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CU護士的一天
2017年07月04日07:33

EICU里護士忙碌的身影。南方日報記者 王昌輝 攝

在所有的醫院科室中,EICU恐怕是護理任務最重的科室。EICU是Emergency Intensive Care Unit的簡稱,中文叫急診重症監護室。這裡急救送來的大都是命懸一線的病人,也是上演生離死別最多的地方,更是醫護人員與死神搏鬥的第一戰場。

在EICU,護士們必須準確記錄病人的各種生命體徵變化,並與醫生配合,完成隨時可能發生的搶救任務。來自惠州市中心人民醫院EICU的護士謝梓欣向我們講述了她在EICU的一天。

早上8時,EICU的醫生辦公室準時開始大交班,“早上好,6月14日夜班護士交班,昨天原有病人15人,新收2人,轉出3人,現有14人。新收U1床,劉某某,診斷:車禍多發傷,19:00由急診收入院……交班完畢。”我和EICU的所有醫護人員一起,認真聽著並記錄著,瞭解病人的基本情況與動態病情,包括生命體徵、治療、護理情況、特殊檢查報告結果等。與往常無數個重複的日子一樣,我又開始了一天平凡而緊張的工作。

8:30分,大交班完畢。在護士長及護理組長的帶領下,我與其他護士輪流給每位病人進行床邊交接班,護士長一邊認真查看分管的兩個患者的皮膚、引流管、輸液情況以及呼吸機運行情況,一邊對患者進行著全面的身體各系統的健康評估。在與病人進行晨間交流時,我還不時地對清醒的病人進行心理護理,“張伯,你要加油哦,我們醫生護士都在盡力救治你,你的家人也在外面等你,你要堅強喲!”像這樣的話,她每天都要說,而正是這些不厭其煩的安慰和鼓勵,給了病人許多戰勝疾病的動力和信心。

9時,醫護共同查房,瞭解患者病情和治療方案,這是護士配合醫生治療每天必做的功課。在核對了患者全天的治療總執行單後,我按醫囑開始了靜脈輸液、泵注、皮下注射、肌肉注射、鼻飼、換藥等治療護理工作,而每項工作都必須嚴格按照標準的操作流程進行。同時,還要及時地進行床邊記錄,從生命體徵,用藥治療、飲食情況、24小時出入量、各種異常化驗結果以及病人心理狀態等的變化,都要一一準確地記錄。

10時,我突然發現一個病人的血氧飽和度下降,於是迅速給病人吸痰,並排除監護儀障礙,但血氧還是無法恢復。再加大氧濃度,並立刻通知醫生,等醫生到來,我又要協助醫生行床旁纖支鏡治療,使患者情況及時得到緩解。像這樣的搶救,在EICU中隨時可能發生,患者突發的血壓和血氧下降、心律失常、嘔血便血等,稍不留神,都有可能給病人帶來生命危險。

11時,隨著時鍾嘀嗒嘀嗒,我不停地在病房穿梭巡視,用專業的護理技術把握著這一切的平穩。

12時,在僅有的半個小時吃飯時間後,我又開始在病床旁繼續進行準點的治療並觀察患者病情。

下午一點,開始進行下午的各項基礎護理,包括口腔護理、皮膚護理、會陰護理、翻身吸痰、床上擦浴等,並對患者進行肢體功能鍛鍊或肌肉按摩等。

14時,醫生通知我,到15號床協助其他護士為新收的一位重症肺炎的患者做準備,我二話沒說,迅速過去,配合其他護士準備好病床單位,將監護儀、呼吸機等儀器調至備用狀態。病人入住後,我見血氧持續下降,立刻配合醫生行氣管插管術,與其他護士分工合作,準備插管用物,連接心電監護,及時病情監測,連接呼吸機,處理搶救醫囑……一直忙到病人的生命體徵、血氧都恢復了平穩才離開。這種長時間的默契配合,使EICU的護士團隊養成了訓練有素的作風,每每遇到緊急情況,都能讓急危重患者得到及時、高效、快捷、整體的救治,為挽救患者生命贏得寶貴的黃金時間。

15時,我開始整理回顧一天的治療護理工作,雖然這些工作都是簡單的、機械的重複,但她每天都是這樣一項一項認真的完成。因為這一切已經成為習慣。

15:30分,我把病人的情況全面交接給夜班的護士……時鍾繼續嘀嗒,未曾停歇。交完班的我沒能馬上離開病區,準時下班對我來說從來都是奢望,我的腳步跟不停擺動的時鍾一樣,繼續在病床前奔波忙碌,直到夜幕降臨,我才得以暫時的放鬆。

南方日報記者 廖鈺嫻 通訊員 曾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