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2》導演透露張繼科唱歌細節 自己設計動作
2017年07月08日12:27
張繼科

  日前,《跨界歌王第二季》總決賽上半場亮點多多,張傑謝娜夫唱婦隨,王珞丹更是請來了好友樸樹,後者不按套路出牌稱來節目的理由是“靠這個賺錢”,迅速攻占新聞頭條和熱搜。日前,總導演宮鵬接受媒體群訪,談及樸樹直稱“高冷、低調”,並透露樸樹也有教王珞丹和上一季的王子文唱歌。

  在大型明星綜藝節目中,藝人不配合、互相較勁的情形並不是啥新鮮事兒,宮鵬就分享了節目組對此類難題的應對之策,順便還大方地預測了一把第二季的歌王:他比較看好的是江珊、於毅和“膽兒大”選超難度歌曲的謝娜。

  第二季即將收官,是否繼續第三季也為業界和觀眾關注。談及於此,宮鵬似乎有一點猶疑,他稱還未去想第三季得問題, “第二季一開始就特別累,因為第一季玩得太猛了,所有的東西所有的場景我們都玩遍了”,第三季更是“難突破”。不過,宮鵬也愉快透露,不少藝人已和他預訂第三季,謝娜是早就放言下一季要過來“當評委”,節目組也屬意於前兩季失之交臂的張彬彬。至於黃渤、靳東和任重,也是節目組一直想要邀請,但因檔期而未能成行的藝人。

  樸樹很高冷會教王珞丹 歌王?我覺得江珊於毅謝娜不錯

  Q:總決賽上半場樸樹來了大家挺開心,怎麼請到他?

  宮鵬:王珞丹和樸樹本來就是特別好的朋友。當時我們覺得可能樸樹不會來,因為去年來過了,結果樸樹前段時間是在音樂節上唱歌,王珞丹去了,王珞丹當時問我說樸樹可不可以來?我想了一下,說可以來啊,只要你覺得他能幫你唱就來嘛。然後王珞丹就去跟樸樹談了,樸樹答應了,兩個人一拍即合就來了。本來他是想唱《平凡之路》,但是王珞丹在準決賽就把《平凡之路》自己給唱了,然後樸樹就沒歌唱了。沒歌唱之後,樸樹認為說,我只能唱這首,別的歌我唱不了了,是這麼一個情況。

  Q:樸樹比較有個性,您跟他接觸印象如何?

  宮鵬:高冷吧,他不會被任何人改變,很低調,來了之後就是唱歌,走自己想要的東西。去年他跟王子文搭嘛,他真的教了王子文,他會跟王子文說,這首歌你應該這麼去處理它,你不應該這麼去處理它。然後他會跟王子文說一開始我們要這麼去起,到後面我會這麼去結束,然後王子文你要怎麼樣。王珞丹的話,我覺得他們倆私交好,應該也有去教她吧。

  Q:您覺得這一季誰最有可能是歌王?

  宮鵬:歌王的預測挺難的,一共是10個人晉級到總決賽裡面,10個人裡面去選擇出一個歌王出來,我覺得60%、70%的人都有能力,都有實力去獲得歌王。

  Q:上一季歌王是劉濤,您覺得這一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歌王?

  宮鵬:濤姐獲得歌王,應該是眾望所歸吧,首先她在節目中時間比較長,而且演唱歌曲的曲風比較多。這一季來講,我覺得珊姐(江珊)不錯,於毅不錯,這兩個唱將真的不錯。然後謝娜雖然是後面進來的,但是她膽兒挺大的,她決賽報的歌曲,我看完之後,嗯,挺難的哦。

  藝人不配合、較勁需溝通 姚晨[微博]進步大周冬雨[微博]很淡定

  Q:第二季快收官了,兩季這麼多期,有沒有印象特別深的藝人?

  宮鵬:每個藝人都很深印象,有配合度特別高的藝人,有的藝人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對舞台有自己特殊的理解。大部分藝人在第一次到這個舞台上,不管多麼大的腕,或者有多麼豐富的演出經驗,或者影帝影后也好,其實都很緊張,真的會發抖。有的不要說走位,連歌詞都記不住,經常會去嘮叨,也會給他們修音什麼的。但是大部分藝人實際是慢慢慢慢在享受這個舞台了,因為他們覺得,這個舞台能夠給他們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Q:像您說的,有的藝人有非常配合,也有稍微不配合的。面對不配合的您怎麼解決?

  宮鵬:大家對這個舞台有自己的理解,每個藝人,包括藝人團隊會說,我們家藝人應該穿什麼服裝站到這個舞台上,我覺得這個時候首先是一個溝通方式問題。比如我們一開始給鄧倫設計了一個造型,團隊會跟我們說,對不起,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對他整個藝人造型是有一個定位的,我們不希望是這樣的情況,我們可以溝通。但是在第一期結束之後,第二期我們堅持說這首歌他必須走這種風格,那藝人團隊也能接受。所以溝通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一個問題,藝人對於歌曲的理解,就是我們會認為這首歌是這麼一種呈現方式,有些時候藝人他們會說,這個舞台的6分鍾或者5分鍾屬於他自己的,他可能會比較強勢來跟你說,我不要這個,我不要那個。那我們會去瞭解他不要的理由是什麼。有些藝人第一次登台,會說我特別緊張,連歌詞都記不住,這個時候我們會跟藝人說,我們試著剪掉一些內容,剪掉一些動作改變一下走位方式,這樣能夠讓藝人是一種自信的方式去唱歌。

  其實當你妥協一次的時候,在後面藝人跟藝人之間的較勁就會慢慢迸發出來,他看完別人說,啊?別人都是這樣了,我下次得要這樣。他就跟我說,宮鵬我們下期能不能跳舞,下期能不能幹嘛幹嘛。我說都可以,但你能嗎?藝人說,你別管,我回去自己解決去。所以他就會自己解決去了。所以這不一樣,是另一種方式吧。

  Q:有沒有哪些人是讓您感覺他進步特別大的?

  宮鵬:每個人進步都特別大。(比較典型的呢?)我覺得是大姚(姚晨)。大姚第一次上台真的特別緊張,連走路都不敢走,但到後面她會特別投入到這個舞台。她會跟我們去說,我的嗓音可能唱的歌曲沒有別人那麼高亢那麼嘹喨,或者節奏那麼快。我們會針對這個藝人去選取她的歌曲。於毅的進步也很大。因為於毅的問題是說,他本來就是唱過音樂劇《雪狼湖》,上到這個舞台他的歌路其實特別窄,而且他也一開始很堅持說我要唱這首歌曲。但是後面我們跟他溝通完之後,他也會去嚐試搖滾,流行歌曲,嚐試那種特別走心的歌曲。他其實有天賦去唱歌,一開始他關的比較緊,但慢慢打開就可以了。

  還有是珊姐(江珊),其實挺感謝珊姐的。因為其實做第一季的時候,我們說這是一個音樂劇的舞台,但是真真正正到今天為止,能夠去完成音樂劇、駕馭音樂劇的只有珊姐。而且她第一次到這個舞台,選的歌曲是一首流行歌曲,她閨女給她選的林俊傑[微博]的歌。到後面我們跟她溝通唱一些音樂劇,她很想唱,但是又不敢唱,但是我們慢慢鼓勵她,她就會去唱。所以她後面唱了《貓》,唱了《歌劇魅影》,唱了《媽媽咪呀》,她一直在嚐試不同的風格。

  Q:為什麼會請周冬雨來?覺得她表現怎麼樣?

  宮鵬:(笑)周冬雨實際從一開始我們就溝通讓她上節目,也是因為她的檔期問題,在後面一期才出現。她表現的比我想像中好,我們一開始以為她不會唱歌,因為她的聲線、體形,她的發力點,或者音域的架控欲,我們覺得可能會有一些問題。但是她一上去唱了之後,老師說她唱歌挺有自己的味道。她挺淡定的,不像別的藝人上來會特別緊張。她也會說,我想去玩兒嘛,她覺得在玩。但是她唱完以後會問我們覺得怎麼樣,我們覺得挺好的,就會一直鼓勵她。

  第三季?難再突破但“看歌”不會變 想請黃渤靳東張彬彬

  Q:做完這一季最大的收穫是什麼,有什麼經驗可以留給第三季?

  宮鵬:還做下一季嗎?挺難的吧,我沒想過這個問題說實話。因為我覺得《跨界歌王》從第一季做完感覺是特別happy,特別興奮。第二季一開始就特別累,因為第一季玩得太猛了,所有的東西所有的場景我們都玩遍了。後來發現藝人選歌上局限性比較大。所以挺難去突破自己這塊兒。所以第三季,目前還沒有特別明晰的規劃到底要怎麼去做,但是應該還會沿襲第一季、第二季“看歌”這個特點去做,因為這畢竟是《跨界歌王》特點,應該是不會改變的。

  Q:有藝人跟您預定第三季想來嗎?

  宮鵬:有啊,好多啊。謝娜現在就想下一季來呀,她說,“下一季我來,然後做評委。”張彬彬是第一季就想來,檔期實在是協調不開。第二季其實他是我們定的第一批藝人,我們要錄像了啊,張彬彬很開心,他特別認真,發了很多歌曲給我們,他自己在拍電影間隙的時候就開始拿著手機在那兒錄各種各樣的歌。他跟我們說,你看我唱搖滾是這種感覺的,你看我像抒情是這種感覺。你覺得我適合唱哪個?我們給他挑了好多歌曲,他突然說“對不起,老師我生病了”,拍上一部戲的時候因為他一直要嘶吼狀,他的嗓子毀了,就沒有來,就特別可惜。

  Q:有沒有節目組一直想請,但還沒有來過的藝人?

  宮鵬:有啊,有很多,比如說靳東,他很會唱的。我們跟他團隊交涉過,他跟郭濤[微博]老師是一個公司的,去年郭濤老師上過我們節目,我們就希望他也能上節目。任重也是我們想請的,因為任重是音樂系畢業的,他會唱也會跳,也很不錯。黃渤,也是我們一直想請的。(那第三季請他們來嗎?)他們太忙了,是檔期的問題。

  Q:這兩季有主持人謝娜、運動員張繼科來跨界,第三季的時候會引入更多體育界或者其它領域的人士來跨界嗎?

  宮鵬:我們一直在考慮去請這些人來上節目。但是各有利弊吧,這樣的人上來之後可能藝人的來源更廣泛一些,但是他們上節目也有一些問題,就是可能不會表演,唱歌會像一個木頭站在那兒,就不好看了。張繼科第一次排練的時候,我們本來是讓他站著唱的,試著走一遍之後,我就上去跟他說,你能不站著唱嗎?繼科跟我說,我也覺得特別不舒服,你別讓我站著,我跟一個木頭樁子站在這兒一樣,你讓我走起來吧。我說行,他就走著唱的。(新浪娛樂 葉子/文 張大偉攝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