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王菲唱歌片段曝光 網民:生得好似鄧麗君
2017年05月04日07:00

近日王菲14歲時演唱嘅片段曝光,唱嘅歌曲係《大海啊故鄉》!當時王菲仲係學生,頂著一個齊蔭娃娃頭,網民頻呼可愛但歌聲比實際年紀更成熟,而且唱得好認真!部分網民更話覺得王菲生得似鄧麗君!

新浪音樂:#Hit演出# 一段王菲14歲時演唱《大海啊故鄉》的視頻曝光,頂著學生頭的天後唱得很認真[污]http://t.cn/RX3vWpp ​ -- 新浪音樂

 

From:微博/娛樂日爆社

2010咖喱姐: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王菲 《我願意》http://t.cn/R6M2EuQ (分享自@蝦米音樂) ​​​ -- 2010咖喱姐

 

From:微博/2010咖喱姐

 

君心我心愛菲:1969年8月8日這一天我得偶像天後王菲出生了,從此世界就不太平了,所有菲迷都為他痴迷 http://t.cn/R2WxKdk ​ -- 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From:微博/君心我心愛菲

 

俏千金集團銷售主管:謝霆鋒王菲婚禮邀請李亞鵬竇靖童參加 為何卻拒絕張柏芝與兒子?你們怎麼看 ​ -- 俏千金集團銷售主管

 

From:微博/俏千金集團銷售主管

 

From:微博/俏千金集團銷售主管

 

From:微博/俏千金集團銷售主管

 

From:微博/俏千金集團銷售主管

 

逆時裝:王菲職業生涯中最為震撼 最令人目瞪口呆的作品 奪人魂魄的妖艷史詩: Faye Wong 王菲 - 彼岸花 (2000)

作曲: 王菲 / 作詞: 夢 / 編曲: 張亞東 / 導演: 呂樂
© 2000 A Production House Ltd. / EMI / Original Publishing: Faye's Music Ltd. / via: Faye Wong Official Channel | All Rights Reserved.

這首歌依然是trip hop的變體,可算是post-trip-hop的一種,反正到了這個時候,王菲的音樂已經完全擺脫了90年代alternative和典型trip hop的束縛,過去專輯里的配器基本上都被丟掉了,和竇唯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你可以理解為這朝電子音樂又邁進了一步,也可以說它徹底變成了一首東方式的「古典交響詩」,但無論怎麼說,恰好這兩種東西,都是可以無限「膨脹」的巨型事物。整首歌廣闊而宏大,血紅中帶著漆黑。

在張亞東提供素材的幫助下,王菲寫出了絕美的旋律——直線式結構,沒有傳統通俗歌曲的重複橋段,沒有任何斧鑿和做工的痕迹,一氣呵成,快速哼完然後接著打麻將。【這說的難道不是張亞東先寫「B旋律」,接著王菲寫「A旋律」,夕爺再填歌詞么?有什麼看不懂的?】從「天黑」兩個字開始,旋律開始向上攀爬,而「他來」兩個字,登上了這首歌「珠穆朗瑪峰」。可以感受到的是,這就是歌曲自然而然的發展,王菲在寫的時候應該沒有太多地想過自己要怎樣去唱。(雖然以她的假音來說並不難企及)總之,在主旋律的自然條件下,這首歌沒有半點苦心孤詣搜腸刮肚費盡心機想要製造高音的功利心理。

這曲子也給了填詞人無限擴大歌曲主題的充分理由,歌曲寫得揮灑簡潔,歌詞自然不會有太多字,但夕爺真的把每一個字都用在了刀刃上。他寫了95%頗為高深莫測的字句,最後用直白的四個字結束,這本身就是一種拿得起放得下的表現。佛教教會他的不是凡夫俗子所理解的恪守清規,而是六根清凈的必經之路:至情至性。我沒辦法將歌詞一句一句羅列分析,那不是我的強項,但是我必須提的是,讓我最有感觸的一句是「天黑 / 刷白了頭髮 / 緊握著 / 我火把」。在我看來,天黑意味著垂暮之年,一夜白頭命不久矣,卻依然緊握著火光,讓自己得以繼續在黑暗中前行。用得最好的字是「刷」,能感覺到髮絲與筆刷相似的紋理,也能體現天黑(年華老去)的無情,就像筆刷上色那麼容易,輕輕一刷,你就從花樣年華,抵達了「彼岸的對岸」。

張亞東後期的進一步製作則挖出了這首歌的全部寶藏,編曲里的「B旋律」是他們創作的第一步,所以給人的第一印象也是編曲更佔主導位置。厚重的西洋弦樂用在這裏毫無違和感,而你會發現,音樂做通透了,並沒有東方和西方的區別,人所創造出的所有東西在俗世里都是有局限的,但佛教中強調「無相」的概念,所見皆為皮相,所以使用西洋弦樂,要看怎麼用,用好了,自然就沒有任何差異了。有人肯定會對我使用「妖艷」二字感到頗為不滿,但你別忘了,成佛的「代價」和必經之路是什麼?那就是浮華妖艷奢靡到極致之後的離棄。這首歌的編曲,華麗妖艷,油色慾滴,到了根部,到了極致,在這股力量的反彈之下,意境才會被拋至大氣層之上,無色無形,輕若浮雲。這中間無數的旅程,就是你修行之路長度的保守數字。

開場前奏長達近兩分鐘,華麗無比,收尾也是差不多一分半,要不是中間夾了王菲的唱段,和純音樂也沒啥差別了。在這種施展空間非常寬裕的情況下,張亞東開始大胆實驗他的電子音樂。節拍是歌曲東方味道的主要供應處:強烈震顫的重低音——「咚!」充滿彈弓感,與清脆的木魚敲擊聲以及水滴聲交相輝映。透明的豎琴撥弦像花瓣一樣散落其中,落英繽紛,在平靜的水面上擊起漣漪,整首歌重得下去又輕得起來。給歌曲無限加分的還有張亞東做的細節,非常令人玩味。這三道不易察覺的聲音令我感到震撼異常:一道是像是被金屬的鈍器或者鏡面的物體拍打產生的「噔」聲響,眼冒金星,左聲道還有迴音,讓人久久回不過神來。你就想象一下你被一個臉盆拍了頭是啥感覺吧。這既像是把你從現實中拉扯出去,觸摸到意識模糊時所感覺到的激烈幻象,又像是擊碎「鏡花水月」的vision,讓你被迫從美夢中醒過來。音樂結構上,這也是一個切分點,把弦樂和豎琴隔開,有很強的推進作用。另一道是王菲人聲的電子化處理,MV到了最後雲朵的部分,出現了「我很愛愛愛愛…… 愛他!」的迴音,什麼都不用說了,這特么太迷幻了。之後還重複了好幾次,一次比一次虛幻,一次比一次模糊。最後一道是類似海鷗叫或人的吶喊,在4分49秒(上一道聲音同時出現的部分)時最為明顯。這令我想到蒙克的油畫「吶喊」,是構成歌曲令人感到恐懼的一個細小但關鍵的部分。歌曲和MV最後在強烈的重低音和充滿毒性的「未來末日警報聲」合成器,以及無限延伸的海面中戛然而止。節拍停止之後,電聲仍在回蕩,令人心生寒意。

愛、恨、貪、戀、嗔、痴、狂,皆不得善終,待哀艷的戰火熄滅,毗摩質多羅口中仍將再次噴出妖艷的火焰,現實反反覆復,唯有隨著彼岸花的火照之路踏入幽冥地獄,方得片刻的安寧。

http://t.cn/RXFP73d -- 逆時裝

 

From:微博/逆時裝

 

有演技的歌手:1993年,王菲在香港十大中文金曲現場,深情款款的唱出了這首【容易受傷的女人】她唱的是自己,那時完全受傷的自己。 http://t.cn/Rt1ImIH ​ ​​​ -- 有演技的歌手

 

From:微博/甩古_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