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透慎入】《銀河守護隊2》全彩蛋內容詳解
2017年05月10日15:30

目前《銀河守護隊2》正在各地熱映當中,而漫威系列電影令人稱道的一點就是電影之中暗藏了許多彩蛋,為觀影添加了許多樂趣,更別說這部彩蛋數突破天際的《銀河護衛隊2》,今天筆者就為大家整理了《銀河守護隊2》中出現的各種彩蛋,大家來看看有你們沒發現的嗎?(本文會涉及劇透,尚未觀影的網友做好心理準備)

不廢話,《銀河守護隊2》所有彩蛋都幫你找全了。

正片彩蛋

樹人寶寶獨舞開場

在老牌搖滾樂隊ELO的《Mr. Blue Sky》伴奏中,身後隊員殺得天昏地暗,只有格魯特寶寶怡然自得跳著魔性舞步。

跳到一半,毀滅者啪唧摔到他身邊,格魯特立刻定住,恰好呼應前作最後的彩蛋。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部里樹人寶寶的銷魂舞姿,正是來自導演本人詹姆斯・古恩。據他說,為了避免尷尬,他一個人關在空房間里錄了這段舞蹈視頻,再由特效師把動作“移植”到樹人寶寶身上。還因為特效製作得太精準,電影上映後被朋友問:這種舞姿我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

請欣賞導演現場教學:

勁歌金曲第二輯

《銀河守護隊》對音樂的使用一直讓人心服口服,在第一部的結尾,星爵終於打開了母親臨終時給他的禮物――又一盒由她自製的拚盤歌集磁帶,收錄了她喜歡的14首歌。

這盤磁帶就是貫穿[銀河守護隊2]的“勁歌金曲第二輯”,這些歌曲基本都來自1970-1980年,與第一輯一樣,每首都很切題,但更耳熟能詳。

而在電影之外,每首歌都由導演詹姆斯・古恩親自挑選,拍攝時,古恩還特意將“第二輯”送給了星爵的扮演者克里斯・普拉特,方便他邊聽邊拍更好地進入角色。

Cancerverse(癌變宇宙)

本著“怪物越醜,死得越快”的原理,開片就是一場銀護vs“太空章魚”的大戰。

這隻叫做Abilisk的太空巨怪很有可能來自漫威漫畫中的另一個平行世界――Cancerverse(癌變宇宙)。這是一個被克蘇魯邪神吞噬了“死亡”概念的扭曲時空,“死亡”缺席意味著生命無休止地進化和異變。這也是為什麼Abilisk巨怪長著無數層牙齒+無數條觸手的原因。

Contraxia行星

電影里出現了一個下著雪的村子,勇度拉著褲鏈一臉滿足,旁邊站著一個性感女外星人。

這個“紅燈區”在漫畫里叫做Contraxia行星,居民構造基本跟人類差不多,只不過他們從正中間被分為兩種顏色――正常膚色和紫色。

因為太陽能量耗盡的緣故四季如冬,電影中同樣如此。在星球即將消亡之際,康特拉夏星的“民族英雄“―復仇者“紅心傑克”的用自己的宇宙力量重啟了太陽,救同胞於危難之中。

霍華德怪鴨

曾在《銀河守護隊》彩蛋中出場的霍華德鴨再次現身《銀河守護隊2》,出現在了“康特拉夏星”的酒吧中。

漫畫中霍華德鴨是超自然玄幻領域的怪咖英雄,多元宇宙的時空旅行家,1986年亂入荷李活拍攝了自己的電影《天降神兵》。《銀河守護隊2》的片尾字幕中霍華德鴨也有現身。

致敬復古遊戲

除了勁歌金曲,《銀河守護隊》系列對復古遊戲的致敬也是不遺餘力。

最開頭的打怪戲,星爵用一款儀器定位,這個追蹤器對美國人來說應該很眼熟――它的外型是七八十年代美國很火的一款掌上遊戲機Mattel。

還記得金色女王的無人機隊伍攻擊星爵飛船的對戰戲麼?

像不像升級版80年代的遊戲“小蜜蜂”(Galaga)?

這不是此款遊戲第一次在漫威宇宙里被提到。《復仇者聯盟》里,鐵甲奇俠在神盾局指點江山,順便揪出了一個開小差的員工,他正在玩的遊戲就是“小蜜蜂”。

星爵用這個類似80年代科技的對講機警告隊友危險正在逼近。這台對講機的原型是美泰足球遊戲機,但是是個全新的升級版,按鈕的、指示燈和屏幕都有所調整。這款遊戲機在上世紀70年代非常流行,通過按鍵操控屏幕里的LED燈泡。

還有,別忘了星爵對Ego的最後一擊――食鬼。

博赫特星球(Berhert)

為逃離阿伊莎的追擊,星爵的飛船強行降落在一個陌生星球――博赫特(Berhert),在這裏,星爵遇見了自己爸爸。

他們不是第一群在博赫特被撞得稀巴爛的超級英雄,Hulk比他們先到一步。60年代,浩克曾降落在博赫特星球上,還跟一個叫做“星際大師”(Galaxy Master)的怪物打了一架。

星爵的衣服

片中星爵秀完身材後換上了一件字母T shirt,憑著找彩蛋的嗅覺叔認為這一定是個梗,但看了半天都沒看懂是什麼單詞。

"主Logo是Gears Shift(寓意換擋),右上元素符號是Dust, cement, stone, ash(塵,水泥,石,灰),最下面一行字是A Teneyck Galaxy Invention"(坦艾克的星際發明)。“換擋“Logo是常見的70年代復古機車元素,符合影片的復古情懷。塵、水泥、石、灰可能是提前劇透本片操縱土元素的視效大場面。“坦艾克“或許指的就是以《飛行家》《十二宮》以及《美國隊長1》聞名的平面設計師凱倫・坦艾克。

星爵媽媽

第一部中星爵的媽媽因腦癌而死,而在第二部中,腦癌的原因得到瞭解釋。

星爵的人類媽媽扮演者Laura Haddock曾在2011年的《美國隊長》第一部里出鏡,飾演美隊的一位迷妹。

德拉克斯的女兒

影片中德拉克斯曾數次提到自己有個女兒。在漫畫中,他的女兒名叫海瑟,因為和父親看到降臨人間的滅霸雙雙被殺,死後的父親靈魂寄居在超人類身體上成為了“毀滅者德拉克斯“,而海瑟則被泰坦一族救起,培養成了擁有念動力和高超格鬥技巧的女光頭英雄―月龍。此外她還是公開出櫃的雙性戀。 網傳未來漫威電影出現的雙性戀角色很有可能就是她。

勇度和火箭浣熊的越獄

越獄前,勇度讓樹人寶寶幫他從床頭櫃抽屜里偷出他的頭盔,並給了樹人一塊火焰形狀的令牌,告訴他頭盔就在刻了相同標誌的抽屜里。

這個圖案正是漫畫里“銀河護衛隊”的標誌。

因為漫畫里,勇度正是銀河護衛隊初代成員之一。

漫畫中的勇度是使用弓箭的,電影里改成了一支發著酷炫紅光的飛箭,由他的精湛口技控製可以秒殺幾十個對手。在電影中勇度頭上的裝置也因為意外替換成了更貼近漫畫的莫西乾式原型鰭,更加帥氣了!

勇度和火箭浣熊700跳

勇度和火箭浣熊700跳逃離博赫特星球的那場戲里,藏了兩個彩蛋。

第一個比較明顯,漫威常客斯坦・李老爺子。

他穿著宇航員的衣服,對著一個長相一言難盡的光頭絮絮叨叨,還提到了自己“曾經有一次裝成快遞員送貨”的經曆――他在《美國隊長3》和《神奇四俠2》里都以快遞員身份出現。

光頭是觀察者(The Watcher),這個種族在宇宙中的使命就是――我就靜靜看著不說話。他們擁有強大的力量和知識,過去想分享自己的能力卻導致種族過度發展差點滅亡,所以後來不再主動介入,只在一旁觀察而已。

第二個比較難看出來

勇度和浣熊穿越到了一個陌生星球幾秒鍾,你可以看到兩個正在打架的巨型石頭人一閃而過。

他們就是在《雷神2》開場被雷神一錘轟成渣的克魯南戰士(Kronans)。在漫畫中他們生活在土星,擁有石膚護體和強大的科技後援,是雷神交手的第一個外星種族。《雷神3》的導演塔伊加・維迪提將會在片中客串出演一位克魯南戰士。

《西北偏北》人機對決

星雲駕機追殺卡魔拉的橋段很容易讓人想到希區柯克的經典懸疑片《西北偏北》,同樣是曠野中的絕命逃亡,一人一機的懸殊對決,甚至卡魔拉匍匐躲避低空追殺的鏡頭都一模一樣。

《霹靂遊俠》大衛・哈塞爾霍夫

據卡魔拉爆料,星爵從小就告訴朋友自己的爸爸是“大衛・哈塞爾霍夫”,開著會說話的跑車,好不威風。

大衛・哈塞爾霍夫是80年代著名的荷李活明星,在美劇《霹靂遊俠》里擔任男主角。片中星爵從口袋里拿出的一張報紙上,印的就是他在劇中的造型。

而大衛・哈塞爾霍夫本人也在片中客串了一秒鍾――星爵和Ego對戰,Ego被用槍暴擊後,短暫變身成了兒子“夢想中的爸爸”大衛・哈塞爾霍夫。

《歡樂酒店》的山姆?馬龍和戴安?錢伯斯

除了《霹靂遊俠》,片子裡還出現了另一部劇《歡樂酒店》。

星爵跟卡魔拉在Ego的星球上終於跳起了舞――此處也是呼應第一部中未跳成功的舞。

然後兩人就“一段不可告人的浪漫關係”爭執起來,此處星爵提到《歡樂酒店》,上世紀80年代最著名的情景喜劇。這是一部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首播的長壽情景喜劇,共11季270集,1982年開始播了11年,足足影響了一代人。

劇集講述一個普通的波士頓小酒吧發生的故事,這裏的每個人都互相認識,進了酒吧就是嬉笑怒罵的“一家人”,出了酒吧各自又有著喜怒哀樂的故事。星爵希望蓋莫拉不要像劇中的山姆?馬龍和戴安?錢伯斯一樣為了收視率而不挑明關係。

“垃圾熊貓”(trash panda)

剛降落在博赫特星球上時,星爵在爭執中叫了乾脆面君一句“浣熊”,它立馬炸毛。(然而在《銀河守護隊2》大概被取了80個綽號)

星爵居然二話不說就道歉,然後改口稱它“垃圾熊貓”(trash panda),還轉頭跟毀滅者說,這稱呼可比叫“浣熊”差多了。

這是什麼梗?

近兩年,浣熊的“垃圾屬性”已經被全世界承認,它們除了賣萌,日常屬性還包括……翻垃圾、吃垃圾、睡垃圾。

連Google都賤賤地把它們加入了彩蛋:哈哈哈哈,沒關係乾脆面君,就算你愛吃垃圾,我們也照樣喜歡你。

浣熊樹人組合

呼應前作的還有――上一部樹人是火箭浣熊的“保鏢”。這一部里反過來,浣熊處處護著樹人寶寶。看下面這個鏡頭,兩人用同樣的體位合二為一,只不過調了個個:

永恒天神(Eternity)

Ego想讓兒子跟自己一起完成大業,他將自己的能量注入星爵體內,那一刻,星爵眼裡出現了星辰大海,嘴裡重複著一個詞――永恒(Eternity)。

他是漫威宇宙大爆炸之初就存在的全能五神之一,是超越時間空間存在的抽像力量,能夠任意扭曲、抹除、修改時空,奇異博士最先發現他的存在。隨著漫威版圖急速擴張,或許我們會在漫威第四階段見到這位”元始天尊“。

Ego的“種子”

高潮大戰時,Ego開啟了他之前在地球上密蘇里州留下的、足以吞沒整個星球的“種子”。

看起來像一大坨鼻涕一樣的黑紫色物體迅速膨脹,占領了星爵出生的小鎮。小鎮上的居民四處逃散,如果你仔細看,一輛藍色的吉普車里,就坐著星爵的人類外祖父――他曾在第一部的開頭出現。

導演的爸媽

還是這個場景,除了星爵的外公,你還能看到另外一對人物――“奇怪的老頭”和“怪老頭的情婦”。誰的戲這麼足?哈哈哈,是導演詹姆斯・古恩的爸媽。

《歡樂滿人間》中的仙女保姆

勇度抓著自己的箭降落時,星爵奚落他像是《歡樂滿人間》中的仙女保姆瑪麗(Mary Poppins)。瑪麗的招牌技能就是打著傘從天而降。

勇度的娃娃

勇度的那個像藍色青蛙一樣的飾品是他在銀護1里得到的。這隻青蛙的出鏡次數其實非常多,而且和發現無限寶石有著直接聯繫。

而第二部中這些奇形怪狀的小玩偶卻出現了他的葬禮上,伴他最後一程。

尤其是第一部中那個用於掉包力量之石的小醜娃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出現,著實讓人淚目。

在老隊伍中,勇度的定位就類似現在的火箭浣熊,貧嘴惹人厭又踏實可靠,電影里他與火箭浣熊的一段“交心”也讓人感慨萬千。

從索尼的Walkman到微軟的ZUNE

星爵的寶貝――索尼大法的Walkman被伊戈無情捏碎,不僅因為是他的聽歌神奇,也因為這是母親送他的禮物,所以才彌足珍貴。

好在勇度曾讓手下在星際跳蚤市場淘了一個ZUNE,母親的禮物壞了,父親的禮物續上。可惜的是這兩個送他禮物的人都已經不在了……

而隨著播放器的更新換代,我們或許會在下一盤《勁爆金曲混編Vol.3》聽到更多上世紀80年代到2014年的流行金曲。

被剪掉的的客串

遺憾的是,導演基友內森・菲利安(《螢火蟲》《靈書妙探》男主角)的客串被剪了。

內森在上一部就有客串――還記得在監獄里被樹人插(鼻孔)得酸爽的藍色大塊頭嘛,就是他聲演的。

這部里,他原本客串的是西蒙・威廉姆斯,漫畫里的“神力人”,不當超級英雄後,神力人成了荷李活明星……

從外國網友的路透照來看,片中西蒙・威廉姆斯正在辦一場自己的影展,牆上掛的都是“盜版”海報――內森・菲利安cos的版本。可惜最後的成片里,這段客串被剪了。

結尾滾動字幕彩蛋

不止正片滿滿的彩蛋,連結尾滾動字幕里也藏了好多,看看你們有沒有發現。

記不記得《銀河守護隊》裡,被收藏家關在玻璃箱里,還跟火箭浣熊互懟的太空狗Cosmo?

這其實是導演本人的狗,叫Dr.Von Spears,在片場還有自己專門的椅子――居然沒有引起民憤?它在《銀河守護隊2》正片沒有出現,而是出現在結尾字幕里,眼尖的你看見了沒?

高天尊

我們知道,《銀河守護隊》系列里的角色大多被星爵傳染上了“一言不合就尬舞”的毛病。

這部最後的滾動字幕里,我們也能看見一位得了“手腳不聽使喚症”的人――傑夫・高布倫。他將在今年11月份上映的《雷神3》中飾演重要角色“大師”。這也是《銀護2》中除了石頭巨人之外,第二個關聯《雷神》系列的彩蛋。

漫畫中,高天尊和收藏家是兄弟關係,同為宇宙長老和收藏愛好者,只不過這位的收藏癖更加病態,他喜歡把玩活物,經常綁架超級英雄和反派作為他的收藏品。高天尊的另一大愛好是在宇宙各地舉辦“冠軍爭奪賽“,《雷神3》預告中雷神和Hulk便是被高天尊綁來,在冠軍爭奪賽上決一死戰。

片尾關愛動物生命

有動物參與拍攝的電影都會在片尾特別聲明:沒有動物在拍攝中受到傷害。《銀河守護隊》系列當然也有寫。

第一部片尾字幕寫的是:沒有浣熊和樹人在拍攝中受到傷害。

這一部最後還加了一句:沒有浣熊和樹人在拍攝中受到傷害,但對於照看它們的人就不一定了。

還有一個有趣的細節。

字幕里的一些人名和內容,最開始都是以“我是格魯特”的方式現實,等滾到銀幕中間,才閃了幾下顯示出真正的內容。

這個梗大概是因為樹人從頭到尾只有“我是格魯特”這一句台詞,為了能讓配音的範・迪塞爾能更好把握情緒,每次導演都會單獨給他一份正常有台詞版的劇本。也是不容易。。。

人物彩蛋

螳螂女 Mantis

漫畫里螳螂女是人類,擁有一半德國血統、一半越南血統。但導演詹姆斯・古恩想讓星爵成為全片里唯一一個地球人(看過片就知道,這個設定很重要),因此在電影里把螳螂女身份改成外星人。

電影里,螳螂女可以通過觸摸感知對方的情緒和能量場,還有“鎮定劑”和“安眠藥”的功效。演員Pom Klementieff是韓國+法國+俄國混血,本尊長這樣:

毀滅者你還好意思笑人家醜嘛?!

阿伊莎 Ayesha

全身金光閃閃,亮瞎肉叔鈦合金狗眼的這位。

漫畫中阿伊莎是由科學組織英克雷創造的超強新人類“完人”,也被叫做“她(Her)”。可以使用宇宙能量、在任何環境飛行、不滅、自愈、調整物體的分子結構。她是一位完美主義者,所以片中,本著製造完美基因人類的精神,暗示可以跟血緣天賦異稟的星爵“用人類的方式”來一發。

可你塗得跟少林十八銅人似的――誰敢(想)啊?!其實本尊是,身高1米9,澳洲盛世美顏伊麗莎白・德比齊。

斯塔卡 Stakar

由史泰龍客串出演。

漫畫里這是一個牛掰哄哄的角色,也被稱為“星鷹”(Starhawk),長生不死,不斷曆經幼年到老年的輪迴,並有著超級速度、力量以及強化過的感官能力。

星爵生父 Ego

漫畫中星爵的父親是斯巴達星皇帝,而電影中的設定完全不同。電影中星爵的生父由庫爾特・拉塞爾飾演,中文譯意之一是自我。全名叫做“Ego,一顆活行星”(Ego the Living Planet)。

因為……他的原始形態不是人,是球,生於黑暗銀河系。電影中給了人形Ego一個合理解釋,高潮大戰出現的Ego星球形態,幾乎100%還原漫畫。

Ego稱自己是“天神族”(Celestials),但是伊戈並不是天神組成員。“天神”是一種宇宙超級神族,二千英呎高, 全身穿著盔甲。天神的存在早於宇宙萬物,一個星球是否適合有生命存在、哪些該活哪些該死都由他們決定――反正好厲害就是了。在《銀護》第一部里,收藏者向星爵等人解釋無限原石的能量時,就給他們展示了一位天神用原石毀滅一個星球的場景。

收藏者本人的居住地“Knowhere”,就由一位天神的骷髏改造而成――可想而知天神有多大。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星爵在第一部中,能夠手握原石還沒有灰飛煙滅的原因――他擁有一半神族血統。

他還是《狂野極速7、8》里的無名氏先生。

還有一個不怎麼亮眼的新角色――電擊殺(傻)冒臉(Taserface)

在片中,電擊殺冒險從勇度手中篡權奪位成為掠奪者新的頭目。漫畫中,這個角色還有一個外號“Overkill”,是銀河護衛隊的原始成員之一,他從31世紀穿著鐵甲奇俠裝甲而來。

在未來,他屬於斯塔克種族――不是巧合,就是鐵甲奇俠托尼・斯塔克的那個斯塔克――一個崇拜鐵甲奇俠和他的科技的種族。不過電影中他只是個倒霉的太空海盜而已。

結尾彩蛋詳解

最後,輪到片尾的五個彩蛋――破了漫威電影彩蛋記錄,詹姆斯・古恩真・業界良心!

彩蛋1:不聽話的勇度之箭

勇度死後,星爵把勇度的武器,頭盔和哨箭給了“掠奪者”成員Cracklin,似乎暗示他將接過勇度的衣缽。

之前勇度曾跟星爵說,自己控製這支箭不靠口哨,不靠意念,靠心,所以這大概也是彩蛋中,哨箭還不太聽話的原因。飾演Cracklin的演員其實也有來頭!

他是導演弟弟肖恩・古恩(他也是上一部里火箭浣熊和樹人的動作捕捉演員),據說他也將出現在明年的《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

爸爸、媽媽、弟弟、基友、狗全部出鏡……看來導演是打算把這部片變成家族企業!

彩蛋2:掠奪者集結(初代銀河護衛隊)

史泰龍飾演的斯塔卡,召集了來自不同星球的掠奪者頭目們,表示要繼續勇度的事業。

這幫“星際老炮兒”包括――

查理-27,肌肉發達的木星人,文・瑞姆斯飾演;

水晶身軀的冥王星人馬丁內科斯,邁克爾・羅森巴姆飾演,他也是美劇《超人前傳》里的反派盧瑟扮演者;

Aleta Ogord,化著濃濃煙燻妝的楊紫瓊飾演,漫畫中是斯塔卡的妻子;

鐵甲奇俠製造的智能機器人Mainframe(幻視的另一款機器形態),由麥莉・塞勒斯聲演(想不到吧)。

這幾位也是1969年《銀河守護隊》漫畫里的初代“銀河護衛隊”成員,導演正是用這種方式致敬原著。新版的銀河護衛隊漫畫誕生於2008年,而老版的銀河護衛隊漫畫誕生於七十年代左右,設定為31世紀。

從電影來看,史泰龍集結的這隻隊伍應該曾經是一支“劫掠者聯盟”,做大做強後大家便散夥紛紛各自作為艦長帶新隊伍去了。這次因為勇度的犧牲老夥伴們又重新團聚在了一起。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不會說話只會比讚的紅色外星人――Krugarr。注意他的比讚方式,有沒有讓你想起熱愛“蘭州拉麵”的奇異博士?這是因為漫畫中,Krugarr是奇異博士收的徒弟。

彩蛋3:魔士亞當

被星爵打敗的阿伊莎氣鼓鼓地創造了一個更高端的進化體,叫“亞當”。

這才不是亞當夏娃的那個“亞當”,她指的是Adam Warlock――漫威漫畫中的超級大反派。

這個角色導演在劇本階段曾將其寫進劇本,但後來因為片子出現的人物實在太多,只好忍痛砍了,騰出更多戲份給螳螂女……

漫威老總凱文・費奇已證實這個角色不會在《復仇者聯盟3》出現,但有可能在《銀河守護隊3》露臉。

彩蛋4:青少年格魯特

這個沒什麼好說了。不過仔細看,你可以看到青少年格魯特的滿房間樹枝里,纏了一些紙巾……你懂的。

彩蛋5:斯坦・李的最佳客串

最後的壓軸彩蛋還是老爺子。他延續正片中的亮相,穿著宇航員的衣服和頭盔,繼續跟幾個觀察者們叨逼叨,把對方都說得頂不順了,轉身拋下他就走。

這個彩蛋是什麼意思?

壓軸彩蛋斯坦・李老爺子再度登場,依舊在對三個觀察者講故事,但字幕結束大頭們也不想聽了,紛紛離去留下老爺子一人不知所措。老爺子和觀察者同行也印證了長期以來關於老爺子真實身份的猜測―他是漫威宇宙的時空旅行者,因此才能在不同世界觀的漫威電影中自由亂入。而接下來漫威宇宙何去何從,或許就存在於他所說的“未講完的故事中”。

漫威老總凱文・費奇曾表示,老爺子的這次客串其實是在說――斯坦・李才是漫威宇宙中最永恒最牛逼的存在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