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真愛,女人永遠只有一種姿態
2017年07月03日14:53
偽裝
偽裝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飄雨桐

  還是挺喜歡活動文的,雖然沒有太多的可讀性。但對我來說,還是很有必要的調劑。卸下偽裝後,未必就是一張面目全非的臉孔。至少,它真實――既不自欺,更欺人。而當中的真真假假,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任何人,又未必瞭解。我喜歡這種,最簡單的距離。

  今天值日,六點多已經開車出門。前天,車車在老位置再次輕吻牆壁。你說,有私家車位又怎樣?我東張西望的漫不經心,導致的後果可大可小。尤其跑在路上,我打醒十二分精神。這兩天,中午都要趴桌子。很累,很累。身體累,該死的心還累得無以複加。

  站了四次門口,下午還要停課大掃除。一樓到五樓、五樓到一樓,走來走去至少十個來回。哪怕穿著圓頭軟鞋,也會有些腳步淩亂。擦窗的時候,還差點從凳子上摔倒。幸好,只是腳後跟蹭掉了皮兒。我不知道在干什麼,我也不想幹什麼。快些放假,一切都好。

真愛
真愛

  這裏說的真愛,愛的可以是人、更可以是欣然接受的命運。我將自己放在了很後的位置,因為心裡有著很多的牽掛。拎得清,卻很難放得下。時常渴望,功成身退的那天早日到來。我可以徹底放棄,然後瀟灑的轉身離開。自我封閉的能力,超乎所有人的想像呢。

  也許,有人覺得這該是隱忍的狀態。我不否認,這也是傳統女性的美德。那些垂首低眉的女子,盡顯賢妻良母的本色。這兩種身份,猴年馬月都安不到我的頭上。那另一種,卻是連張愛玲都不會反對的。是,卑微。並非貶義詞,很多場合――人們還會致以敬意。

卑微
卑微

  當然,對誰都卑微那真不稀罕。而且,從我打心底看不起這類人。無論男女,無論老少。應該說,就像前不久結婚的安以軒。原本是張牙舞爪的老虎,現在是黏你黏到不行的貓咪。都是順風順水成了習慣,無須達到卑微的程度。其他人呢,哪會隨便將自己放低?

  除了真愛,誰又會心甘情願。只是,你自己不肯承認。當局者不迷,旁觀者更清。。。。。。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