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改影紮堆上映 但口碑票房雙贏卻很難
2017年03月16日18:04

  初春,熱門遊戲改編的電影紮堆來襲,然而票房和口碑都很難一致。

  去年,荷李活遊戲改編電影《魔獸》、《Angry Birds》相繼上映,在中國內地市場上斬獲了不錯的成績後,今年三月,《Resident Evil6:終章》、《Assassin's Creed》和《Final Fantasy15》三部遊戲改編電影紛紛紮堆上映。

  截至今晨,《Resident Evil6:終章》票房已經累計10.64億,成為繼《魔獸》之後又一部票房過10億的遊戲改編電影。但遊戲改編電影在口碑上大多一般,甚至遭到詬病。《Assassin's Creed》豆瓣評分只有5.5分,不少觀眾直呼看不懂;《Resident Evil6》也僅有6.8,在整個系列中的評價並不突出;剛上映不久的《Final Fantasy15》,7.3分的成績算是三部中評分最高的。

  為何享譽世界的熱門遊戲,改編電影之後卻難以令人滿意?如何拍出一部既繼承遊戲精髓,又保證電影品質的作品?記者採訪了業內人士,聽聽他們的看法。

  電影和遊戲體驗不同 都要兼顧並不容易

  其實大多數遊戲改編的電影口碑都不算太好,口碑很差的原因是遊戲的娛樂體驗和電影截然不同,電影是故事片,是單向的傳遞過程,電影銀幕一黑,觀眾都是以旁觀者的身份觀看。而遊戲很多是主觀鏡頭,遊戲有意思的是玩家的參與感,這是兩種不同的體驗,這就要求兩者對故事的要求不一樣,即便是有好的體驗,沒有好的故事改編也不行。

  把遊戲改編成電影,既要遵循很多玩家的要求,符合他們對於遊戲的期待,又要兼顧到影迷們注重電影的體驗,改編兩方面都要兼顧到,並不是很容易,也沒有特別成功的例子。

  安吉麗娜・祖莉主演的《Tomb Raider》在商業上更為成功,源於祖莉的主角HALO,她把個人特點和角色很好地融為一體,創造了當時遊戲改編電影的票房紀錄。之後比較成功的就是《Resident Evil》系列了,尤其是最近一部,簡單粗暴,加上恐怖片的元素在中國內地市場火了。

  遊戲改編很容易做到商業化,因為遊戲本身有很強的品牌效應,普及到的玩家基數已經很大了,所以改編電影是非常合適的。而讓一個產品更大眾化,就需要有一個品牌互補。其實關於遊戲改編電影,國內有一種說法是“影遊互動”,我覺得這種說法挺合適的,電影和遊戲互相起到輔助的作用,促進商業上的收益。很多人會因為電影的上映再去玩一遍遊戲。但由於遊戲改編的電影總是難以滿足各方面人群的需求,所以其實數量並不會很高。

  對於非遊戲玩家來說,去看一個遊戲改編的電影需要具備一些背景知識,像《魔獸》欣賞門檻很高,普通觀眾的興趣就不會很高。

  目前遊戲改編成電影的,大部分是荷李活的作品,中國也有很多遊戲公司在做電影,但很慎重,至今還未推出。最近網易和華誼公佈的電影《陰陽師》算是一個成型的項目。相比之下,在中國內地市場上遊戲有不少都被改編成了電視劇,題材更傾向於玄幻或者古裝,這類型的電影也很受歡迎。電視劇或許是試水的過程,未來內地遊戲改編電影算是國產片中比較新型的題材,還是有很大的市場空間。

  編劇沒有跳出遊戲思維 在創新意識上不夠強

  遊戲改編的電影總喜歡紮堆上映,這也表現了荷李活缺乏創意劇本,在這種條件下遊戲具有很多得天獨厚的條件,從商業化角度看,盈利的幾率比較高,最起碼能把玩家這批觀眾收入囊中。

  但遊戲改編電影在國外賣得都不好,中國觀眾為什麼會喜歡?是大片心理起作用,還有中國觀眾很認可情懷牌,這些元素都促使中國觀眾願意去消費。

  從某種程度上看,遊戲改編電影有個先天優勢,好玩的原因在哪裡很明顯了,只需要把遊戲好玩的地方拿過來放到電影裡面,再加上故事的好看,就會贏得玩家和觀眾的認可,贏得商業上的成功。但改編遊戲的電影創作者並沒有跳出遊戲思維,在創新意識上還不夠強,所以常常會遭到詬病。

  這就要求電影編劇和導演從遊戲里抽離出屬於電影的那部分,用電影手段加工再創作,再加入遊戲迷們喜好的元素。真正用心做遊戲的這批導演在人文素養和格局上還不夠開闊,掌控不了這個題材,如果交給電影大師,用另一個角度改編,也許會更好。

  一個遊戲創作的過程就是刺激血腥的畫面和緊張的環節吸引玩家,而電影要有打動人的東西,既然拍成了電影,就要用電影的思維去衡量。

  或者乾脆不要改,我覺得很多遊戲開始之前的劇情介紹很炫,片頭畫面和文字介紹都非常有趣,打鬥很花哨,沿用這個思維,遊戲怎麼吸引人就怎麼做,只去放大遊戲中好玩的東西,滿足喜歡視覺衝擊或者直接感官刺激的這部分觀眾,也算是成功的。

  玩家和影迷之間分歧大 概念性強阻隔普通觀眾

  遊戲改編電影大多口碑差,最主要的原因是遊戲的體驗和電影的體驗不一樣,從內容的體驗上來講,二者對敘事和視覺的要求都不一樣,拍電影很難把遊戲體驗還原到電影中去,從這個角度看,會失去很多粉絲。而概念性的東西對玩家來說有很強烈的娛樂體驗,對於普通觀眾來說卻是生僻的。

  遊戲改編是很依賴主演的,就像很多人因為祖莉才記住了《Tomb Raider》,如果《Assassin's Creed》沒有了法鯊,可能口碑更慘。只有《魔獸》是去明星化的,但從票房上來看,前期雖然很猛,但缺乏後勁。從這個層面上來講,《Assassin's Creed》的後勁會稍微好一些。

  遊戲改編電影有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最早是知名遊戲搭配知名演員,後面是知名遊戲搭不知名演員,現在是不知名遊戲搭知名演員,從中可以看出,這類電影也在不斷調整自己,在商業化上面尋找更多的空間。

  遊戲的發展是非常迅速的,在《Tomb Raider》時代,遊戲的技術表現力差,弱於同一時代的電影。而近些年,遊戲的發展非常迅猛,很多在視覺表現力上強於電影,甚至已經超越了二線的動作片,這也是遊戲改編電影受限的原因。電影對於遊戲玩家已經沒有太多吸引力了,尤其是那些重視視覺衝擊力的玩家。

  而著名的遊戲改編電影系列《Resident Evil》之所以火了那麼多年,是因為它已經不算是遊戲改編電影了,算是一部真正的電影系列,脫離了遊戲,因此它的玩家和影迷之間的分歧還是挺大的。整個系列女主角都是同一個人,不少影迷也是衝著這個超級英雄似的女主角才來的。從遊戲改編電影這個層面上來講,這部影片蛻變成了真正的電影系列,培養了自己固定的影迷,這也是其取得巨大商業成功的原因之一。

  From:法製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