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主義——音樂夢城西
2017年04月07日03:00
Donald和John因《夢斷城西》首次合作。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百老匯經典音樂劇《夢斷城西》,將於五月開始在港公演。這是一個發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紐約年輕幫派故事,大談新移民與種族文化差異,乍聽之下很American Story,想不到身居幕後的音樂總監和助理指揮Donald Chan和John Yun,卻是亞洲面孔,一位華裔一位韓裔,他們在美國的日子已久,對劇中所述的文化差異,自有一番感受。

對不少音樂劇愛好者來說,《夢斷城西》固然是著名大作,香港較資深的樂迷也應該記得,鄺美雲唱過劇中歌曲《Tonight》粵語版(「Tonight,Tonight,他那目光像謎,他眼神似看穿我心底」;林振強作詞),杜麗莎也演唱過另一首名曲《Somewhere》。當然,劇中還有《Maria》、《America》、《I Feel Pretty》也叫許多樂迷耳熟能詳。

《夢斷城西》於一九五七年初踏百老匯舞台,迄今六十年,多年來演出版本不勝枚舉,不僅有電影還有世界巡演。音樂方面,該劇由Leonard Bernstein作曲、Stephen Sondheim填詞,這次巡演的音樂總監Donald Chan,正是師承Leonard Bernstein,分別在茱莉亞學院(The Juilliard School)和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取得碩士和博士學位的他,已指揮過《夢斷城西》約三千場演出,將於香港帶領約二十位音樂家即場演奏,樂隊中還有一位在香港出生的鋼琴家。「要確保樂隊演奏正確的音符、節奏,時間掌握必須準確,不能太快或太慢,否則演員便跟不上。」筆者看劇後,在蘇黎世Theater 11 Zürich後台,跟兩位音樂人碰面。

最喜歡劇中哪些歌曲?「嘩,好多啊,好像《America》,還有《Cool》,有真正的爵士樂感覺。其實劇中有很多歌我都喜歡,很難選最愛。作曲家Leonard Bernstein真的是大師級的天才音樂家。」他做過許多套不同音樂劇,「其他都很出色,還是《夢斷城西》最好。」

比起在團隊中資歷豐富的Donald,John僅僅是去年十月才加入這個大家庭,兩人可是頭一次合作。在加拿大出生、父母是韓國人的他,能操流利英語和法語,卻謙稱韓語不算靈光。筆者參觀過一眾演員的演前舞蹈和聲線熱身練習,就由彈鋼琴的John指揮若定。

《夢斷城西》講文化差異和衝突,劇中青年幫派The Jets和波多黎各移民幫派The Sharks,互不咬弦,爆發種種事端。Donald直言這些社會問題從來都沒有改變,「甚至變得更差。」John忍不住說。「看看現在白人與黑人、同性戀與非同性戀等等,還是不能共處,這是可悲的。」Donald接着分享成長經歷:「小時候,我們有個亞洲人社群,有中國人、日本人等等,我們也有自己的『幫派』,哈哈!」John則於一個小城市成長,那里沒有太多亞洲人,「我會盡量跟當地人興趣相若,融入他們之中。」

在西方社會,亞洲音樂家要突圍而出,Donald坦言從前的確不容易,「得證明自己能夠勝任指揮,要比其他人做得更好、更努力才行。」他稱現在有不少亞洲人到紐約讀音樂,日本人、韓國人都有,「他們都是出色的樂師。」偶然會到北京、香港、澳門等地的他,欣賞同為美籍華裔音樂家馬友友,還有郎朗。「現在中國有許多優秀的音樂家,年輕一代也有好的音樂老師教導,郎朗等人亦作出了很好的示範。」

這樣說,《夢斷城西》雖然建基於一個American Story,但所謂文化差異,全世界都有相同處境,觀眾大概都能在劇中看見似遠還近的影子。猶幸,音樂從來都是打破界限的繆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