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時比肩美斯如今委身中乙 他=中國足球醜陋面目炮灰
2017年05月05日15:25

  來源:薑山 劉雨欣/成都商報

陳濤(右)如今在中乙四川隊效力。東方IC 資料圖
陳濤(右)如今在中乙四川隊效力。東方IC 資料圖

  2017賽季中乙賽場,身披四川安納普爾那10號波衫的陳濤是最閃亮的球星之一。

  時常會有那一瞬間,讓人夢迴2005年6月21日的蒂爾堡,在荷蘭舉行的U20世青賽16強,國青隊與德國隊相遇,陳濤開場4分鐘主射自由球,一記美妙的弧線球攻破了後來的德國國門阿德勒把守的大門。

  雖然最終國青隊2比3落敗,無緣八強,但陳濤卻憑藉靈氣十足的表現,在大賽結束後與初出茅廬的美斯一同入選世青賽最佳陣容……

  12年之後,美斯已是世界級球星,陳濤卻委身中乙。這位被認為是中國足球數十年一遇的天才,也成為最讓人扼腕歎息的流星。

  陳濤說,在當時中國足球特殊的體制下,我們往往決定不了自己的命運。「中國足球正在慢慢發展、慢慢變好,這個過程中總得有人成為炮灰,總得有人義無反顧地去犧牲自己。」

2005年6月21日,世青賽16強,陳濤在比賽中帶球。視覺中國 資料圖球會決策者目光非常短淺
2005年6月21日,世青賽16強,陳濤在比賽中帶球。視覺中國 資料圖球會決策者目光非常短淺

  球會決策者目光非常短淺

  陳濤並不願和美斯相提並論,他談得最多的是一同參加世青賽的朴主永和本田圭佑,當年陳濤的能力遠在這二人之上,但韓日足球良好的機製,讓朴主永和本田圭佑抓住留洋機會,改變了的命運。

  而當時處於偽職業時期的中國足球,卻並沒給陳濤進一步成長的土壤和空間,過去12年陳濤面對的是球會強加的霸王條款、拚命阻止留洋、一言不合就三停、折磨訓練逼迫解約……

  陳濤少年時代就學於瀋陽的高豐文足球學校,當時就被稱為天賦異稟,後來被金德吸收進了預備隊。2004年底,阿里・漢將陳濤提拔進了國家隊,而當時的他尚未滿20歲。

  職業生涯起步看上去順風順水,風光無限,但陳濤卻告訴記者,自己當初差點就沒吃上職業足球這碗飯,「大家都知道,中國足球有些所謂的潛規則、亂七八糟的東西……總之很睏難,現在想起來會覺得很可笑。」

  陳濤沒有說到具體細節,畢竟那是一個行業的陳年傷疤,讓人一碰就痛。

  陳濤初出茅廬時,正是中國足球最荒唐的年代,一些違反足球運動規律的政策堂而皇之在中國足球發展的道路上大行其道,其中最讓人詬病的就是暫停聯賽升降班制度。

  不少球隊得過且過,打到哪裡算哪裡,根本不願加大投入。金德就是其中之一,2004年該隊就流失了大量主力,2005年金德更是強迫陳濤在內的5名年輕球員簽署年限長達五年,月薪不超過1萬的廉價合約。

  一開始選擇抗爭、拒絕簽約的陳濤等人被球會停訓。當時金德老闆找到陳濤,陳濤說大不了他這一年不踢了,可以去做小買賣。老闆說:「你現在就可以從這裡走,立即就走,如果你是爺們的話!」

  為了踢球,還不滿20歲的陳濤不得不就範,屈辱地在「賣身契」上籤字,而不願妥協的幾名隊員也被徹底封殺,最終被迫退役。

  在回憶這段往事時,陳濤也是一臉苦笑:「球會決策者們有時候的目光非常短淺,這對一個行業以及球會來說都是非常可怕的。」

陳濤在瀋陽金德 資料圖曾擠掉法比加斯比肩美斯,陳濤光芒萬丈
陳濤在瀋陽金德 資料圖曾擠掉法比加斯比肩美斯,陳濤光芒萬丈

  曾擠掉法比加斯比肩美斯,陳濤光芒萬丈

  選擇妥協的陳濤雖然以「包身工」的身份在球場上為金德賣命,但這卻保證了他的比賽狀態,雖然2005年金德成績糟糕,但陳濤依舊入選了國青隊,隨隊參加了當年6月在荷蘭舉行的U20世青賽。

  作為國青隊的中場核心,陳濤在世青賽上貢獻了三個入球和三次助攻,充滿靈性的盤帶、傳球,以及中國球員身上罕見的拉丁風味。

  他也成為惟一入選2005年世青賽最佳陣容的中國球員,當時的最佳11人名單中還有美斯、米基爾、薩巴列達,而被陳濤擠出最佳陣容的,還有兩名西班牙中場,他們的名字叫法比加斯和大衛・施華……

  那時,誰都不會懷疑陳濤將擁有一個遠大的前景。

陳濤與申花正式簽約。 資料圖被無情阻斷的留洋路
陳濤與申花正式簽約。 資料圖被無情阻斷的留洋路

  被無情阻斷的留洋路

  留洋,是陳濤職業生涯中最大的夢想,也是一生的痛。在世青賽和麒麟杯上的出色表現,讓陳濤受到了歐洲球會的廣泛關注,陳濤告訴記者,當年最可能加盟的還是安德列治和熱那亞。

  但是,安德列治50萬歐元的報價和金德200萬歐元開價之間的距離,猶如一道天塹,隔斷了陳濤第一次留洋之路。

  之後陳濤又去了熱那亞試訓,「結果也是因為報價和付款方式無法與金德達成一致,又一次失之交臂了。」據說當時熱那亞開價110萬歐元,但仍然無法打動金德。

  陳濤在回憶那段經歷時表示:「從我的角度來說,職業生涯沒能留洋肯定非常遺憾,在當時足球特殊體制下,球員對球會來說都沒有絕對的話語權,我們更多的時候都是一種無能為力的狀態。」

  「在當時中國足球特殊的體制下,我們往往決定不了自己的命運。」陳濤無奈地說。

  2011年9月2日,雲南昆明拓東球場,2014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第一階段小組賽首輪,陳濤身披20號戰衣正選出場。視覺中國 資料圖

  欠薪、折磨訓練只為逼他解約

  2009年金德更換球會高層,很快將陳濤等「閑置產品」拋售套現,陳濤得以加盟朱駿的上海申花。都以為陳濤苦盡甘來,但沒想到這隻是另一段坎坷經歷的開始。

  在申花,陳濤開局尚算順利,但不久後因不受布拉澤維奇重用,陳濤轉投了天津泰達。

  在泰達,昔日國足恩師阿里・漢再度激活了陳濤,他的狀態重回巔峰,2010年幫助球隊拿到中超亞軍,2011年在中超、亞冠兩線攻入7球,不但率領泰達從亞冠小組出線,還在足協盃上奪冠,這期間陳濤也重返國足。

  但好景不長,阿里漢離開泰達後泰達進入「冬天」,這讓性格耿直的陳濤說了一些別人不敢說的話,比如「球員、教練、球會都需要反思」,這也導致雙方蜜月徹底終結,最終分道揚鑣。

  陳濤在職業生涯第四站,選擇加盟了大連阿爾濱,他和阿爾濱老闆趙明陽互相欣賞。為了簽下陳濤,趙明陽還在宴請泰達總經理李廣益的飯局上幹掉了兩瓶紅酒。

陳濤在大連阿爾濱效力。
陳濤在大連阿爾濱效力。

  不過造化弄人,在大連沒待多久,球隊降入中甲,趙明陽也因為資金鏈斷裂不得不將球會轉讓給了一方。在接手大連足球的一方看來,陳濤的年薪是個巨大的負擔。

  2015年10月,陳濤發現自己沒有拿到全額的工資,球會居然表示是主教練因為他比賽和訓練表現不好建議扣掉一部分工資。

  這讓陳濤哭笑不得――他在2015賽季傷癒歸隊後基本沒有出場機會,但自己一直正常跟隊訓練,預備隊比賽也按照教練組要求去打,並沒有出現合約里規定的可以扣罰工資的違紀違約行為。

  離開金德多年後,陳濤又一次和偽職業杠上了。因為中國足協的準入制度,各球會必須上交球員簽字的收入發放證明才能註冊,但沒有拿到應有薪水的陳濤拒絕簽字,這才讓球會補發了拖欠的薪水。

  但不知是出於報復還是逼迫陳濤自行解約,大連一方沒有讓陳濤參加2016年冬訓,而是讓他在中方教練帶領下每天在球場跑圈,早上7點先跑8000米,10點又跑10000米,下午2點鍾再來8000米……

  這種折磨訓練,陳濤堅持了幾天,但後來膝蓋已經受不了了,他知道這樣跑下去自己就廢了。

  筋疲力盡的陳濤不得不與球會妥協,只要求發放2016年前三個月的薪水,就同意與球會解約。

  但大連一方一筆尾款卻在陳濤加盟了安納普爾那之後,也遲遲沒有支付。陳濤透露,對方律師表示拖欠尾款是因為自己遭受折磨訓練的事情告訴了媒體,老總不高興,所以不發了。

  「我就嗬嗬了,你既然安排教練單獨帶我每天跑幾萬米,我還不能說?」

2014年6月18日,四川省成都市,陳濤在法庭上還是會感到偶爾頭暈。東方IC  資料圖最初是想過渡,現在想紮根
2014年6月18日,四川省成都市,陳濤在法庭上還是會感到偶爾頭暈。東方IC 資料圖最初是想過渡,現在想紮根

  最初是想過渡,現在想紮根

  一直到今年2月,陳濤才在中國足球協會仲裁委員會的裁決下打贏了官司,從大連一方拿回了被拖欠的尾款。

  「正義只會遲到,絕不會缺席!」

  陳濤當時在微博上如是說。但對於年過三十的他來說,失去的的這一年半的時間是難以挽回的,這也是他不得不委身中乙的重要因素。

  2016年夏季二次轉會時,除了安納普爾那外還有中超、中甲級別的球隊也有意邀請陳濤加盟,為什麼會選擇平台最低的四川隊呢?

足協裁決書。
足協裁決書。

  對此,陳濤告訴記者:「2016年和一方一直在打官司,二次轉會不像冬季轉會,有那麼多時間讓我跟隊磨合。所以從當時自己的情況看,去更高級別的球隊對別人、對自己都有些不負責任。」

  「所以當時的想法就是到中乙來逐漸恢復狀態,適應一下比賽節奏。於是,去年我選擇和四川隊簽約半年,想看看半年後狀態能否回到更高級別聯賽上。」

  去年雖然安納普爾那衝甲失敗,但球隊的發展思路和雄心還是打動了陳濤,他選擇和川足續約三年,已經32歲的他終於決定在四川穩定下來。

  進入職業生涯尾聲的陳濤依然保持著敬業、勤勉的態度,安納普爾那副領隊張旭就透露,每次訓練陳濤總是第一個到訓練場,而在球隊打完比賽放假的那天,他也會主動來球會,在健身房練上半天……

  十幾年來的坎坷、磨難,並不是因為陳濤欠缺職業精神或是不夠努力,而是造化弄人和遇人不淑,可以說陳濤是中國足球偽職業時代的一個犧牲品。

  面對媒體、球迷對於自己從天才到淪落中乙的討論,陳濤也看得很開,他告訴記者:

  「中國足球在慢慢發展、慢慢變好,這個過程中總得有人成為炮灰,總得有人義無反顧地去犧牲自己,才可能讓中國足球在發展中糾錯,變得更加職業化。如果我們都不想成為炮灰,可能永遠也見不到那一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