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上環百年行業興衰
2017年06月14日03:00
《香港華洋行業百年──飲食與娛樂篇》

【星島日報報道】本書以圖文介紹香港百多年來二十多個行業,全書二百多張圖片。據悉,坊間同類的香港掌故圖書,未曾有此規模介紹本地各行各業。

作者鄭寶鴻,不必多介紹,大家搭港鐵,抬高個頭,都會見到好多個站有這位香港歷史專家兼相片收藏家的精采私人珍藏,今次翻開本書就成個舊西環走入眼簾,第一幅相片構圖相當震撼,見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德輔道中,所謂鹹魚欄一帶,盡是華南特有大騎樓的三層式建築群,真的就欠一個葉問宗師未出場!不過,已經好有代表性。再來一張皇后大道中的百年前舊相,又是大騎樓建築,不過,作者在圖片說明寫上,相中的永利海味店,側邊正是著名「二奶巷」。

不講不知,原來鹹魚欄這門生意,百多年前以內地的陳村為基地,不過香港開埠之後,由於交通更便利,對於鹹魚生產者──漁民而言,做生意最緊要快、靚、正,香港就是憑天時與地利,把陳村的鹹魚搶過來。不要小看這門生意,百年前可稱得上是產業,鹹魚商確實財雄勢大。作者記述,1884年,港九市民對長洲太平清醮之捐款,是由鹹魚商怡昌隆代收,換言之,成個香港的善男信女都信得你過,真的不簡單,也反映「做鹹魚」不是代表你「冇夢想」,問題是你生於哪個時世?

鹹魚、海味、臘味、榨菜、涼果、木耳、菜乾等等,今日香港人視之為「林沈野」,百年前就是好有市場的商品。香港乃理想良港,近者去東南亞,遠者去到南美、舊金山,你話十九世紀香港是「林沈野」之都也未常不可,但最緊要有錢搵,上環、西環一帶就是「林沈野」商人雲集之地,當年可謂富貴逼人,否則又怎會有一條專門幫人搵小三之聚腳地「二奶巷」呢?

由上環行落去西環,就更加精采,大量歷史相片交代「塘西風月」,如果這一帶不是消費力超強勁,又怎會有人花萬幾銀(七、八十年前)去捧一位西環紅牌阿姑場,還是止於陪坐談笑而已?換上是今時今日,即是用一、兩層半山千方呎豪宅,去同自己開玩笑!你說塘西老襯多,不如說鹹魚、海味好好賺,老闆們用銀紙煲糖還可以。今時今日的塘西變成堅尼地城港鐵站,你看完本書的塘西舊相集之後,行出電車總站海皮,回頭一看,仍依稀可以辨認出塘西之風月痕迹(不過,你要加幾分想像力方可)。

中環的歷史相片中,比較集中上世紀五十年代那段日子,先施公司那一帶的德輔道中,那些年有表行、藥房和辦館,這里跟九龍的彌敦道,又是有不盡相同之處,中環的街道不長,但勝在曲折有序,中間還有來回的「叮叮」,形成一幅極有東方韻味的圖畫,這種氣質,對面海無法與此相爭。

我認識有位前輩,上世紀六十年代是「潮人」,在中環貿易行上班,他是業餘「拍友」,看過他一輯影返工、放工,天星碼頭萬頭鑽動的相片,當中竟被我找出有好似張曼玉穿港式旗袍的「中環麗人」(不是叫OL),還是彩色的啊!真心希望這一班曾經用心記錄香港風貌的朋友,可以貢獻出更多私人珍藏,好讓我們當了爺爺之後,可以圖文並茂告訴新一代,香港原先並非是一個石屎森林,不過,為了發展,香港才變了天地。

好記得阿爺有一次帶我行中環,讓我嘗到中環冰室的滋味。多少年,我行過中環舊地,依然回憶起這一幕!阿爺不是老香港,也是從內地移居過來的新香港人,他人生第一枝墨水筆是在中環買的,他還告訴我,差一點去了中環幫他的同鄉做「包伙食」,當我一邊看着這本書,昔日的回憶好似愈來愈清楚,雖然,我第一次去中環不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但感覺上,那批相片似乎讓我看見阿爺當年來港之後,在港九大小街道為工作徬徨的背景。那幾百張香港歷史相片,似有一種神奇的溝通力量,教我徹夜不眠的想起阿爺,想起自己童年往事,有開心的,有不盡如意的,雖然日子過去了,可是打開本書,一切恍如昨天。

我不知道阿爺說的那枝墨水筆,現在由誰來保存,如果這枝筆寫不動了,我行過中環,記得德輔道中,還有三兩買墨水筆的,看看可否修理?收起書本,有點累了,要好好睡一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