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閱文都在炒IP 那麼現在IP究竟怎樣了
2017年06月08日17:14

  “IP”的爆火,帶來的一系列反應是,無論你身處泛娛樂潮頭的哪一個節點,自始至終,這二字都終歸無法避開。

  首先解釋一下 IP 這個詞究竟是什麼意思。IP 是英語知識產權的縮寫,“米老鼠”就是一個 IP,而米老鼠玩偶、米老鼠動畫、米老鼠遊戲、迪士尼樂園都是“米老鼠”這個 IP 不同的表現形式。

  人人都想做孵育出米老鼠的迪士尼,成為全產業鏈的整合者,或者,參與其中成為某個爆款的相關運營方。

  不管遊戲、動畫還是電影,人們還是習慣用IP來秀肌肉

  最近一個大談IP的,是剛剛宣佈進入遊戲領域的萬達,在4月6日的一場發佈會上,這家立誌成為迪士尼的公司表示,將依靠其獨有的宣發渠道,打破遊戲界騰訊、網易“楚漢之爭”的僵局。而他們依靠的“武器”,就是多達10餘款的超級IP手遊。

  《河神》、《玄門大師》、《龍族》、《豪門足球風雲》、《莽荒紀》、《秦時明月》……等一個個熟悉或陌生名字背後,是自帶流量聚集效應的“虹吸水泵”。就是這些名字,結合自身已經輕車熟路的院線宣發系統後,萬達想要做到的位置是――行業第三。

  在IP上比萬達更有發言權的則是閱文集團。這家手握諸多文學作品的公司,擁有同行們望塵莫及的IP儲備量,這讓他們在變現上迴旋餘地更大,甚至不用擔心入場早晚:從2015年的《擇天記》開始,閱文已經推出了近10部文學IP改編動畫,其中《鬥破蒼穹》無論是熱度還是製作都達到了新的高度。

  而4月7日開播的《全職高手》動畫版,是閱文和他的隊友們在網文IP改編的最新組局,曆經三年多的開發後,這部曾經還只是“起點上很火的一部小說”,被悄悄推到了“國漫超級IP”的前台。

  而在去年熱潮鼎沸的時候,好IP仍然證明了它的價值,有的想從桌遊擴展到動畫、影視,如《三國殺》、《太乙仙魔錄》,有的則用遊戲逆襲電影,如《陰陽師》、《Angry Birds》。二、三次元的破壁者如此之多,努力攻襲著各自的受眾。

  當然並非事事如此,我們更加熟悉的故事,恐怕是2016年在影院里看到的電影了:“小鮮肉+大IP”,這樣的模式按照以往經驗,很容易趟出一條成功的路。不過,在過去的一年里,很多大IP遭遇市場寒流,豪購版權、快速製作、押寶票房的做法結果多是折戟甚至慘敗。

  現狀

  只依靠IP作為噱頭,而不去講好一個故事,已經在損害中國電影的創造力。甚至荷李活電影也不能例外,《魔獸》首日票房高達 2.5 億,首週收穫 10 億票房,但最終票房卻不到 15 億,僅僅依靠 IP 的影響力,哪怕影響力強如《魔獸》,也很難獲得長期收益。已經有人開始反思”唯IP論”盛行帶來的後果了。有人評論,對電影人而言,除了生產好內容,他們別無選擇。

  手遊上,最火爆的《王者榮耀》和《陰陽師》不是IP產品,這給了從業者不小信心,甚至有勇氣說出不靠IP的口號,專心在遊戲質量和其他層面上進行打磨,如IGG的《王國紀元》,以及米哈遊把自己送上IPO的《崩壞》系列。這在經典端遊改編手遊遍地,情懷和冷飯充斥的時候,顯得尤其特別。

  具體到動漫產業,2012年的《十萬個冷笑話》讓人們對國漫IP的多元開發和推廣帶來期待。但早期市場的魚龍混雜讓盤子鋪開後,在效果上卻難言滿意。

  但不能否定一個好IP帶來的價值,尤其是參與者在IP上有一張不錯的入場券。一味模仿日系動畫,題材過於小眾,都讓許多國漫在故事發展階段就陷入死局。一個獨特且粉絲基礎雄厚,善於把握粉絲需求的IP產品,就尤其難得了。

  比如仙俠玄幻,這是中國特有的創作題材,在網文中幾乎是一種氾濫的品類,在此前動漫中幾乎處於“失語”狀態,而《太乙仙魔錄》改變了這一點,從桌遊動畫化而來的《太乙仙魔錄》顯然不想只做死忠粉絲的生意,而承擔了為IP找到更多觀眾的任務。事實上,新鮮的題材和精良的動畫製作讓其在進入大眾市場之初就積累了不小勢能。

  更重要的是IP生態的打造了,在日本這樣以市場導向的動漫產業中,類似《海賊王》這樣的成功IP,在成熟產業鏈模式和相關產業資源的配合下,創造了屬於自己概念的生態圈,開發出多種變現方式,又反補了新的動漫內容成長,形成了原始動漫IP的生命力。

  一個例子是,《太乙仙魔錄》版權方糖心傳媒簽下了知名IP《流氓兔》,他們的計劃是,用三年的時間推出不少於650分鍾的動畫和三部動畫大電影,並逐步在影視、遊戲、展會和主題餐廳上塑造品牌。通過《流氓兔》,舞之動畫也想打造一個不亞於《熊出沒》的成功IP。

  長線、多元化運作IP已經成為共識,這些玩家已經在這樣做了。影遊聯動、動遊聯動在幾乎所有的IP產品中都已經成為標配,包括《全職高手》《太乙仙魔錄》等,《太乙仙魔錄之靈飛紀》第二季動畫已經在4月25號上線,而同名IP也已經完成RPG卡牌類手遊授權。

  歸根結底,技術、內容與IP相互之間不可或缺

  無論電影還是遊戲,亦或是動漫,我們必須認識到的一點是,IP熱下,實質是資本催化帶來的扭曲和早熟。泛娛樂產品變現壓力巨大,這讓一些創作者僅有的優勢――IP,成為了救命稻草。但盲目期後,更需要關注的,是內容生產、是差異化、是技術實力,儘管短期上很難收到效果,但他們是未來的重要基礎。

  小說、影視、動漫、遊戲均屬於泛娛樂內容的範疇,許多公司都試圖將它們彼此打通,使之連接得更為緊密。但不管是“影遊互動”還是“漫遊互動”,短時間內能不能走通還不好說。但內容和它背後支撐的技術,卻是最需要積累打磨的。

  讓人印象深刻的例子並不少,電影行業已經踏入了重工業製作的門檻,《爵跡》已經用了全 CG 技術拍攝,《長城》則與荷李活深度合作,請來了維塔數碼和工業光魔。可惜的是,這兩部電影都不盡如人意。

  當然我們不乏特效和故事結合下的驚豔典型,包攬了金球獎、奧斯卡的《瘋狂動物城》在優秀技術下和故事下讓其收穫了大量觀眾,這讓我們對國產三維動畫同樣抱有期待,一些國內的優秀團隊,如舞之動畫,已經拿出了自己的成果,代工出身的他們,在動畫技術運用上,同樣有自己獨到的心得。

  現在已經看到一些好的跡象了。不管是否出於真心,喊出精品化口號的企業越來越多。這讓IP加持下的作品看起來更有了一些說服力。這點在經曆去泡沫化和潰敗的電影人身上可能更刻骨銘心;騰訊和網易更是給遊戲業的同仁們豎起了高高的標杆;而在國漫上,我們有了《全職高手》、有了《太乙仙魔錄》、也已經有了《畫江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