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若向中國商品收高關稅,小企業要怎麼辦?
2017年03月31日08:30

撰文:彭博社

如果特朗普對中國產品徵稅,一些企業主考慮關閉或賣掉廠子

“他們的風險最大、命運與美國進口關稅的聯繫最為緊密”

持續上升的勞動力成本和日益嚴苛的監管法規,不斷地將李世安在中國東南部的玻璃廠推向破產邊緣,儘管該廠生產的燈罩早已進駐家得寶(Home Depot)的貨架。唐納德?特朗普總統(Donald Trump)威脅要對這類產品徵收的關稅,極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惠州百占玻璃有限公司佈滿粉塵的工廠,四個熔爐有三個處於休眠狀態。為美國市場生產燈罩和花瓶的工人已經從大約1000人減少至150人。利潤正在變薄。李世安哀歎道,這家由他父親於1991年創辦的台商企業現在命懸一線。42歲的李世安說,

“如果美國徵收額外關稅,我們就徹底完了,我們沒有能力承擔額外的成本。”

中國數千家中小型工廠正面臨同樣的困境。一些老闆表示,如果特朗普真的向中國出口商品徵收有可能高達45%的關稅,他們會考慮關閉或出售工廠。這些服裝、玩具和家庭用品製造商推動中國每年向美國出口價值4628億美元的產品,但它們自身的資金並不充裕,從而更加難以承受高額關稅的衝擊,也很難將生產業務轉移至東南亞。

2016年,中國向美國出口了價值約合4630億美元的產品,美國仍然是中國出口商品的頭號目的地

常駐上海的麥肯錫公司(McKinsey&Co.)高級合夥人艾家瑞(Karel Eloot)指出,“小企業往往專注於某一類產品,不像大公司那樣多元化。他們面臨的風險最大,其命運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進口關稅的變化。”

特朗普指責中國不僅採用不公正的貿易實踐,而且從事彙率操縱。他在2016年大選期間放話稱,如果當選,他將致力於解決這兩大問題。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3月1日接受彭博電視台採訪時說,“一旦我們準備好一個適當的案例,就會宣佈措施。”

自那以後,美國政府的措辭已經有所軟化。特朗普的高級經濟顧問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表示,總統很可能將緩和他對中國的批評。

特朗普的高級經濟顧問史蒂夫?施瓦茨曼

常駐香港的大和資本市場公司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賴誌文(Kevin Lai)在競選期間估計,如果美國執行特朗普建議的最高關稅水平,中國向美國消費者的出口額或將暴跌87%。

中國有可能啟動相應的應對措施,美國在華企業也可能面臨納稅或反壟斷調查。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Chines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該協會擁有多達3000個成員)會長李秀恒表示,“對於中美兩國來說,貿易戰的利害關係實在太大了。儘管我們非常擔憂這種情景,但我們也感到樂觀。”

美國的稅收改革也可能影響到這種關係。眾議院共和黨領導人計劃通過對進口商品徵收所謂的“邊境調整稅”(BAT)來削減企業稅。反對者聲稱,此舉將導致消費品價格上漲。與此同時,支持者認為,這樣做會創造就業機會,提高工資。3月19日,一個名為美國製造聯盟(American Made Coalition),其成員包括波音公司(Boeing Co.)和通用電氣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的出口商團體發起了一場旨在支持該計劃的電視廣告活動。

成本持續上升

諸如iPhone製造商鴻海精密(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 Co.)和耐克(Nike)製造商裕元實業(Yue Yuen Industrial Holdings Ltd.)這類年產值高達數十億美元的代工巨頭,或許有能力消化特朗普意欲開徵的任何關稅。

然而,不斷上漲的薪資水平、五險一金負擔,以及日益嚴苛的環保法律,已經讓某些中國小企業疲於應對。如果美國開徵高額關稅,它們極有可能遭遇滅頂之災。根據中國海關的數據,在2017年1-2月,大多為中小企業的私營公司創造了中國近45%的出口額。

艾睿鉑諮詢公司(AlixPartners)董事總經理毛冠誠(Steve Maurer)在上海表示,十年里,中國製造業的成本增長到了美國的85%左右。

其結果是,中國商品正變得越來越貴。2月份的生產者價格指數(PPI)攀升了7.8%,是2008年以來最快的速度。

孩之寶供應商

龍昌集團董事局主席梁麟透露說,該公司已經將幾乎所有的生產線搬遷至印尼,以逃避中國不斷攀升的製造成本。其70%的收入來自美國客戶。孩之寶公司(Hasbro Inc.)證實龍昌是它的玩具供應商之一。梁麟表示,

“哪怕關稅只增長10%,中國的工廠也很難收回成本。如果一些製造商選擇留下來,他們只是打算以一個好價格出售工廠,然後終止運營。”

在惠州百占玻璃有限公司,李世安說,工人們的月薪已增至原來的三倍,每個月能拿到7000元,每盞燈罩的利潤率低至10%,較幾年前足足下降了一半。李世安從2001年開始經營這家家族企業。

李世安說,他把產品賣給西屋照明公司(Westinghouse Lighting Corp.),由他們分銷給家得寶公司。一位家得寶代表說,西屋照明目前是這家家居連鎖賣場的供應商。在美國第二大家居裝飾用品連鎖店勞氏公司(Lowe’s),百占玻璃的年銷售額約為2000萬元。

“他們不要指望把關稅成本轉嫁到我們身上,”他說。

不確定的未來

惠州的其他製造商正在一步步走向懸崖。惠州佳揚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為JBL和哈曼(Harman)等品牌生產音頻揚聲器塑料外殼,據老闆、34歲的博斯科?程(Bosco Chang)說,公司已經開始階段性停業。

在十年間,每小時工資從3.30元上漲到8.50元,員工人數則從500人下降到80人。

程先生說,他的父親於1993年創建了這家公司,目前的年營收額僅有1000萬元,大約是2008年的一半。其中90%的收入來自美國。

他說,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把這家工廠搬回台灣,但組裝揚聲器的工廠也在惠州。此外,其他廠址也有可能面臨與特朗普相關的成本。

特朗普已經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一旦實施,該協議將降低台灣和東南亞出口產品的關稅。此外,他還尋求重新磋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這意味著墨西哥產商品也將面臨關稅增加的前景。程先生說,

沒有安全的地方。我們不得不隨大流,但大流是不確定的。所以,我打算放棄。

編輯:劉馨蔚、管文晶

◆ ◆ ◆ ◆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