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專欄丨“懸浮議會” 對英國商業環境的影響
2017年06月14日08:13

21世紀經濟報導

文/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梅新育

事與願違的英國大選造就了一個沒有過半多數黨的“懸浮議會”,給這個正面臨脫歐和恐怖主義浪潮考驗的西歐大國的經濟環境投下了不確定性陰影。從更長時間跨度上考察,在文化背景迥然不同移民及其後裔人口占比顯著上升的趨勢下,倘若後續處理不好,英國有可能走上“懸浮議會”成為常態的路徑。

在西式代議製民主政體下,“懸浮議會”如何妨礙一國經濟社會發展,如何妨礙其推行必要的重大改革,印度的例子可以提供一個典型的視角。

印度獨立後最初30年,國大黨一統天下,中央擁有足夠權威駕馭地方政府。在第二次和第三次大選之間的1959年,人民院500個議席中國大黨獨占74%,其它黨派中占有席位最多的是印度共產黨31席,從國大黨分裂出來的人民社會黨(Praja Socialist Party)19席,其它政黨均不足10席。因人民院章程規定,至少要有50個議席才能取得政黨地位,當時印度議會中並沒有反對黨。但從1980年代以來,一批以邦為基礎的地方性政黨崛起於印度政壇;1990年代中期以來,這類獨立地方政黨越發坐大,與國大黨和1980年代崛起的印度人民黨鼎足而立。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在11個人口4000萬以上的“政治大邦”中,國大黨和人民黨執政的分別只有3個,另外5個則長期把持在地方政黨手裡;相應地,2014年之前的二十多年里,印度曆次大選結果都是無一政黨過半數的“懸浮議會”,特別是2004年大選,國大黨得票率從1999年上次大選的28%下降到26%,人民黨得票率從上次大選的24%下降到22%,兩大黨得票率之和首次跌破半數,小黨得票率之和首次突破50%,成為其黨派政治分散化的重大轉折點。

在日常事務中,“懸浮議會”下的一些地方政黨更關心自身利益。2012年7月末,印度接連兩天大斷電,影響6.7億人口,創造世界紀錄,起因是北方邦等數邦連續幾個月用電超過定額,終於令印度電網不堪重負而大面積跳閘,而北方邦執政黨社會黨便是該邦地方政黨,在2012年3月的選舉中獲勝而上台。

對於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所必需的相關改革,“懸浮議會”下的地方政黨通常也是反對派。2011年末印度政府之所以在對外資零售企業開放市場問題上表態不明,主要原因便是把持西孟加拉邦政府的草根國大黨等地方政黨反對。至於數十年來,印度的土地法、勞動法和地方稅製(導致印度對邦際貿易課稅而不存在全國統一市場),印度國內外學術界、輿論界、國際組織對改革的必要性和基本路徑早已大體形成共識,但在這樣的“懸浮議會”下相關改革進程緩慢。

本來,與歐陸國家相比,英國體製的自由化程度和彈性要高得多,在以“歐洲堡壘”著稱的歐盟曆史上,英國長期扮演自由貿易旗手角色,許多英國企業主、特別是中小企業主之所以在去年投票選擇脫歐,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嫌棄官僚主義給他們增添了許多不必要的成本和繁文縟節。正因為如此,在許多市場參與者看來,脫歐對英國經濟社會長期發展是利好而不是利空。然而,在這場競選中,競選雙方提出的不少政見主張非但沒有弘揚英國相對於歐陸的這一優勢,反而,大選結果顯著提升了一些低效率禁錮性政策付諸實施的概率,因此,有人擔心這會對英國商業環境和經濟增長前景造成不良影響。(編輯 祝乃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