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榮耀背後的產業江湖:帶動玩家代練等爆髮式突圍
2017年07月03日05:32
2016年第一屆KPL聯賽總決賽現場,仙閣戰隊以3:2戰勝AG超玩會戰隊,獲得80萬人民幣獎金。
2016年第一屆KPL聯賽總決賽現場,仙閣戰隊以3:2戰勝AG超玩會戰隊,獲得80萬人民幣獎金。

  王者榮耀背後的“產業江湖圈”

  來源:新京報

  王者榮耀一季度收入達60億元人民幣,超94.22%上市公司;王者榮耀的“火爆”帶動了從賽事承辦、職業戰隊、主播解說到玩家代練等多環節的商業爆髮式突圍

  從香港尖沙咀的豪宅眺望香港半島,姚曉光終於不用再說自己是“無產階級遊戲製作人”了。

  6月20日,據香港媒體報導稱,一手創建了王者榮耀遊戲的姚曉光,在香港斥資9800萬港幣,買下一套約為230平方米,位於尖沙咀中心區的複式房屋,稅款高達1470萬元。

  業界有傳聞稱,憑藉王者榮耀的走紅,姚曉光在2016年總共得到高達2億元人民幣的獎金績效。而據iOS&Google Play收入榜顯示,《王者榮耀》已成為全球最賺錢的手遊。

  王者榮耀的火紅,也帶動了從賽事承辦到職業戰隊、主播解說、終端玩家的多環節商業爆髮式突圍。

  代練圈

  “沒想像中的那麼賺錢”

  “接單了!”

  早上9點,郭林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發出廣告,然後打開另一部手機,安排下屬登錄王者榮耀,開始新一天的代練。

  2017年1月,郭林招募了5個資深玩家,投資6萬元在重慶開設了王者榮耀代練工作室。

  作為專業代練工作室老闆,打廣告、等訂單、接單談價、代練,是郭林每天工作。王者榮耀的崛起讓沉寂多年的遊戲代練再度紅火起來。

  “遊戲影響力的擴大,放大了玩家在遊戲中的勝負欲及虛榮心,等級段位成為相互炫耀的資本,也讓我們從中賺到錢。”郭林毫不諱言。

  6月30月,新京報記者以“王者榮耀”、“代練”等關鍵詞在淘寶平台進行搜索,發現有2000多家店舖在開展這一業務,其中銷量最高的一家店舖月售365萬件,按照其每件商品標價2元計算,月收入達730萬元。

  “標價2元只是打價格戰,具體收費還是按照買家所要求的代練等級,雙方協商定價。”郭林解釋道,通常代練價格按照遊戲等級不同,收費也有區別。對於較低級的青銅~黃金階段,代練收費為70元左右,而代練黃金~鉑金階段則收費為120元左右,代練鉑金~鑽石段位收費為170元左右,而從鑽石到最頂端的王者段位,收費為450元。

  初來乍到的郭林搶不贏這些資深工作室。除了接點零散微信好友訂單,他更多是尋求和大型代練工作室的合作,由對方派單。通常上家會抽取代練費用25%-30%的抽成,郭林得到賸餘部分。

  那段時間里,郭林和下屬每天花費近10個小時在王者榮耀遊戲上,為確保勝率以提升代練速度,工作室往往會派出5個代練員,以“4帶1”模式進入遊戲,通過嫻熟的配合和技術,快速完成任務,以開始下一單代練。

  “回本沒問題,就是沒想像中的那麼賺錢。”郭林曾算過一筆賬:按照每天工作10小時計算,6個人每個月接單總收入可達到5萬-6萬元人民幣,減去每個員工3000元基本工資和提成、房租水電等支出,一個月淨利潤能達2萬多元人民幣。

  郭林也聽說過“代練月入5萬”的傳聞,但他看來,這僅是代練圈中最上層的收入,更多的代練者仍處於1萬上下的水準。“通常上家給的都是低端代練的任務,你辛苦一天最多2000多元收入,要想賺錢還是只有自己積累更多一手客戶資源。”

  讓郭林鬱悶的是,6月13日,騰訊官方發佈聲明稱,將對代練行為進行專向打擊,嚴重者甚至有封號風險。

  “不行的話就做陪練。”郭林計劃先聽聽風聲,再決定是否將工作室轉型――以更低廉的價格,陪同玩家遊戲升級,並擔任技術指導,教導玩家成為真正的“大神”。

  直播圈

  數十遊戲主播“年入近千萬”

  “從來沒有人這樣對我。”花椒平台遊戲主播“蘿莉有殺氣”對著屏幕連連鞠躬,激動不已。

  一小時前,她因陪同網友“慈溪天蠍”在王者榮耀賽季更新前最後一天衝擊遊戲段位,獲17連勝,而被對方打賞20萬元禮物。

  據媒體報導,當天在線觀看直播的網友超過25萬人次,如果按“蘿莉有殺氣”單日收入20萬元計算,她已超過有著“直播電競女王”之稱的英雄聯盟主播MISS。後者於2016年直播遊戲賺到1700萬。不少網友評論,“王者榮耀主播將很快取代LOL主播”。

  通過直播王者榮耀吸引電競迷關注打賞,已成為當前網紅主播最常見的盈利模式。虎牙、龍珠等直播平台上,多達數十位遊戲主播通過這一方式,實現“年入近千萬”的夢想。

  “主播分為視頻製作者、網紅主播、現場解說三類。”瓶子向新京報記者解釋道,“各自盈利方式也不同:視頻製作者主要是廣告植入和淘寶店銷售,網紅主播則是粉絲打賞,現場解說通常都簽約經紀公司,由專業團隊按照明星打造進行全方位商業發展。”

  2016年,25歲的瓶子在經過多番面試後,成為第一屆KPL職業聯賽、季後賽以及總決賽官方解說。一個年輕人的命運就此改變。

  騰訊官方公佈數據顯示,觀看第一屆KPL總決賽的網絡流量數據達到5.6億累計觀賽量,6900萬有效觀賽用戶,總決賽活躍用戶量更是達到1300萬人。賽事的成功,也讓頻頻活躍在現場的瓶子被外界關注。KPL結束後,瓶子隱隱成為王者榮耀解說“一哥”。他在網絡平台上傳的視頻,點擊次數總量已超1.3億次。

  巨大的視頻流量和粉絲追捧,讓瓶子有了商業嚐試的想法。2017年1月,瓶子和上海綜皇文化公司達成合作協議。在綜皇文化副總經理王翔看來,瓶子在王者榮耀遊戲玩家中,擁有著超高人氣,公司的商業合作將全部圍繞他的個人品牌進行全方位打造。

  瓶子計劃以“王者榮耀遊戲老師”身份出現在玩家面前,那段時間里,他瘋狂研究遊戲架構、每一個英雄的戰鬥方式,及對戰思路。“我希望玩家在看了我的解說後,不僅是看熱鬧,而是要理解雙方為何如此出招。”他還積極參與到《榮耀進行時》、《集結吧!王者》等多檔關聯節目中,以保持高出鏡率來維護“一哥”身份。

  與此同時,公司也開始就瓶子商業開發尋求品牌合作。2017年7月,知名外設廠商雷蛇和綜皇文化達成瓶子代言其產品的百萬級別合作,雙方計劃除在線上宣傳外,瓶子能更多地出現在各地專賣店現場,通過其高人氣,吸引更多電競粉絲關注。

  賽事圈

  向傳統行業廣告主“要錢”

  2016年12月,為了追夢的王磊隻身來到上海世博中心,渴望親眼觀看第一屆KPL(王者榮耀職業聯賽)總決賽。

  那一天,王磊被現場氛圍震撼。儼如一場大型明星演唱會般的舞檯燈光,古風音樂製造出快意恩仇、劍拔弩張的江湖氛圍,現場每個玩家荷爾蒙高漲;全場氣氛伴隨著巨大銀幕上映射出的一個個選手身影而躁動不安。王磊跟著身邊的玩家們一起用盡全身力氣,叫著每一個登場選手的ID名字,瘋狂揮舞著手中的螢光棒。

  “外界對電競的認知仍然停留在數年前,覺得就是一群小年輕在網吧抽著煙打遊戲。”騰訊電競KPL賽事的承辦方VSPN總裁胥力超,希望能顛覆傳統行業對電競的固有認知。

  2016年底,由國內著名賽事承辦平台PLU、NiceTV等公司聯手打造的VSPN正式誕生。公司成立後的核心事項,就是承辦象徵王者榮耀最高水準的KPL職業聯賽。遊戲的火熱讓胥力超希望能打造一場“顛覆傳統”的頂級賽事。

  但這並非易事,騰訊電競對賽事的看重更讓胥力超和VSPN壓力倍增。從立項到開幕的4個月裡,雙方各派出80人龐大團隊進行對接:騰訊對每個環節幾近苛刻地審核檢查,讓VSPN每天不得不更換各種方案,以求做到最佳水平。“就連賽場兩邊掛的弔旗尺寸、材質和設計,雙方都交流了近30次。”胥力超回憶。

  KPL的成功吸引了大量傳統客戶,他們揮舞著鈔票希望能搭上王者榮耀這條大船。儘管當初和騰訊電競簽訂合作協議時,VSPN有著獨立招商權。但為了維護王者榮耀的品牌度,胥力超婉拒了很多電腦外設廣告商的合作,他更希望可以和傳統廣告客戶進行深入合作。

  “外設屬於低頻次消費產品,同時其市場推廣和宣傳渠道較少。現在我們希望更多的和快消品,以及大眾心中更高大上的傳統行業合作。”胥力超做出這樣的計劃。

  2017年3月,王者榮耀宣佈和雪碧進行合作。雪碧將10億瓶王者榮耀英雄形象,通過全國22萬家賣場、5萬家便利店、540萬家街鋪,展現在14億消費者面前。

  兩個月後,Vivo Xplay6手機以“大8位數”的天價合同,成為王者榮耀官方指定手機。在得到巨額讚助費之餘,王者榮耀更是借助vivo豐富的綜藝節目經驗,推出《集結吧!王者》綜藝節目,並邀請胡夏、吳昕等藝人參與活動當中,成為首款打造獨立品牌節目的電競遊戲。

  “這讓王者榮耀在社會層面上形成更大影響力。”傳統行業廣告商郭明解釋到,這些合作,能讓更多傳統廣告主看到遊戲的影響力,最終帶來更多更大合同。

  戰隊圈

  搖擺於成績與商業之間

  2016年8月,AG超玩會於成都誕生,一群懷揣爭霸移動電競夢想的年輕人在懵懂中開啟了自己的電競道路。

  在連續奪得第一屆KPL亞軍、QGC冠軍等不斐成績後,AG超玩會戰隊總經理菲菲,從中看到商機:如今遊戲市場火熱,無數讚助商意欲進場分羹。而AG超玩會的品牌知名度,無疑是俱樂部的最大砝碼。

  那段時間,菲菲往返於全國各大城市。一方面物色優秀遊戲選手,以儲備戰隊階梯人才;一方面接觸各大品牌廠商,以實現品牌商業合作。

  2016年底,AG超玩會和龍珠直播簽訂直播協議:AG超玩會隊員在平台上定期進行遊戲直播。

  但由於AG超玩會隊員在賽事期間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用以訓練、比賽等,根本無暇直播。“選手經常因為戰隊訓練而無法準時出席直播活動,甚至隨時都可能臨時中斷。”AG超玩會副總經理Joing解釋,“這很容易影響粉絲收看熱情,甚至有掉粉的可能。”

  菲菲只得尋求和平台另外的合作模式。

  2017年6月18日,蘇寧和京東在電商平台的競爭如火如荼。AG戰隊與蘇寧易購、龍珠直播進行三方商業合作。在“6・18”當天,由AG戰隊派出夢淚和老帥兩位選手作為送貨員,為蘇寧客戶現場送貨,龍珠直播則花大篇幅全程直播了這次經曆。

  這次合作取得巨大成功。數萬名粉絲從頭到尾觀看了這次送貨直播,並不斷刷出彈幕,而兩名隊員也根據粉絲提問不斷回覆,拉近了戰隊和粉絲間的關係。

  “沒辦法,只能在不影響隊員訓練的空暇中,尋求一些商業合作。”在商業價值和戰隊成績之間,菲菲選擇了後者。

  儘管如今商業化發展緩慢,但戰隊不斷取得的卓越成績讓菲菲底氣十足;“肯定會有大品牌商進行商業合作,現在就當是修煉內功吧。”

  更讓她憧憬的是,騰訊電競於6月出台了“賽事主作客製”,意欲讓各俱樂部不再集中於上海,而是分散落戶全國各地,以讓更多愛好者融入其中。

  儘管這一賽制目前僅適用在英雄聯盟,但菲菲堅信在一兩年後必然會應用於王者榮耀。屆時她將會在成都搭建專屬於王者榮耀的賽事場館,利用遊戲影響力來打造俱樂部品牌,挖掘粉絲經濟。

  資本圈

  成立“王者聯盟”,做電競蛋糕

  不到兩年時間里,王者榮耀走過了眾多電競遊戲的發展曆程,也讓作為出品方的騰訊電競,成為最大贏家。

  2017年5月,騰訊發佈Q1季度財報。騰訊控股總收入達495.52億元,同比增長55%,其中移動手遊的營業收入達到129億元,同比增長57%。

  伴隨王者榮耀的走紅,騰訊控股股價每日遞增。6月28日,其以288港元股價,全日漲1.41%,總市值超2.73萬億港元,折合3498億美元的成績創出歷史新高。

  中國遊戲業諮詢機構伽馬數據估計,王者榮耀第一季度收入就已達到60億元人民幣。而據媒體此前報導,在A股市場3268家上市公司中,有3079家上市公司一季度營收不及60億元人民幣。這意味著,有94.22%的公司一季度營收不及王者榮耀。

  “現在王者榮耀成為騰訊最重要的產品。”一位遊戲圈資深人士向記者解釋稱,“此前一款皮膚半天時間賣出1.5億元的數據,讓騰訊高層越發認識到這款遊戲的‘造血’價值。”

  2017年6月16日,騰訊電競宣佈成立王者榮耀職業電競聯盟,以保護這一品牌。其計劃成立一個包括完善電競市場、維護俱樂部、選手和賽事共同利益的職業聯賽體系。“希望能打造NBA賽制模式,把電競市場蛋糕做大。”

  為避免俱樂部之間惡意挖人,王者榮耀聯盟推出“工資帽”和“轉會期”製度,明令選手工資只能限定在5000~50000元之間。

  “職業選手通常工資都在1.5萬~3萬元這個價位。”一位業內人士分析稱,“除此之外,選手的收入來自獎金分成。”

  菲菲向記者介紹,通常賽事的獎金會按照7:3進行分成。選手拿走不低於70%,賸餘30%由俱樂部教練組獲得。

  同時,聯盟宣佈選手和戰隊簽約必須以2年為期限。其他俱樂部不能在期間內惡意挖人。“這意味著選手在戰隊不允許轉會的情況下,只能繼續待在原戰隊。如果耍‘罷賽’、‘加薪’等手段,很可能遭到重罰。”王者榮耀YTG戰隊負責人謝如棟向記者解釋稱。

  更讓俱樂部安心的是,王者榮耀官方聯盟宣佈每年會將收到的讚助費,抽取一定比例,分發給KPL各支俱樂部,俱樂部每年也會按照一定比例將讚助費提供給賽事聯盟,進而達成共享商業收入的模式。

  此時,胥力超正緊張地和下屬溝通,計劃在KPL職業聯賽中加入VR、AR等技術。同樣是在2017年,AG超玩會通過騰訊平台發佈招募梯隊隊員信息。1周之內,俱樂部收到數萬封簡曆。而菲菲正逐一約見合適人選,看著這些面露不安,卻對電競圈滿懷憧憬的年輕人,有那麼一瞬間,她彷彿看到了一年前那個眼神堅定的自己。

  本報記者 覃澈 上海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