是,電影中的日本侵略者大佐雖然也出口成詩,但其實他並不真正懂得中國的詩和文化。他不懂“幾”與“何”的不同,在聽過解釋之後也不明白,更準確地說,是不屑於明白。他的中國下屬說這兩個字不可混同,他偏偏舉出權臣曹操“人生幾何”的反例,並且命令下屬做一首七步詩,這一段非常充分地體現了侵略者當時權力在握的傲慢,還有對中國文化又羨慕又自卑的矛盾心理。

  所以中國下屬說,有些事你們不懂。這和能背多少詩句沒有關係。

  我想片中明月的另一層含義或許也就象徵著大佐無法理解的中國人共同的文化傳統。“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中國人無論散落於何處,中國的詩詞、詩句里明月的內涵只有中國人才懂,這是無法斬斷的文化血脈。這也是為什麼開頭那麼多人一定要集體護送文人出逃,在百姓心中他們代表了文化,承載著中華複興的希望。

  影片最後,所有勝利和團圓的期盼都變成了現實,鏡頭隨著方蘭的視角平移,青山碧水的港口變成高樓林立的現代城市,霓虹燈璀璨迷離,曆史的滄桑厚重、世事的百轉千回盡在其中。

  城市里仍然不斷有故事發生。而就在幾十年前,無數小人物的掙紮和努力,在曾經的亂世里彙聚成洪流,改變了這片土地的命運,從此人們不必再受離亂之苦,從此這裏明月常在,山水有相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