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C」時代】為何我們還在追朗拿度朗拿甸奴?
2017年05月08日15:44
尼馬這種球員是珍品
尼馬這種球員是珍品

  週末巴塞面對黃潛,多數球迷記憶最深的瞬間就是尼馬底線處那次充滿想像力的挑球過人。這樣的美麗瞬間在現代足球的環境下絕對是一種易碎的珍品。

  尼馬算是現役球員中「最有看頭」的那類球員,朗拿甸奴之後,我們很少看到這樣踢球的巴西球星了。底線停球、挑球、轉身、過人一氣呵成,這種視覺上的快感甚至超越了入球。很多球迷看了這個過人後會心癢癢,有親自上場去模仿的衝動,因為這個過人動作本身並不難,難得的是這想像力和膽識。

動作本身並不難,難的是
動作本身並不難,難的是

  你看球、踢球的起點是什麼呢?是某時某刻看到某位球星一粒精彩絕倫的入球或是一次令人拍案叫絕的過人;還是受《足球小將》的影響把足球當成了夢想;還是父親從你剛會走路就塞給你個足球,抱著這個足球你在院里認識了許多夥伴……

  當奉一個人為榜樣,甚至偶像,你會下意識對他進行模仿。小時候的你一定模仿過朗拿度的鍾擺過人,踢自由球時你是不是模仿過碧咸上揚的左臂,還要崴一下支撐腳?冰王子的那次轉身你也學過,但同伴總是傳不出那種恰到好處的彈地球。施丹的馬賽迴旋只能學個樣子,但在操場上已經很好使。朗拿甸奴的視頻你一遍又一遍地看,能學到一招半式就夠在學校炫耀的了。你研究了丹尼臣、羅賓奴、費高、文仙尼和小朗拿甸奴的插花有什麼不同,最後學了祖高爾。

那些年我們模仿的球星
那些年我們模仿的球星

  那段時間的球壇在我們眼中是百花齊放的,各花入各眼,你喜歡亨利,我喜歡舒夫真高,他喜歡雲佬。我們追著偶像的比賽,學著他們的踢球方式。十幾年後的球壇整體在向前發展,球員們更加註重整體和效率。球迷的偶像變為了美斯C.朗拿度,他倆的技巧我們可就真連樣子都學不來了,唯一能學的大概只有C.朗拿度的慶祝動作。

  巴西足球歷來都是華麗的代名詞,隨便一名球迷就能舉出一把個人特點鮮明的巴西球員。但巴西足球也越來越追求整體,風格越來越歐洲化。這本沒錯,但球員們的在球場上的個性似乎也都被一刀抹平了。代表巴西最高水平的國家隊球員一度很少再有那種鬼才出現,直到從山度士出道後就震驚世界的尼馬。

這樣的停球沒什麼實際意義,但看上去使人愉悅
這樣的停球沒什麼實際意義,但看上去使人愉悅

  尼馬的風格區別於美斯C.朗拿度的乾淨俐落,他會有很多花哨的小動作,比如腳後跟的停球,其實並沒有什麼實戰作用,但看上去會讓人愉悅。敢這麼玩、會這麼玩的也只有他了。

  尼馬這一類型的球員是易碎的藝術品,一方面是足球的整體節奏變快,給球員玩花活的空間越來越小,如果不能保證效率和實用性,那麼花活玩得再溜也不會被人肯定。球員培養和成長方向也越來越向全能型靠攏,個性很容易遭到抹殺。另一方面,當彩虹過人都會被稱為「對對手的不尊重」,又如何鼓勵過人動作的多樣性呢?除了那些大力世界波,我們也想多看點以前從來沒看過的新鮮畫面啊。

  (斧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