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納哥雙巨頭:市場永遠決定球員身價!
2017年07月13日10:59
摩納哥雙巨頭
摩納哥雙巨頭

6年前成為摩納哥老闆時,人們以為他是艾巴莫域治那種熱衷於「買買買」的土豪;但最近幾年,人們發現雷博洛夫列夫是個善於「賣賣賣」的精明老闆。極少面對媒體的俄羅斯富商,在他的好幫手、球會副主席兼總經理瓦西列夫的陪同下敞開心扉,向全世界袒露了自己經營摩納哥的策略與心得。

  摩納哥球會兩位大佬:雷博洛夫列夫(左)與瓦西列夫

  決策者與執行者

  剛剛過去的2016-17賽季,摩納哥不僅結束了巴黎聖日耳門對法甲冠軍的壟斷,還殺進歐冠盃4強和法國聯賽盃決賽。摩納哥球員因此成為了歐洲轉會市場上的肥豬肉。

  Q 瓦西列夫先生,麻煩您擔任此次採訪的翻譯……但雷博洛夫列夫先生,人們都覺得您能聽懂法語,是這樣嗎?

  A 一點點吧!

  Q 上過法語課嗎?

  A 沒有。

  Q 2011年12月您成為摩納哥球會主席時,球隊當時位列法乙第20位,衡量過一路走來的艱辛嗎?

  A 當然。剛剛贏得這座法甲冠軍,對我們來說意味著激情和幸福,我個人則感覺完成了歷史賦予我的任務。成為冠軍,證明了我的策略以及當初入主摩納哥的想法是對的。達成目標的感覺,太美妙了。

  Q 成功來得如此之快,您想到了嗎?

  A 我原本認為從法乙到法甲冠軍會花更長時間,尤其考慮到我們的財政預算和巴黎聖日耳門這樣的對手完全沒法相比。但2016-17賽季,我們是當之無愧的冠軍,看看球隊的數據統計就知道了。這是我們耐性完成各件事情後獲得的回報,如果將其中一部分去掉,就不可能成功。我認為,從管理角度來說,足球是世界上最複雜的一項生意。

  Q 為什麼這麼說?

  A 因為混雜了太多主觀、非理性和心理因素的成分。如果是純物資上的,就會簡單得多。經營足球會遇到太多困難,壓力隨時存在,還有各方質疑。在傳統生意中,你不用每天都面對壓力,但足球需要持續面對成績壓力。堅持所選策略,其實很不容易,好在我不是朝令夕改那種人。

  Q 您是哪種類型的主席?

  A 我會確定球會的計劃和策略。我和球員之間的關係並不是近,除了比賽,我去看望他們的次數不算太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當主席的風格,而我更喜歡由一個我所信任的人來做 代表。這是非常重大的責任,因為當事情進展不順利時,「這個人」要懂得如何處理和應對。在這方面,我完全信任瓦季姆(瓦西列夫),有他管理球會日常工作,我非常放心。

  Q 您身邊的瓦西列夫先生,對摩納哥的成功做出了怎樣的貢獻?

  A 非常重要的貢獻!管理一家足球球會非常困難,但也是很寶貴的試煉機會。足球球會不像傳統企業,但看到他很快在這裡找到自己的位置和角色,我很開心。我認識他已經20多年了,而當初我可真沒想到他的命運是管理一家足球球會,然後還能取得成功!(笑)

  最特別的生意

  雷博洛夫列夫和瓦西列夫經常會去作客觀看自己球隊的比賽,他們與里昂主席奧拉斯(右)這樣的法國足球界名人也保持著非常融洽的關係。

  Q 能問下您二位是如何管理球會日常工作的嗎?

  A 你們已經看到結果了是嗎?那麼就讓我們保留一點秘密吧……

  Q 2012年12月31日,瓦西列夫先生您是在雷博洛夫列夫先生家中過的新年,他當天要求您加入摩納哥……跟我們講講當時的情形好嗎?

  A 他告訴我,有一項工作,很適合我!他想讓一些值得信任和依賴的人進入摩納哥球會管理層,哪怕他們對足球不是那麼太懂。他說,對我進行任命之前,已經成熟地思考過自己的選擇,他需要我在重大問題上幫他作出決定,而當時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我沒有太多可以思考的時間……我從事過很多職業,但管理足球球會是其中最令人興奮的。我喜歡這個工作,從沒有後悔過。

  Q 雷博洛夫列夫先生,您怎麼知道瓦西列夫先生是最合適的人選?

  A 和我一樣,瓦季姆起初對足球也是知之甚少,但是我非常瞭解他。我在摩納哥的起步階段很睏難,在人員選擇上不可避免地犯了一些錯誤。老實說,當我買下摩納哥時,根本不知道一傢俱樂部是如何運轉的,不過我知道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而努力。我漸漸明白,掌管球會日常事務那個人,必須是我絕對信任的,即便足球不是他所擅長的領域。

  Q 足球是一項特別的生意?

  A 哈哈,你可以在其他生意中賺到更多的錢,但是足球能帶來其他地方所體會不到的激情,如果將激情和生意聯繫在一起……當然了,如果你在取得好成績的同時損失了很多錢,也不會滿意。損失1000萬歐元,卻高高興興地站在領獎台上,我覺得是不可能的。對於摩納哥球會,我首先是因為激情而來,而且我認為投資足球並非一定要損失很多錢……

  Q 瓦西列夫先生,您曾是外交官和商人,投資過酒店和房地產,您覺得足球為何與眾不同?

  A 可以說,足球是一切的交彙,混合了商業、旅行、心理、組織關係……還有激情。來到摩納哥,我嘗試擁有全面的視角,而且很快就進入了角色。沒錯,足球球會能給人帶來激情,可以根據比賽來立刻檢驗自己的工作成績。和公眾一起分享球隊所經歷的激情以及工作成果,是非常開心的事情。當我看到摩納哥球迷體會到快樂時,我本人也會非常自豪,這是其他生意裡不存在的。

  Q 您管控摩納哥的初期發生了一個標誌性事件:以2億歐元代價將公司總部轉移到法國,因此和法國職業聯盟、足協產生衝突。但從2016年12月起,瓦西列夫先生成為了職業聯盟監事會成員。對此怎麼看?

  A 摩納哥是法國足球大家庭的一份子,早已贏得了同行的認可和尊重。足球組織明白,我們是在為法國足球的整體利益而工作。最近職業聯盟發生的一些人員變動,就是在一個正確的方向上,目的則是為了更好的管理。我很高興進入聯盟監事會,成為法甲球會的代表之一。我們有更高的誌向,正在逐步縮小與鄰國的差距。4年前我剛來摩納哥時,法國足球的組織充滿了官僚主義,我們浪費了很多時間。但現在,我們是手握著手一起工作。

  遵循原則,理性出發

  2015年6月,摩納哥與馬迪爾簽下一份長約,隨後馬上將其轉手賣給曼聯,實現了利益最大化。

  Q 歐洲足協施行的財政公平競賽政策,迫使摩納哥球會在2014年改變了經營模式?

  A 球會當時財政赤字很嚴重,如果繼續之前的策略,就會遇到困難。改變是必須的,不出售核心球員,球隊就沒法運轉。我們不是皇馬或曼聯,球票和贊助收入有限,出售球員是最快的獲得資金方式。而從整體上說,違背球員的意願而強留他們也是不可能的,擁有最終決定權的不是我們。如今,我們已經沒有預算問題,但如果一名球員或教練希望離開,如果他們認為離開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有好處,我們也不可能不惜一切代價做出挽留。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留住所有核心,但必須有很好的理由和機會……

  A 我們不能逆「市」而行,如果這麼做,我們永遠都是輸家。如果你看到一名摩納哥球員離開(最近一個是5000萬歐元轉會曼城的巴爾納多・施華),那一定不是我們最初的意圖。2015年夏天馬迪爾轉會去了曼聯,這是他所希望的,我完全能理解。

  Q 摩納哥如今的成功和漂亮的比賽風格,對於球會起初受到的批評是一種復仇嗎?

  A 不不不,完全沒這層意思。我們知道,只要工作做得好,成績一定會到來。我們從未在壓力之下陷入混亂,而是一直保持冷靜,一切從長遠考慮。即使不知道球會的計劃何時能成為現實,也必須保持耐性。

  Q 您的商人身份,對於管理球會有幫助嗎?

  A 當然有。

  Q 考慮到2016-17賽季基利安麥巴比、林馬、邦雅曼・文迪、巴卡約高等球員都實現了大爆發,您是否意識到,今年夏天的轉會運作會很艱難?

  A 我們會仔細應對所有的求購要求……

  A 是的,但是我很喜歡這樣。談判和討價還價都是我喜歡的,也是我的強項。足球中的每一次轉會都是不同的,所以相關談判也不同。運作轉會有點像玩撲克,要懂得心理戰。當年我參與過多次出售大量化肥的談判(編者註:瓦西列夫曾擔任雷博洛夫列夫旗下化肥企業的總經理),情況也非常緊張。足球轉會中,你談論的是人,有著各種個性的人,必須充滿感情、心理和策略,還得預判後面可能出現的情況,好在這些都是我喜歡的。

  Q 雷博洛夫列夫先生,您確切地知道收購摩納哥後花了多少錢嗎?

  A 當然。(笑)

  Q 我們能知道確切數額嗎?

  A (笑而不語)

  Q 您覺得投資到怎樣的額度是理性的?

  A 一切取決於市場。我要再次強調,我們不能逆市而行,也沒法預估形勢……但我們一直很理性、很冷靜。

  Q 如果有球會願意為基利安麥巴比掏出1億歐元,您會拒絕嗎?

  A 他是否值這個價,我不知道……對於這樣的問題,只有市場才能給出答案,然後是球員自己決定去留。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他留下。

  激情永不消逝

  2013年夏天,摩納哥4300萬歐元引進法卡奧,隨後租給曼聯、車路士獲得近2000萬收入,回收後仍能為球隊攻城拔寨。

  Q 雷博洛夫列夫先生,您最喜歡目前隊中的哪名球員?

  A 你這麼問是不對的,我喜歡我們球會的所有人!

  Q 摩納哥的計劃,應該是以2013年簽下法卡奧為開始標誌,當時他的經理人文迪斯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A 文迪斯是世界球壇非常有名的經理人,也非常職業。任何經理人都會首先考慮自己的利益,這很正常,但他總是保留著自己人性的一面,並因此贏得了人們的信任。

  A 文迪斯對我們的幫助確實很大!要知道,當我們開始接觸他、想收購出色球員時,還在踢法乙。文迪斯對我們表現得非常專業和職業,說服了很多有天賦的球員加盟(除了法卡奧,2013-14賽季摩納哥還以升班馬身份引進了莫天奴、哈梅斯・洛迪古斯、法賓奴、巴爾納多・施華和卡華奴)。他兌現了承諾,我很感謝他。

  Q 文迪斯最大牌的客戶是C.朗拿度,我看瓦西列夫先生的辦公室里還擺著一件他的波衫……未來「皇馬7號」有可能為摩納哥踢球嗎?

  A 說實話,我非常欣賞基斯坦奴,而且我們是朋友。不過大家有著不同的計劃,摩納哥不在他的職業生涯構想中。

  Q 永遠都不會成行?

  A 哈哈哈,永不說永不。但我可以告訴你,可能性極小。

  Q 您常說「激情」,成為摩納哥主席後,您最激動的是哪一次?

  A 所有令人激動的時刻,都是美妙而特殊的,沒有高下之分。但收購球會後我們獲得的第一場勝利有著非常特別的意義,那是一種解脫,因為球隊當時已經很久沒贏波了!

  Q 剛剛過去的賽季,摩納哥殺進了歐冠盃4強,您二位是否覺得這項賽事比較特別?

  A 沒錯,我尤其喜歡歐冠盃淘汰賽。如果我只能記住一場比賽,那就是兩年前的16強作客擊敗阿仙奴(3比1)。以那種方式,在倫敦酋長球場取勝,難以置信!

  A 是的,那場比賽讓我們明白了摩納哥可以飛得很高,可以瞄準非常遠大的目標。

  Q 雷博洛夫列夫先生,您和其他球會主席的關係如何?

  A 很好啊,我時不時會和他們見面,但大部分時間還是瓦季姆與他們接洽……

  A 嗯,通過與其他球會主席的接觸,我意識到了摩納哥已經贏得法國足球界、全歐洲乃至世界範圍內的尊重,這對球會來說是無比自豪的事情。

  Q 路易二世球場是法甲上座率最低的球場之一,而摩納哥的比賽又如此精彩……這是不是有點令人沮喪?

  A 從個人情感來說,並非如此――哪怕只有我一個人在球場里,也能深切體會到比賽和勝利的激情。艾巴莫域治買下車路士後不久,我去了趟史坦福橋,沒去主席看台,而是自己買了一張票。那是我第一次現場看比賽,希望以球迷身份去體驗。那天我體驗到了非常強烈的熱情,同時相信有朝一日自己也會成為一家足球球會的主席!

  (來自 公眾號 足球週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