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friend, 叫天使與菩薩 王喜
2017年07月13日17:33

明明訪問的是王喜,但結果話題還是離不開陳志雲。

一○年陳志雲捲入涉貪案,王喜主動上門陪伴他、為他處理私務,又傍實他出庭,為他遮風擋雨,甚至更公開聲言,若有需要,願意為對方賣樓套現打官司,高調雪中送炭,卻引來了不少閒言和猜測。「有揣測係合理?,我冇唔開心。」

官司持續七年,兩人一直風雨同路,至今年三月十四日終審,陳志雲獲勝訴,在庭外哽咽致謝身邊的「天使」時,特意望望王喜。「用一個咁輕鬆又圓滿?方式,去完結呢件案件,都係一件好事呀。」

六月底,王喜將首次參演舞台劇《雷雨對日出》,正是身為男主角的陳志雲引薦給導演袁立勳的。「即係好似?舊公司(無?)時,佢都幫好多lay off?同事搭?路、開句聲,佢開句聲,已經係一封推薦信、一個加持,所以我成日都話,陳生真係大家?菩薩!」

要他形容跟陳志雲這段友情,他說:「識?廿年(廿五年),中間經歷??事,到&#134513家都仲未嗌交同反面??朋友囉,坊間有好多呢種朋友?。」

講就容易,實情像他們這種「天使與菩薩」的情誼,在此凡塵俗世間,邊有咁易搵?

撰文☆周彩霞 攝影☆梁比利 化妝☆Babe@bird 髮型☆Amen@Max Beauty 設計☆美術組

搭訕與避嫌

王喜和陳志雲同樣於九二年加入商台,一個是節目主持,一個是時任商台董事兼總經理的俞琤的特別助理。「陳生?陣朝早主持完(節目)《醒晨》之後,就一路捱足十六個鐘,我??度剪片未走,佢都未走;佢唔當自己係高層,又冇當我?係下人,跟住咪搭?訕、開?玩笑,互相交換?零食咁開始熟囉。?陣我?以槽肥佢為己任,因為佢?陣好肥?!哈哈哈!」

兩年後,他們先後離開了商台,轉職到無?,陳志雲出任節目部總監,王喜則開始幕前演出拍劇。「去到另一間公司,佢已經係管理層,我就係被管理?層,我?唔想畀人有乜?閒話講,所以刻意扮唔識,就算台慶見到面,都只係點?頭、冇乜兩句?隻,始終?間公司咁是非,人又咁多。

「其實?陣,因為我?要避嫌,所以都係耐唔耐先食餐飯,或者一大班人(聚會)時,先見?面——哪怕大家係住埋同一條街。」陳志雲曾說過,他們因為於住所附近的同一停車場泊車,才得悉彼此是街坊。「呢樣?係咁橋?咋,我都唔知,佢架車點解會?度(該停車場)?!佢?陣?架好細部?MR2,佢又肥,個畫面好好笑?!」

麻煩與安慰

在無?,王喜只是個每年簽一套二十集劇的合約藝員,「即係我每年只係需要返去兩個半月,就出年再見!」然而他拍劇以來,總是負面新聞多多,一時說他為人麻煩,愛改劇本,一時又指他跟這個不和、那個不妥。

「我一入去就做男主角,對好多人?講係個打擊,?人咪keep住唔鍾意我囉!搞我呢?『拍完一套劇就出年見』?,我冇仇報,冇手尾跟?嘛;但好笑在,我有好多同事?名,第二年返去都已經唔記得,咁又何來我同呢個、?個唔妥呢?」

那段日子,他連在公司泊車,都成了新聞。「?陣(電視城)仲?清水灣,我經理人係邵氏,我咪泊車?邵氏囉,點知行少幾步路,都會畀人妒忌,通知記者,寫?一大篇?話我有特權!我解釋?,又唔寫喎!」

其時作為高層的陳志雲看在眼裏,曾想幫?拖。「呢?麻煩,我自己搞掂佢,所以好多時佢都冇介入,但會用另一個角度去睇呢?事。佢畀過八個字?安慰我:『今日報紙,明日廢紙。』即係?新聞出?街,頂籠咪難過一陣間囉,聽日又有聽日?新聞——當然,佢都要我反省?,點解報紙要咁寫我?。」

▲在舞台劇《雷雨對日出》中,王喜分別飾演「魯大海」和「張佐治」。「我第一次做,好彩?演員都熟,所以冇乜壓力。」

▲劇中,他會被陳志雲掌摑。「呢套係愛情動作舞台劇,晚晚真人演出,做足六晚,冇馬賽克,係四級?——由觀眾席上舞台度?梯級,哈哈!」

真的與假的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一○年三月十一日,陳志雲捲入涉貪案被廉署拘捕扣查,他說過,扣留三十九小時回家後,方發現王喜在餐桌為他準備好了手機電話卡、碌柚葉水和湯水,令他相當感動。「我以前(警察)份工,令我對檢控程序?認識係,佢?手機,一定會被列為證物,我咪幫佢買定張卡囉;?陣佢工人又放緊大假,我咪煲??碌柚葉水畀佢沖涼,又煲埋湯畀佢飲囉。」

此後,王喜除了傍實陳志雲上庭外,又會不時上門陪伴。「??呢?唔係乜?石破天驚?事,你朋友失戀、失業,喊到豬頭咁,你都會禮拜六、日唔去玩陪佢啦!而且事件發生?之後,我眼見連打電話或短訊問候佢?人愈?愈少,畀?係我,我估我都會唔開心啦!你係總經理?時候,咁多人簇擁埋?,突然變成一個疑犯或者被告?人,我諗有好多想向佢表達關心?人,都唔知?邊個位入,於是乎,我咪多?陪佢、見?面,唔好畀佢覺得一沉百踩囉。

「而陪佢上庭,因為我之前份工,令我好明白,法庭??氣氛同運作,係會令人好焦慮同好驚,如果有個熟悉呢?氣氛同運作、又信得過?人?身邊,係爭好遠!」

賣樓與坐監

陳志雲曾形容,王喜只要出手幫人,便會幫得很徹底,是義無反顧?隻,所以他聲言可以賣樓助自己打官司,一點也不稀奇。「我唔係衝口而出?!我當時係考慮?自己?經濟狀況、賺錢能力,同埋?陣樓價只係五千蚊呎,我先有咁?option,萬一陳生需要錢,佢係可以take,最後佢都搞得掂,未有呢個需要。」

在終審前,王喜甚至開口跟陳志雲說明,若真的被判服刑的話,一定要把自己的名字,放在探監名單的頭三位。「我同佢講,如果唔係,我會好冇面!哈哈!其實我冇同佢講?係,如果真係服刑?話,佢供樓、交水電煤?日常雜務,邊個幫佢做呀?我個名愈擺得前,先愈有得探,我先可以?到佢?指示,去執行呢??。」

難怪陳志雲勝訴後,會公開示意他是「天使」。「呢份announcement之前有同我傾過,本來係英文??,我話:『你真係用天使呢個字眼呀??傳媒一定會幫我加對翼,整個粉紅腮畀我?喎!哈哈哈!如果你唔介意咪咁?囉!』其實我唔介意?,都係開心?、笑?咋嘛!佢有信仰,唔會話呢?係『菩薩』?嘛!哈哈哈!」得啦!冤氣!

咁就一世

七年的涉貪案官司,總算正式結束了,論到過程中,最經典的畫面,當然是王喜陪陳志雲上庭期間,舉起雨傘為他遮風擋雨、風雨同路的一幕。

「我好記得係第一次?東區法院,準備過堂?日。因為我?一早都知,法院外面實有好多記者,陳生想儀容端莊?,?日落毛毛雨,佢朝早已經搵?朋友幫佢set頭,但係落車?個位,同法院門口,正正有?十幾步路,冇瓦遮頭,好乞人憎,冇理由功虧一簣?嘛,咁我咪幫佢擔?遮,出現?呢個畫面囉!

「&#134513家上網?資料,一世都唔會抹得甩,我諗呢張相,起碼流傳千萬年呀!哈哈哈!」

翻看那照片,好彩陳志雲當時依然很端莊,王喜總算冇白費心機。

▲三月十四日終審後,兩人表現平靜。「因為陳生最初開始時已經調整?心態,佢要如常咁生活,而且到?刻,一切都已經真係完結啦!」3

▲一○年陳志雲被拘捕後,王喜高調地進出陳的寓所,惹來外界不少揣測。「以前更難聽?說話都有,??揣測已經係濕碎?!」

▲一○年九月,到東區裁判法院提堂,兩人下車後,步進法院一刻,因天雨關係,王喜醒目地為陳志雲舉傘,成為案件經典一幕。

想知更多王喜訪問內容,即掃描QR Code上東周網睇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