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創業榜]Wake瑜伽:從線上到線下的迅捷伸展
2017年06月29日07:41

  互聯網的概唸好提,但是想做一個出色的互聯網產品,很難。今天的中經創業榜推出的Wake瑜伽,就是眾多互聯網瑜伽產品中的佼佼者。

  正如公司的名稱一樣,Wake瑜伽喚醒的不僅是消費者對運動健康的需求,也喚醒了創業者對市場需求的重視和挖掘。瑜伽是一項體驗式消費,無論怎樣與互聯網相結合,教練專業性和用戶體驗是其根本。也正是憑藉著這一精準定位,Wake瑜伽從C端到B端,從線上到線下,打通了瑜伽的整個閉環,成長為瑜伽行業內最具影響力的品牌之一。

  創業是艱辛的,但這點熊明俊沒有過多渲染,“我沒時間,也不想把自己沉浸在一種苦行僧的狀態中,我寧願用我的實際行動去完善我的產品。”行勝於言,這就是Wake瑜伽的成功之法。

  Wake瑜伽線下體驗館每天都有4至5節瑜伽課程,會員可以隨時與之聯繫。圖為瑜伽愛好者正在Wake瑜伽旗艦店練習瑜伽。經濟日報記者 吉蕾蕾攝

  在2017年的賀歲電影中,《功夫瑜伽》中演員們的高難度瑜伽動作讓人印象深刻讚歎不已。

  瑜伽起源於印度,是通過古老而易於掌握的動作,改善人們生理、情感等方面的一種運動。伴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瑜伽作為體育健身的一個細分領域,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認可,已成為當下健康生活方式的代名詞,也湧現出了不少“互聯網+瑜伽”的創業公司。倡導“瑜伽改變生活”的Wake瑜伽,就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應運而生了。

  成立於2015年9月的Wake瑜伽,從內容起家,在成立不到兩年的時間里,通過搭建一個移動瑜伽教學內容分享平台,到線下場館的建設,延伸品牌業態,迅捷成長。目前,Wake瑜伽註冊用戶已達500萬,日活躍用戶超過30萬,在蘋果、安卓、小米等APP生態系統上的業內搜索排名也從剛上線時的排名落後,到如今躍居榜首。

  令人不禁要問,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Wake瑜伽創始人兼CEO熊明俊說,好的產品需要時間去沉澱,才能深入人心,才會有一批忠實粉絲用戶,才能圍繞這些粉絲做多種形式的產品衍生。

  以柔克剛,從籃球轉向瑜伽

  起步於線上教學視頻的Wake瑜伽,一直非常重視教學視頻的拍攝質量。圖為Wake瑜伽教學總監董佳怡正在拍攝線上視頻。經濟日報記者 吉蕾蕾攝?

  熊明俊發現,瑜伽的教學APP很多,但即使是排在搜索榜第一的APP里的教學視頻質量也並不怎樣。查閱資料後又發現,瑜伽市場很大,我國的瑜伽產業發展相比國外非常有限,而且沒有一個叫得響的品牌

  如果沒見到熊明俊本人,很難把身高一米九的他和瑜伽聯繫起來,更不會把運動員出身的他和瑜伽聯繫在一起。

  今年36歲的熊明俊,5歲開始學習游泳,曾經是一名專業的游泳運動員,上大學後開始參加中國大學生籃球聯賽,是球隊里的大前鋒。2004年,他畢業後離開了熟悉的職業運動圈,從江西老家來到北京,成了一名“北漂”。到北京後,熊明俊一直前行奔走於各種互聯網行業,擔任市場負責人職務。

  2011年,掌握了一些紅酒客戶資源的熊明俊創辦了一家紅酒B2C網站。他把家周圍的紅酒鋪信息入網,等客戶下單,再去店舖提酒、配送,從中賺取差價。這個僅經營了半年多的項目,讓他賺到了創業的第一桶金。此後,他又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餐飲O2O項目,負責線上業務。

  在互聯網行業摸爬滾打多年,熊明俊對互聯網產業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也有了自己的認識和理解。同時,始終放不下體育事業的他,不停地在探索“互聯網+體育”的發展契機。

  2015年8月的一天,熊明俊無意中發現家門口開了幾家瑜伽館,而且前去報班的女性不少。他想,為什麼她們願意去瑜伽館報班呢?報了班能堅持下去嗎?報了班堅持不下去怎麼辦?愛好瑜伽但沒錢報班的又該怎麼辦?

  一連串的問號,在熊明俊腦中不停地閃現。他迅速拿出手機,在應用商店裡搜索關鍵詞“瑜伽”,試圖找找瑜伽在線教學平台,“關於瑜伽的教學APP很多很多,不過我發現,即使是排在搜索榜第一的瑜伽APP,它裡面的教學視頻質量也並不怎樣。我當時就篤定,要是我來做瑜伽教學視頻,肯定能超越它”。

  查閱資料後熊明俊又發現,瑜伽市場很大,但當時我國的瑜伽產業發展相比國外非常有限,而且沒有一個叫得響的品牌。就在這時候,突然,熊明俊眼前出現了“喚醒”這個詞,“喚醒”就是“wake”。於是,他立刻上網檢索Wake是否被註冊。也許是天公作美,Wake並沒有被註冊過,熟知互聯網的他二話沒說就立刻註冊了“Wakeyoga”的域名。

  有了想法,說干就干。沒幾天,熊明俊就退出了餐飲O2O項目,開始著手做Wake瑜伽。他寫了一份詳細的Wake瑜伽運營方案,跟大部分創業者一樣,邁上了尋找投資人的征程。

  幸運的是,Wake的運營方案迅速得到了資本的認可。2015年9月,熊明俊成功地獲得了來自移動互聯網健身項目“火辣健身”的400萬元天使投資,開始了Wake瑜伽的佈局。

  立足線上,將產品盡善盡美

  Wake瑜伽線下館推出的一對一瑜伽私教備受瑜伽愛好者歡迎。經濟日報記者 吉蕾蕾攝?

  瑜伽是一項體驗式消費,無論怎樣與互聯網相結合,教練專業性和用戶體驗是其根本。Wake瑜伽的定位就是主推高質量的短視頻瑜伽,以便用戶充分利用起碎片化時間。目前,Wake瑜伽註冊用戶已經超過500萬

  對於只需要一張瑜伽墊、一首輕柔音樂,上至七八十歲的老人,下至四五歲的孩童,都可以隨時隨地“舒展一下”的運動,瑜伽有著獨有的優勢和魅力。不過,瑜伽是一項體驗式消費,無論怎樣與互聯網相結合,教練專業性和用戶體驗是其根本。

  熊明俊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才對Wake瑜伽有了精準定位,主推高質量的短視頻瑜伽,以便用戶充分利用起碎片化時間。不過,一個高質量的瑜伽教學視頻,拍攝、製作可不是簡單的事。

  熊明俊說,首先要定好整個視頻的基調,畫面不能花哨,必須簡潔、利索,要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Wake瑜伽的品牌風格。其次,瑜伽老師的選擇很講究,“因為畢竟視頻是要給用戶看的,還要教學,瑜伽老師的顏值、動作標準等等十分關鍵。”還有,課程的分類是否全面也很重要,既要考慮有一定基礎的瑜伽愛好者,還要兼顧一些初學者。此外,視頻後期製作中的配音也尤為重要,“如果配音不好,整個視頻的質量都會大減價扣”。

  “Wake瑜伽成立的初衷就是希望能成為瑜伽愛好者的‘隨身瑜伽老師’。”熊明俊說,為了區別於其他的瑜伽視頻教學,Wake將複雜的瑜伽種類細化為辦公室瑜伽、清晨瑜伽、產後瑜伽、纖體瑜伽等400多節課程,主推20分鍾左右的短視頻瑜伽。同時,為保證視頻質量,堅持自己拍攝、不外包,甚至不惜重金請來電影后期團隊製作視頻。

  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樣的產品,再按需招募團隊就有譜多了。經過前期緊鑼密鼓準備,教學視頻從節點、提示、剪輯、摳圖的專業打磨之後,2015年12月,Wake APP正式上線了。半年後,也就是2016年7月,Wake APP註冊用戶規模超過100萬,日活躍用戶達到10萬,“這個數字在當時所有的運動類APP里算是很高的”。

  上線半年多的Wake瑜伽何以擁有如此多的粉絲呢?在熊明俊看來,傳統的瑜伽行業存在許多弊端,一方面不少瑜伽老師和瑜伽場館沒有得到充分利用,另一方面受限於時間、教材等因素,瑜伽愛好者自己習練的氛圍不夠理想。換言之,練習瑜伽通常有兩種方式,一種去瑜伽館報班,一種在家自己練。瑜伽館報班,經常遭遇報班費用昂貴、場館環境差、上課時間不靈活、瑜伽老師教學質量參差不齊;自己在家練又很難找到畫質清晰、老師教學通俗易懂的瑜伽視頻。對於瑜伽老師來說,瑜伽會員少、課程排不滿、無法獲得生源、場館經營也困難。而Wake瑜伽很巧妙地解決了這些問題。

  採訪中,熊明俊沒有過多地渲染創業過程的艱辛,用他的話說,“我沒時間,也不想把自己沉浸在一種苦行僧的狀態中,我寧願用我的實際行動去完善我的產品”。熊明俊每天會無數次地打開Wake APP,親自體驗線上課程,平台上的用戶反饋他也會一一查看。

  如今,Wake瑜伽的註冊用戶已超過500萬人,約半數以上都是來自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大城市,簽約瑜伽老師超過2000名,憑藉強大的師資力量、高質量的教學視頻和精準用戶定位,迅速俘獲了一大批瑜伽愛好者。到目前,Wake瑜伽日活躍用戶達到30萬,在蘋果、安卓、小米等移動終端上的業內搜索排名也從剛上線時的排名落後,到如今躍居榜首。

  切入線下,通過開店打通閉環

  如果只停留在線上,那Wake瑜伽就只是一款工具,“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我們想做的是把Wake瑜伽打造成一個瑜伽品牌,一個成熟的消費場景”。於是Wake瑜伽開始佈局多家線下場館

  論在線的用戶數量,Wake瑜伽是當之無愧的領先者。“線上教學可以作為一種補充練習,但瑜伽練習的核心還是需要一種空間氣氛和人為的監督及指導。”對此,熊明俊心裡很清楚。同時,如何實現盈利,是每一個互聯網企業都避不開的話題,這也是後來佈局線下場館的重要因素。

  “成立之初,Wake瑜伽的兩大主營業務是C端和B端,C端產品就是Wake APP移動瑜伽教學和內容分享平台,B端則是為企業提供瑜伽培訓服務,這也是Wake瑜伽當時的主要盈利來源,但遠遠達不到最初的設想。”野心勃勃的熊明俊還在盤算著其他佈局,如果只停留在線上,那Wake瑜伽就只是一款工具,“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我們想做的是把Wake瑜伽打造成一個瑜伽品牌,一個成熟的消費場景,這就要打通瑜伽的整個閉環,而Wake APP就是線下場館流量的一個得天獨厚的入口。”

  2016年7月,Wake瑜伽順利完成了Pre-A輪1500萬元,來自華創資本和華映資本的聯合投資,主要用於線下場館的建設。

  2016年9月,總面積超過300平方米的Wake瑜伽第一家線下瑜伽體驗館在北京朝陽區的百子灣落地。“其實這家店我們並沒有完全對外營業,是早期為了用來探索做線下場館模式的,但後來發現,這條路走對了。”開業10天,百子灣店的流水超過了30萬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客戶來自線上導流,這也堅定了熊明俊佈局線下場館的信心。

  為讓線下用戶能更靈活、自主地選擇課程,有別於目前市面上大多數瑜伽館採用的“年卡”模式,Wake線下場館採用的是“儲蓄卡”模式,用戶可以利用碎片時間隨時預約學習。同時,Wake線上線下打通,用戶可以在線上充值、預約、查看和選擇課程。

  資本的認可是對Wake瑜伽發展潛力的最好證明。2016年12月,Wake瑜伽又順利拿到了由東方富海領投,華映資本跟投的2000萬元A輪融資。有了第一家線下場館的成功經驗之後,熊明俊又開始佈局第二家。

  2017年5月14日,這家位於北京朝陽區大望路的Wake旗艦店開業了。相比於第一家線下場館的半試驗性質,熊明俊對這個旗艦店寄予了厚望。“今後,這家旗艦店將是Wake線下瑜伽館的樣板和標準。”熊明俊說,新店的面積超過600平方米,僅裝修就花了500多萬元。“用戶的肯定讓我對新館的未來信心滿滿,5月13日新館試運營一下午,報名充值的會員就破百了。如今,開業不到兩個月,會員已經達到200名左右。按照設想,新店會員的飽和人數可以達到2000人,在飽和狀態下我們預計兩年左右時間就能收回成本實現盈利。”到2018年底,Wake瑜伽線下場館預計將達到10家直營店的規模,分佈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

  “線下場館只是對我們業態的一個補充,我希望的是未來用戶所有關於瑜伽的需求,Wake瑜伽都能滿足。”熊明俊說,在保持一定的線下瑜伽館擴張速度的同時,在線上,Wake瑜伽今年進一步加大了在內容質量方面的提升,並在付費直播方面有了新的嚐試。預計7月,Wake瑜伽的付費內容直播將正式上線。

  成立不到兩年,Wake瑜伽已經完成了三輪融資,當前正在進行新一輪的融資。熊明俊表示,在財務層面,Wake瑜伽的主要收入來源有廣告、付費內容、企業培訓和線下場館,當前已經能夠覆蓋掉日常的開支。

  關於盈利,熊明俊不擔心,投資方也很有信心。正如Wake瑜伽的投資方華創資本合夥人王道平所言,瑜伽作為廣受歡迎的大眾體育運動,在國內有著巨大的市場空間,Wake瑜伽抓住了市場初期的發展機遇,無論從用戶還是運營都獲得了快速提升。隨著消費升級,更多消費者對於運動健身服務體驗的要求會越來越高,這也是Wake瑜伽未來繼續高速發展的良機。(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吉蕾蕾)

  創業者言

  ● 任何值得去的地方,都沒有捷徑,但是有光。正如Wake這個名字一樣,它是喚醒,是曙光

  ● 瑜伽教會我“以柔克剛,便能戰無不勝”。其實生活又何嚐不是如此呢?Wake的精神是“瑜伽改變生活”,創業也是一樣,是一種生活方式。人在特定的時間地點萌生的想法,激發了創業的勇氣,認定了就堅持到底,遇到問題就去解決,即使失敗了也不要緊,生活中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相關專題:中經創業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