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部日系青春片 為成人世界注入一股中二滿滿的清流
2017年07月08日16:11

  “青春”是日本電影人無法繞過的一個創作題材,他們通過鏡頭解構年輕人的生存狀態、展示年少輕狂的樂趣,為勵誌熱血加油呐喊,也用歡笑和淚水為成人世界里注入了一股中二滿滿的清流。本著“花樣百出”的態度,日系青春片早已開闢出一條光明之路,創造票房奇蹟、打造無數偶像,同時也將電影大獎不停收歸囊中。從愛情、現實、黑暗、推理、勵誌,到友情;日本的青春片模式之多元,必有一款戳中你。

  《與君相戀100次》

  這是一部彙集時下高甜愛情青春片最經典元素的作品,正值日本風靡“鹽顏男”與“元氣女”,於是就有了兩者代表人物阪口健太郎與才氣女歌手miwa的黃金情侶檔CP。說的是青梅竹馬的青澀遺憾情,用的是最中二的“穿越”設定,早前憑藉一部《一公升的眼淚》把萬千觀眾虐出眼淚的編劇大島里美再出手,告訴你什麼叫“感人”。鮮肉VS鮮花不表示只能靠墮胎和出國來製造戲劇高潮,鹽汽水般的清甜橋段才緊緊扣住了“青春”的主題。儘管荷李活已有《初戀50次》珠玉在前,但島國電影人將牢牢抓住日系純愛風,給你另一種撒狗糧的儀式。

  《情書》

  也許《情書》並非岩井俊二最好的作品,卻紅了柏原崇、熱了北海道小鎮小樽,征服了萬千純愛電影迷。以同名同姓的巧合和死亡的降臨為開頭,引出一段不沾一絲煙火氣的校園初戀往事,劇本精細的結構與小樽的純淨雪國天地相得益彰。更重要的是,電影用中山美穗和豐川悅司兩位中年偶像,去映照柏原崇與酒井美紀這一對少年CP,把感情線拉得深遠悠長。時至今日,仍有無數觀光客來到小樽,站在茫茫雪景中模仿電影經典橋段,對著天空大喊:“藤井樹,我愛你!”。

  《戀空》

  日本青春片總也繞不開一個叫“虐心”的元素,在手機輕小說盛行的年代,《戀空》被改編成電影上映,故事里的禁忌元素觸目驚心。有未成年人性行為、有早孕,但更多的是男主角三浦春馬對女主角新垣結衣愛的撫慰。濃厚的黑暗氣質,反而讓初戀更有震懾力。虐戀細節的鋪陳更是戳心到刻骨銘心的地步。由此,兩位新晉演員憑藉實力演出一片爆紅,高票房與好口碑讓“戀空”二字成為青春愛情電影的一個標籤。

  《在世界中心呼喊愛》

  從紅遍中國的日劇《血疑》開始,“絕症”就成了日本青春愛情片里一個特別普遍的存在,可即便是這樣的“俗套”也能推陳出新,不斷提升作品的感染力。“片山恭一暢銷小說VS大導演行定勳”的結果就是,將一個以追溯年少初戀的故事做得懸念迭起,暖心催淚。明麗的小島美景搭配以中學生的初戀幽會片段,讓影片養眼至極。與此同時,男主角的人選是完全不可能靠外形取勝的實力派男星森山未來,令作品變得愈加親切動人。十三個日本電影學院獎的提名,長澤雅美豔驚四座的出鏡,讓“青春”秀外慧中。

  《聖之青春》

  儘管柯潔在與阿爾法狗的對決中失利,可這並不妨礙我們對年輕人縱橫才情的欣賞。根據紀實小說改編的《聖之青春》告訴大家――青春是用來勵誌的,有沒有成就並不重要。於是鬆山建一努力增肥,詮釋了一位無視疾病,死都要死在棋盤前的熱血圍棋手。電影通過一年四季的美景輪換,把棋手聖短暫而精彩的人生做了一個總結。沒有驚濤駭浪的情節,甚至連圍棋賽事也不刻意製造緊張氣氛,卻是節奏舒緩,將勵誌描繪成溫柔的執念。從朋友、導師到家人的態度,架構“青春無悔”的價值觀,“執念”是日系勵誌作品中最重要的存在,而劇本濃厚的日式格調,也吸引了包括染穀將太、東出昌大等一眾明星甘願為本片作配角。

  《五個撲水的少年》

  毫無疑問,日系青春片的炮製,一是為了討好觀眾,二則是可以藉機不停向演藝圈推送有潛力的新人。日本著名電影人矢口史靖最擅長的就是用喜劇手法來拍些主題嚴肅的電影,《五個撲水的少年》就是把討喜的元素都占盡了。說的是五位荷爾蒙爆棚的男生去學花樣游泳的奇葩故事,“反差萌”滿滿的同時,也讓包括妻夫木聰、玉木宏等幾位當時的標準“小鮮肉”有了爆紅的機會。傻氣、高顏值、深度喜感,以及聽出耳油的電影配樂,令此片口碑與票房都一飛衝天。

  《哪啊哪啊神去村》

  在矢口史靖的青春勵誌大戲中,本片可算是奇葩中的戰鬥機,選的是大家看簡介都會睡著的“伐木工”題材,卻把故事玩出了新花樣。事實上,日本電影人從不放過教育年輕人的機會,通過一部喜感十足的電影,讓年輕人對深山老林里的苦力活產生了興趣;越是偏遠、手機無信號的地方,越需要新生力量去開放闖蕩,磨練意誌。本著這樣的苦心,電影刻意突顯了大森林的瑰麗神秘之美,也將落後而迷信的鄉村生活勾勒得趣味十足,旨在“勾引”青春熱血無處釋放的人們,盡可以做一把山民,嚐嚐做“村野英雄”的滋味。

  《假如貓從世界上消失了》

  這世界不缺電影題材,缺的是“腦洞”的開發;不要以為青春片無非“勵誌+煽情”的套路,也可以像永井聰執導,根據川村元氣小說改編的這部電影那樣,高舉“奇幻”大旗,擊中每個觀眾的靈魂。本片的討巧之處不僅僅是男主角的絕症設定和喵星人的噱頭,卻是把“失去”和“擁有”擺在一個天平上,讓觀眾自己來衡量這其中的得失,強烈的哲學意味,加上深情飽滿的懷舊色彩與大愛情愫,讓勵誌變成了一種修行。避開了火爆喜劇和大情大性的勵誌戲碼,探討的是年輕生命與惡運抗衡的勇氣,這標準的日系青春片設定,意味著島國的電影人已將“青春”的沉重感賦予了新的意義。

  《娜娜》

  日本的年輕人離不開漫畫,漫改作品就是專程為他們服務的。矢澤愛的當紅作品《娜娜》搬上大銀幕,正好切中了日本青年最愛的搖滾、青春、初入社會的迷茫,以及閨蜜深情。如果說中島美嘉扮演的娜娜反映的是年輕人的叛逆精神和深受搖滾文化影響而演變出的非主流現象;那麼宮崎葵扮演的另一位娜娜,則是“普通青年”最底層的人生寫照。“平凡”與“非凡”相映成輝,用“友情”的鈕帶把兩種不同的青春連繫在一起,換來共鳴無數。年輕人的生存現狀,在這部暖暖內含光的影片中,可一窺究竟。

  《天然子結構》

  和一眾國產青春片使勁兒秀大都市繁華的套路不同,日系青春片喜歡選一些雲淡風清的鄉村舞台,讓你看看“樸實”的威力。這部漫改電影就是借用“友情”的框架,喚醒年輕人“返璞歸真”的人生信念。電影分成兩個區塊,前半部分講述同學無憂無慮的鄉野生活,以“畢業”為轉折點,引出後半部分曲終人散的淡淡憂愁。導演山下敦弘以“對比”手法把青春最美的時光刻在了膠片上,將友情和初戀的牽絆拍到了極致。“畢業生”的惆悵在諸多日本青春片中都有涉及,可算得上是對年輕歲月的一種緬懷。

  《黃色的眼淚》

  “追夢”是永恒的青春主題,犬童一心執導的這部懷舊青春片,把夢想與友誼之間的關係說得通透又煽情。本片的五位追夢少年,用的是日本當下最走紅的偶像組合嵐團來扮演。這意味著電影必然乾淨又熱血,以籌備奧運會為時代背景,描刻五個文藝青春在追夢路上的甘苦,有成功也有失敗,唯友情是一系列挫折之後最有用的慰藉。電影無非是告訴年輕人,理想也許會破滅,但友誼的光芒無法被隕滅。犬童一心正是在少年時代被永島慎二的名作《年輕人們》擊中,才拍出了《黃色的眼淚》,鼓勵笨拙又固執的年輕人緊緊擁抱夢想,不要放棄。

  《瀨戶內海》

  日本的民間娛樂技藝中,最喜聞樂見的項目之一便是漫才――也就是日本相聲。於是就誕生了這部漫改作品,簡單的幾段對話場景拚出了兩位同學散漫又堅固的友情歲月。這部電影的有趣之處在於,全程靠“嘴炮”支撐,池鬆壯亮和菅田將暉兩位新銳演員通過大段對白展示了各自的家庭背景、情感訴求,以及對未來的迷茫及信心。你可以說它“中二”,可“中二”就是日本青年的精神本色,也是他們維繫友情最堅固的鈕帶。

  《告白》

  所謂的“殘酷青春”也許就得像這部旬報賞電影那樣黑得徹底,作為湊佳苗的成名小說改編作,中島哲也以豐富唯美的鏡語,講述校園霸淩事件背後的暗流。中學生的青春歲月裡最恐怖的一面被揭露無遺,無論是高智商少年、精神扭曲的同學,還是因初戀情懷而跌入深淵的女生,都充斥著滿滿負能量,在一位復仇女老師的計劃里淪為犧牲品。人性教育要從兒時做起,《告白》無疑是敲響了警鍾,以黑製黑,把“惡”的源頭直指年輕一代。

  《寄生獸》

  用黑暗來營造光明,是日系青春片的慣用手法;漫改科幻恐怖片《寄生獸》便是其中代表。以外星寄生生物佔據人類身體為啟始,引發一連串血腥事件;從中剖析人性的質變過程,讓人性與獸性逐對廝殺,青春成了捍衛良知的最大資本。染穀將太扮演的男主角泉新一,與寄生獸共生共存的奇特設定既黑暗又諷刺,成為價值觀較量的一種體現,讓原本頭腦簡單的少年們建立起拯救社會的使命感,完成人生的逆襲。

  《錯亂的一代》

  這部旬報賞作品可稱得上是“日版《無因的反叛》”,康城影帝柳樂優彌扮演的暴力青年,將年輕人對日本社會的憤怒揭露得淋漓盡致。所謂的“無差別犯罪”成為青春片中最為現實的一個黑點,反映的是當下年輕人對自娛的扭曲態度,當所有合法的娛樂項目都無法填補內心缺失的時候,青少年犯罪就成了最殘忍的“愛好”。通過野獸的行徑來勾勒青春,讓諸多觀眾無法接受,可這正是本片的價值所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