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協、體育總局:孔令輝停職回國接受調查
2017年05月31日02:41

   5月29日,港媒曝新加坡一賭場將國乒女隊主教練孔令輝告上香港高等法院,追債逾45萬新加坡元。5月30日中國乒乓球協會和國家體育總局都對孔令輝在新加坡賭場欠款被告上香港高等法院一事做出了回應,中國乒乓球協會決定暫停孔令輝中國女乒主教練工作,深刻反省,立即回國接受進一步調查和處理。國家體育總局發言人也表示將對此事嚴肅查處。

  乒協:暫停孔令輝教練工作

   據華商報記者瞭解到,前晚孔令輝涉賭債消息傳出後,乒協就關注到此事,並很快聯繫到孔令輝本人核實情況。昨日一早,中國乒協通過其官方網站發佈了對孔令輝的初步處理意見。公告中稱,中國乒乓球協會發佈消息稱,從媒體獲悉孔令輝涉訟有關情況後,立即找孔令輝瞭解情況,“依據其本人對媒體相關報導回應所陳述事實,認為相關行為已經嚴重違反國家公職人員管理相關規定和紀律要求。中國乒乓球協會決定暫停孔令輝中國女乒主教練工作,深刻反省,立即回國接受進一步調查,按有關規定嚴肅處理。”

   乒協公告同時還表示,中國乒乓球協會堅決反對運動員、教練員及工作人員有任何違背社會道德規範的行為,並將以此事為深刻警示和教訓,加強對運動員、教練員教育管理,培養、樹立運動隊良好思想作風和道德形象。

  體育總局:依紀依規嚴肅處理

   國家體育總局新聞發言人30日表示,就媒體報導孔令輝涉訟一事,國家體育總局對此高度重視:“一方面對此事造成的不良社會影響表示深深的歉意;另一方面將在中國乒乓球協會已做出初步決定基礎上進一步查明情況,依紀依規做出嚴肅處理。”該新聞發言人說,孔令輝作為黨員幹部國家公職人員,必須嚴格遵守黨紀國法,著名運動員、教練員更應注重自身社會形象和社會影響,帶頭遵紀守法。他表示,國家體育總局堅決反對並將嚴肅查處各種違背職業道德和違法違紀行為,採取零容忍態度,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國家體育總局要求包括運動員、教練員在內的所有體育工作者引以為戒,嚴格自律,培養健康的生活情趣,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大力弘揚中華體育精神和奧林匹克精神,絕不容忍任何違法違紀失德行為!

  影響:世乒賽未損兵先折將

   事件爆發後,身在德國杜塞爾多夫的孔令輝當天下午現身世乒賽現場,觀賽女單資格賽,並與領隊黃飆交流木子的情況,直到比賽結束才離開現場。

   乒協暫停孔令輝教練工作,立即回國接受調查。一時間不少人擔心正在德國參加世乒賽的女乒怎麼辦?中國隊備戰世乒賽,作為球隊女隊主教練,孔令輝的責任重大。在前不久的亞錦賽上,日本選手平野美宇以淩厲的攻勢連過丁寧、朱雨玲、陳夢三關,奪得女單冠軍,這讓中國女乒倍感壓力。此番出征世乒賽,中國女乒派出了丁寧、劉詩雯、朱雨玲、陳夢、木子五員大將,就是要在正面戰場上重新收複失地。但作為主教練的孔令輝卻在賽前提前“出局”,賽場內外,中國女乒都會承受不小的壓力。

   不少網友替中國女乒擔憂,“教練出事女乒怎麼辦?”隨後也有網友表示:“沒關係還有劉國梁”。於此同時,觀看微博的試試熱搜榜,劉國梁幾乎一直排在前十。 華商報記者 路潔

  >賭債疑雲

  孔令輝參與賭博了嗎?

   孔令輝本人於媒體報導當天,也就是5月29日22:26在微博上對此事發表聲明。表示並非是自己在賭場賭博,是親朋好友一起去新加坡,在酒店樓下的賭場娛樂,自己只是在旁邊觀看,但是幫親友取籌碼留下個人信息,導致自己被捲入訴訟。

   回過頭看整件事情發展,原告訴狀有一細節極其耐人尋味:被告孔令輝報稱地址為北京中國乒乓球協會。這也是港方迅速鎖定傳喚孔令輝的原因之一。參賭竟留下乓協地址,要麼是太囂張,要麼就真不知情。以此來看孔令輝所言,確實是有可能是在不知情情況下欠下巨額賭債。

   媒體報導孔令輝向賭場借貸100萬新加坡元,其中10萬用於辦理“頂級會員”。現在還剩下45.4萬新加坡元沒有還,即224.8萬元人民幣。孔令輝付不起這些錢麼?應該不至於。在1999年,孔令輝就簽約安踏,以80萬身價成為品牌代言人。那時安踏的年利潤不過400萬元,孔令輝一個人就占了1/5。2002年,他成為保時捷公司的形象代言人,以優惠價購得一輛跑車,大約價值人民幣110萬元。

   新加坡賭場與孔令輝各執一詞。關於孔令輝有沒有賭博欠債,還是有些疑問的。

   1.籌碼是他領的,但是他沒有參與賭博。那麼賭場看現場監控錄像就好了。

   2.留下了個人信息,是否就是原告起訴中提到的辦理“頂級會員”?孔令輝既然不玩兒,為什麼要辦理頂級會員?僅供親友娛樂?

   3.孔令輝提到親朋好友,這些人是誰?如果如他所說,簡直是坑親戚呀,欠債兩年把孔令輝瞞得死死的?

   4. 賭場追債,這次目標鎖定孔令輝,那麼在這兩年期間,賭場催債一直聯繫的都是誰?

   目前,這些事實還都不清楚,孔令輝被訴欠賭債這件事,相信還會有進展。

  金沙娛樂城什麼來頭?

   報導提及的原告方,新加坡濱海灣金沙娛樂城,是位於新加坡南岸的綜合渡假村,由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所開發,它被譽為世界上最貴的獨立賭場建築物,包括土地成本在內價值約60億美元,是當地的地標之一。小貝夫婦、湯告魯斯、田亮、章子怡、王力宏……都曾在這裏住過。

   金沙董事長謝爾登・阿德爾森,在2006年被《福布斯》雜誌評為當年美國富豪榜第三名,排在他前面的是比爾・蓋茨和股神巴菲特。位於澳門的威尼斯人渡假村酒店也是金沙集團旗下產品之一。2013年,澳門威尼斯人國際群星籃球對抗賽就在酒店內舉行。對陣雙方為上海大鯊魚籃球隊與加里・佩頓為首的金光群星隊。大鯊魚老闆姚明也出席了活動。2013年12月,大衛碧咸簽約成為該集團亞洲代言人,為其在澳門與新加坡的業務開展宣傳活動。今年年初,金沙集團宣佈新加坡賭場只是熱身,日本賭場投資可高達100億美元。

  為什麼在香港起訴?

   一個中國遊客發生在新加坡的案子,為什麼要向香港最高法院起訴呢?華商報記者昨日採訪陝西九州同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崔芊瞭解到,在賭博合法的國家或地區,賭場借款也屬於合同之債,如果以此理解,有可能是原告公司和香港有某種關係,比如註冊地在香港;或者被告孔令輝與香港有某種關聯,比如他的身份、或者銀行賬戶在香港用於借款的轉移,這些因素都有可能作為在香港打官司的依據。同時,追討賭債在中國內地屬於非法行為。而香港法院與內地法院互相承認判決書,在香港起訴便於在內地執行。

   海外的賭場在香港的法院告內地賭客,這樣的例子不止一個。2012年1月,永利澳門賭場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訴註冊西醫陳旭光,追討其欠下的400萬元。與孔令輝類似,陳是賭場的客人,2010年向賭場貸款500萬元。2013年,永利澳門賭場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訴內地首富李軍,追討後者所欠的1400萬港元賭債。李軍是北京亞之傑集團董事長,該集團主要經營汽車及房地產等業務。而關於這兩件事的後續,都沒有找到相應的報導。

   此外還有一種很江湖的說法,一位知乎網友留言:“香港和新加坡賭場面對明星一貫就是這樣。先放料,但不提供關鍵證據,利用社會輿論逼著明星還錢。如果還了就說有人冒名借貸,息事寧人。如果不還,那就放賭場內賭博的圖片或視頻,證明明星確實在這玩過。如果還不還,就要放關鍵證據,徹底搞臭明星。到了這一步,基本就是魚死網破了。” 華商報記者 路潔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