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來之筆——六月最後一星期
2017年07月04日03:00
周潤發上世紀八十年代演活的角色,對當時社會有着一定的影響。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簡介)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又放暑期,又是六月最後一個星期。回想起這個日子,香港曾經發生過微妙變化,一個與別不同之開端。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香港異常熱鬧,我丟低書包去放暑假,有太多的好電影等住睇,有好多明星搞活動,等住去排隊。

今日,陽光普照,室外氣溫攝氏三十幾度。我坐低在中環一家好委屈之茶餐廳(地方狹窄、光線不足,但唔容易撞到熟人的小店),茶餐廳老闆一路收銀,一路開大個收音機自娛。有兩位八十後白領阿叔交談,一個話︰「咦,呢首乜歌呢嘅,依依吟吟。」另一個答︰「咪用廣東話唱嘅歌囉,係咁上下,乜你唔知咩。」接着一句好有禮貌的粗言拋出,兩人就坐在我後面一齊笑。

三點之後,這里的人最少,我回憶三十年前往事,當年暑假之前,大導演王晶,領導一眾巨星拍成的香港巨著《精裝追女仔》開畫了。片中的周潤發走出框框,從此演乜似乜,超凡入聖。香港,也不經不覺,隨周潤發起舞。

你應該無記錯,不久之前的周潤發在《英雄本色》創造出比《上海灘》許文強更經典的Mark哥形象,英雄比一個更加英雄,忽然之間,他在《精裝追女仔》跳入一個全新之電影環境,不過,比槍林彈雨更難對付,因為他演的「爛口發」面對陳百祥演的「交通燈」、曾志偉演的「吳準少」兩大丑生王夾擊,再有「劉定堅」馮淬帆黃雀在後般威脅着,周潤發稍不定神,就不是喜劇演員,而是淪為小丑。不說你不知,香港也步入改變的日子,十年之後,香港將成為另一個香港。

周潤發最不利是「負磅」太重,事關顏值太高,遇上去到盡的丑生王跟你「玩鋪勁」,幾難招架,不過,周潤發就是「氣定神閒」,一場車房的四人「大龍鳳」,六呎高的發哥就是跟他們玩碌地沙。最後「劉定堅」變膠水人那一幕,馮淬帆能人所不能的演技,也被當「綠葉」的發哥搶了鏡。香港,沒有甚麼可以阻擋得了,提出一個「玫瑰園計畫」,就好比港產片出了一個周星馳,整個電影生態劇變,同時大放異采。

順帶一提,這一年這一個月,周潤發有如「天蠶變」,《精裝追女仔》剛上映,接着就是《秋天的童話》,周潤發演出一個非常經典角色「船頭尺」,比「爛口發」更加爛口,不同之處是「船頭尺」乃癡心華僑,對手是鍾楚紅。

《精裝追女仔》片中有三大香港美人,排名不分先後的是張曼玉、張敏和蔣麗萍,她們的出現,除了令我產生無比刺激之外,加埋隔籬那位鍾楚紅,香港美女成為一項產業,美女成群之風,後來被南韓抄襲過來,所謂美女組合,香港才是元祖,只不過,我們表現在電影之上。為甚麼我們不應用在流行曲?你不是不知,那些年的香港女歌星太強了,你認為梅艷芳、葉蒨文、陳慧嫻等,有需要湊成一隊,才有信心出場嗎?香港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亞洲有可能找到對手嗎?

《精裝追女仔》比起《秋天的童話》更能影響我,以及我的兄弟們,原因同是周潤發的「神級」作品,可是他演的「船頭尺」也許太傳神,太似身在千里之外的華僑仔,所以我等香港仔沒有太大共鳴,反而是扮「整車仔」深入民心。你問我,是不是「本土基因」在我身上過早出現反應?我說,我不太清楚。

你再問我,香港當時發生甚麼變化,又關周潤發,又關《精裝追女仔》乜事?簡言之,人心思變。

「爛口發」受年輕人,尤其是我等讀書唔叻,並非等住去英美讀牛、哈、劍之街坊平民,一個向上流之希望。

我當年暑假睇完《精裝追女仔》之後,不單止暑氣全消,最緊要係我不單止丟低書包,更加放下心頭大石︰讀不成大學、大專,大不了我去職業學校學「整車」,你睇,「爛口發」幾靚仔,又有智慧,仲可以有個「國際級」之美女紅顏知己,問你有乜好擔心(精英主義在香港絕對優勢受到挑戰)。

香港對「高大尚」的精英,真的有點不爽,「爛口發」尚算是溫和的鞭撻,他不外是一個童話版的爛口仔,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周星馳出道之後,香港再沒有英雄,所有英雄都被惡搞,從李小龍到飛虎隊,從審死官到武狀元,乃至賭俠、賭聖,無一不是「騎呢怪」,稍一正常,你就是反派。

香港人笑,係咁笑,笑足二十幾三十年,回頭一看,香港今時今日,無論影壇、政壇,恐怕再沒有神、沒有英雄,無論你看報、聽收音機、上網、睇手機,你幾時搵到一啲有讚無彈,不引發極端互批之人與事?全人類都以黑心睇人出洋相,最後,香港連美女產業都淪陷了。當然,這不是周星馳的錯,不是周潤發的錯,更加唔關王晶嘅事!

不爽的,繼續不爽,有如星火燎原,暑假本是香港選美旺季,我少年十五二十時,暑假靜候新一屆香港美女泳裝出場的大喜日子,你看今天變成甚麼活動?參觀蠟像館又似,睇馬戲表演又似,等外星人探訪都似,最可惡是在背後推波助瀾的媒體,簡直可稱得上是語言「謀殺」,甚至是「屠殺」。晚上,我有如錄音機的把今日發生過的、我想過的事,跟朋友飲酒時再講一次。

「阿安,咁你有無諗過點解?」「嗱,唔好又話關人嘅質素問題,世世代代,人都係咁上下質素呀啦。」我真係唔明,在不太清醒之間,有一把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好簡單,三十年前,讀幾多書都好,大家無諗過靠阿爸阿媽幫手買樓。一個社會有前途、有希望,自然就有英雄與美人,反之,全世界都係怪獸。」係咩?「你唔好再勉強自己喺上世紀八十年代,你要走出嚟,世界會變,你改變不了,唯有接受同埋適應……」喂,等一等,你同我講,不如教精啲後生嘅好過啦。(接着,我睡着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