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媒體讚拿度:十冠不可思議 偉大無可比擬
2017年05月03日12:26

  人們喜歡收集各種東西,而對於拿度來說,他喜歡在泥地場上收集冠軍。在印度體育記者羅希特-布里耶納西看來,拿度的偉大是無可比擬的。

  在地毯球場上,約翰-麥根萊保持著85.3%的最高勝率;硬地球場的最高勝率是由諾瓦克-祖高域保持的84%;草地球場的最高勝率是由唐-布吉保持的91.2%;而在泥地場上,拿度卻保持著91.7%的最高勝率。把他成為泥地場上最偉大的球員是不夠的。事實上,在網球史上,他在泥地上的表現比其他任何人在任何場地上的表現都要更偉大。

  拿度已經證明了再沒有什麼數字能比“十”更強更時尚了――他剛剛在蒙地卡羅和巴塞隆拿背靠背獲得了十冠王,也許很快,在法網他能第三次實現這個偉業。

  自《聖經》中的“十誡”開始,“十”這個數字就一直很受重視。在體育運動中,它代表著堅韌,因為它是十項全能的項目數量,它也是一個拳擊手倒地後必須站起的時間限製,它還是個無形的屏障――每個百米短跑選手都會告訴你突破10.01秒有多難。

  “十”恰恰是1999年足總杯重賽中曼聯擊敗阿森納時的人數,而雷吉-米勒也經常在電台的籃球解說中強調:“邁克爾-喬丹在他最糟的一天也比高比拜仁在他最棒的一天好十倍。”

  “十”還是足球球衣上的聖號。儘管第一個穿著它慶祝的貝利表示傳奇誕生於運氣。當然,“十”還代表著完美,代表著運動的盡善盡美。1982年,跳水選手格雷格-洛加尼斯在世錦賽上以完美的表現獲得了全部7個裁判打出的滿分10分;1976年,體操女皇科馬內奇在蒙特利爾奧運會高低杠項目中也獲得了唯一的全部滿分十分的成績。

  但現在,網球界同樣被兩個迷人的“十”征服了。如果拿度能在巴黎完成第三個“十冠王”偉業,那他不說永垂史冊,也至少要在紀錄冊上停留很長一段時間了。如果說完成一次就已難能可貴,那完成兩次就真的是非凡之舉了。

  在同一項賽事中拿下十冠是非常不可思議的。這是約翰-麥根萊在同一項賽事登頂次數的兩倍,米洛斯-拉奧尼奇生涯總冠軍數也才8個,祖高域也才至少拿過澳網、邁阿密和中網六次。在溫網還只打一場冠軍決賽的時候,威廉-倫肖也只贏過7次冠軍,而彼特-森柏斯在公開賽時代追平了這個壯舉。羅渣-費達拿也曾在哈雷贏得過八次冠軍。

  但沒人能比肩拿度。他是第一個,因為他不知為何能一直持續。他的雙重十冠王是卓越、頑強、持之以恒和求勝慾望的融合的結果。某種程度上,他不僅僅是名球員,他更像是個探險家,在沒人的地方冒險。就像泥地場上的“萊因霍爾德-梅斯納爾”(意大利登山占士)。

  2005年,是拿度首次獲得法網冠軍的一年,同時也是他首次在蒙地卡羅和巴塞隆拿奪冠的一年。那年他贏得了八項泥地賽事――費達拿到目前為止只贏過11個――那已經是太久以前的事了,那時阿薩法-鮑維爾剛打破百米世界紀錄,而蘭斯-岩士唐還在環法中作著弊。

  如今,拿度還在繼續。他在追逐著法網,你可以從這個人臉上看到他整個職業生涯似乎是無盡的複活了。如果你在考慮他身體的問題,那簡直就是荒謬的。十冠王的成就比任何核磁共振成像更有說服力。也許只有詩人知道關於這種人的答案,或者像丁尼生曾寫的:

  我的力量是那麼強大,因為我的心是那麼純淨。

  (月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