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時候需要停下來才能找到更明確的方向”
2017年05月07日06:22

   正在江蘇衛視播出的《繁星四月》中,曾經的如妃娘娘鄧萃雯扮演女主角繁星的養母,與繁星互虐的戲份讓觀眾看得又愛又恨。前日,華商報記者通過微信採訪了鄧萃雯,她對於自己被定型在“大氣場”女人上也很無奈。

  最近幾年被定型

   華商報:從如妃娘娘到霸道養母,你最近的形象都是氣場很強的女人,會不會覺得被定型了?

   鄧萃雯:其實我最近幾年來就被定型了。有時候也不一定很強,但是一定是很堅毅、很複雜的角色,或者就是氣場很大、很壓場的角色,很多時候來找我演的角色都是很功能性的,為害人而害人的,為奸而奸的,就是不像一個人。這樣子的話我覺得非常沒有意思。所以這些找我演狠角色的劇本,宮廷的,很厲害的女強人的,或者是很厲害的媽媽,我都推掉了。

   華商報:那是什麼原因願意接演《繁星四月》里這個養母的角色?

   鄧萃雯:我以前遇到過很多角色,但是我很難跟導演跟編劇去聊,所以我看完劇本之後,就覺得這個角色有很多問題,很多戲我都推掉了,你們都看到我的作品很少,就是這個原因。這部戲是我剛到王祖藍開的公司,是他們給我接的。因為他們跟導演很熟,所以我是可以跟導演溝通的,我們都有對劇本的一個很好的看法,就是這個角色其實可以很有意思的,可以變成非常人性化的,所以我們豐富了人物。

   華商報:這是一個挺招人恨的角色,擔不擔心觀眾會因為角色而恨你?

   鄧萃雯:我會接也是因為其中的複雜性,她不是因為壞而壞的,她其實非常的可憐,她丟掉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她的憤怒和不平衡,其他人很難去瞭解,外人覺得可以忘記了吧,算了吧。但只有繁星和媽媽,她們兩人知道有一些問題是永遠解決不了的。

  故意停下來不做事

   華商報:TVB最近在重整旗鼓,有沒有找你回去拍戲,如果有你會答應嗎?

   鄧萃雯:其實我一直都沒忘記香港的觀眾,我怎麼可能不用我的廣東話去演戲,肯定是演的最棒的。TVB也有找我回去演戲,但是因為辛苦了太多年,沒有睡覺的時間,太苦了。因為健康是最重要的,而且現在的狀況也不能那麼熬,熬夜不會有好戲。所以呢,他們如果有些拍攝的條件會改善的話,有適合我的劇本我會考慮的。但是大前提,我還是要力所能及的事才會去做,就算有些看起來很吸引的戲,但是如果要用太多時間,不能睡覺的話,你給我幾個獎章我都不會去的。

   華商報:你有兩年完全沒有工作在休息,是什麼原因要停下來?擔不擔心被忘記?

   鄧萃雯:出道三十年,我都是一個人照顧自己的事業,我覺得特別的累,尤其是2013年經曆過一些事,壓力特別的大,我就想停下來享受一下不工作的時間。在2014、2015年,我是故意停下來什麼事情也不做,不找經紀人不找助理,我非常地享受。我腦子裡面根本不需要一直想工作,我就全面地過小日子,平常幾十年沒有做過的事情,想吃就吃,想做就做,想去就去,想玩就玩,這樣的日子我一輩子都沒過過。元氣回覆之後,又趕上王祖藍開公司,所以又再回觀眾面前。這樣子的生活對一個需要創作力的演員是非常重要的。我覺得人生有時候就需要停下來,非常捨得地停下來,你的人生往後才能找到更明確的方向。

  四十歲更愛自己

   華商報:你怕不怕變老?

   鄧萃雯:沒什麼害怕的,做人要開心,你肯定要接受你任何的階段。我是十八歲開始做演員的,那時候是青春無敵,但是那個年紀就只擁有青春,其他的很多事都不懂,你讓我去做我就去做,沒有想過後果,但是想做就做唄,回頭看我也沒什麼後悔的,要是沒有當初也沒有現在的我。我沒想過我到四十歲我更愛我自己,我最豐滿的角色,《金枝欲孽》這些女生獨立有氣場的角色,都是出現在我四十歲以後,我一出道就在演女一號,我經曆過的角色都不小,我覺得我演的最好的角色都是在四十歲以後。

   華商報:但影視劇作品中留給中年女性發揮的角色不多,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鄧萃雯:雖然在內地成熟的女性角色不是太多,很多時候都是演媽。我覺得演媽也沒有什麼不好,我們身邊很多母親是值得我們去表揚的,她們有很多地方也值得我們去演。但我也期待自己可以創作一個能真正代表現代女性狀態的角色。其實當演員是非常被動的,因為只有看到劇本我才有機會去表演,我不可能去創造一個角色出來。

   華商報記者羅媛媛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