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吃苦的氣力 江若琳
2017年06月26日16:30

香港樂壇近年其中一個失蹤人口,江若琳要算是其一。

忘記了吧?江若琳可是歌星出身。

因為與前公司的合約官司,三年前開始,江若琳一個女仔(大部分時間連助手都冇),走遍中國大江南北「跑數」,以應付每月最少十萬港元的律師費,而這個狀況,更相信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打官司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曾經嘗試搵辦法了結官司,亦有問過對方,到底想我賠幾多錢才OK,但回覆係天文數字,我根本冇可能畀得到。」

面對逆境,經歷過磨練,難怪江若琳眼眸餘光中,已經不如從前般輕鬆爛漫,多了一分認真、也添了一絲哀愁。

「其實我有心理準備,若果最後輸了官司要怎樣,初時喊過很多次,可惜我硬頸,不願認輸,亦算係令我知道世界殘酷。」

九月將滿三十歲,入行十年,普通女仔的願望可能是找到如意郎君結婚生仔,事業心較重的或會是升職加人工,江若琳的唯一願望,卻是:

「我唯一願望,就是想盡快解決官司。」

孤獨的人,東奔西走,能夠捱過這幾年,江若琳竟然說是要多謝許志安……首歌。

「一個女仔四圍去,其實又驚又寂寞,每次我都係聽〈一步一生〉,最重要的一句是『笑?吃苦的氣力,我有!』」

江若琳大聲、用力的說。

撰文☆梁文威 攝影☆Julio Miguel 設計☆美術組

十年如夢

江若琳十九歲正式入行,不經不覺今年是第十個年頭,亦是她在這刻選擇回港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

「返香港,是不想人生留有遺憾,因為我的一切都是在這裏開始的。」

「回想以前,我一直都沒有太多計較,十年來都把夢想當飯食,今年就希望在香港來一個小總結。我十年前出了一本寫真集,希望今年可以再出一本,到四十歲時,希望可以和仔女一齊又再出一本。」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回望過去,可有甚麼得??

「近三年自己一下子成熟了很多,出道初時有很多人照顧,出入又有很多助手,所有事都有人搞,離開公司後變成所有事都自己一手一腳處理,初時真的很亂,就連到底片酬應該是多少也不知,宣傳就更加不懂,到現在建立了自己團隊,這種經歷是一生難忘。」

不過,最讓江若琳感慨的,卻是這三年國內工作的經驗。

「三年時間,差不多每日都在不同城市工作,每朝在不同的酒店房間醒來,感覺好孤獨,其實好想返香港,但我知道自己一定要撐住,家人賣了樓來幫我打官司,十年都未畀過家用,反而要他們賣樓,實在係一個不孝女,所以一定要自己事自己解決,不想再連累家人。」

另一件要自豪的,就是可以自己一個人住酒店。

「其實我是有一點感應的,以前是絕對絕對不可以一個人一間酒店房的。現在知道人恐怖過鬼,所以甚麼尾房、殘破酒店我一概不怕。」

轉眼成空

江若琳在訪問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說話,是:

「今日擁有很多東西,但係一覺?醒就可以乜都冇晒!」

就如她說,現在接所有工作簽合約前,都會先請律師團隊過目才作實,絕對是:「見過鬼怕黑!」

三年多前開始的官司噩夢,至今仍然未完,程序原來要到今年年尾,才準備開始。

「官司程序遠遠未完成,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每天都在處理中,所以我仍然是每個月都要搵錢畀律師費,十萬一個月?其實唔止。」

江若琳感歎,人生無得計劃安排,亦無得計較,因為有很多事情,其實從來都不是人可以控制的。

「我只是一個普通女仔,只不過職業比較不同,是演員是歌手,表面上較亮麗,但還是會感到無助的,每次收到律司樓的賬單,我都會安慰自己,苦笑話之前套劇又白拍了!」

即將三十歲,願望就是官司可以真真正正解決。

「不過我曾經諗過,若果人生可以回頭,重新再做選擇,可能結果都是一樣,我最終還是會行到現在這一步。有些事,其實就算可以再揀,最後都係冇得揀的。」

硬頸,不願認輸,正是江若琳的真實寫照。

「讓我知道世界殘酷,就算最後輸,亦已經有心理準備,希望到時可以用錢解決吧!只能說我搵到幾多就畀幾多吧!」

江若琳也說,最慶幸是至今仍然有機會讓她去「跑數」。

「冇得跑,日日在屋企坐就仲慘!」

1 嚴格來說,江若琳二○○五年拍《十七歲的夏天》做女主角,已經算是以素人出道,計起來,入行不止十年。

2 江若琳剛出道時的相,確實與現在有點不同,難怪總是會讓人認為她「整過容」。雖然其實有整冇整,今時今日都已是無關痛癢了吧?

3 二○○八年江若琳推出第二張大碟的封面,十年之間轉變實在太多,可幸她的樣子,卻似乎未有「再」大變。

自有安排

信有上天安排,亦自言並沒有甚麼遺憾。

「我相信發生了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真的,記得有一次,本來接拍了一套劇,所有事都談妥,要在國內 拍一個月,期間不可能離開,但就在出發前的一日,突然收到通知,說有些原因不能搵我拍了,臨時取消了我的角色。其實他們有難處,我是明白的,但想不到這其實正是最好的安排。

「當時我的一位長輩身體不適,但又不是太嚴重,可是之後病情急轉直下,那一個月我剛好可以留在香港,好好陪家人渡過,實在非常感恩,若我去了拍劇,可能就會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這樣反而會是我人生的遺憾!」

失去工作機會,或許是塞翁失馬,但當機會再臨時,江若琳卻也不會輕易放棄。

「最辛苦一次,是在青島拍劇時,突然接到job要去美國登台,於是我即時請半日假,先飛返香港轉機去美國,落機就綵排預備,一唱完兩首歌,就即刻去機場,返香港再去青島,落機就開工拍攝,自己諗返都覺得勁到冇朋友。」

▲今年回流香港出歌,主打歌〈小燈塔〉更得到周慧敏支持聲演劇場版。

未來是誰伴我走

江若琳說,前男友曹雲金曾經向她求婚,但條件是:「婚後不再工作,做家庭主婦,我唔得,就當我是硬頸吧!」

最終無法繼續走下去,只能選擇放手。

訪問之時,她仍未自爆戀情。

只是當談到愛情時,珠璣處處、句句都有「啟示」,完全可以套在現任男友身上。

「揀男友條件,我都係想搵番香港人,始終大家容易溝通,亦容易互相了解,而且拍拖、結婚是生命中其中最重要的事,另一半一定要是我的好朋友,能夠一齊分享各種大大小小的事,也要能讓我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

事隔數天,江若琳就宣佈有新戀情,新男友是「生煎包王子」、前音樂組合Bliss成員蕭潤邦,當日的所有形容詞,彷彿就是在說這位「十年來一直保持聯絡的好朋友」。

江若琳說,愛情是要等待的,就如她的認愛宣言:

「對的,我找到了,一個懂我、愛我的人,在未來的日子裏,一如十年來的不離不棄,更多的是,我們會帶?多一個人的支持、多一個人的力量繼續努力,不論事業,還是愛情。」

愛情,相信才是江若琳突然回流香港的最重要原因吧!

1 那夜凌晨,江若琳在找到這位「愛我的人」後,於網上公開戀情放閃。

2 近年江若琳愛上潛水,男友蕭潤邦就曾表示,只要江若琳「理想是在娛樂圈幹一番事業,我就支持,如果她夢想要做潛水教練,我亦都支持,總之我支持她的每一個夢想!」女友聽到,當然?到爆!

3 時代不同,女歌手拍拖早就不用遮遮掩掩,男友蕭潤邦就不時做「柴可夫」,接送江若琳出入。

想睇江若琳講愛情,請即掃描QR Code,上東周網睇睇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