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古院
2017年03月23日03:03

  原標題:遺失的古院

  

走進洛南韃子梁古院落,我恍若隔世。一股寧靜古樸的原始氣息,直抵心脾。

  正午的陽光灑滿滄桑的屋脊,斑駁的光影隨意地塗抹在牆壁上,呈現出一幅老舊的色彩。我觸摸著溫熱的石板,在思緒中臆想著,這裏曾經發生的故事。

  韃子梁的石板是有生命的。

  從深山走到村莊,從元朝走到今天,石板就有了生命。

  “韃子梁,石板房,石基石瓦石頭牆,石磨石槽石頭炕,千年萬年堅如鋼。”這首古老的歌謠,見證了祖祖輩輩的韃子梁兒女,就是靠著石板在這片土地上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駐足韃子梁古村落,你完全置身於一個石頭世界:所有的房屋,除橫樑和門窗是木質外,地基是石頭砌的,牆體是石板壘的,屋面是石板蓋的。牛欄、豬圈、狗棚、雞舍,清一色的石板。石槽、石墊、石磨、石子路,無一例外都是石頭。韃子梁人因地製宜,開山鑿石,修築屋舍,繁衍生息。滄桑曆史700年,韃子梁兒女躬身匍匐,腳踏堅實的大地,從元代一路高歌而來,以原始的粗獷,唱紅了韃子梁的太陽,叫醒了村莊的土地,吼熟了梯田里的莊稼。

  韃子梁的石頭以堅硬的核質養育了山村男子的血性,以內在的溫潤滋養了農家妹子的柔美!

  時間不老,春天不老,但村莊會老去。

  土地貧瘠,吃水困難,交通不便,韃子梁人紛紛外遷,這座掩映在大山之中的石板村落沉寂了。一座孤園,透著古樸、荒涼、寧靜、壯美。

  陽光的餘熱,無法溫暖滿院的冰涼;雨水的眷顧,無法重煥土地的生機;杜鵑的啼鳴,無法喚醒沉睡的村村寨寨。木門上鎖,鏽跡斑斑。簷下掛滿蛛網,房角堆滿廢棄的農耕家什。畜棚塌陷,聽不見雞鳴狗叫。門前的石磨,在陽光下靜坐;老核桃樹下石墊,寂寞地臥躺。磨是村莊的爹,墊是村莊的娘,他們把粗粗的五穀雜糧嚥下,喂養村莊的兒女,於是莊稼一天天蓬勃,村莊一年比一年熱鬧。可如今,打穀場上雜草叢生,腐朽的木風車不再唱出生動的歌謠。

  韃子梁古村落沉寂了,曾經的炊煙嫋嫋,犁耙過坳,耕牛歸欄,喚兒回家的場景,淡出了人們的視線,遺失在歲月的長河裡!

  夕陽西斜,土坎上的迎春花,開出了一片執拗的嫩黃。山風穿過屋脊,殘壁斷瓦上的枯草,倔強地站立,似乎不厭其煩地向每一位來訪的人,訴說著韃子梁的陳年舊事……

  一切在遊移,又好像一切都還鮮活地在那裡。

  回望美麗的韃子梁石板房,我相信:會有更多的人踏上這片土地,他們的到來,不為遇見,只為撿拾。

  商山道情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您是否願意將生活感悟與大家分享?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您是否願意把旅途中有趣的故事說與大家聽?五穀雜陳鑄人生,喜怒哀樂皆成歌,您是否願意以文會友,與他人共度詩意人生?揮毫潑墨、畫寫風物,您是否願意將翰墨淋漓的感受書寫成人生篇章?

  《華商報・今日商洛》副刊欄目――“商山道情”,為您提供一個生活化、時尚化、專業化、人文化的展示平台。歡迎詩歌、散文、小小說、隨筆、雜文、漫畫、書法、繪畫等多種體裁作品投稿,作品要求原創,主題鮮明、感受獨特,言之有物、論之有理,文字流暢、語言生動優美,字數要求在2000字以內,圖片作品要求清晰、有意境。來稿請註明作者姓名、工作單位和聯繫方式。

  投稿郵箱:444853308@@qq.com 主持人:陳丹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