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治奧的球霸難題!為何不比他吃香?
2017年07月11日11:21
巴治奧多舛的職業生涯
巴治奧多舛的職業生涯

  九號半,這是一個接近消失的足球術語,即便美斯比當年的九號半球員還要全面,也沒人會這樣定義他的戰術屬性。眾所周知意大利曾經盛產九號半,從最早的文仙尼、蘇拿,到巴治奧、迪比亞路、托迪,最後在卡斯辛奴這裡算是終結了。

  那麼到底什麼是九號半(Trequartista)?簡單和偽九號做一個區分就是:九號半身前一定有個純粹的九號球員,或是柱式中鋒,或是搶點中鋒,而偽九號身前是沒有真九號的,偽九號的意義是拉出空間,以供邊路球員直接威脅球門。九號半通常並不承擔防守任務,當對方控球時,他們的精力不會用於逼搶,而是用跑位尋找對方防線的空檔,一旦身後有隊友奪回球權,九號半將成為致命的進攻出球點。

  那麼回到正題:意大利歷史上兩位偉大的九號半,巴治奧和迪比亞路,到底應該怎麼比較?在中國球迷心中,巴治奧的地位在相近的時代大概只有朗拿度和巴迪高可以一比,所以但凡拿迪比亞路來和巴治奧對比,就有人會得出「巴治奧碾壓迪比亞路」的結論,那麼事實真的如此嗎?

  其實這個問題可以換一種問法:都知道巴治奧無論天賦、技術還是個人聲望都在迪比亞路之上,並且在國家隊層面,迪比亞路更是差了巴治奧好幾個檔次,但為什麼迪比亞路能夠創造出巴治奧所不能給予的戰術價值?這兩名球員都被視作九號半,但區別到底在哪裡?

  其實從場上位置看,巴治奧是純正九號半,而迪比亞路更像是二前鋒。巴治奧無論單兵突進,還是兩三人的局部配合,又或者在對方禁區擺脫盯防,都要以強大的創造力作為保證,這種處理複雜細節的能力,迪比亞路的確有所欠缺,在祖記有施丹這樣強大的隊友掩蓋迪比亞路的短板,到了國家隊,2000年歐國盃決賽射丟兩個單刀就是典型案例。

  然而巴治奧那堪比老馬的個人能力,卻也成了製約他的致命因素,遺憾的是,他是生在意大利。眾所周知,巴治奧的職業生涯,始終伴隨著與各種主教練的矛盾,從卡比路、沙基再到著名的仇人納比,對於開始注重球隊戰術結構精密化的意甲來說,巴治奧這種「無傷能帶領球隊碾壓一切,有傷能導致球隊被一切碾壓」的唯一核心式打法,會讓意大利本土教練非常頭疼。

  爭冠的豪門球隊通常不可能允許單核出現,所以巴治奧寧可屈尊去博洛尼亞和佈雷西亞,只為了一個鐵打的正選。後來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巴治奧在非豪門球隊,在全隊戰術資源的堆砌之下,反而能用一己之力帶領球隊護級並且提升排名。

  巴治奧在球會的這種狀態,只有兩個字形容,就是球霸!當然這絕不是貶義,而是指一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影響力。這種戰術思路,在賽會製的大賽中確實有可能上演奇蹟,比如94年世界盃的巴治奧,但在戰術體系不斷線性發展的聯賽中,讓巴治奧一人獨大絕不是健康的建隊思路,除非,這支球隊的其他核心球員能接受互為補充的戰術安排。

  所以如果你是一名誌在獎盃的豪門教練,迪比亞路應該是比巴治奧更好的選擇。從少年天才直到職業生涯末年,迪比亞路在豪門的生存狀態堪稱典範:他能與施丹、尼維特、波錫這樣的戰術核心完美共存,在更衣室里他也從來不是麻煩友,甚至還接受了大幅降薪,當然巴治奧當年並非不肯降薪,而是無法忍受核心地位旁落。

  如果拿迪比亞路和巴治奧比較,無疑後者是天才中的天才,但球風更務實的迪比亞路也絕對不該被低估:作為不那麼典型的九號半,迪比亞路除了各種金靴還拿過意甲助攻王,且不談著名的迪比亞路區域,至少他多樣的射門技巧絕不在巴治奧之下,自由球威脅甚至略高於巴治奧(兩人整個職業生涯自由球破門數量是50:31)。

  所以用一句話總結就是:球迷對某球員好惡的視角,往往和直接為球隊負責的教練大相逕庭,球迷如果能夠嘗試站在教練的位置思考,也許會對足球運動有更深一層的理解。

  (來自頭條號贏盤時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