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進香港
2017年06月28日05:22

直升機呼嘯著掠過上空,10艘海軍艦艇,在綿綿細雨中駛向香港海面。

在這一天,1997年7月1日早晨5時55分,徐誌輝的車輛一發動,天就下起雨來。車軲轆軋過地界,他成為第一個扛著八一軍旗出現在香港的解放軍。

“車輛往前一動,那旗就飄起來,它就在臉上拍拍拍,有一種火辣辣痛的感覺,自己當時根本就啥都沒想,就是想到怎麼把旗舉好,怎麼把任務完成好。”

前一晚,士兵們沒有睡好覺。“以前對香港的印象就是《古惑仔》,很亂。”徐誌輝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們怕有人搗亂,盾牌、防爆器材、警棍、頭盔全帶在車上。

結果迎接他們的是鮮花。“好多鮮花往車上扔,很大的雨。”

隨著駐香港部隊開進,地圖上的點和線忽然立體起來。無數次深夜綵排在這一刻產生意義。香港的路、香港的山、香港的水塘無比清晰地出現在解放軍眼前。

徐誌輝幾乎都沒留意到香港那些引以為傲的高樓大廈,他一直盯著前方,所以對香港最初的印像是紅白相間的路障。

實在站得累了,他就偷偷動一下腳趾,別人看不見。“旗就代表你的部隊,軍旗不能倒,它有特殊的意義在裡面。不然一個旗可以放在箱子裡,提著就進去了。這些壓力不由得你不緊張。”

沒人在那一刻是放鬆的。胡恒芳是駐香港部隊的首任宣傳處長。他組織108位內地媒體記者進港,“到香港後,就自己行動”,他給每人發了一個涼蓆枕頭,叮囑他們萬一沒地方住可以到部隊找他。

當軍車開進赤柱營區,下了一路的雨終於停了。

赤柱營區並非全封閉,每天有大巴車穿過。有時,大巴車司機看見“頭髮很短,站得挺拔”的人,就知道是當兵的,會對他們唱起《團結就是力量》。

早晨,解放軍習慣搶著打掃衛生,有人會早早就把掃把藏在床底下。但香港的軍營採取社會化管理,每天有物業公司來打掃。後來物業的阿姨還去告狀,說解放軍把他們的工作都搶了。“營區前是馬路,走下馬路是操場,我們坐在草地上,幾個人聊聊天,扯扯家常,這個畫面經常在我腦中出現。”已經轉業的張洪濤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駐香港部隊進駐香港前要上很多課,有關當地法律,有關語言文化。那時,胡恒芳每天都能收到來信。他曾接到香港的士司機林月田的一封信,“雨季來了……看見士兵在大樹下站崗,總擔心他被雷電擊傷。”信上還附了3張手繪的標註著尺寸的崗亭草圖。後來真按他的建議,安裝了崗亭。

胡恒芳在進香港前一年左右,每天接待100人左右:作家、演員、書法家、慰問的、寫劇本的、拍電視的……一進香港,胡恒芳第一個累倒了,成為第一個住到駐香港部隊醫院的人。他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說,“我是第一個,院長天天陪著我。”

胡恒芳轉業後成為《深圳特區報》的總編輯,他說,現在一個普通深圳市民,可以“吃完晚飯,就去香港看電影”。

駐香港部隊以及600萬香港人的生活在同一天開始。那一年,駐香港部隊的家屬生了小孩,取名“圓夢”,如今已經讀到大學。

赤柱軍營外是一望無際的海,海上有船,遠遠的有島,海風一吹,很舒服。於是很多士兵喜歡在附近散步。每晚九點半TVB明珠台播放電視劇,“當時熱播劇的片尾曲是任賢齊的《心太軟》,那是那個時代的流行曲,滿大街都在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