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U23球員出場限制天價外援 足協新政坑了誰?
2017年05月25日22:26
關於限制高價收購的通知,一石激起千層浪。
關於限制高價收購的通知,一石激起千層浪。

  來源:盛意 體育大生意

  5月24日晚,中國足協通過官方網站發佈了關於調整中超、中甲聯賽U23球員出場政策的通知以及關於限制高價收購的通知,一石激起千層浪。

  通知中寫道,「從2018賽季起,中超、中甲聯賽球會在參加中超、中甲聯賽、中國足協盃賽的過程中,各球會整場比賽累計上場比賽的U23國內(港澳台除外)球員,必須與整場比賽累計上場比賽的外籍球員人數相同。」

  同時,中國足協還對外援引進的價格進行了限制,在《關於限制高價收購的通知》中明確寫出:「自2017年夏季註冊轉會期起,對處於虧損狀態的球會徵收收購調節費用。對於有關球會通過轉會引入球員的資金支出,將收取與收購支出等額的費用,該項費用全額納入中國足球發展基金會,用於青少年球員的培養、社會足球普及和足球公益活動。」

  重磅新政引名嘴網民齊熱議

  這兩個重磅消息瞬間在網絡中引起熱議。專業人士們紛紛在微博及朋友圈中各抒己見,吃瓜群眾們也把精力紛紛放到了為各傢俱樂部出謀劃策上。

  作為目前國內人氣最高的足球評論員之一,賀煒就在他的微博中調侃地寫道:「全華班?如果零外援,你也不準上U23 ! 因為必須要「人數相同」 ! 我猜政策應該是想表達「U23累計上場人數不得低於外援人數」,但我語文老師健康長壽,你們也不許告訴他們~ 」

  作為賀煒的好友,同樣也是知名足球評論員的黃健翔自然站在了賀煒的這邊,他轉發並評論了賀煒的微博,並寫道:「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中國足球做不到。」

  另一名央視重量級名嘴白岩鬆則在騰訊體育發表了題目為《足協高級黑 中國足球未來或一地雞毛》的文章,他在文中不僅質疑中國足協的官網或機構本身已被黑客攻陷,還提出了本次新政執行後可能帶來的六大後果。

  政策無論怎樣出台,受此影響最深的其實還是場上踢球的球員們,對此,蘇寧後備門將薑灝同樣在微博表達了他的憂慮:「現在的U23隊員不論能力如何上來年薪就過百萬,上來就可以踢比賽,甚至都可以不用訓練了,等到聯賽報名一截止就可以就可以集體跟球會要錢了,不給到滿意就罷訓罷賽了!23歲以上的邊緣球員是不是明年開始就可以退役了,回家該開出租車開出租,該當保安當保安了!我就想知道現在的足球還是我從小視為自己一生夢想的足球了嗎!」

  雖然不少球員對新政策叫苦不停,但仍然也有球會站在足協一邊,山東魯能就是其中代表。

  另外,由於本次通知中沒有出台具體細則,對於很多情況並沒有準確說明,比如究竟是球隊只要保證上場的U23球員與外援人數相同就可以,還是對每球員的上場時間也有其他規定,目前一概不知。這也忙壞了一眾為中國足球操碎了心的網民們。

  他們指點江山,對《關於限制高價收購的通知》也發表了自己的高見。

  新政與《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一脈相承

  事實上,無論目前人們對這兩個重磅通知理解幾何,中國足協此舉的出發點無非是為了限制職業聯賽高價收購、促進年輕球員的挖掘與培養,這是中國足球長期發展戰略規劃的一部分,早在2015年頒布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就已經明確提出。

  2015年頒布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第十二條指出:「推動球會形成合理的人才結構。製定球會人才引進和薪酬管理規範,探索實行球隊和球員薪金總額管理,有效防止球員身價虛高、無序競爭等問題。研究引進高水平外援名額限制等相關政策及決策機製,處理好外援引進與本土球員培養的關係。加強球會勞動合約管理,嚴厲查處‘陰陽合約’等違法行為,及時糾正欠薪行為。調整球會運動員轉會手續費政策,減輕球會負擔。」

  今年1月16日,中國足協對中超中甲聯賽關於外籍運動員和U23國內運動員出台了相關規定。主要包括:在2017賽季中超聯賽中,上場的外籍運動員(含亞足聯會員協會所屬運動員)為累計三人次。外籍運動員(含亞足聯會員協會所屬運動員)註冊、報名的規則、數量不變;在2017賽季中超、中甲聯賽中,上場運動員名單中應列入至少二名U23國內運動員(1994年1月1日後出生),其中一名U23國內運動員應為正選運動員。

  當時還提出中國足協針對中超、中甲聯賽近期出現的球會非理性投資、高額支付國內、國際球員轉會費和球員薪酬等情況,將出台一系列的措施和舉措,規範球會的運營和管理。中國足協將通過對球會青訓、基地等方面提出明確要求,打擊陰陽合約、簽字費等違規違法行為,在球會屬地化的基礎上,完成球會股份多元化、名稱中性化,規範球會財務制度、進行第三方審計,製定球會財務標準等多項有效配套工作,促進球會實現獨立自主的健康運營,提升自身管理運營能力,以保證職業聯賽長期穩定發展,為中國足球做出積極的貢獻。

  在隨後舉行的全國足代會上,足協又推出改善職業聯賽發展環境、規範聯賽秩序的「18條」治理方案。除外援及U23球員上場規定外,還在其他方面做了嚴格要求。比如,未來各職業球會必須實實在在投入青少年足球工作,投入比例須佔球會投入總額的相當一部分,具體比例建議不少於15%。

  行政命令干涉市場足球早有先例 中國足球需以史為鑒

  不過,在中超這個剛剛被各路資本激活的市場上用行政命令予以強加干涉,真的就能救中國足球於水火之中,讓年輕球員迅速成長起來嗎?也許我們可以以史為鑒,看看那些被行政命令干涉過的足球聯賽,發生了哪些故事。

  隨時光回溯幾十年之前,彼時的香港足球由於受英國人影響起步較早,對外援名額不加控制的他們實力自然也十分強大,香港籍球員也在與外援的良性競爭之中實力穩步提升。香港甚至因為聯賽的火熱一度成為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的有利競爭者。

  然而在80年代初期,港甲聯賽中因新資本注入,存在著部分外援使用不合理的現象。香港足總為遏製此種現象特意頒布條例來阻止外援出場,據1984年6月8日《大公報》報導,足總通過了「注三出三」政策,從84-85球季開始,外援數字減至註冊三個、出場三個,85-86季限為「注二出二」,86-87球季開始,所有球隊強迫性組全華班,一並禁用外援球員。

  此種表象上看起來是遏製外援,發展本土足球的舉措卻把當時蓬勃向上的香港聯賽一棒攻入穀底,並直接導致多支豪強被迫退出香港球壇。儘管隨後港足總意識到此決定的草率,但為時已晚,縱使恢復外援制度也無法扭轉香港足球的頹勢。

  加之1998年港甲假球醜聞被揭發,香港足球進入21世紀後在亞洲球壇上再無話語權。近年來,港甲升格為港超,球隊獲得了亞冠正賽資格,聯賽有逐漸回暖跡象,但與上世紀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話又說回來,香港的足球和中超還是有著很大的區別,我國周圍同樣也有著日本足球改革成功的例子,至於本次足協的新規,仍然需要時間去檢驗。進一步增加U23球員的出場機會與適當控制收購的目的是一致的,即給予本土球員特別是年輕球員比賽機會,這對於提升年輕球員的水平豐富比賽經驗無疑是有必要的。畢竟中國足球適齡青年人才太過稀缺人才斷檔是不爭的事實,這也是足協此次新政加碼的直接原因。

  但U23球員的增加和對外援的限制,無疑會降低中超和中甲聯賽的觀賞水平和商業價值。畢竟從《2016中超聯賽商業價值報告》來看,在2016年中超16支球隊中,只有長春亞泰和延邊富德處於盈利狀態,其他14支球隊或多或少都存在虧損,其中燒錢大戶江蘇蘇寧(虧損約1.36億人民幣)、廣州恒大(虧損約3.34億)、上海申花(虧損約1.2億)和上海上港(虧損約3500萬)等都有著比較大的虧損數額。

  2016賽季中超各隊盈虧狀況一覽

  所以如果球會想引進高質量外援,無疑會背上昂貴的「奢侈稅」,這樣一來缺少大牌外援的聯賽商業價值也會降低,這對於花5年80億元買下中超版權的體奧動力以及中超中甲的贊助商利益無疑會造成損壞,這是否會影響大家對足球投入的積極性?

  據《足球報》報導,足協將於6月5日在廣州召開大會,中超16支球隊的教練都必須與會,納比也將參會,足協高層、蔡振華等人,都將到場,大家一起探討未來中超發展、外援政策以及U23球員使用方法。此時距離大會只有十天的時間,不知中國足協是否會在大會中給予我們新的「驚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