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歌 皆在路上
2017年04月18日05:06

認識陳娉舒12年了。她在《中國青年報》主持文化新聞版的時候,我是她的作者。娉舒的工作風格是孜孜不倦地追求完美,時常就一篇稿子與作者反複溝通,而我的寫稿風格是力爭靠譜,因此合作非常順暢而愉快。

娉舒是位氣質美女,這一點在第一次見面時就發現了。印象較深的是,有一次她請大家吃飯,席中不斷有新人加入,都是京城里寫字麻溜兒好的腕兒。她酒風豪爽,且能夠堅持奉陪到最後,不厭不煩,實屬難得。

那會兒還是MSN時代,我們經常在網上交流。因為我也寫少量的情感文章,發在《中國青年報》的著名版面“屋簷下”上,娉舒看到後總會跑來閑聊幾句。娉舒提問的方式很高明,不給人以八卦之感,卻能引人踴躍作答。所以那段時間的聊天,很可能我不小心袒露出一些不適合寫到文章里的真心話,但我信娉舒是很好的“樹洞”。

《踏歌行》這本書里收錄的大多數文章,在見報的時候讀過。自稱有“拖延症”的陳娉舒,在寫作過程里承受了一些煎熬,這些文章完全可以形容為“心血之作”。我在閱讀時總想尋些她沒能寫到文章里的心跡。但讀多了,覺得娉舒的寫作,不像我那樣時常會藏起來一些東西,她是掏了心窩子寫的,完整地讀完這本書,就能基本掌握她的人生履曆,瞭解她的價值觀,明白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娉舒是個骨子裡有點兒男人味的人,這從她的歌單里可以明顯看到,瞧瞧她喜歡的那些歌手,許巍、高曉鬆、汪峰、老狼、羅大佑、李宗盛……都是文藝老男人曾經喜歡的對象。但與男作者寫這些歌手不一樣,娉舒又是以女性的角度,來講述自己與那些歌之間的故事。於是,本書就擁有了陽剛與柔媚、樂觀與傷感、溫暖與蒼涼等既對立又融合的情緒,而你讀來並無分裂感。

書中最為小女人的歌,是辛曉琪唱紅的《領悟》。但看看娉舒是如何評價這首聽了令人“痛心疾首”的歌的――“辛曉琪過於小女人;周華健,風過耳;李宗盛更灑脫,有笑看風雲破的淡定。”這就很容易懂了,娉舒更喜歡李宗盛的版本,更懂得這個老男人的心聲,更願意接觸那些被磨礪後的情緒。

音樂是一個人獨處時最好的陪伴,音樂也是一個人不同時間段、不同情緒下的內心反映。娉舒以歌名為題目,以音樂為素材,以生活故事為佐料,不知道她精心製作的這道文字大餐,讀者是否品出了多樣的味道。

書中寫到的歌,都是不同時期的流行音樂代表作,它們折射的是我們這幫70後的成長史與心靈史。很慶幸我們這個年齡的人,從少年到如今,都不缺情感充沛的動人作品。在理想年代,音樂人寫出了飽含感性汁液的歌曲,這些歌曲,不同程度地成為我們身上的一部分氣質。現在看來,依然喜歡這些歌的人,已經在孩子們那裡,成了保守落伍者,但只有我們自己知道,哪怕時間再過去幾十年,我們一樣有一顆拒絕成長、也拒絕世故的心。

1985版的《雪山飛狐》,主題歌的名字叫《雪中情》,那麼多年過去,現在偶爾耳邊還會想起它的旋律,“雪中情,雪中情,寒風瀟瀟,飛雪飄零,長路漫漫,踏歌而行”。娉舒這兩年,依舊奔波在路上,她的這本書,讓我把她想像為那個在雪中踏歌而行的女子,俠義而溫情,清新而雋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