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與華為:貿工技和技工貿的遭遇戰!
2017年07月13日14:05

  2017年一季度的三個月在中國移動通訊史上,應該被銘記。

  據全球市場調研機構TrendForce在4月份公佈的數據顯示,2017年Q1全球手機銷量排行中,Samsung、Apple分別以26.1%與16.9%的佔比排第一和第二名,華為、OPPO、vivo則以11.4%、8.1%、6.2%分別排在第三、四、五名,榜單TOP5中有三家為中國品牌!對比2016年全年和Q4數據,中國智造的整體佔比,正以加速度追趕著Apple和Samsung!

  2017 Q1國內手機廠商出貨量

  更重要的是,作為全球最重要消費市場的中國區域,IDC 2017年Q1數據顯示,華為以20%的出貨量排在第一名;OPPO緊隨其後,以18.2%的占有率排名第二;vivo則以16%排在第三名。除此以外,Apple以9.2%排在第四,小米以9%排在第五。

  國際品牌佔比每年都在下行!

  中國智造以群體品牌形象走向世界的厚積薄發,終於以有力的數據示以世人。

  從2008年到2017年,智能手機走過10年曆程,中國眾多手機品牌沉浮其間,幾乎每一個今天風光的手機品牌,都經曆過生死邊緣、棄守抉擇。而今每一個品牌的風光,都各有各的風光和強項:華為的從基站到手機,到機網結合的技術底蘊;OPPO的洗地式和背靠背的渠道培養;小米電商的橫空出世和饑餓營銷方式…。。10年前行業熱議的技工貿和貿工技兩大體系陣營,以OPPO和華為為代表,均以成功者的姿態進入世界前五強。10年積累,賽程過半,技工貿和貿工技在下一回合的角逐,誰勝面更大?應該銘記的歷史節點,有更多的更該被銘記的歷史真實。

  專利之爭的真正反擊,不是勝訴,而是從被告到原告

  2016年5月25日,曾經3年內被Apple專利訴訟了54次的華為,同時向美國和中國的法院對Samsung提起訴訟,起訴Samsung電子、Samsung電子美國和Samsung美國研究院對華為的專利侵權,涉案標的主要是LTE標準的通信技術專利。2016年6月21日,背水一戰的Samsung帝國,選擇了向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複審委員會,提出專利無效宣告請求;同年的7月22日,Samsung又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就專利侵權起訴華為(詳情可參考《對決華為專利 Samsung在深圳中院也危險了》)。膠著的訴訟,成敗無需計較;而華為的從被告的到原告的華麗轉身似乎預示著一個時代的開啟,彰顯華為至少夯實了兩個基點:專利和供應鏈。要知道,Samsung帝國在屏幕與內存方面的供給傾向,這十幾年來死死攥住了多少手機廠商的真實軟肋!

  第一個轉身的為什麼是華為?

  如果你知道,相比貿工技(貿易先行)體系,技工貿(技術先行)體系要隱忍和堅持多久才能上岸,這個問題就不是問題。

  在剛剛過去的2016年,華為研發上的投入約為764億元,占全年營收的16.64%, 在全球科技企業研發投入排行榜上超過了Apple位居第4。還是2016年,華為在國內(不含港澳台)發明專利申請受理量排行上名列第一;在歐洲以2390項專利申請排名第二;在PCT(專利合作協定)專利申請排行中,以3692項申請僅次於排名第一的中興,但這個專利申請量華為在2015年位居榜首!

  2016 PCT排名

  這麼高額的技術投入,與這麼大數量的專利申請和持有之間是怎麼轉換的?――研究所,華為在全球建立和擁有多家頂尖研究所。

  早在1999年,華為就在俄羅斯設立了數學研究所。至今,華為在全球已經建立了16家研究所,分佈在美、英、法、德、俄等國家;同時還有36個聯合創新中心在世界各地運作。

  僅以華為數學研究所為例,這裏彙聚了一大批世界頂級的數學家,不僅專業,而且年輕,大部分是30歲上下的年輕人。這些人喜歡研究各種算法,也喜歡通過分析生活上一些小事,甚至通過玩遊戲,得到啟發。據說,2G/3G基站不能共存的問題,就是這些科學家在遊戲中迸發了靈感,提出了新算法。正是這個產生於遊戲過程的算法,2G/3G基站實現了共存,大量減少了基站選址的數量和建設費用。

  華為之所以能夠成為全球第一大基站設備提供商,且終端設備銷量躍居全球前三,類似躍遷式的算法突破和技術創新,就其堅實的地基。

  大掌門任正非是個居安思危的人,在華為如此強大的技術基奠已見成效的時候,他提出:“華為現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教學、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學的創新層面,尚未真正進入基礎理論研究。隨著逐步逼近香農定理、摩爾定律的極限,而對大流量、低時延的理論還未創造出來,華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華為已前進在迷航中。重大創新是無人區的生存法則,沒有理論突破,沒有技術突破,沒有大量的技術積累,是不可能產生爆發性創新的。“

  看來任老闆早已不滿足於“工程科學的創新”層面,而是直指“基礎理論研究”、“無人區生存”法則,強調更加深入科學基礎研究和躍遷級別,而非迭代的創新。

  通過對這段話的解讀,加之對華為近年來在覆蓋基礎科學、材料學、光學研究所以外,增設了美學研究所等拓展的瞭解,筆者猜測和期待著華為在5G的商用不遠未來,以躍遷的方式升級移動終端。是手錶,是眼鏡,還是筆者根本想像不到的東西?

  此外,強大的研發能力需要良好的產品變現。

  華為在今年5月邀請筆者參觀了鬆山湖的工廠和“2012實驗室“,相比“2012實驗室“如同置身科幻世界,全部實現了無人化操作,筆者更加關注華為工廠全自動和智能化的水平的提升。畢竟,無論是自有工廠,還是同Apple一樣採用代工廠,想把先進的科研成果分享給廣大的消費者,工廠的產線管控實力很重要。筆者瞭解到,華為有一套非常嚴格的品控標準,能夠在審核嚴苛的歐洲運營商那裡能得到高度認可,就是個佐證。

  技工貿的企業要蟄伏多久,才能嶄露頭角

  中國移動通訊行業技工貿的代表,離消費者最近的就是華為和中興,從近兩年的終端產品在中國區域的銷量看,中興還在蟄伏中發育。但中興手機全球銷量,尤其是美電區域,仍然可觀。技工貿的深厚積累,我們幾乎可以預期中興終端的本土反撲隨時會捲土重來,縱使屢敗也有底蘊屢戰到最終勝出。中興的精彩還需期待,而華為的精彩已經有目共睹。

  可是,已經在中國區手機銷量排名第一的華為,渠道、營銷、市場等等貿易之路可能還是少年。業務遍及全球170多個國家,服務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華為曾經和現在的貿易強項在企業用戶。

  雖然華為早在2003年就成立了手機事業部,2004年WCDMA手機在法國3GSM大會展出,2009年在西班牙MWC上展示了與T-MOBILE合作的首款Android手機。但是,對於華為來說,真正意義上在中國手機品牌陣營起步並嶄露頭角的,是2012年P1的面世。華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在最近一次內部會議上說:“2011年的三亞會議,是華為終端業務面向消費者轉型,面向高端市場轉型的起點……”。

  從2012年至今,華為手機的平地而起看似不到6年時間,但從2003年開始的手機研發和更早的基站技術積累,有多少人知道其中的堅持和艱辛!

  寫到這裏筆者想起《百喻經》里一個故事:譬如有人,因其饑故,食七枚煎餅。食六枚半已,便得飽滿,其人恚悔(嗔恙),以手自打,而作是言:“我今飽足,由此半餅。然前六餅,唐自捐棄,設知半餅能充足者,應先食之。“

  貿易發展的滯後對技工貿企業來說是不足,更是機會

  儘管已經躋身全球第三和國內第一,但華為在個人消費領域的市場營銷策略、渠道建設,如果對比貿工技的帶頭大哥OPPO,可能只是才剛起步。

  筆者習慣走到那個城市先進手機賣場,感受深切的是,面對OPPO的導購,其他所有品牌手機的銷售都得算“高冷”。面對OPPO霸街式的建店,洗地式的廣告,黏身式的推銷講述,筆者如果不是靠這麼多年行業認知死撐著,隨時可能被殭屍吃了腦子一樣掏錢買買買。

  相比之下,華為技術優勢並不應該成為終端促銷員高冷(僅僅是相比OPPO促銷員)的底牌,在促銷員對產品的瞭解、銷售話述、應變和禮儀方面還是可以學習OPPO的一些優點的。當然筆者希望這個學習是適度的,不要到達洗腦式推銷的程度。

  對於不足,技術派的華為並未故步自封。在渠道方面,千縣計劃的實施已經補齊了一些短板;在市場方面,針對性的對年輕人展開營銷攻勢,nova 2請了張藝興和關曉彤來詮釋“高顏值,愛自拍“的產品特性,從產品的銷量來看,已經獲得了一定的用戶認可。

  從市場份額看,華為在歐洲、非洲、中東、東南亞都很高。據GFK 2016上半年的數據顯示,華為在全球有33個國家市場份額超過15%,其中18個國家市場份額超過20%!以西班牙為例,華為手機市場份額能達到21%以上,走在街上不時的就以看到用華為手機的人。在意大利也有超過20.5%的市場份額。但問題是,華為海外營銷的成績,主要得益於國外手機市場多數是以運營商為主導,華為只要提供技術質量過硬的手機,市場營銷不用過多參與。

  華為在歐洲5大市場的份額(圖片來源:騰訊科技)

  這也是華為在IDC 2016年Q4數據印度智能手機出貨排名中未上榜的原因之一。脫離以運營商為主的市場,華為的全球渠道建設和維護能力還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的。據稱華為今年計劃在印度搶到10%的市場份額,如何動作,筆者深切關注。

  當技工貿的華為與貿工技的OPPO以接近的市場分額角逐市場

  與華為形成對比的,是去年銷量同比爆增的OPPO。據Strategy Analytics的調研報告指出,2016年,OPPO的市場占有率從2.8%猛增到了5.7%,出貨量同比增漲113%,在所有品牌表現中最為亮眼!

  OPPO之所以能有這麼好的表現,與它強勢的營銷及迎合市場需求的產品密不可分。主打自拍的R9、R9s雖說在外觀上與iPhone相似,但在明星以及幾大收視率頗高的綜藝節目的烘托下,成了爆款的產品,也直接讓OPPO 2016的利潤創造了歷史新高!而最新推出的R11,一經露面,便在京東創下了開售40分鍾總銷量超R9s全天銷量的記錄,並有望成為今年新的爆款產品。

  同是手機品牌商,相比華為是典型的科技公司,OPPO快消品公司的特徵似乎更強。憑藉屢試不爽的營銷手段,OPPO在全球各地攻城拔寨,對於競爭對手來說,OPPO所到之處一片哀嚎。

  每年包攬傳播頭部資源+洗地式線下渠道建設是OPPO營銷的不二法寶

  如果說2016年的OPPO的市場豪擲已經到了讓人咋舌的程度――太有錢了!那麼2017年的OPPO已經讓人驚異――怎麼會有這麼巨額的營銷費用!?6月11日,孫燕姿、林俊傑、林憶蓮、陳偉霆、蔡依林、李宇春、黃貫中、葉世榮、古巨基、迪瑪希、陳赫、鄭愷、王俊凱、張一山、王大陸、劉昊然、董子健、李易峰……這些娛樂明星首次同台出場,出現在了OPPO和浙江衛視共同舉辦的“反正都精彩―浙江衛視年中盛典”的直播晚會上。這場發佈會據稱是近10年來手機圈中陣容最強大、最奢侈的一場發佈會。關於這場發佈會用了多少錢,OPPO副總裁吳強會後表示:“成本不是OPPO考慮的第一要素,而且OPPO做任何事情不是從單價來衡量,而是首先看值不值。”

  MP3時代建立起來的組織嚴密龐大的共建渠道系統,一直延續在OPPO的渠道戰略里,通過交叉持股,這些渠道與OPPO都沾親帶故,一榮俱榮。OPPO是手機圈的另類企業,其它企業員工離職跳槽通常是選擇行業內的其他品牌,而OPPO的前員工很少出現在其他手機廠商,而大多數選擇了服務OPPO的外圍,成為渠道商或者專賣店主。正是靠著這種“血源關係”,OPPO與渠道關係越來越緊密,銷售帝國越建越大。

  與之配套的,就是不差錢的營銷手段。如果說叫了半個娛樂圈並聯合浙江衛視搞了一場發佈會就為之驚訝,那麼在海外打法就會讓你尖叫了。

  當OPPO想要打開一個國家的市場,最先做的就是,將國內代理商體系那種交差持股的方式以及保姆似的服務輸入到當地願意合作的渠道商中;當渠道收服之後,OPPO會配以密集的廣告以獲得用戶的認知――凡是該國家喻戶曉的頭部資源,無論是電影明星或是體壇名星,悉數請來代言;最好的廣告位、娛樂節目瞬間鋪滿,同時配給適合當地用戶的產品並做好相關的優化,戰車即隆隆的開動起來。這套打法,在印尼、印度、泰國、越南屢試不爽,且都得到了高額的回報。

  據IDC公佈的數據顯示,2016年Q3,OPPO以16.7%的佔比,成為當印尼第二大智能手機出貨商,在整個2016年,OPPO在印尼手機銷量近1000萬部,是除中國之外最大的市場。在泰國,OPPO也是當地出貨量前三的智能手機廠商,據稱擁有8000多家銷售店面。市場方面,OPPO邀請印尼籍F1車手Rio Haryanto和哥手lsyana Sarasvati代言,在泰國是90後女星mai和tor,在印度簽約電影明星Hrithik Roshan,且在今年砸下11.2億搶走了印度板球國家隊讚助權。

  真的是敢花才會贏!回顧2008年,剛剛步入手機圈的OPPO,一舉拿下2009年快樂大本營的獨家讚助,湖南本地報紙瀟湘晨報莫名驚詫,以《某山寨廠商冠名快樂大本營》(該文章隨著OPPO市場強勢投放全網被和諧,但是圖書館期刊室應該還能找到)為名做出報導,OPPO貿易先行,強勢占領頭部資源的套路被驗證,在市場增長空間足夠的時候是有效的。但是,在市場飽和和同質化的今天,筆者看OPPO如此高樓起,總覺恍惚,在貿工技道路上,OPPO一騎絕塵,是否已經走的太遠?

  而恰恰在剛剛過去的2016年,OPPO在中國區域渠道極度下沉,村鎮夫妻店準鋪貨式全面開店,低成本的實體營銷,OPPO的渠道壓貨慣性,加上新開店面過多管理覆蓋難度大,一度出現了賺50元就夠,微信或現金退款等破壞渠道體系公約的銷售方式。老牌渠道商和大店面的出貨量受到衝擊,而高額成本又不支援他們與夫妻店比低價,一時間渠道怨聲載道。據說,OPPO曾經想過下大力度增大罰款額度,強勢治理,甚至已經開始關停去年新開的一些小店。這又回到了前一個問題,無論開店關店,OPPO的區域銷售份額還能否隨著高點兒再高點兒的營銷費用,不斷提升?營銷投入的持續增加,真的能夠依靠”敢為天下後”的產品和企業理念支撐,持續帶動銷量和溢價空間的無限放大嗎?

  敢為天下後的OPPO底氣何在?

  貿易驅動的OPPO本地化建廠能力極強,這不僅能加深與當地渠道等利益關係的合作深度,大幅的節省了運費和售後成本;更成為解決當地就業,拉動動當地GDP,從而獲得區域行政支援的有力武器。工廠自有化,是OPPO海外立足的重要保障,也是貿工技公司的市場競爭力的重要支撐。

  與華為和Apple不同,OPPO手機全部為自有工廠生產,沒有任何代工痕跡。這一點也恰恰是貿工技體系中的一些佼佼者能夠崛起的重要特徵之一。自有工廠雖然會導致公司資產過重,卻能在產品品質、產能把控及地方支援上得到最佳的平衡。

  “敢為天下後”的理念搭載自有工廠的列車,至少保證了OPPO產品的少出錯。行業內人士都知道,手機廠商沒有被餓死的,只有被撐死的。沒有出錯產品的大量返修、召回和庫存積壓,比如凝聚了多項年度最新技術的SamsungNOTE 7,保證生存謀求發展,是OPPO的精明之處。

  據瞭解,在國內,OPPO在東莞長安鎮一共有3家工廠,成都有1家工廠,且正在增資擴建的二期預計2018年12月竣工,建成後將用於手機的SMT(表面貼裝技術)生產,整機組裝及倉儲用,投產後將能形成年產8000萬部手機的產能。

  此外,據宣傳OPPO在印尼的工廠月產量可達50萬部手機;在印度已經擁有1家工廠的同時,又投資15億元,在Great Noida地區建設占地1000畝的新工業園,建成後年產能力可達1億部手機!

  如此擴張的建設工廠,OPPO考慮和計劃的是:自有工廠可以靈活調節產能,為其他名牌提供代工。敢為天下後的OPPO在貿易規劃如此高遠,預備代工和自有品牌發展兩套馬車,一方面源於其強大的貿易規劃能力和實力,另一方面在筆者看來,是相比華為、Apple甚至Samsung,OPPO深諳自己10年發展中技術的不足。

  技術躍遷和技術迭代有本質的區別

  OPPO並非不想在技術方面有所突破,據瞭解,目前OPPO的專利申請已經達到了近萬件。但技術躍遷與技術迭代有本質的區別,OPPO也曾嚐試過敢為天下先,但貿工技的基因讓OPPO在創新碰壁時,迅速選擇為生存而退避自保。

  OPPO從功能機向智能機轉型第一款手機FIND,是一款側滑蓋全鍵盤的Android手機。OPPO在FIND的設計研發上傾注了很多心血,內部視之為轉型的重器,並重金聘請了彼時的頂級國際明星萊昂納多為其代言。而今看來,這次敢為天下先的嚐試,確實讓OPPO吃了大虧,甚至差點關門大吉。

  FIND是個逆流的產品,在Apple去實體鍵盤的引領下,一眾廠商選擇跟隨Apple,而OPPO卻堅定的相信全鍵盤是未來,這導致了FIND又大又重,同時黑色機身與功能機時代那種小清新格調大相逕庭。除去產品本身,當時出演《盜夢空間》萊昂納多已經不是《鐵達尼號》時的萊昂納多,更不是OPPO年輕女性用戶的菜。一個逆潮流而動的產品,加上一個大叔級的代言人,OPPO遇到了做手機以來最慘的出貨量,如果不是有靠著有血源關係的渠道商存亡與共的力挺,今天的手機品牌有沒有OPPO可能是個問題。

  OPPO FIND

  雖然隨後推出的超薄機Finder,多多少少挽回了些市場,但這次創新失敗的重創,讓OPPO開始重新審視自己。而FIND作為一個教訓,永久的被擺在了OPPO展區首要位置,時刻提醒OPPO人這就是過於追求創新的代價。“敢為天下後”,自此成為了OPPO的立身理念。

  於是,OPPO的創新轉為更加面向的實用性,更加關注眼下,相比華為數學、材料學、美學等等實驗室,OPPO的創新也只能算是停留在技術迭代層級的微創新。誠然,OPPO的創新算的上實用和討喜,比如在拍照美顏的算法方面,OPPO坦言相比努比亞我們主打的是拍得更美;在2017 MWC的大會上,OPPO “潛望鏡”式的光學變焦鏡頭模塊賺足了國際眼球。

  OPPO的技術迭代不是問題,問題是有多少底蘊才能支撐多少慾望,有多深地基才能搭建多高大樓?若能管理好自己慾望,OPPO有理由長期存在於市場。筆者道聽途說,OPPO內部認為,2016年太過搶眼易招是非,今年還是把出貨量第一的交椅讓給華為為好。“讓給”這一用詞,充滿貿工技的智慧。

  據傳OPPO在今年上半年已經開始佈局歐洲,有可能在下半年或年底開始動作。不差錢的OPPO進入歐美角逐,又一個增量市場進入了OPPO的貿易視野。全球還大,5G也快來了,OPPO的不差錢也仍將是事實存在。

  貿工技的前車之鑒

  至此,筆者仍然有些杞人憂天的看法:一個事實是,曾經在傳播上對負面消息堅壁清野的OPPO,筆者看到了越來越多的來自真實消費者的非議,非議的有道理也沒道理,就是“貴”,換言之,是性價比略差。

  想當年!愛多隻用了4年便成為國內市場佔比超過23%、收入達27個億的民營企業:第一個懸疑廣告;第一個在央視投放的VCD;第一個挑起VCD價格戰的品牌;第一個電子類產品央視的標王……加上成龍代言的深具人文情懷的廣告片,愛多的營銷很血性,很高效。

  1996年,胡誌標用2.1億元打敗段永平的步步高,拿下央視標王時,絕對不會想到愛多會在5年後倒下,甚至倒在了整個DVD製造業淡出消費市場以前。

  在當時,VCD芯片是荷蘭菲利浦和美國C-CUBE的,機芯是日本Sony與美國ESS。同為組裝英雄,出走小霸王后創立步步高的段永平,其背後宏19%的股份,給步步高的技術做了有力背書。

  吳曉波《大敗局》中講述:“做企業,最後的取勝者有3個特徵:一是要資本實力優勢明顯;二是科技研發能力超前;三是有較清晰的市場戰略。”

  筆者認為:短期的競爭中,具備兩項優勢可以彌補第三項不足的短板,但如果只有一條優勢,顯然不夠。面對增量市場的打法,和資本撬動收入的市場戰略,是否可以放之四海八荒皆準的無限擴大營業額? 當市場產品同質化嚴重,核心技術基本由供應商決定,消費者與廠商的信息越來越對稱,從而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拷問OPPO的性價比時,持續高溢價是否是合理的市場策略?而龐大高額促銷提成和轟炸式的市場投放慣性,又是否牽製著OPPO欲罷不能?

  或許是嘴上說來終覺淺,企業大時慣性也大,停不下的OPPO有OPPO無奈,管理好自己的慾望,不易。

  遭遇戰正酣,雙贏也許可以有

  看似倒在自己短板上的企業,其真實內因或許是倒在自己的慣性和慾望上。技術短板的愛多倒下了,但技術強大如Nokia不也倒下了?!科技以人文本的Nokia的鼎盛時期,恰逢智能機發端,但強大的慣性和自負,讓Nokia看不見以AppleiOS和GoogleAndroid所引領的智能機普及化大潮洶湧來襲,Nokia卻遲遲的拿不出能與之匹敵的產品,導致產品滯銷,渠道反水。

  而強勢的Nokia又慣性的堅持其強勢態度,讓媒體眾口鑠金成為了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中國的傳媒曆來有同情弱者、欽佩思想者的傳統,對於強者,大抵是畏而不敬。即便在鼎盛之時,也會有記者以”淘大糞“的不懈勇氣來冒犯至尊,贏取新聞轟動,更何況企業自曝弱點,不被傳媒窮追猛打,便是怪事了”(引自《大敗局》2007修訂版,作者:吳曉波)。

  如果能堅持看到和承認事實,尊重市場變化,拋卻慣性,並立於中國手機品牌的第一和第二的華為和OPPO很可能也將並立於世界。

  對於技工貿的華為,無論是通過通信基站積累的技術,還是遍佈各地的研究所與360多個標準組織、產業聯盟,甚至是5G標準的製定及研發的投入,每一項都為未來鋪平了道路,也為華為手機成為全球市場份額第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雖然學習OPPO的渠道建設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但過去20年的技術積累,呈現到今天的消費者面前的僅僅是冰山一角,說才剛起步也不為過,加之面向未來10年甚至20年、30年的自由開放的技術研究和積累,前景不可限量。

  對於貿工技的OPPO,貿易龐大和成熟到今天,穩步發展不是問題。但相比技術積累多年的華為,技術發展本身存在馬太效應,差距可能越來越大;堅持有限的技術創新,找到每個時期用戶喜愛的微創新以贏得市場;在增量市場和存量市場中,適度的甄別打法;全球建廠,為企業背書品牌和代工兩套馬車,是合理充分的貿易準備。

  筆者坦言:當技工貿與貿工技公司以接近的實力和形象出現在消費者面前的時候,內在差別已相去甚遠,貿工技的鼎盛也許僅僅是技工貿的起點。華為依此前行,在全球範圍內挑戰Apple和Samsung的目標不是癡人說夢。同樣,筆者對這些年大眾消費市場遇冷的中興心存期待,那個踏實積累技術的中興再戰市場,只待時日。在華為代表的自有技術崛起的當下,以集成品控見長的OPPO,也許可以考慮適度向消費者和市場低頭,控製合理的出貨量和溢價空間,全球優秀手機品牌始終會有其席位。

  無論中國品牌如何爭奪高下,此消彼長,中國製造的時代,無論從數據還是技術積累上看,已經到來。而這次中國智造的崛起,呈現兩個特點:一個是自有核心技術;一個是群體性。我們曾經期待的那個中國智造的未來,已經到來!(本文來自手機中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