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賭王”之子何猷君:一心想從豪門突圍的孤獨“學霸”
2017年05月18日12:44

  本文轉自“博客天下” 作者韓墨林、江芬

  這是一個被貼上多重標籤的95後年輕人。在八卦媒體的描述中,他是豪門貴公子,帥氣多金,美女環繞;在粉絲口中,他是數學學霸,聰明的“酋長”,溫和熱忱,帶著大男孩的頑皮;在迄今極少披露的創業項目中,搭檔對他的評價是勤奮、敏銳、注重效率,偶爾也會訓人。

  何猷君與這些標籤共處,並挑選著它們。他是“賭王”何鴻齙乃姆慷櫻瓿陝槭±砉ぱг旱難б島螅芫恕笆瀾繾佘蠼鶉詮盡鋇墓ぷ餮耄肟易逡癖擁母郯模2016年前往上海創業。藏身於一間5平方米、月租金四五千元的辦公室,鮮有媒體知悉。

  這個自出生起就被鏡頭追逐的年輕人用“媒體的遊戲”形容漸漸熟稔的規則與套路。可以覺出,何猷君樂於向外界展露的部分,是作為“普通人”的一面。至於背後籠罩著神秘光暈的財富家族,則多有隱晦。就如同何家位於香港淺水灣山頂的古堡私宅,坊間流傳著它的奢華和森嚴,但走到近處,才發現城堡被繁密的植物嚴實地遮擋著,看不清輪廓,唯有枝葉的空隙間,隱約露出淺淺一角的屋宇崢嶸。

  庭院烏沉沉的鐵門上,一隻金色飛馬牢牢澆鑄在上端,昂首顧盼,但永遠也掙不開、飛不走。從某種角度看,這恰好隱喻著何猷君與家族的關係。何猷君評價自己是“一個好勝的人”,希望別人認可他展翅飛翔的姿態,並在很多採訪場合強調“不靠家裡”。但事實是,他的努力在豪門光環下時常顯得黯淡,人們更多記住的,仍是血統賦予他的高貴羽毛。

  沿環山公路而下,是香港著名的公眾海灘淺水灣。人們在沙灘上追逐嬉戲,笑聲不絕。岸邊叫賣著8港幣一杯的冰沙和12港幣一盒的燒麥。在假日,遊人的歡鬧會持續到深夜,直到晚風拂去喧囂人聲,月光把沙灘鍍上明亮的銀色。

  何猷君童年的大部分回憶,貯存在淺水灣道四號古堡。這是何鴻鏊姆刻喊茬骷捌渥優木鈾5層樓。與賭王的一號古堡相隔不遠,同樣位臨高處,淩然俯視著海灘,高聳的鐵門沒有一絲縫隙。兩隻石獅子倨傲地蹲在門口,守護著深深庭院里的往事。

  一萬平方英呎的古堡容納的童年記憶有限。何猷君最早有記憶的畫面是和哥哥何猷亨玩玩具車,以及在客廳和小夥伴打網球,經常打碎水晶燈和古董。像很多“普通”男孩一樣,何猷君被家人的愛包圍著長大,玩著鬧著也闖著禍。他和媽媽關係更親密,會抱著脖子撒嬌;爸爸有威嚴感,工作很忙,但每天會來看孩子們一次,曾經送給他皇馬的簽名足球。

  鐵門之外的世界對何猷君一度顯得陌生。童年時期的香港不太平,治安案件頻發。他出生次年,李澤钜綁架案令豪門人人自危。除了上學,家人不允許他隨意出門。往返學校全是專車接送,保鏢隨同。

  古堡對外的窗戶是黑色的,拒絕一切來自外界的窺探,絲毫不顯張揚。如同何鴻齬瘧な匚藍浴恫┛吞煜隆匪擔誘永錕齙某蕩蠖際瞧脹ㄆ放疲又瀉苣蚜氳街魅說納矸蕁

  但這些難以掩去這個家族的故事中迷離而張揚的光彩。擁有荷蘭、英國、猶太等多國血脈的何東家族,是香港開埠後的第一代首富家族。他在中國入鄉隨俗,把名字裡的“H”化為“何”姓,並規定了世系排輩用字。何鴻齙母蓋綴問攔庖淮行孕小笆饋弊直玻魏穌庖槐彩恰昂琛薄:伍嗑壇小伴唷弊鄭甭災狻C種械摹熬筆嗆魏鏊。耐映晌印

  何猷君擺弄玩具車的時候,何鴻鼉畝囊低豕牙┱胖煉シ澹刂譜5000億港元資產,18家賭場,個人財富達700億港元,名列港澳十大超級富豪。何鴻齬踩4妻生17子女,子女年齡跨度從60後到90後。何猷君的母親梁安琪1960年生於廣州,育有4個子女,何猷君是次子,上有姐姐何超盈,哥哥何猷亨,下有妹妹何超欣。

  顯赫家族給何猷君留下鮮明的血緣烙印。他的外貌顯露出混血氣質,濃眉大眼,俊朗瘦削。一直以來,他的名字在娛樂圈頗受追捧,在家族里是極高調的存在。在一些報導中,何猷君的長相被形容為“最近似”年輕時風流倜儻的何鴻觥

  至於其他一些烙印,就如“賭王之子”的身份一樣,何猷君很久之後才意識到它們的存在和意義。它們如滴水穿石般,在他的成長中慢慢刻下痕跡。關於榮耀,也關於孤獨。

  第一縷孤獨或許來自童年的古堡。儘管在仰視的外人看來,那是童話王國的夢幻城堡,巨大、輝煌。小時候,何猷君在院子裡踢足球,不小心踢遠了,司機就得開著車去找。可童話裡王子的真實生活未必全是幸福,也有規矩和束縛。接受《博客天下》採訪時,言辭一貫溫和謹慎的何猷君,罕見地使用“被捆綁”的說法,形容自己和童年的家。

  與許多豪門故事相似,何家的家族關繫在表面的和諧之下,亦有複雜微妙的一面――奪產風波屢屢見諸報端,四房之間暗流湧動,其間壓力少為人知。何猷君記得,母親管教子女極嚴格,小學“家長日”必親自參加,並為孩子安排補習較弱的科目。何猷君需要拚命讀書,用漂亮的成績單換取新款遊戲機,還因為玩的時間太少,偷偷把遊戲機藏在床下,不讓媽媽發現。

  何猷君眼中,母親梁安琪是個女強人。圖為母子一起參加活動

  就像生活其間的人往往感覺不到天體的自轉,瞭解“何鴻齠印鋇納矸藎約八饢蹲攀裁矗院伍嗑此擔腔郝⒄感掠執爬Щ蟮墓獺:伍嗑12歲前在香港灣仔區的華仁小學讀書,放學時,他發現總有同學的父母攔住他,問他的父親是不是何鴻觥;褂幸恍┘欽咦ǔ倘パE乃

  老師對他格外關注,這關注又帶著一些刻意的教育和警示,做錯事會有雙倍懲罰。採訪中,他談起印象深刻的一段記憶,有次班級好些人吵鬧,他在靜靜做功課,循聲而來的老師進門就說:何猷君,整個班級最吵的就是你,你給我出來。他只好默默出去罰站,“很冤枉”。

  “或許,老師的出發點是讓其他學生知道,就算身份特別,得到的效果也是一樣的。”多年之後,這個已經長大的男孩說。往事勾起他唇間一抹淡淡的笑紋。

  外面的世界,直到何猷君12歲時才緩緩揭開面紗。那年他遵循家族傳統,獨自前往英國讀中學。回憶起當初那個背著包裹在機場等待的瘦削少年,何猷君說“只感到開心,並不害怕”,他期待著即將到來的新生活,帶著迷惘、興奮和衝動,就像飛馬想要飛離城堡。

  未知的世界總是值得期待,譬如第一次搭巴士,是作為考試得A的獎勵,此前何猷君對這種雙層的交通工具神往已久。那次,他和哥哥在保鏢的陪同下,坐在巴士最前排,風景在眼前呼嘯而過,“像過山車一樣”,新奇又刺激。他覺得就像一種探險。

  王子離開童話城堡,真實生活中的“探險”等在前方。何猷君擺好姿態迎擊,卻很快發現,壓力如影隨形。

  壓力的一部分來自父親何鴻觶飧靄訝鬆畛梢來嫻哪腥恕

  這對豪門父子之間隔著一代人的時光。何猷君出生時,何鴻鮃丫74歲了,人生的交響樂漸至尾聲,但全世界都流傳這個一手締造商業帝國的男人的傳奇樂章,其中既有運籌商場的成就,也有八卦情史的絢麗和神秘。在不少媒體記者筆下,年輕時的“賭王”高大英俊,神采飛揚,令無數女性傾倒,甚至有外國美女苦戀他未果,乾脆出家做了修女。

  可以設想這樣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激勵和壓力。何猷君是父親存世最小的兒子,他保存著出生當天的相片,父親拿著一束花到產房看望母親。這是何鴻瞿慷玫16個孩子的降生。何猷君覺得,他的出生對父親來說習以為常,未必有太多驚喜,但“應該還是會開心的”。

  在網上流傳的何家生活照中,何猷君與父親靠在一起,親密地扮鬼臉。但在現實中,由於年齡差距過大,這對父子很難如朋友般親密無間。何猷君對父親更多的感情是尊敬和欽佩,“坐在旁邊就感覺他氣場很強”。對母親,他可以自如而親昵地說“我愛你”,對父親說這句話則要用英語,帶著少年的羞澀。

  父親很忙。這是很多孩子的童年印象,何家兒女的感受尤其明顯。在懵懂的成長過程中,何猷君很早就意識到父親的不平凡,“那麼厲害的一個人”。接到父親的電話,會讓兒時的他“受寵若驚”。在繁忙的空隙間,父親給予的溫情更是珍貴記憶。何猷君記得,父親每天下午6點下班後,會到不同的地方看望孩子們,之後再回去工作和應酬,忙到很晚。

  那些溫暖的片段在回憶里閃光。10歲時,何猷君在父親的房間看美國網球公開賽,他喜歡的納達爾連輸了兩盤。這時保姆喊他接電話,電話裡是父親戲謔的聲音:“兒子你在看網球對不對,你把遙控器扔上電視了嗎?你別扔啊,你媽會讓你用零花錢賠的。”後來保鏢告訴何猷君,何鴻鮒濫紗鋃淝潁佑Ω貌皇嗆芸模匾庠諢嵋櫓型境槭奔浯虻緇案

  龐大的家族與運行其間的縝密規則,淡去了平凡父子關係中的瑣碎與煙火氣,留下溫情包裹的距離感。以至於何猷君記憶中父子倆偶爾的爭吵,還是因為網球。父親是費德勒的粉絲,而何猷君喜歡納達爾。“他們打決賽的時候,我們本來一起在爸爸房間看,後來吵得太厲害,我媽叫我去外婆家看。”他淡淡地笑。

  何鴻93歲生日時,何猷君寫了一段歌詞,送給父親當生日禮物:“爸爸我小時候很多問題,為什麼別人爸爸接放學,你卻在電視里講幾百個語言,你與眾不同又高又帥逗得我們超開心。你常常說成功不是幾百億,而是我們對家人的愛意。”

  每個孩子的成長經曆中,都少不了爸爸媽媽講的故事。對何猷君來說,父親就是最精彩的故事主角。吃飯時,何鴻齷岷禿⒆詠滄約旱男磯嗑┤縲∈焙蚨潦椴揮黴Γ罄醇依鍥撇耍恫黃鶇笱аХ眩謔瞧疵閹薪炭剖楸懲輳忌舷愀鄞笱В玫澆毖Ы稹

  “沒有什麼事是你做不到的。”長大的何猷君沉思著說出這句話,他覺得這就是父親想要在故事中傳遞給他的力量。

  這個信念貫穿著傳奇“賭王”跌宕的發家史。何鴻20歲時,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他為了躲避戰火逃到澳門,身上僅有10港幣。青年何鴻魷露魴模沙鍪亂擔繢錮從昀鍶ィ齙焦5兩俅蒼蝗戰⒆坊鰨貢瘓赫允秩郵至竦U廡┏H司訝淌艿募櫛H繢行保魏黽脅鷲校22歲成為港澳最年輕的百萬富翁。

  這類故事伴隨著何猷君的成長,起初是溫馨的家庭笑談,卻隨著年歲和記憶漸長,慢慢有了不一樣的意味。

  父親是何猷君一生的大樹,給予他強大的庇護,使他的成長不必承受風雨,也投下他或許永遠難以走出的巨大陰影。模仿和超越自己的父親,是很多男孩的心結,何猷君也是如此。在這個意義上,父親商業帝國的輝煌,或許也是一個好強少年難以企及的高度。

  霍英東曾說賭王好勝,處處都喜歡贏。何猷君認為,自己在這方面和父親很像。

  “好勝,我在每個領域都很好勝,在學校會想打敗我的同學們,踢球時覺得一定要贏,打網球時覺得一定要贏,打遊戲時覺得一定要贏,創業時覺得一定要贏。”何猷君飛快地對《博客天下》說了4個“一定要贏”,眼神透出一種執拗。

  何猷君想要父親為自己驕傲。如果生在普通人家,父親對兒子寄予的所有期望,他都出色地做到了。何猷君讀小學時成績始終在前三名,兩度在“世界數學競賽”中獲獎。何鴻鱸魑偽鑾鬃願影浣薄

  致辭中,何鴻魴牢康廝擔突窠卑儆轡恍∨笥訓募頁ひ謊優某杉ǜ械澆景痢

  後來,何猷君走上更多屬於學霸的頒獎台,走進麻省理工學院,創立公司,謀劃著自己的人生成就。

  而父親的成就,終究是難以踰越的。

  這些感受,在何猷君的成長中,不斷被刺激、思索和融會,如蚌殼里的沙粒被包裹成珍珠。

  創業的時候,何猷君選擇了家族鮮少涉足的科技領域,很難說清這個決定是否含有證明一些東西的倔強意味。

  但顯然,這更預示著獨力打拚的種種困難。何猷君不怕,他說父親曾教孩子們騎單車,剛騎了一個多小時,就拆了兩個輔助輪;當孩子摔倒,父母就會邊看邊笑。何猷君想起這件事,認為爸爸是想教他們“跌倒就要站起來”。

  在不少旁觀者眼裡,何猷君迄今交出的答卷似乎證明,這個年輕人22年的人生暢然無阻,從未“跌倒”。

  從小到大,何猷君學業優異,是“別人家的孩子”。2011年在全英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中以109/120的優異成績勝出。2013年被麻省理工和劍橋大學同時錄取。他選擇了麻省理工,成了當年全港唯一一個被這所學校錄取的學生。

  讀大學時,何猷君每學期選8門課,經常在圖書館做功課到淩晨三四點。有一次,他在圖書館住了5天,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如果24小時後沒聽到我消息的話,請幫我打 911(急救電話),最有可能在 Hayden Library(海登圖書館)暈倒了。

  3年後,何猷君提前結束本科學業,被錄取為這所古老名校“史上最年輕”的金融碩士研究生。他曾在網上曬過一份本科成績單,科科接近滿分。

  收到錄取通知書後,何猷君爬上麻省理工著名的白色圓頂建築,張揚地宣佈自己考上了金融碩士。他喜歡這種儀式感。

  成功爬上圓頂建築,即使在天才雲集的麻省理工,也是一件極光榮的事情。這座建築是矗立在校史上的有趣謎題,要想登頂,需攀爬窗戶和穿越迷宮般的地下室,還有複雜的密碼要破解。據說100個麻省理工學生只有1個能上去。

  又一次,何猷君站在了他想要的高度,展開身上印有“Genius”(天才)的紅色T恤,歡呼跳躍。

  鏡頭定格了這一刻。何猷君努力的痕跡在家族光環的映射下,更顯榮耀。《人家比你有錢還比你學習好怎麼辦?》之類標題的文章,在網上傳了又傳,故事的主角就是何猷君,並配有他在圖書館專注學習的照片。不同於許多“富二代”名字閃爍的曖昧金色,何猷君用熬夜學習的汗水,為自己的名字鍍上一個晶瑩的輪廓,單純、專注,充滿正能量。

  “到現在,媒體對我的評價都蠻正面的。”何猷君說,眉梢挑起一絲滿足。

  何猷君在微博上的粉絲大都是學生,追著他喊“學霸”,要向他學習。何猷君沒架子,會給準備考試的學生打氣。學業是何猷君給自己畫出的小小光圈,他在裡面感到安全和舒適。

  這個年輕人用力地勾勒著心中想要實現的東西。他把自己的人生目標比作“飛去火星”:“如果你的目標是那麼厲害的,就算你完成不了,也走了很遠的路,至少上了太空,上了月球。”

  在麻省理工的圖書館里,有許多像何猷君那樣晝夜苦讀的青年,對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而言,知識和學曆足以鋪就光輝坦途。但對何猷君來說卻未必如此。陪伴、甚至刺激他前行的不是圖書館的清冷夜燈,而是頭頂耀眼的太陽,以及它不斷釋放的灼熱。

  某些壓力的源頭,是清晰易見的。何家二房長女何超瓊生於1962年,是美高梅中國聯席董事長,香港前女首富;二房長子何猷龍生於1976年,是新濠國際主席,2016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排行榜中最年輕者。人們猜測,未來賭業帝國的繼承人將在他們之中產生。何鴻銎淥恍┠瓿さ淖優蒼諫桃檔酃械5弊鷗髯緣慕巧

  作為與兄姐年齡懸殊的幼子,何猷君在目前媒體披露的信息中,從未被賦予有關家業的期待。但母親與二房的明爭暗鬥,早已浮出水面,衍生出帶著獵奇色彩的種種猜測。何猷君在這些流言中的感受不為人知。但他畢業後的選擇,始終遊離於家族事業之外,並對有關“依賴”的說法有點敏感。在上海創業時,他一度拒絕搬至父母名下的場地以節省租金,直到同伴勸他:“先欠著,現在救急,公司有錢了再還回去。”

  何猷君的合夥人、產品經理戴煒告訴《博客天下》,初次談合作的時候,何猷君就向他說明,不希望事業因為家庭因素馬上做成,希望創造屬於自己的財富。他的堅持打動了戴煒。

  何猷君從不言創業艱難,但時常工作到很晚,週末也會主動加班。

  公司辦公室里有一個紅色鐵甲奇俠模型,何猷君有時會擺弄它。不難想像他為什麼喜歡鐵甲奇俠。在這部電影中,鐵甲奇俠托尼也是位聰明的富家公子,麻省理工畢業,創造出酷炫的紅金色鋼鐵衣,保護世界。

  何猷君與古堡漸行漸遠,他必須開創屬於自己的道路。

  創業以來,何猷君習慣了奔波忙碌。一個月坐近20次飛機,輾轉在香港、澳門、深圳、美國和以色列。

  何猷君的創業項目與人工智能相關,這個領域最先進的技術在以色列。何猷君兩三個月去一次,多數時候隻身前往,儘管這個國家被很多人認為並不安全。

  不同風景在他的生命中留下痕跡:香港的冬天從未飄雪;麻省理工的冬天是白色的,厚厚的積雪中,鞋子一踩就陷進去;上海即使飄下幾片雪花,也似乎沒什麼氣力,落在地上就沒了蹤跡。

  憶及22年的成長旅途,何猷君覺得,堅持選擇麻省理工學院,是“出生以來最果敢的決定”,“第一次反叛”:何鴻齦MソG牛蓋自詡依鍤薔緣娜ㄍ:緯淼蹦昃褪前錘蓋椎慕ㄒ椋閻駒複佑⒐難蹈牡繳萄г骸

  “我爸爸老了,可能沒聽說過麻省理工。”何猷君說,但自己更嚮往麻省更具創新和活力的氛圍。

  畢業後,何猷君再度背離家人意願,暫時放棄碩士階段的學習,開始創業。

  或許,在他的世界里,一些關於自由和理想的東西,從那些時候開始閃爍。

  兒子的創業項目何鴻霾⒉皇煜ぃ伍嗑慕ㄒ櫓皇遣灰黃5伍嗑醯茫改付院⒆湧梢蘊峁┑淖佘蟀鎦褪牽攀秩媚閎プ觥

  創業公司剛剛搬了辦公室,這裏是何猷君嚮往已久的一方自由天地。辦公區域約160平方米,裝修簡單,十多名員工。牆上貼著一幅人腦圖像,左邊畫著愛因斯坦質能方程、顯微鏡等象徵邏輯思維的符號;右邊是相機、吉他等寓意創造的元素。在“邏輯”和“創造”的交鋒之中,新創意源源不斷地湧出。何猷君被創業的激情籠罩,工作投入而專注,經常不吃飯,有時淩晨3點還在開會。

  對成功的迫切感纏繞著他。何猷君甚至認為,不應該因顧及身體、追求有規律的生活而浪費時間。他相信“醫學的進步”,認為等自己到了50歲,什麼病都可以治,“現在都可以換腦了”。

  戴煒說,何猷君更喜歡上海,一個原因是上海媒體對他的關注度遠低於香港,距離讓他感到舒適。“他的家庭背景決定他不是普通身份,但他很想普通、正常地做一些事情。”

  漸行漸遠之際,古堡留給何猷君最深的羈絆,是有關親情的片段。何猷君的微博頭像是和母親的合影,朋友圈封面是和父母一起參加何鴻鏨縝樵好淅竦惱掌K歉杷α俊

何猷君在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典禮上,與妹妹何超欣合影
何猷君在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典禮上,與妹妹何超欣合影

  2016年,正是創業繁忙之際。妹妹何超欣17歲生日時,何猷君專程坐12個小時飛機到倫敦,給妹妹送生日禮物,是一隻戒指。小時候,因為父母很忙,兩個不被允許出門的孩子在古堡里做伴,兄妹感情特別深。

  從麻省理工提前畢業,是何猷君送給母親的禮物。畢業典禮兩週前,他才送上這份驚喜,打電話給媽媽叫她訂機票。媽媽開心極了。那次,四房三代成員齊聚校園,為何猷君慶祝畢業,舅媽還特意訂了一個麻省理工造型的蛋糕,上面寫著:天才。

  “唯有親情是用錢買不到的。”何猷君說。這種羈絆埋藏在漫長的時光之中,前途浩瀚,他頻頻回望。

  譬如12歲獨自去英國,何猷君不適應那裡的環境,孤獨感伴隨著他。那時何猷君每天早上給爸爸媽媽打電話,訴說心裡話;但身在異國,何猷君的優越感消退了不少,和同學交往也更自然。男孩們結成平等的友誼,快樂地成長。

  逃離和依戀這兩種情緒,交纏在這個年輕人的成長中,推著他跌跌撞撞,卻又義無反顧地前行。

  何猷君離開香港後,何家四房也搬離了淺水灣的古堡。在淺水灣一帶巡轉的出租車司機Wilson告訴《博客天下》,偶爾還會有遊客請他載到淺水灣四號,相機“哢嚓”,把有關財富家族的好奇收入鏡頭,宛如那是一道風景。

  何猷君用了很多年才接受,被家族光環照耀的他,本身就是一道風景――或許永遠都是。在香港,何猷君吃個飯也會被認出。而隨著在內地曝光度提升,被認出的事情也時有發生。採訪期間,一名男子走近問:“你是那個何什麼先生嗎?”他不知道猷字該如何讀音。

  那個沒乘過巴士的男孩長大了。現在的何猷君在上海經常搭地鐵,包括上下班高峰期,這是為了避免堵車浪費時間。他說自己是“注重效率的人”,會因為無謂的時間浪費而煩躁,為此他不介意與陌生人肢體碰觸。

  而且,在他看來,“擠地鐵有演唱會一樣的人氣,有種從遊戲里回到真實世界的幸福感。”

  戴煒則很反對何猷君乘地鐵。他說何猷君是公眾人物,喜歡的事必然會受限,不應該任性。現在的何猷君依然不能獨自在街上走,“會有人跟著”。

  現在,何猷君的一半開銷仍是來自家裡,員工工資發不出來了,他來墊付。

  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何猷君也追星。生日那天去聽偶像周杰倫的演唱會,他進後台合影,周杰倫祝他生日快樂;表白是甄子丹的粉絲後,甄子丹在深夜發微博向他致謝;和大衛碧咸夫婦合影時,大衛碧咸右手搭在他肩膀上,何猷君在微博上以老朋友般口吻說,David跟Victoria又來中國啦。

  他還喜歡運動。一起打網球的對像是李娜、納芙拉蒂洛娃、布魯格拉。他還與費德勒、羅納爾多、張德培合過影。

  母親生日那天,何猷君彈唱了改編歌詞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慶祝。那段鋼琴是李雲迪給他“秘密培訓”的。

  在自己的世界里,何猷君保持著相對簡單的生活習慣,平時習慣吃快餐,基本不戴手錶,用手機看時間。沒有買車,上海有司機,他覺得沒必要考駕照,短距離飛行會坐經濟艙,理由是沒必要浪費錢。

  何猷君記得父親的一句教誨,“對每一個人都好,內心是怎麼想的,不要告訴任何人,你自己要做出什麼防備,是你自己的事情,對外一定要有禮貌謙虛。”這也是何猷君應對媒體的方式,像優雅而堅硬的殼。

  但“真實的世界”確實曾在一瞬間,在何猷君的生活中閃出一角輪廓。

  那是3月12日晚上11點多,何猷君和搭檔Carter乘經濟艙從香港飛往上海,抵達浦東機場後,因為搭檔的護照遺留在飛機座椅的袋子內,他們無法入境。淩晨1點18分開始,何猷君撥了10次航空公司熱線,都沒接通。5點13分終於接通電話,但溝通無果,他被冷冷告知護照丟失需要返回香港補辦。

何猷君與工作夥伴Carter(右)圖/ Miou Li
何猷君與工作夥伴Carter(右)圖/ Miou Li

  何猷君和搭檔在機場睡了一夜,躺在公共座椅上。夜很冷,他縮著身子,披著小怪獸羽絨服,一晚不得安寧。這是他第一次在機場過夜。

  事情的轉折帶著戲劇性。早上7點多,一位機場女職員認出了何猷君,當下“叫趕快找護照,這是何先生兒子”。於是護照10分鍾就找到了。

  何猷君很生氣,他以前從來沒遇到過如此“勢利”的事情,隨即發微博抨擊,認為航空公司應當待旅客一視同仁。

  這或許才是何猷君從未經曆過的,真實的世界。許多網友在他的微博下這樣評論。

  在真實的世界里,他一直試圖把微博身份認證“賭王何鴻鏊姆慷印備奈肮敬窗烊恕保詞賈瘴茨莧繚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