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傳武和實戰的區別有多大?
2017年05月02日20:37
擂台比武

  上週,北京必圖拳館的館主徐曉東在四川KO雷公太極的視頻和內容席捲了武術圈,再次引起了無數的口水征伐。

  很多人問我,希望我能寫個東西出來。

  傳統武術到底有沒有實戰能力?

  作為採訪搏擊拳擊的記者以及國家體育總局武術運動管理中心的新聞委員之一,我只能說,我雖然看到過很多的傳統武術表演,也認識一些所謂的名家,可是因為學識所限,見識不夠,真沒法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只能說,以我現在的理解,如果100個練傳武3年的弟子和100個練搏擊拳擊3年的運動員對打,如果不帶護具、容許摳眼踢襠,雙方也都下得去狠手的情況下,那麼傳武還是會敗得很慘,勝率不會超過30%。

  因為搏擊拳擊練的就是一個對陣,這是他們的目的。而傳統武術更多是以強身健體和陶冶性情為目標的,對陣練得少。目的不同,成才的方向也就不同。

  這就跟你把一個奧運射擊冠軍和一個軍隊狙擊手趕進大山裡去對決一樣,軍隊狙擊手活著出來的概率要大於奧運射擊冠軍。

  雖然在射擊場,奧運冠軍的環數更高。

  但是在考慮風向和蚊蟲干擾,以及槍械的后座力乃至實戰觀察、包括殺人的心態後,狙擊手肯定會更占上風。

  當然,就像科學家雖然沒有見過,但是絕對不會排除宇宙中除了人類還有其他智慧生命體一樣,否定傳武完全沒有實戰能力也是不科學的做法。

  下面說幾個我在採訪中聽說過的傳武和搏擊的故事,以及一些名人的看法給大家聽聽。

  1、鐵砂掌和全國冠軍的回憶

  世界散打冠軍、全國散打冠軍、無差別級功夫王獲得者黃磊曾經和我說過一個段子。他們在河南參賽的時候,有個山東練鐵砂掌的師傅帶著弟子前來拜訪,想要和散打運動員們切磋一下。

  當然,最後也沒切磋起來,不過這位師傅和弟子露了幾手,給冠軍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位鐵砂掌老師的手練得變形,粗大黝黑,一看就是用鐵砂反複磨、藥水熬練過的。

  黃磊後來和我感慨說:“高手在民間啊。”

  當然多高,高到什麼程度,黃磊沒繼續說下去,這個也真沒答案。

  2、現代版武林大會的認識

  過去國內有很多號稱《武林大會》的事件, 我也去過一些。有的《武林大會》作秀的意味很濃,有的則比較內斂。但是要說分辨能力,我畢竟不能算是內行,只能看看皮毛。

  2013年6月1日,曾經給成龍的《飛鷹計劃》《醉拳2》《霹靂火》《玻璃樽》《尖峰時刻》《贖金之王》等諸多電影擔任動作導演以及飛車導演的陳勳奇,在白雲觀白雲長安大酒店舉行了一個名為《中華武術家寶典》大型紀錄片的拍攝啟動儀式,諸多當代武林人士到會祝賀,並在現場進行了表演。

  當時去的有對李連杰影響最大的原國際武聯技委會主任、中國武協副主席吳彬;

  還有張震的師傅,原中國武術協會委員、北京武術協會副主席、北京武術協會八極拳研究會會長、中國武術八段王世泉老先生。

  現場有50多個門派或者支派的傳武練習者進行了表演。

  其實,很多武術的基本套路很簡單,沒那麼多翻轉騰挪,主要就是前進、後退、出拳、出腿,翻陰陽掌,帶、拿、磕、靠,移動的範圍和出拳掌的幅度都很小。當然,這也許是因為現場的地方不夠,不過我更多地認為,這才是實際上傳武的內容。

  大多數人看到的那種電視上播出的全國武術錦標賽,是為了表演而進行的現代版套路化傳武,這種傳武講究的是連貫性和舒展,但是脫離了實戰。很多動作為了漂亮而進行了改進,有點像連城訣里《唐詩劍法》變成《躺屍劍法》一樣,要故意多劃幾個圈,多翻幾個觔斗。

  在這次的聚會上,和一些傳武的人聊天,聽他們講了一些事情。比如掌門人這個概念,實際上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這都是小說家之言,每一門也就是在一個縣,一個村兒也許有一個傳承人,而大的門派早就開枝散葉,根本沒有什麼總掌門一說了。

  比如八極拳,國際上因為日本世嘉的VR戰士捧紅了吳連枝,但是在國內特別是北京武術界、八極拳的代表則是王世泉。

  所以八極拳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掌門,只能說哪一支的傳承人是誰而已。

  3、央視那些失敗的挖掘努力

  2008年,央視中視體育創設了一個電視賽事,叫做中國武術職業聯賽,簡稱WMA,也就是後來的《武林大會》前身。

  這個賽事一開始的宗旨是挖掘傳統武術中的技擊能力,爭取打出電視電影里那種中國武術的風采來。

  我從一開始就受邀請參加了WMA的報導。賽事最開始是以民間武術拳館為依託的,第一屆的參賽人都是練傳統武術+民間搏擊出身,沒有專業運動員。

  結果第一場比賽就有3名選手被打得骨裂,後來徹底廢了,再也不能練武。

  而且一開始出場的民間選手很少有人的體能能堅持3回合,一般第2回合就累得塌手軟腳了。

  後面,組委會不得不趕緊找武管中心調正式的運動員參賽,才完成第一季的比賽拍攝。

  當時擔任WMA總顧問的《梅花樁》掌門韓建中老師(註:這是韓老師的弟子這麼說的,是否梅花樁另有分支門派劍宗氣宗的來爭正統,我沒法證實)後來又找了自己的老闆弟子李尚賢,在江門辦了幾次比賽,對陣外國泰拳選手,創設自己的規則。

  比賽使用擂台加分製,只要打出武術中的大招就給加分,不過出場對陣泰拳的選手都是廣東散打隊的運動員。

  而結果是慘敗,因為實戰中很少很少能打出武術動作,每每公佈比分都是大招加分――零分。。

  第二年WMA改革,中視體育進行了“認真調研”後,根據太極拳的基本動作,規定了20個加分招式,給每一個武術動作製定了分值,出的大招越大,分值越高。雙方3回合對打,誰的有效太極拳大招多,誰贏。結果在擂台上發現,越簡單的動作越有效,對陣雙方都變成了形而上學的單鞭突進,呈現出來的就是被武迷們嘲諷的“胖子摸胸”。

  之後WMA進化成了《武林大會》,因為門派之見甚深,沒法搞太極拳VS三皇炮錘,誰贏了誰好像就要說XX拳壓倒XX拳一樣,這可動了武林大忌,結果只能搞太極拳VS太極拳的自家比拚。

  師兄弟喂招,實戰中竟然還真的出過幾個擂台的馬步靠,讓解說興奮不已。

  後來和中視體育的人私下聊天得知,其實那比賽都是師兄弟之間打,早就互相決定了冠軍,哪個師弟敢和師兄爭啊。

  所以《武林大會》越來越搞不下去,最終變成了西安體育學院國內女生A翹楚趙學軍老師弟子們上來“唱戲”。傳統武術的擂台呈現就此拜拜,讓位給了真正打搏擊的參戰。

  2011年左右,有一次在廣東佛山,一個當地警察、在軍隊練過3年散打的高手和廣東隊的職業散打選手要求比賽。結果在擂台上沒及2回合就體能堅持不住,敗了下來。

  至於同樣在這一年,已經退役的散打冠軍、當了教練的柯榮亮秒殺特種兵的視頻,大家可以自己去找找,網上有很多。

  4、章子怡八卦掌師傅的採訪筆記

  2013年1月,王家衛導演的《一代宗師》電影上映。我通過《中華武術》雜誌的同行王濤女士,聯繫到了幾位給這部電影出過力的、練傳統武術的老師傅,進行了採訪,寫了兩篇文章。

  一篇叫做《一代宗師武術秘密1 章子怡八卦掌打得張晉出血》、另一篇叫做《叉燒飯才是一代宗師絕學大師 梁朝偉斷臂內幕》,有興趣的可以去找找,新浪網上還有。

  當時文章出來後,章子怡的粉絲還很興奮,在文章後留言說“國際章”是真功夫,都能打得全國套路冠軍張晉出血。其實這是他們不懂,在套路喂招中,恰恰是因為章子怡功夫不夠,才不能對力量收發由心,才會“白猿獻果”雙托掌打得張晉嘴巴出血的。

  給我留下深刻記憶的是當時對幾位老師的採訪,比如對形意拳和八卦掌名師、當時在本溪市第九人民醫院當康複科主任醫師的關寶平師傅的採訪。他是幫助章子怡拍這部電影進行訓練的幾個老師之一,也是幫助袁和平設計動作的傳統武術老師。

  那次採訪、關老師的學識和講解都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傳統武術人是含蓄內斂的,和那些整天找記者吹噓,談養生,高調賣大力丸的不一樣。

  5、張開印、方便、邱建良和套路

  張開印是國內著名的散打高手,出身於塔溝的他因為18歲KO藍桑坤,名氣大振。

  2013年我向K-1推薦,張開印參加了K-1佛山的比賽,在72公斤級契約超級戰KO了參加過當年K-1世界MAX16強的泰國拳手萊成。

  在接觸中,我曾經問過張開印關於傳統武術和散打的看法。

  練過傳統武術的張開印說:

  “傳統武術套路要求漂亮伸展,所以所有的動作都要求大幅度,比如你的出拳要全都胳膊伸出去,要送肩送到底。但是在搏擊擂台上,這麼打就老了,你要是這麼打,根本沒時間縮回來,我們現在在擂台上比賽,上半身的出拳,現在都在學拳擊了。”

  2015年,方便KO了馬庫斯,給他自己正了名。同年2月3日我採訪了方便:

  方便證實自己“在賽前一個月專門去瀋陽拜了個楊老師,他以前是拳擊教練,去加強拳的訓練。”

  看看今年全國散打比賽暨全運會預賽那打得不連貫,慘不忍睹的比賽過程,別說套路了,目前國內體製內的散打在現代擂台、特別是拳法的訓練上,還有很長時間的路要走。

  中國武術搏擊要想進步,不能總是吹老祖宗怎麼樣,而要向前看,兼收並蓄,取長補短,以現代的觀點融會貫通,才能進步。

  張開印和方便之後,目前國內最好的職業搏擊選手邱建良和傳統武術的關係更密切,很多人不知道“坦克”是練傳武出身,邱建良在2003年-2008年練過5年傳統武術,專項是南拳、刀術和棍術。

  談到傳統武術對於自己的幫助,邱建良說:

  “如果我沒有練習傳統武術的經曆,我也不會在競技格鬥的擂台里有這樣的成績,但是個人覺得目前國內的‘武術套路’真的只剩下‘套路’了,教練員要求學生們達到像競技體操一樣的‘高、難、美’。而套路中真正蘊含的攻擊原理則沒有被突出……所以我在目前的‘中國武術套路’學習得到更多的是身體素質方面的提高,諸如:速度、力量、協調之類的身體能力。”

  邱建良還補充說:

  “中國傳統武術脫離實戰,這樣是不好的……就如只強調理論而不去實踐一樣……不過,我的這些看法並不針對民間很多沒有脫離實戰的傳統武術習練者。”

  這次徐曉東擊敗雷公太極後,國內有人出來說讓所謂的太極實戰第一人,王戰軍的徒弟韓飛龍出來對陣徐曉東。

  我一開始有點糊塗,因為對這個韓飛龍沒有什麼印象,後來在《拳擊與格鬥》雜誌主編賈春天的提醒下才想起來,我現場看過他的一場比賽。

  去年7月,受到青海省拳擊協會主席張剛的邀請,我前往德令哈觀看了一個邀請賽,韓飛龍在那場比賽中KO了一個來自保加利亞的拳手。

  當時他是穿著跆拳道道褲出場的,比賽中做了一個擂台上很少見的360度轉身雙飛腿,直接踢在那個保加利亞拳手的頭上,KO了對手,據說那保加利亞人顱骨骨折被送了醫院。

  不過,這個保加利亞拳手只是在國內拳館里教拳的教練水平而已,韓飛龍目前參加國內二線賽事《峨眉傳奇》,也不是主賽拳手。更為重要的是,其實他現在的教練王偉是練拳擊的拳擊教練。

  當下,職業搏擊賽事用拳擊教練基本上已經成了共識。邱建良的教練趙世傑和焦學智也都是拳擊教練出身。散打的技術在踢拳規則上防守是不適合現代擂台的。

  至於擂台實戰太極之類的說法,應該和一龍的少林武僧標籤一樣,主要是拿來做賽事和人物包裝罷了。

  6、鄒市明、楊連慧和裘曉君與傳武

  中國獲得過2次奧運冠軍2次世錦賽冠軍的拳王、也是目前唯一的現役職業拳王鄒市明曾經在《冠軍來了》的節目擂台上溜得樊少皇和陳國坤汗流浹背。

  他的師傅張傳良不是練拳擊的,而是傳統武術、中國摔跤和散打出身,據說鄒市明靈活的步伐就是張傳良從中國武術中悟出來教給弟子的。

  當然,對於鄒市明這種跳躍式步伐在職業拳擊的扭腰發力中是否管用,看法見仁見智。不過鄒市明雖然在職業拳擊的重拳上受到質疑,但是其配合步伐的迅捷防守確實有自己的特點。

  國內著名職業拳擊選手裘曉君挑戰過兩次WBA世界頭銜,他8歲開始在家鄉的武校練武術套路,後來改散打,12歲去上海學習拳擊,走上了職業道路。顯然武術套路的訓練對他同樣有啟蒙和打基礎的作用。

  此外,挑戰過IBF世界職業拳擊頭銜的暴力拳王楊連慧,也和我說過一個和傳統武術的故事。

  楊連慧原來在北京隊練業餘拳擊的時候,最好成績是全國前16名。北京拳擊隊的訓練地就在李連杰的母校――北京什刹海體校。這裏是北京傳統武術套路人才的搖籃,每屆全運會或者全國套路錦標賽都會出人才。

  有一次,一個全國套路冠軍想和楊連慧練練,試試自己行不行。

  楊連慧說:“我左拳一舉他就吃了晃,右拳就進去打在他身上了,當然是卸了力的,他們根本不行,和我們練對著幹的人是兩回事兒。”

  7、寫在後面的話

  以上是我在過去8年里採訪搏擊拳擊和傳統武術中瞭解到的、還能記起來的一些點滴。

  很遺憾地是,最近10年,國內的傳統武術套路比賽發展走上了一條偏航的道路。動作倒是為了比賽評判而實現了標準化,但是也失去了趣味性。

  上個世紀90年代的時候,全運會的套路比賽還會有電視轉播,但是現在這種電視轉播越來越少了。

  我曾經在採訪中看過一些現代太極拳的表演,那種剛柔並濟、寸勁發力的出拳相當有表現力,觀賞後給人的感覺就像喝了好茶好酒一樣享受。

  北京什刹海體校同時進行武術隊和跆拳道隊表演的時候,身穿中華立領的武術隊的乾淨俐落勁兒,比白衣白雪的跆拳道隊踢那種特殊方式粘合起來的三合板要好看得多,得到的掌聲也更熱烈,明顯可以感受到中國武術套路受歡迎的程度。

  但是,現在國內的青少年培訓、武館健身培訓,能夠升段的跆拳道卻大行其道,武術套路傳承變成了老土或者大媽們練的太極扇,真是悲哀。

  今年春節晚會上,好不容易組織了個全國冠軍的武術表演進行推廣播出,可是看完了之後,卻是深深地失望,那些動作真的表現出武術之美、表現出這些冠軍的實力了麼?

  排排站,不敢揮灑手中器械,身穿運動服的套路冠軍們,讓我想起的反而是在春晚廣東廣場上跳舞的那些個機器人。

  每每想到這裏,不禁感慨,過去10年,那些所謂的“武術研究院”“研究會”,都在幹什麼?

  傳統武術有其魅力,但是在一些假大空以及和養生賣大力丸掛鉤的吹噓中,走調變味了。

  這次徐曉東挑戰雷公太極之後,我看到一些評論,說起中國傳武的時候,也在說中醫。

  中醫作為傳承和傳統,科學和糟粕並存。國內有否定中醫的廣泛論斷,也有人表示日韓都在搶漢方,我們為什麼還要拋棄中醫?

  其實日韓之所以搶“漢方”或者吹捧所謂的韓醫,那是在現代化、科學化地印證中醫中科學的部分。

  日本人從中醫藥方中進行的活性物質提純,一直走在世界前列。

  中醫之所以在國內存在爭議,主要是中醫界自己對傳統中醫“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做得不夠,對“祖傳”、“秘方”、“偏方”的誇大和迷信,造成社會上對中醫認識的混亂,讓那些“大師”、“神醫”鑽了空子。

  中國傳統武術之所以名聲越來越糟糕,何嚐不是因為一些人鑽空子,誇大的結果?

  很簡單,他不吹噓養生,沒法賺錢。

  那些老闆會早上4點半起床跑5公里,下午打沙袋打磨拳骨流臭汗麼?

  他們更喜歡的是白衣如雪,焚一炷香,喝喝茶,談談禪機,然後在仙風道骨的“武術大師”的感召下,盤腿而坐,吸氣……啊……呼嗚……,好……,然後就長壽了。

  打搏擊擂台的,苦熬的那是“丘八”,只能給老闆當保鏢;不教老闆延年益壽,壯陽辟榖,怎麼賺錢呢?

  傳統武術的名聲,與其讓徐曉東這樣的女生A愛好者去打假,還不如要傳統武術人自己去維護打假。

  (來源:搏擊周評 周超/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