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主義——聽歌總要在雨天
2017年06月30日03:00
電雷風雨,是最自然不過的自然現象,填詞人將之化作點滴元素譜成歌詞,作為背景,或者隱喻,也很普遍。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夏天,為大地帶來雨水。香港早前狂雨連場,天氣預報不似預期,近日偶有陽光普照的時候,但可能一轉眼又來一場痛快驟雨,出門還是帶備雨具較好。這種時候,何不應應景,欣賞一下跟雨相關的廣東歌?

春夏秋冬、陰晴圓缺、雷電風雨,是最自然不過的現象,填詞人將之化作點滴元素譜成歌詞,作為背景,或者隱喻,也很普遍。

就從四大天王說起。四大天王時期是香港流行音樂暢旺的年代,他們一首接一首、一碟接一碟地唱,當然擁有不少雨之歌,有的成了家喻戶曉的代表作。先說張學友,隨便一數,好像《分手總要在雨天》、《藍雨》、《忘情冷雨夜》、《春風秋雨》、《人在雨中》等等,便是開宗名義以「雨」為名的歌曲,這還不計詞中描述雨景的作品,可見他歌中的「降雨量」相當高。

《分手總要在雨天》便是其中一首最叫人耳熟能詳的作品,這首改編自片山圭司作曲、前田亘輝演唱《泣ⅰ广⑧君ゝ攴エよのケち》的作品,由盧東尼編曲,陳少琪填詞,把雨天和分手無縫扣連,歌中先交代「晨曦細雨」的情景,一對舊情人重逢,主人公的思憶再返舊年:「你說要走的一晚,連綿夜雨,也似這天」,然後多句以「總要在雨天」開首的句子,如洗腦般在樂迷耳畔迴旋飄盪,讓人代入角色,感同身受,向天高呼:為何所有悲傷的事情都要在雨天發生?有趣的是,近年方皓玟來一曲《分手總約在雨天》隔代呼應,蔡立兒亦曾在《響》翻唱這歌。

下雨天總掛念從前,小雨點風里吹,容易讓人憶起舊事,感受物/景是人非,張學友的雨之歌中還有《藍雨》,跟《分手總要在雨天》同樣紅極一時。「曾很喜歡,陰陰天,因我愛看雨點,在微涼風中灑向你,輕吻你面」、「冷冷雨Wo……沒焦點因找不到你,冷冷雨低泣彷彿要等你經過」、「雨點不清楚,你已拋低我」,林振強以一首歌詞,把一個愛情故事起承轉合道出來了。

除了張學友,黎明的《相逢在雨中》也很有名,別以為跟《分手總要在雨天》意思相左,「紛飛小雨中,跟你再相逢,在腦內又再現擁有過的夢,此刻裝作出,我一切也從容,其實眼眸里,早已有點紅」,已說明主角跟對方已經分手,只是在雨中相逢而已。郭富城的《雨中感歎號》也叫七、八十後琅琅上口:「斜斜大雨傾灑窗外小馬路,不禁想起你雨夜曾跟我好,忙拿着雨傘衝出街上飛快步,心里急於見面再傾吐」,雨水還是會令主角想起情人,但這次則是一起歡好的回憶,說起來,這首歌算是同類作品中節奏最快。劉德華的《冰雨》,由劉德華和李密譜上國語歌詞,「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讓等待一個女孩的「我」,更形可憐。

淋漓雨天,身邊有人相伴,會否倍覺心安?雨之歌便造就了不少經典合唱,當中首推張學友和湯寶如的《相思風雨中》,還有鄭伊健和譚小環《如果天空要下雨》,今天聽見,很有「好懷念啊」的感覺,男女各唱一段,然後合唱「如果天空要下雨,留我愛人在這處,來等小雨終止,即使等一輩子也願意」,也夠甜密。李逸朗、蔣雅文也把黃凱芹的《雨中的戀人們》翻唱成合唱歌。合唱當然不囿男共女,呂方和倫永亮的《沙沙的雨》,就是其中一首著名的兩位男聲合唱歌。《下雨天》則是林憶蓮與樂隊Blue Jeans的合唱,她後來跟恭碩良重新演繹此曲,除收錄在二〇一四《Re:Workz》中,兩人在演唱會時也即席表演過這首歌,至今仍叫人津津樂道。

雨之歌,成就了不少歌手和樂隊的首本名曲,好像梁雁翎的《像霧像雨又像風》、黎瑞恩的《雨季不再來》,都是叫資深樂迷記憶猶新的作品。彭羚和陳慧嫻也有很多名曲,《不許眼兒再下雨》和《今天夜里總下雨》亦叫人難忘。Beyond的《冷雨夜》夠著名吧?達明一派的《禁色》也有雨夜描述:「窗邊雨水拼命地侵擾安睡……時鐘停止,我在耐心的等待,害怕雨聲在門內……讓我就此,消失這晚風雨內,可再生在某夢幻年代」,雨在歌中是恐懼和壓力來源,但「再生在某夢幻年代」,那里的天空就不下雨嗎?

上文述及不少雨之歌都是叫人心酸的情歌,又或者把雨喻為夢魘。風風雨雨固然是險阻,但歌中有云「小雨點,放心灑,早已決心向着前」(鄧麗君《漫步人生路》),還有「微雨中,身邊車輛飛過,街里路人走過,交通燈催促過,剩下獨是我跟你」(林子祥《敢愛敢做》),是的,既然風雨不改,何不讓風雨同路,漫步人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