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神農架“野人之謎”:有人被擄走5天,無法核實
2017年06月16日10:56

  來源:封面新聞

  湖北神農架究竟有沒有“野人”?

  這個問題,在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會長王善才看來,“是可能有的”。為此,2017年6月14日,他專門為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推薦了兩位“目擊者”,其中一位淩晨4點遇到“野人”,另一位則“被野人擄走整整5天5夜,最後又被野人背回了村莊”!

  事情真相如何?

  講述1.“目擊”

  5名幹部稱偶遇“野人”,“長著驢臉全身紅毛”

  6月14日,天空飄著小雨,40年前“親眼見到野人”的陳連生如約與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在武漢市區一間茶樓見面。

  陳連生,原神農架林區黨辦主任,後來調任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駐湖北記者站副站長,今年72歲,目前是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連生描述“野人”的模樣
陳連生描述“野人”的模樣

  他介紹,上世紀七十年代,他擔任神農架林區政府黨辦主任。1976年5月14那天,他和時任神農架林區革委會副主任的任昕友、蘇家國,神農架林區財貿政治部主任佘權勤、農業局長周忠義以及司機蔡新誌一道,從十堰開會後,乘坐一輛吉普車返回神農架。

  淩晨4點左右,吉普車途徑房縣與神農架交界的小地名椿樹埡時,駕駛員蔡新誌突然大喊“快看,前面有個野羊子”。正在睡覺的他們被吵醒,仔細一看,路上有個全身長毛的傢伙正朝他們走來,“但根本不是野羊子,而是一個身高達到一米九、全身紅毛、直立行走的大傢伙”。

  蔡新誌立即停下車,用大燈晃著這個動物,佘權勤和周忠義跳下車,想向這個傢伙靠近,陳連生也從右門下車,撿了個石頭準備迂迴包抄,將此動物抓住。

  此物見狀,先是伸手抓路邊坡坎上的荊棘,準備爬上去,但連爬兩次失敗後,迅速轉身跨過路邊小溝,向灌木叢逃了。

  “我們對峙的過程有20多秒,這個傢伙的耳朵豎著,超過了頭頂,臉像驢的臉,眼睛像人眼睛,雙手比較短小,手臂上的毛比較長,但下身很長,很粗壯,像我們老家黃牛的後腿,屁股上沒毛。”

  陳連生說,可以肯定的是,此動物沒有尾巴,還挺著肚子,像是懷了孕。

  一天后,神農架林區革委會副主任的任昕友簽字,由陳連生擬了1000餘字的報告,以“神農架發現野人”為由,向中科院發去電報。中科院隨即派出專家組趕赴神農架考察。

  “神農架能否找到野人,對我們個人來說,沒有任何利益糾葛;再說,我們5個人當時都是幹部,兩個是林區革委會領導,兩個局長,我也是黨辦主任,我們幹嘛要撒謊?”面對記者有無證據的提問,陳連生如此回答,並解釋當時手裡沒有攝影攝像器材,無法取證。

  講述2.“親曆”

  被“野人”擄走5天5夜,因生病又被送回

  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會長王善才向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推薦的另一位“親曆者”,名叫鄧執中。

講述自己被“野人擄走5天5野”的鄧執中
講述自己被“野人擄走5天5野”的鄧執中

  記者按照他提供的兩個電話號碼撥打過去求證,其中一個無法接通,另一個打通後說“打錯了”。

  不過,2004年和2010年,鄧執中分別接受了《十堰晚報》和《安徽商報》的採訪,講述了他的經曆。

  他說,1941年武漢淪陷,他們一家逃難到鄂西北竹溪縣,他姐姐在竹溪縣附近的房縣讀書。1942年8月的一天,8歲的他和7歲的小妹去房縣,遇見一個“渾身長毛、塌鼻子、小眼睛、大嘴巴、長髮飄飄的巨人站到了他們面前”,他們被嚇昏過去。

  醒來時,發現自己和小妹躺在一個很大的洞口。過了不久,一個“胖野人”提來一隻野山羊,三下五去二扒了皮毛,把血淋淋的山羊撕成兩半,又分成四半給另三個“野人”,在火上邊烤邊吃。“胖野人”遞了一塊肉給他,還遞了一條羊腿給小妹。

  另一個洞室,躺著一個看上去像生了病的“小野人”,“小野人”右腿有濃腫傷口,皮肉外翻,還有蒼蠅爬。儘管當時他只有8歲,但他知道農村的土方,於是在洞口周邊尋了艾草,用泉水洗盡後再用嘴巴嚼成一個草餅。又用泉水清洗“小野人”腐爛的傷口,將草餅貼上,拿細滕綁了幾圈。過了一會兒,“小野人”沒再呻吟。他的舉動,讓“野人很是高興,對他又撫又摸”。

  之後的幾天,“野人”帶著兄妹倆打獵,但就是不讓他們逃跑。有一天早晨,一個“野人”還將兩兄妹背到一個叫“代家山”的地方,兄妹倆看看見“野人”在一塊大石頭上對著日出膜拜,“野人”們手牽手繞圓圈,鞠躬抬腳舉手膜拜多次。

  雖然被“野人”照顧得挺好,但因為吃不了生食物,兄妹倆患上了痢疾。見狀,兩個“野人”乘晨曦背著兄妹倆下山,跑了整整一個上午才停下,並將他們送到了一個村莊後迅速離開。村里的獵戶第二天將他們送到了房縣縣城。

  鄧執中說,後來,他們全家又從竹溪縣遷到了武漢,再後來他參加了部隊幹校,學習了電報通信,並在部隊任電報員。1955年,轉業到武漢某航運局,1999年,退休後定居上海,“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再回神農架,找找被‘野人’抓去住過的山洞”。

  圖片記錄神農架“野人”40年

  時至今日,神農架“野人”是否存在,依舊是一個備受質疑的話題。在科學界,有不少專家認為,神農架“野人”僅僅是個傳說,而另一部分人則堅持認為至少有的可能性達到80%――這其中,以湖北省民政廳批準成立的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現任會長王善才為代表。圖為1974年,殷洪發自述用柴刀砍了野人。從此拉開全國專家野人考察序幕。

  除王善才外,還有諸多專家及誌願者,常駐神農架對“野人”進行考察,不過至今並未有結果。他們手裡能拿出來的東西,僅有“疑似野人的毛髮”、“疑似野人的腳印”、“疑似野人的糞便”以及“疑似野人的睡窩”,並沒有一具活體或屍體或化石。圖為1981年夏,考古學家、現任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會長的王善才在神農架考察。

  神農架“野人”的“發現和走紅”,源於1974年的房縣,一位名為殷洪發的生產隊副隊長自稱上山砍籐條時,被“野人”抓了肩膀,出於自衛,他下意識地砍了“野人”一刀。殷洪發將此事報告了神農架林區政府領導,他的故事迅速被傳至武漢、北京。於是,來自上述等地的專家進入神農架。圖為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大會合影。

  而在更早之前,《山海經》和屈原筆下的《山鬼》曾提到“毛人”,李時珍《本草綱目》和清朝的《房縣縣誌》,也有“毛人”記載。西漢時代的《淮南子》如此描述:“梟陽,山精也,人形長大,面黑色,身有毛,若反踵,見人笑,亦笑”。圖為考察人員拍攝的“野人”睡窩。

  2017年6月13日,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會長王善才向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提供了神農架“野人”考察40年來的部分圖片。圖為考察誌願者張金星展示他灌製的野人腳印,他常年駐紮在神農架。

圖為神農架“野人”考察人員劉民壯教授在農民家中收集到的帶頭皮的“野人”。
圖為神農架“野人”考察人員劉民壯教授在農民家中收集到的帶頭皮的“野人”。
圖為神農架大山。
圖為神農架大山。
圖為神農架發現的白熊。
圖為神農架發現的白熊。
圖為神農架發現的的白狐狸。
圖為神農架發現的的白狐狸。
圖為神農架槍刀山上發現的“野人腳印(右)與現代成年男子腳印模型比較。(圖片均由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會長王善才提供)
圖為神農架槍刀山上發現的“野人腳印(右)與現代成年男子腳印模型比較。(圖片均由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會長王善才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