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勝資本江湖:佈局多個資本市場 帶領同鄉躍龍門
2017年06月26日08:09
2016年12月,香港,美圖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蔡文勝接受採訪。圖/視覺中國
2016年12月,香港,美圖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蔡文勝接受採訪。圖/視覺中國

  新京報

  四三九九風波漸漸平息,蔡文勝的故事還在繼續。

  6月20日,投資人蔣和平、李勝利宣佈實名舉報四三九九存在隱瞞重大事項、欺詐發行行為,同時質疑蔡文勝在讓渡股權過程中沒有進行公開披露,以及可能存在逃稅漏稅嫌疑。蔡文勝隨後回應稱,已於2013年將四三九九的大部分股權轉讓給駱海堅和西藏晨麒,股權交易已依法履行納稅義務並全額繳納了個人所得稅,不存在任何偷逃國家稅款行為。

  2000年前後,域名生意給了福建人蔡文勝第一桶金,幾年後,蔡文勝以江湖站長泰鬥的身份闖蕩北京,與身處風口浪尖上的其他泰鬥實現了最初的交集。他在此嗅到了更為討巧的錢味兒――天使投資人。

  當蔡文勝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回師福建時,已是縱橫互聯網江湖的蛟龍。接下來的日子裡,更多福建企業主跟著他前仆後繼,一躍龍門。

  帶領同鄉後輩躍龍門之時,天使投資人蔡文勝也完成了新三板、港股、A股以及美股的資本佈局,實現從尋獵業務機遇到玩轉資本市場的轉變。

  新京報記者 張帆 北京報導

  護航58、Forgame落子資本市場

  2007年起,蔡文勝開始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進行互聯網投資,項目包括人們耳熟能詳的四三九九、暴風影音、美圖等優質項目。而在更早的2005年,蔡文勝投資了58同城,這也成為他投資最早的知名上市公司。

  2005年4月,尚未完全褪去網絡江湖總站長身份的蔡文勝,在廈門舉辦“中國互聯網站長大會”,參會人中便包括了58同城創始人姚勁波。

  從既有的公開採訪來看,蔡文勝曾在多個場合,不吝對姚勁波的溢美之詞,稱他眼光準,幹勁足,有遠大的目標。出於對姚勁波個人的信賴與看好,當年,蔡文勝作為天使投資人入股,58同城正式成立。

  次年,58同城獲軟銀賽富500萬美元投資,接著DCM和華平投資也接連入場。2013年11月,58同城在紐交所掛牌,募集金額2.3億美元,發行價17美元。開盤當天,58同城便大漲41.88%至24.12美元,收盤首日市值達19億美元。

  蔡文勝列席58同城董事。敲鍾當日,蔡文勝與前述兩個投資機構的合夥人羊東(軟銀賽富)、林欣禾(DCM)在紐交所合影慶祝。蔡文勝站在中間,比出了一個象徵勝利的“剪刀手”。

  在58同城赴美上市的一個月前,與蔡文勝過往甚密的頁遊Forgame成功登陸港交所,市值一度突破10億元。

  2009年,Forgame創始人汪東風攜部下轉投蔡文勝,隊伍內部分流,兩人均以投資人身份扶持。這些隊伍中,一支成了Forgame主團隊,另一支撐起了美圖秀秀。這一期間,蔡文勝與汪東風保持著密切的關係。

  2013年一月底,也就是Forgame登陸港交所的半年前,Forgame方面曾主動澄清其與蔡文勝沒有資本層面的關係。儘管如此,業界也普遍將Forgame的資本市場登陸之舉視作蔡文勝的成功。

  帶老鄉“躍龍門”,三板賬面身家3.8億

  2012年,蔡文勝成立隆領投資,以投資機構的身份正式聚焦福建幫草根互聯網公司。事實上,自2010年前後開始,蔡文勝便開始以個人身份投資種子公司。如今,新三板7家公司隱現蔡文勝的身影,成為蔡文勝資本佈局的重要落子。

  這7家公司分別是飛博共創、享聯科技、易名科技、點擊網絡、美易在線、良晉電商和明致體育。其中,前5家公司都出自“福建幫”,主營業務涉及自媒體內容、域名、IT信息交流、P2P、電商平台建設以及化妝品互聯網直銷等領域,“門檻低”是顯著特徵。5位福建掌門人學曆均為大專、中專及中斷學業的狀態。

  7家公司中,掌門人學曆最高的是明致體育,掌門人王偉畢業於清華大學。

  蔡文勝通過旗下隆領投資(或由隆領投資100%占股的米林隆領投資)擁有明致體育2.51%的股份,為7家公司中持股比例最低的公司,對飛博共創與享聯科技的持股比例最高,分別為23.07%和25%。飛博共創與享聯科技均位於蔡文勝的福建基地――廈門火炬高新區軟件園,位於此處的還有風頭正盛的四三九九和美圖。

  飛博共創與享聯科技的老闆尹光旭與姚劍軍,一個大學退學創業,一個只有中專學曆,當然這並不影響他們成為80後富豪。以姚劍軍來說,2014年飛魚科技港股上市,CEO姚劍軍身家一躍近10億元人民幣。

  以2017年6月23日的收盤價來看,同為福建幫的美易在線最高,為38元,飛博共創以30元位居第二,享聯科技則是唯一收盤價為0元的公司。根據2016年的股票持有數目,隆領投資(以及隆領投資100%持股的米林隆領投資)在除了享聯科技以外的六家公司上的賬面身家為4.785億元。蔡文勝持有隆領投資80%股份,個人的賬面身家為3.828億元。

  在“暴風”與美圖中搖擺

  過去一年多,資本市場的妖風格外偏愛與蔡文勝關聯的企業,最直觀的便是暴風科技與美圖秀秀。

  2015年5月,躋身A股僅一個多月的暴風科技連拉34個漲停板,突破250元大關,達到了發行價的35倍有餘,此後,又曆經緊急停牌,其A股之路一直踉踉蹌蹌。

  暴風2016年業績持續走衰,儘管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53%,達16.5億元, 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則僅為3757萬元,較去年同期下跌31%。

  在暴風科技忐忑前行之時,隱藏在背後的蔡文勝也在做著是否“棄子”的最後取捨。發行上市之時,蔡文勝持股2.8%,約為335.68萬股股票。2016年一季度,蔡文勝解除限製738.5萬股股票。

  從2016的半年報來看,解除限製後,蔡文勝便減持了340.4萬股股票,持股比例下降到1.44%。至2016年底,暴風集團前十大股東中,已不見蔡文勝身影。

  蔡文勝的另一個尷尬是美圖。

  去年12月,美圖港股上市,被普遍看做騰訊之後最大的一次互聯網公司IPO。今年3月6日,正式納入港通標後,股價開始十連漲,股價翻了一番,市值一度突破984億港元。至3月20日,美圖下跌11%,全天振幅43.5%,市值跌回600多億元。

  蔡文勝的兒子Cai Rongjia通過Ultra Colour持有美圖7.1%股份,為不限售股份。3月20日,美圖開始大跌之後,市場猜測聲不斷。後港交所資料顯示,4月12日,Cai Rongjia在市場上以平均每股11.86港元,減持30萬股美圖。此後,他又於5月5日繼續減持,兩次減持合計套現9億元。

  今年3月,美圖發佈2016年業績,仍持續虧損5.4億元人民幣。蔡文勝也在業績說明會上表示6月持股解禁也不會減持。對於蔡文勝來說,兒子行為是實力“坑爹”,還是另有深意不得而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