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任何一對雙邊關係都不會影響第三方利益
2017年04月12日04:51

4月6日~7日,中美兩國元首在美國佛羅里達州舉行了會晤。這是美國新政府就職以來中美兩國元首的首次會晤。在此次會晤期間,美國東部時間6日晚8時~9時(北京時間7日上午8時至9時),美軍用大約60枚“戰斧”式巡航導彈空襲了敘利亞空軍基地。當地時間4月9日,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駛向臨近朝鮮半島的西太平洋,以威懾朝鮮。

短短幾天之內發生的這些事情,會給中美俄三個大國之間的關繫帶來怎樣的影響?未來又會如何發展?4月10日,中俄專家在今日俄羅斯通訊社在北京舉行的一場北京-莫斯科視頻連線活動上,對此作出了分析。

北京語言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烈英、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都認為,在特朗普上任後不長時間內中美元首就實現會晤,特朗普接受了年內訪華的邀請,中美兩國通過此次元首會晤加強了各部門、各渠道的互信和聯繫,鞏固確認了雙方的溝通機製,有效減少了中美關係未來的不確定性。這些成果說明,此次中美首腦會晤無疑是一場成功的會晤。

俄羅斯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區域問題中心首席研究員謝爾蓋・特魯什認為,特朗普將中美元首會晤的地點選在海湖莊園,遠離了傳統的政治中心華盛頓,正是希望借助這種“遷移”的力量擺脫華盛頓官僚的掣肘。這次中美元首會晤傳達出的信號無疑是積極的。

美軍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空襲敘利亞?謝爾蓋・特魯什認為,基於大家對此次中美元首會晤成果的積極分析、評價,結合考量特朗普本人的行事風格,他認為,空襲發生的時間點更可能只是一種巧合。

不過,莫斯科國立大學世界政治系國際安全教研室主任阿列克謝・費年科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美軍的此次空襲並非偶然。他說:“因為擔心中俄走近會對其產生威脅,因此,美國完全有可能故意而為之,意圖利用空襲增加中俄之間的不信任感。”

對此,梅新育研究員從另外的角度給出了他的分析。他認為,美軍空襲敘利亞,實際上是特朗普希望以咄咄逼人的進攻姿態來實現他“戰略收縮”的目的。同時,特朗普也可能是迫於國內的一些壓力,希望通過此舉擺脫國內許多人對他的“通俄”指控。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正在訪問俄羅斯,此前不久,蒂勒森也訪問過北京,中美元首也剛剛舉行過會晤。中美俄關係是專家學者們難以迴避的話題。

阿列克謝・費年科認為,經濟領域優勢地位的削弱,增加了美國對外戰略的不確定性。目前美俄在敘利亞問題上的態度背道而馳,雙方的反恐合作可能難以為繼。可以說,美俄關係再次陷入了低穀。為了避免俄美關係回到上世紀那樣的“冷戰”狀態,雙方都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對於中俄關係,阿列克謝・費年科並不擔心。他說,中俄是不會改變的鄰居,所以發展友好的中俄關係成本更低,也完全必要。

在評價中美關係時,阿列克謝・費年科認為,從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華時“事實承認”“新型大國關係”,到本次中美首腦會晤談到的夥伴關係,可以看出,中美關係是朝著更加平等的方向發展的。

阿列克謝・費年科強調,在中美俄三國之間,有一點毋庸置疑:中俄、中美或者美俄任何一對雙邊關係的良好發展,都不會損害第三方的利益。雖然中美俄三方關係的未來前景目前看來仍不十分明朗,但很顯然,中美俄三方之間出現任何爭端都是任何人都不願看到的。

許多人會把中美俄關係簡單地用一種“三角關係”來形容,對此,謝爾蓋・特魯什明確表示他並不支持所謂“三角關係論”。他表示,當今世界,大國間關係之複雜、涉及領域之多,遠不能僅僅用一個“三角關係”就概括。

賈烈英教授對“三角關係論”同樣持否定態度,他同時以“網狀”來形容中美俄三個大國之間關係的複雜程度,並指出,中美俄大國關係不可定義為零和博弈。

本報北京4月11日電

實習生 儲娟娟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陳婧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7年04月12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