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美元基金野心,孫正義想領跑所有新興領域
2017年07月04日16:18

軟銀人形機器人Pepper是孫正義願景的一小部分

7月4日消息,《金融時報》網站撰文稱,通過牽手創立的科技投資基金,軟銀集團創始人兼CEO孫正義在謀劃一場930億美元的革命。憑藉獨到的眼光、絕不折中原則和龐大的人脈關係網絡,他完成了一項又一項成功的經典投資。有了軟銀願景基金,他還將能夠大大擴大投資規模,這也有助於軟銀實現在人工智能、機器人、物聯網等新興領域均走在最前列的目標。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

“淘金熱即將開始。”

6月21日,軟銀集團創始人兼CEO孫正義(Masayoshi Son)在公司的年度股東大會上登台發言,盡顯科技大亨的風采。“有的人說軟銀是一家手機公司,但那是錯誤的。”他說,“我們是一家信息革命公司。手機只是設備。從現在開始,我們將進入一個所有的基礎設施都將為信息網絡所連接的時代。”

孫正義對於人工智能、機器人、物聯網等新興領域大概有30個目標。他明確指出,軟銀計劃在所有的這些領域都走在最前沿的位置。

這位科技大佬向來都野心勃勃。2010年,孫正義公佈了未來30年的發展戰略:在這30年里建立起大約5000個合作關係,同時將軟銀的市值擴大到200萬億日元(約合1.8萬億美元)。他的宏圖大略並不止於此:他還講述了其對未來300年的願景,預言人們將來會活到200歲,將會通過“心靈感應”來溝通交流。

在年度股東大會上,孫正義談到了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該科技投資基金由軟銀、沙特阿拉伯和其它的合作夥伴共同創立,規模高達930億美元。孫正義稱,他想要借助該規模龐大的基金彙集全球各地的創新企業家,讓他們通過友好的關係和共同的願景團結在一起。

背後的理念是,打造一個由既獨立又相互合作的企業組成的鬆散組群。在孫正義眼裡,保持企業的靈活性和自主性要好於將各家企業歸併於同一個品牌門下,尤其是在就連微軟、英特爾等大型科技公司都出現增長放緩的年代。多元化意味著你的資產不會變得不新鮮。

隨著軟銀願景基金完成募資,投資者們很想知道那些億萬資金未來的去處。孫正義近期的投資帶來了一些啟示。

絕不折中

孫正義前助手Takayuki Kamaya指出,他昔日的老闆的目標一直都是收購特定行業里最大的公司。“從根本上說,小額入股初出茅廬的初創公司不是他的風格,因為那些公司往往要數十年才能帶來投資回報。”Takayuki Kamaya說道,“相反,他的目標是那些在所在領域擁有全球領先的市場份額的企業,比如ARM。”去年,軟銀以240億英鎊的天價將該英國芯片設計公司收歸門下。

當孫正義要入股一家公司的時候,他傾向於全情投入,一次性收購20%到40%的股權,從而一舉成為最大的股東。他也擁有已被證明的投資履曆:他的公司的內部回報率(一項衡量投資表現的標準)達到40%以上。該數字要比其它的大型投資基金足足高出10%到20%左右。

軟銀收購了ARM所有的股權,後者的技術被應用於全球超過九成的智能手機。孫正義將該公司描述為“平台公司”,也就是說它是像Google、亞馬遜、Facebook等科技巨頭那樣的行業標準製定者。孫正義深信,ARM的技術將成為物聯網的紐帶。

然而,真正連接整個世界還將需要額外的基礎設施。正因為此,孫正義看中了OneWeb。該美國創業公司去年獲得了軟銀的投資,它想要利用數百個低軌道衛星給農村地區提供互聯網服務。

按照孫正義的願景,未來將不僅僅屬於人類,還將屬於機器人。軟銀旗下已經有2015年開售的人形機器人Pepper,不過它最近還從Google母公司Alphabet手中收購了Boston Dynamics機器人項目,強化自身的機器人業務。

孫正義也染指其它前景廣闊的領域,其中包括無人駕駛汽車和醫療保健。軟銀持有美國圖形芯片廠商英偉達的股份,後者已經成為了無人駕駛汽車領域的領頭羊。軟銀還領投美國癌症篩檢公司Guardant Health,該公司致力於利用機器學習和基因組學技術檢測初期階段的腫瘤。

雖然已經進行了所有的這些投資,但軟銀實際上才剛剛上路。以往,該公司是用來自旗下國內移動業務的資金來展開投資,該業務每年可帶來5000億日元到6000億日元的自由現金流。如今,有了軟銀願景基金,該集團將能夠大大擴大投資規模。

對於該規模930億美元的科技投資基金,軟銀將出資280億美元。其餘的資金則將來自沙特阿拉伯和阿布紮比酋長國的國家投資基金、Apple、美國芯片廠商高通、台灣鴻海精密集團及其旗下的日本電子公司Sharp。

據軟銀稱,它的出資有80億美元將來自ARM股份的部分轉移。也就是說,作為普通合夥人控製該基金的軟銀僅出20%左右的資金就能夠操縱大局。這種結構將讓孫正義能夠在不進一步拖累軟銀資產負債表的情況下展開投資。

軟銀願景基金有潛力給軟銀的財務收入帶來很大的影響。作為該基金的普通合夥人,軟銀負責它的運營。該基金也將被納入軟銀的合併財務報表當中。這意味著一旦該基金合併它的投資組合公司的財務報表,那麼那些公司的運營業績、資產和負債都將會歸入軟銀的財務報表當中。如果該基金不合併所投資公司的財務報表,那麼來自投資組合公司的部分收益將會依照軟銀對該基金的注資比例歸入它的收益。

現階段,還不好預測那些投資組合公司將會給軟銀帶來多少利潤貢獻。不過,運營該基金可能將會該集團強化它的運營利潤增長勢頭。

與此同時,如果出現負收益,那虧損額將會依照該基金的出資比例進行分攤。沙特阿拉伯是該基金最大的合夥人,出資額達到450億美元。因此,軟銀能夠在運營該基金的時候不必擔心受到虧損的投資組合公司過多的拖累。

軟銀向來懂得分攤風險。2006年收購Vodafone集團日本公司的時候,它通過杠杆收購籌資了1萬多億日元,利用該收購標的的資產抵押融資完成該筆收購。

龐大的人脈關係網絡

孫正義曾說過,在投資方面,他希望投資目標的成功概率為70%。他認為,投資成功概率為50%的公司屬於為時過早,而投資成功概率為90%的公司則為時已晚。他選擇時機的意識對於軟銀願景基金將至關重要,尤其是在技術變革速度有增無減以後。

不過,孫正義在投資上的成功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或許是他龐大的商業和政治關係網絡。

孫正義的人脈關係網絡

1995年,孫正義決定收購《電腦週刊》(PC Week)雜誌出版商Ziff-Davis Publishing。幾年前,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曾建議他閱讀該週刊。

而後,該出版商的CEO將孫正義介紹給雅虎聯合創始人楊致遠(Jerry Yang)認識,造就了一段矽穀佳話。軟銀後來以1億美元的價格買下雅虎三分之一的股權。

就像認識楊致遠那樣,孫正義“發現了”當時在全球還籍籍無名的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馬雲。在會見馬雲時,孫正義僅用了5分鍾便決定向馬雲的公司投資20億日元。

另一段十分重要的關係則是,孫正義與Apple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之間的關係。2006年,就在軟銀通過收購Vodafone日本公司進軍移動行業之前,孫正義向喬布斯展示了一款手機的草圖,並請求他去開發。

當時在打造iPhone的喬布斯拒絕了該項要求,但後來給予了孫正義在日本獨家經銷iPhone的權利。

孫正義與特朗普合照

近年來,孫正義的人脈關係網絡還擴展到了政治圈。他曾會見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討論在該國的投資事宜,去年年末也告訴當時的美國候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將會創造數千個美國工作崗位,引發了媒體的廣泛關注。

孫正義持續不斷地擴大關係網和展開投資,造就了日本最大的企業之一:截至6月26日,軟銀股價為9258日元,市值10.18萬億日元。部分股票分析師認為,考慮到對阿里巴巴集團、雅虎日本、ARM等大公司的持股,該企業集團的價值實際上被低估了。

與此同時,截至3月,軟銀身背14.8萬億日元的巨額合併附息債務。軟銀旗下還有處於虧損的美國移動運營商Sprint,2013年它以216億美元的天價將後者收入囊中。

花旗環球金融日本公司分析師Mitsunobu Tsuruo指出,如果Sprint與競爭對手T-Mobile美國公司之間的合併談判能夠取得成果,那投資者很可能會重新評估軟銀的價值。如那兩家公司成功合併,那將會造就美國電信市場的第三大巨頭。

但摩根士丹利證券分析師Tetsuro Tsusaka警告稱,要是改組失敗,Sprint將會回到原點。

繼承問題

不過,軟銀未來發展前景的最大風險或許是過於依賴孫正義。

雖然孫正義以精力充沛而著稱,但他的部分助手也不知道他還能夠堅持多長時間。在全體大會上,有位股東敦促患上感冒、時有咳嗽的孫正義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

孫正義很早就意識到繼承的問題。19歲那年,他製定了一項人生規劃。按照該規劃,他想要在50多歲的時候圓滿完成自己的商業事務,在60多歲的時候傳遞火炬給繼承人。他將於8月年滿60歲,但目前他打算再留任5到10年時間,期間在集團內部尋找合適的繼承人。

找一位有同樣的投資本領的人絕不輕鬆。孫正義曾指定的繼承人選、前Google高管尼科什・阿羅拉(Nikesh Arora)去年6月突然離開公司。雖然股東通過了孫正義繼續掌舵軟銀的決定,但這也反映了公司創始人在試圖交接權杖的時候往往會面臨的難處。

在股東大會上,有人提出了一個腦洞大開的解決方案:一個具有通曉孫正義的知識、經驗和理念的人工智能機器人。

即便是野心勃勃的孫正義也沒準備走出那麼遠的一步。“我想要由真實的人類來做我的繼任者。”他說,“讓真人去領導一個由人類組成的集團會更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