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告別驚慄片自己開戲
2017年05月06日03:00
秋生演變態血腥角色駕輕就熟,衛詩雅偷師獲益良多。

【星島日報報道】黃秋生自從拍完《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後,憑出色演技奠定其變態暴力的形象,新作英皇電影《失眠》再與邱禮濤合作,但卻是他告別血腥暴力之作,秋生自言年紀大了,心態上再難以享受演此類角色,之後會嘗試轉做製作人,製作網劇和電影。

英皇電影《失眠》早於去年拍完,男主角黃秋生一早講明《失眠》是他告別驚慄片之作,未知是否因此令導演邱禮濤拍得更暴力更血腥,不少片段均被電檢處評為四級,需要將部分畫面刪走才能上映,是故映期延至今年。秋生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年紀大了,心態上再難以享受演出此類變態角色,當一個演員不再享受演這種角色就不會演得好,因此寧願不再拍。講到今次演出,即使對演出變態角色駕輕就熟,拍攝某些場面時,仿然覺得有點怕,「有場戲在真的殮房拍攝,雖然只是拍開門鏡頭,劇組事前都話不會只有我一個,會有兩個打燈的同事,但當下會覺得開門後,不知會見到甚麼,心里都有點毛毛的。」另一幕斷人子孫根場面更非常震撼,秋生大讚該日本軍官演得很好,至於有幾震撼,大家入場就知道。

電影以報應為主題,結合鬼神、血腥和暴力元素,一般演員都擔心演出過於沉重的角色會難以抽離,秋生則笑說:「我根本就沒有入過去,亦都無走過,做戲並不是要催眠自己演出這個角色,而是一種技術和方法。」當講到他如何揣摩失眠的狀態,秋生指年輕時已試過,當年戲接戲,根本就沒有睡眠時間,只能偷空在片場休息,「當時真的辛苦到想死,精神狀態很差,就算戲與戲中間有點放假時間都會病,但一開工就會好,所以只要回想這種感覺就能拍得到。」秋生近年產量不多,他亦正籌備製作人公司,笑指近日不時做行政工作,主力搞電影和網劇,「其實我好鍾意做演員,不鍾意做行政工作,做行政太多事要煩,但無辦法,有人不喜歡我拍戲,我唯有自己找出路,現在有幾個故事都想拍,其中一個是講一個老師找回以前的學生組成合唱團,老師角色想找羅蘭姐,那我做她學生就比較符合,如果我做老師,就會找些更年輕的演員。」此外,衛詩雅在戲中一人分飾兩角,其中一幕更要自己食自己,她笑言多得劇組的安排,覺得「自己」很好味,又說一向喜歡演變態角色,今次有機會在秋生身上學習,令她獲益良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