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結弦以最柔美姿態流連翩躚 他是人類藝術瑰寶
2017年04月02日18:18
羽生結弦

  在北歐的冰雪天地裡,妙不可言的東方情愫在他的肢體語言里展露,在久石讓叮咚流淌的鋼琴聲中,他以最柔美的姿態流連翩躚,羽生結弦,日本花樣滑冰選手不過是他在地球上的一個身份,他是上帝派下來的精靈,誘惑摧毀每一顆脆弱而易被打動的心。眼含熱淚看他的比賽有什麼稀奇,羽生結弦遠遠脫離體育選手這個領域,他是攝人心魄的舞蹈家,他是心靈溝通的行為藝術家,“人類藝術瑰寶”六個字更適合他和他每一段都是經典傳奇的演出。

  在他身上,舉手投足,服裝設計的細節,隨處都看到悠久的東方古文明的影蹤。他打破東方美男必須得是長腿歐巴之類的幼稚定義,眉宇間英氣和媚色並存,他時不時讓人產生錯覺:是不是紫式部曾穿越到現在,對著羽生結弦的樣子描出能和日月同輝的光源氏?

  這樣評論體育選手似乎很奇怪,花樣滑冰是元老級冬奧項目,它甚至還在夏奧里出現過,是不折不扣的體育運動,但另一方面,它超凡脫俗的藝術美感,和那些張揚人類強壯體魄的體育項目的確格格不入,羽生結弦更是把花樣滑冰演繹成人類最美麗動人的藝術篇章。這也讓很多競爭對手感到難以匹敵,他們可以做到難度上大突破,但卻無法成為象羽生那樣,和音樂成為一體,滑出娓娓道來的傾訴感,以最優雅的姿態完成四周,穩穩落地,接著唰的一聲,身形曼妙展開,再帶著如癡如醉的觀眾進入下一段的心靈共舞。

  得感謝羽生結弦的存在,他吸引了太多對體育本身毫無興趣,僅僅為了看他舞蹈就甘願買票的觀眾。他改變了我們對花樣滑冰動輒滿口技術用詞的評判標準。你不明白羽生在空中如小陀螺般到底算是跳了幾週沒關係,只要你被這樣的身段表演所震撼就行。東亞由來已久的彼此敵視,在他身上似乎也得到最高程度的緩解。希望這不是錯覺,你沒什麼理由拒絕通過如此耀眼的體育表演來傳播和平和愛的使者。

  略微改寫SMAP“世界上唯一的花”的中文歌詞來獻給羽生:“你是這世界上最特別的花,美得讓人無比驚訝,豔麗文雅,色彩永遠不會匱乏。”今年年底才到23週歲的羽生,燦爛的滑冰未來還有很多年,殿堂級的演出還會有很多篇章。無論有多少困苦,能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看到他演出的人,都是幸福的。

  (魏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