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鈞甯談閨蜜范冰冰:圈子很複雜,我們交往很純粹
2017年05月04日13:48
張鈞甯與范冰冰
張鈞甯與范冰冰

  “長得好看,又有智商,腳都長得好看。”尹正在《二十四小時》里用盡全力誇獎的是張鈞甯。自從在《武媚娘傳奇》里演火了“心機美人”徐慧,又藉著各種各樣的真人秀展現真我,張鈞甯所到之處魅力“通殺”,男星讚美不說,許多女生提到她都一臉羨慕,因為“她活出了女人30歲最美的模樣。”

  接受記者專訪時,這位無時無刻不散發正能量的女明星卻說,自己也有“小確喪”的時候,沒有過去“刺痛的青春”或者30歲時的低潮期,就不會有現在的“元氣女神”。專題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陳慧

  接戲讓人意外

  從壞女人徐慧到小鎮女青年

  出道多年的張鈞甯,之前最常被稱作“台灣第一氣質女星”,真正讓她打開大陸知名度的,是一個反派角色,她在《武媚娘傳奇》里飾演的徐慧,柔媚入骨又城府極深,一直“豔壓群芳”的范冰冰,劇中一走神就會被好姐妹“碾壓”。

  “讓人意外”正是張鈞甯這兩年所接拍的角色方向。5月11日公映的《六人晚餐》里,她梳起雙馬尾變成了小鎮女生“林曉藍”,質樸外在包裹了一顆不甘平凡、力爭上遊的慾望野心。對照之下,現實中的她一直過著現代都市女孩生活,生於慕尼黑長於台北,台北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又讀完了碩士,父母親不是博士就是碩士。

  白富美如她能理解得了小鎮女青年的慾望之心嗎?張鈞甯的回答是,“慾望每個人都有啊,不用覺得慾望是不好的事情。只是要學會你的慾望如果對別人有不好(影響)的時候,如何控製就行。”

  張鈞甯說她現階段不會對演藝事業抱有多大的慾望,“當然還是希望大家喜歡我,可以一直拍戲。”心底真正想要的是,“我期待遇到很好的角色,‘啊,那是張鈞甯?’‘她也可以演這樣的角色?’如果觀眾有這樣評價,我會很開心。”因為對自己有期待,對錶演有慾望,所以才會有“徐慧”。

  《六人晚餐》也是讓張鈞甯燃起表演慾望的作品。她在採訪中好幾次說到自己是如何喜歡這個故事。憑藉“徐慧”打開知名度的她,“威脅”經紀人無論如何都要讓她接這部戲,劇本看一遍不過癮,連夜找來小說,讀到最後“哭得不能自已。”還半強迫好友竇驍一起來演。“雖然這部戲有很悲慘的感情故事,我卻看到了希望,我希望傳達給觀眾。”

  和“徐慧”一樣,“林曉藍”也是張鈞甯出道這麼多年沒演過的角色類型,她必須從外在開始調整自己。“看很多那時候的書還有照片,刻意讓自己瘦了四斤,我覺得瘦比較符合物資匱乏年代的人物外形。”心理層面要不斷用減法,告訴自己找回17歲的“初心”。“雖然我不是廠區出生的,但演員好玩的地方不就在這嗎?可以解讀人物的心理,我就抓住她掙紮、想出頭的心情。最難的反而是,自己已經到了會想很多的年紀,可‘曉藍’才17歲,她不理解許多東西,我需要一點點把經驗、體會都減掉,找回17歲的純粹。”

  成長讓人意外

  青春的刺痛和30歲時的低潮

  “刺痛青春”是《六人晚餐》海報上醒目的標語,竊以為張鈞甯對這句話不會有共鳴,畢竟她已經是所有女人夢想的模樣。沒想到她反應頗大,“我們每個人的青春一定伴隨著刺痛,我當然也有。像我小時候暗戀一個男生兩年,也因為喜歡的人,足足喝同一個礦泉水品牌8年。其實20年後你回頭看那些都是小事,對當年的我們而言,就像一根刺在心頭的玫瑰刺。”

  在找回初心飾演“林曉藍”的同時,張鈞甯也看到了曾經的自己。曾經的她就像“曉藍”一樣,有過不懂事的時候。“我小時候很不喜歡自己,處女座又是A型血,容易緊張又不夠大方。”以前喜歡照直說的張鈞甯,在高中加入儀仗隊後個性慢慢改變了,“那時候當分隊長,跟師妹、老師都要溝通。一開始我很倔強,看到不對就會直接說,結果隊員不理解,經常爭吵。一次次被刺痛,一次次修復關係,慢慢地我才懂得理解別人。”

  對張鈞甯而言,青春除了刺痛,還有努力,她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試鏡時的窘態。“公司問我要不要去拍廣告拍MV,我就去了。每次都做無實物演出,一堆人看著你真的無比尷尬,但每一次試完回去,我都覺得不行,下次要更好更大方。”終於在試鏡四十幾次之後,非表演科班出身的她學會坦然面對鏡頭,也等來了人生第一個角色,一句台詞不超過30秒露臉,出現在了《流星花園2》。

  如果張鈞甯不說,許多人不相信貌美如她也有過刺痛般的青春歲月。而2012年她和陳意涵“30歲必做的五件事”刷爆話題,不少女生羨慕她倆把30歲過得如此美好。其實30歲前後,正是她演藝事業的低潮期。試過連著3部戲角色都被換,另有一部戲準備要簽約了,卻在看電視新聞時發現,“女主角不是我。”她笑著說,這幾年一直有人問她,如果能回到某個時間點她的選擇是什麼,她說,“我不想回去,如果那個時刻變了,就不是現在的我。像之前我遇到低潮的時候,有朋友安慰我,如果沒有秋冬的休息,怎麼會有養分去迎接春夏呢?人也一樣的,一定會有上坡下坡,幾年就是一個循環。我跟自己說,不要害怕挫折,用好心態跟它相處,等你再好起來的時候,就會變成經驗,陪伴你一輩子。”

  見她說起低潮期如此雲淡風輕,好奇追問有沒有一刻是她垂頭喪氣,只想“小確喪”的時刻,張鈞甯笑了,“當然有啊。工作很累回到房間的時候,還有覺得自己演得很爛的時候。沒有人的人生是順的。”

  交友讓人意外

  與楊佑寧竇驍組聊天群 視范冰冰為鐵哥們

  大部分女生羨慕張鈞甯,不僅因為她顏值高學曆高,重要的是她認真生活的模樣,雖然工作忙檔,她從沒停下旅行、跑步還有交友的腳步。

  像這次拍《六人晚餐》,好友竇驍就是被她“勸說”而來。兩人2011年合作《賽車傳奇》感情變好,她覺得“丁成功”或許能洗刷外界對竇驍的認知,“大家對他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山楂樹之戀》(電視劇版電影版)那種文藝男生階段,‘丁成功’其實是很熱血、陽剛的。”她覺得非同一般的熟悉度,讓兩人拍起感情戲更有火花,就像高手對弈一樣,她跟竇驍在現場各自出招,“我們都接得住。”

  而跟好友拍戲樂趣又特別多,她自嘲是吃貨,劇組給他們倆送餐,總是送錯,“誰能想到一個女演員能吃那麼多?竇驍因為在健身,一直吃雞胸肉跟無油無鹽的食物。”等下了戲,帥哥美女外加各自的助理齊齊進房間,“別人在劇組收工了,不是吃飯就是聊天,我們是四個人一起在房間健身。在片場還會做一些平板支撐比賽,真的鬧死了。”

  張鈞甯笑說,這麼些年在演藝圈結交的好友,男生都沒把她當女藝人看待,她也在友情里汲取了有益成分。《夢遊夏威夷》是張鈞甯第一次主演電影,她從第一次合作的楊佑寧身上看到了表演的魅力。“像我從小唸書,教科書上設定了正確答案,我不知道還有其他方法可以思考。楊佑寧是我第一部戲男主角,我因為他才想當演員。”原來《夢遊夏威夷》拍攝期間,導演時常只給簡單大綱,表演細節需要演員來填充,在和楊佑寧等人的共同討論下,“那種我參與了電影創作的感覺很妙。創作不止是導演一個人完成的,演員可以給角色賦予生命力。”

  張鈞甯透露,她還和陳意涵、楊佑寧以及竇驍組了個“三缺一”聊天群組,“大家工作很忙,聚會總是有人缺席。我們會故意把照片傳上去,給落單的人看看。”

  而在那麼多好友里,范冰冰大概是跟張鈞甯看著類型最不一樣的女明星了。自從《武媚娘傳奇》合作之後,兩人只要去到彼此的城市,都會吃飯聊天,微博上互動也十分頻密。說起跟“范爺”的相處,張鈞甯透露“非常舒服,可以開玩笑可以損她、鬧她。雖然我們的圈子很複雜,但我們的交往很純粹。”

  而范冰冰做的暖心事,一直記在張鈞甯的心裡,“有次我到北京來,就是單純找她玩。結果她說那天要去見幾個導演,‘那你和我一起去唄。’等到了現場,冰冰又跟每個導演介紹我,‘說我是她見過最好的台灣女演員。’一個女演員能跟別人這樣介紹另一個女演員,我很感動,在我心裡她就是鐵哥們,一輩子的好朋友。”

  之所以一直保持“元氣滿滿”的形象,跑步跟旅行對張鈞甯而言意義重大。她在採訪中說,上天給了她兩個禮物,一個是表演,另一個就是跑步。運動讓張鈞甯保持了身體健康,精神狀態也變好了。接觸大自然,則讓她看清內心真實需求。張鈞甯分享說最近印象最深的旅行是去西藏,“在西藏轉山的時候,那種接近極限的時刻,會發現我們要的東西好簡單,慾望變小,你的選擇就變多了。”

  記者手記

  知道不要什麼的女明星

  張鈞甯是會做減法的人,就像她在自己微博里說的那樣,“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也是一種選擇。”

  她很早就發現個性里彆扭的部分,所以一直要求自己改變,採訪里提到了青春時期那些調整,如何從不大方變成落落大方;她不想只給觀眾留下“文藝女星”的印象,所以才有壞透了的“徐慧”出現;人們覺得她這樣高學曆女子最適合出入高級餐廳,她默默去了西藏轉山。

  希望“知道自己不要什麼”的她接下來帶來更多意外。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