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有一個假童年 《God of War金剛》是美國人YY出來的
2017年03月13日15:18

  如今回過頭來看,當年紅遍大江南北的《God of War金剛》是一部典型的日本機器人動畫,但在上世紀90年代,它卻是以“美國動畫”的名義引進國內的。

  我來組成頭部

  在1995年前後,中國曾引進過這樣一部機器人動畫片,它長達一百多集,還要分成上下兩部播出;它打著美國動畫片的旗號,作畫卻是典型的日本風格;它每集都要用一模一樣的合體鏡頭拖時間,卻引得無數小觀眾成天亂吼亂叫,長大後只記得這麼一句話――我來組成頭部!以至於彈幕網站上的萌新們一臉懵逼,隨後跟著一起刷屏湊熱鬧。

  這就是許多人的機器人動畫啟蒙作――《God of War金剛:宇宙的保護神》。最近隨著《地平線:零之黎明》和《超級機器人大戰V》的熱度,機器人題材突然又火了起來,這次就趁著這陣子風,來說說這個曾有半部參加過《超級機器人大戰》的動畫片。

  《地平線:零之黎明》里的機甲獸與《God of War金剛》里的5頭獅子還挺像的,當然精細程度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上

  最後五個人類和他們的大貓

  很多人小時候在看《God of War金剛》的時候,就被片頭的字幕給搞糊塗了。中文版的片頭和片尾用的都是英文,而且也寫得很明確是美國動畫片,就連片中用來插廣告的畫面也是典型的美利堅風格。可其他的部分不管怎麼看,都是日本動漫無疑,這讓當時還沒有互聯網和百度可以用的中國小朋友一下子就傻眼了,還有小學生為了這到底是日本片還是美國片吵架,翻了友誼的小船。

  準確地講,《God of War金剛》是日本人製作的美國動畫片。它和《太空堡壘》、《Star Wars》(麥克瑞一號)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日本的機器人動畫片被美國人改編成了全新的系列。只是《太空堡壘》與《超時空要塞》在後來又各自發展出獨立的系列作品,而《God of War金剛》的日本原版並沒有繼續下去,只有美國人孜孜不倦地開發這部作品的後續衍生作品。

  《God of War金剛》超過百集,實際上是結合了兩部沒啥關係的日本動畫片――《百獸王高萊恩》與《機甲艦隊達萊卡XV》。兩部動畫之間唯一的聯繫,大概只有都是東映出品的機器人動畫片這一條了。

  1981年,為了接檔上一年度的《宇宙大帝God Σ》,東映動畫策劃了全新的“蘿蔔番”《百獸王高萊恩》。雖說是新作,但實際上在機器人動畫黃金時期的八十年代,《百獸王》在設定上大多借鑒了其他同類作品。

  比如再往前一年的東映蘿蔔番《未來機器人達爾塔尼亞斯》中,就已經出現了獅子的元素。而更早由東映策劃的《超電磁機器人孔巴特拉》中,就已將五合一機器人的經典要素全部定義了一遍,戰隊五個人――熱血、酷男、美女、胖子和正太,合體五部件――組成腳和腿、組成軀幹和手臂、我來組成頭部。說白了就是《西遊記》類型的五人團。

  儘管珠玉在前,但《百獸王》也在前人的基礎上有自己的發揮。“高萊恩”(ゴライオン)這個名字和馬赫五號一樣,用片假名ゴ組成了雙關詞。它既能表示“衝!獅子”,也可以是“五頭獅子”的意思,暗示了機器人的五個組合部分,都可以變為獨立的戰鬥單位――功能各異的獅子。這個部件可獨立變形的設定,後來也影響了《超獸機神斷空我》在內的禽獸類合體機器人,還包括特攝片比如《恐龍戰隊》。

  雖說是面向小學男生的機器人動畫片,《百獸王》的背景設定反而十分恐怖,動畫前幾話都沒有組成過機器人,卻在向觀眾講述這樣一個冷峻的故事背景――1999年地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核戰爭毀滅了所有的人類,從太空考察返回的主角五人成了僅存的人類,忽然被意外出現在地球的外星人劫持到太空競技場。

  這種與《北鬥神拳》類似的背景設定,與當時的冷戰背景不無關係。當曆史剛進入八十年代的時候,世界各地突然在短時間內爆發多場熱戰,包括蘇聯入侵阿富汗、中越邊境戰爭、兩伊戰爭……這讓正處在經濟最繁榮時期的日本人,有一種眼前的美好可能一夜之間就變成泡沫的不安,而不久前的第二次石油危機更讓島國人確信這種災難遲早要發生。在這種複雜的創作情緒之下,《百獸王》的開頭幾話變得毛骨悚然,直到第六話銀貴(斯萬)被害死、次回公主上位,這種焦慮的氣氛才得以緩和。

  《百獸王》這片子最讓人吐槽的地方,既不是人類絕嗣於五個掰彎了也無法繁衍的老爺們,也不是拉著滑竿進座艙的費力勁,更不是用金屬期貨交易標的物命名的隊員,而是顏色混亂的機器搭配。

  照理說,五個隊員和五頭獅子,各有黑紅黃綠藍五種顏色,正好一一對應,可偏偏靠顏色對不上號。黃的和綠的對得上,其他三個讓人頭痛――名叫黃金的紅戰士開黑獅子,名叫銀(也可以寫成白金)的黑戰士開藍獅子,名叫黑鋼的藍隊員開紅獅子。等穿粉紅戰服的公主加入後,就徹底淩亂了。難怪美國人做的後續作品里,要把隊服和獅子顏色重新匹配,估計他們早就看這事不爽了。

  史上最大的十五人份精神庫

  在《百獸王》播放完畢之後,東映給其接檔的機器人動畫,就是《God of War金剛》的另一部作品《機甲艦隊達萊卡XV》。這部作品以水平不行人頭來湊的製作理念,一口氣擺出了十五個機師的龐大陣容,著實嚇壞了不少人。

  達萊卡(ダイラガ`)這個名字,實際上是“大Rugger”的意思。Rugger是英式橄欖球(rugby)運動員的俗稱。在英式橄欖球聯合會式的規則中,一支球隊由十五名隊員組成,還正好與動畫中的駕駛員數量吻合,因此用橄欖球隊來命名《機甲艦隊》中機器人的名字。

  日本機器人動畫的發展,從最初《鐵甲萬能俠》的一人一機,到《蓋塔機器人》出現了三機合體,後來的製作者為了出奇出新,就開始在數量上動腦筋。於是合體的部件和駕駛員越來越多,到《超電磁機器人》定型為穩定的五個人,就再難往上突破。然而《機甲艦隊》的出現,徹底打破了底線,十五個人的超大團隊,讓合體過程變得繁雜無比,更讓角色塑造的戲份,被數量巨大的出場人物給完全稀釋了。觀眾看到後來,除了吐槽這傢伙如果參加《機戰》能有十五個份精神之外,根本記不住有什麼出彩的人物。

  作為東映第一部自己製作的機器人動畫片(之前都是出策劃案委託製作),《機甲艦隊》從很大程度上參考了《宇宙戰艦大和號》。其故事背景被設定為以地球為首的三行星聯盟,為了尋求新的殖民星球,組成遠航艦隊,向宇宙深處前行。但在探索的過程中,與母星即將毀滅的邪惡帝國軍隊相遇。

  和《宇宙戰艦大和號》、《艦娘》等懷念日本帝國海軍的動漫作品一樣,《機甲艦隊》也儘可能地在片中加入日本舊戰艦的名字。主角安藝學(傑夫)的名字,就出自日本大正年代的戰列艦安藝號。而片中的地球人,全部用的都是日本海軍戰艦名,出雲、伊勢、加賀、長門……一個都跑不掉。

  讓廣電總局羞愧的美利堅剪刀手

  美國金和聲公司把《超時空要塞》等三部日本動畫剪成《太空堡壘》的故事大家一定不陌生,但和混剪兩部動畫的《God of War金剛》相比,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太空堡壘》第一部至少還沿用了大量Macross的設定和劇情,明美還是明美,麥克羅斯還是麥克羅斯。可到了《God of War金剛》里,已經不是簡單的重新剪輯,而完全是美國人在自說自話。

  1980年,富二代Ted Koplar在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開了一家電視節目製作公司,取名叫World Event Production(WEP)。他爸爸是當地著名電視台的創始人,小Kopler這次創業算是子承父業

  WEP顧名思義,主要工作就是製作世界新聞報導的電視節目。公司開了三年,由於《Star Wars》的火爆,小Kopler想把業務往科幻方向轉變。這時他發現遠在太平洋的另一端,一群日本人一週七天,天天都在電視上播放各種機器人鬥毆的動畫片,而美國的小朋友們還沒有集體補過蘿蔔魂。這麼巨大的市場潛力,促使他聯繫上了日本動畫業巨頭東映。

  小Kopler最早看中的動畫片,是1979年度的超級系機器人動畫《未來機器人達爾塔尼亞斯》。WEP找到東映,說我們要動畫片的母帶,就是那個有獅子頭的合體機器人動畫。這下溝通就出了問題,東映以為WEP說的是剛剛播完的《百獸王》,這可不就是獅子合體嘛,於是把錯誤的動畫片寄到了美國。

  WEP公司的製片人接到母帶一看,咦?這跟原來說好的不一樣嘛。但是看了幾集《百獸王》,就被有點重口味的動畫片給吸引住了。胸口有獅子頭的機器人,就這樣被手腳都是獅子頭的機器人給取代了。

  拿到《百獸王》版權的WEP公司,立刻開始了對原著的毀壞性本地化工作。《太空堡壘》《賽車手》《星星艦隊》《Star Wars》等美版日本動畫,在《God of War金剛》面前都不值一提,因為小Kopler壓根就沒打算請日語翻譯。

  你能想像整個《God of War金剛》的製作團隊里,除了談合同的法務之外,就沒有懂日語的人嗎。那不懂日語怎麼讓美國小朋友看懂片子呢?

  沒關係,小Kopler請了幾個編劇,讓他們看著日語原版動畫,然後做幼兒園經常幹的事情――看圖說話。這一集你猜發生了什麼故事,那美國小朋友看到的就是什麼故事。就這樣,52集的動畫片,就在這種看圖說話的工作方式中硬給生造出來了。

  由於美國對動畫片的內容要求非常嚴格,《百獸王》原作中的大量血腥鏡頭被刪除。源於核戰爭恐懼的第一話,也被完全刪改,人類和地球沒有滅亡,而是組成了銀河星系聯盟。第六集就掛掉的黑衣戰士斯萬,也因為美國動畫片里不能直接殺人的潛規則,而改成了受傷療養。在後來的劇集中取代了本該是他弟弟的角色回歸。

  既然美國編劇一點也不懂日語,那原版中用金屬命名的角色,當然全都被替換成美國人熟悉的名字。斯萬、蘭斯、漢克、皮吉、阿羅拉公主……只有主角稍有不同,雖然名字從“旭”變成了吉斯,但姓還是保留了日版里的“黃金”。

  當然,最有想像力也最成功的改變,莫過於美國人創造的經典口號――“我來組成頭部”。日本動畫的合體口號一直處於自嗨的狀態,在海外的傳播性向來不佳。比如《天空戰記》里繁複無比的裝逼梵語咒文,遠不如一句“伊母拉撒”來得好記。原版《百獸王》里合體的口號是“Let‘s GoLion”,這種日式英文在美國人看來莫名其妙,而且合體的時候只有水木一郎在那兒唱歌,美國小朋友一定接受不了。於是美國人對合體階段進行二度創作,這就成了中國觀眾熟悉的“我來組成襠部”(誤)。

  混搭玩出新花樣的第二季

  經過重新剪輯的52集《God of War金剛》,在美國一上映就獲得空前的反響。沒怎麼經曆過日本超級系動畫片洗禮的美國小朋友,就跟十年後的中國小朋友一樣,整天守在電視機前看每集都一樣的合體變形鏡頭,然後吵著問父母要買玩具,拿著被改成“光芒神劍”的“十王劍”到處炫耀。總之,WEP和玩具公司賺大了。

  WEP這下也不做新聞節目了,後來幹脆把公司商標也換成了God of War金剛的剪影。賺到錢的WEP開始尋思製作第二季動畫。可是日本的《百獸王》沒有續集,WEP只得將目標放在其後續的接檔動畫上――《機甲艦隊》與《光速電神》。

  本是完全不同世界觀的動畫片,現在要硬拚湊在一塊,這點小事當然難不倒美國人。編劇將之前的百獸王定義為God of War金剛三號機,嗯非常奇怪,最早出現的卻是三號機。而十五人合體的機甲艦隊則是一號機,光速電神被預定為二號機。

  為了讓第一季的觀眾有親切感,《God of War金剛》第二季更加確定了圍繞銀河星系聯盟建立的統一世界觀。空戰隊中的小個子也被設定為第一季中皮吉的雙胞胎弟弟,然後大刀闊斧地把“一封家書”那一集改的面目全非。招牌式的“我來組成頭部”得以保留,幸好機甲艦隊的組合方式也是從腳到手,最後再組成頭部。

  然而《God of War金剛》第二季的反響卻不如預期,觀眾紛紛表示非常懷念五頭獅子的合體機器人,十五個人實在是人太多,名字都記不住。面對熱度下降的事實,WEP立刻調整了之後的計劃,原本作為第三季播放的《光速電神》被臨時砍掉,重新回歸獅子戰隊。

  WEP找到東映,希望他們製作二十集《God of War金剛》的原創動畫,主角依然以《百獸王》為原型,這就成了只在美國上映的第三季。同時東映還通過老素材剪輯加上部分新繪畫面的方式,製作了一小時的特別版動畫《末日艦隊》。這部片子就是國內引進版《God of War金剛》的最後兩集,在片中兩台God of War金剛肩並肩作戰,抗擊共同的敵人,成為粉絲口中的夢幻場面。

  WEP公司在《God of War金剛》的熱度消退後,終於明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道理,開始自製原創動畫的計劃。他們的第一部動畫比《God of War金剛》還要早引入中國,並且多次在小神龍俱樂部和中央電視台重播,那就是大家熟悉的闔家歡動畫《丹佛:最後的恐龍》。

  前後顛倒遼藝版和政治正確網飛版

  在1995年前後,遼藝版的《God of War金剛》以美國動畫片的身份進入中國。沒過多久,地攤上就擺滿了劣質的仿冒玩具,可見當時動畫片有多火爆。誰要是帶五頭獅子到學校里,那一定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但沒什麼人敢帶十五個機甲艦隊到學校,萬一被誰偷走一個,這下襠部也組成不了了。

  遼藝的動畫片,配音水平是不容置疑的,但翻譯和版本管理水準是很成問題的。雖然因那時中美文化交流不多,上譯、上視的動畫片也經常犯翻譯錯誤,但在《God of War金剛》里把“隊長”翻譯成“船長”這種低級錯誤,基本只出現在遼藝的版本中。

  遼藝版《God of War金剛》另一個問題是引進時前後顛倒,集數混亂。因為片子太長,中國版《God of War金剛》被分成了上下兩部,但關鍵在於上下部並不是對應第一、第二季。上部實際上是第一季《百獸王》的第七集到最後,以及《末日艦隊》的兩集。而下部是第二季《機甲艦隊》加上《百獸王》的前六集。所以現存遼藝版本的《God of War金剛》第一集沒頭沒尾,讓人看得一頭霧水。

  萬幸的是,當時的遼藝還沒有因為《天鷹戰士》被罵得狗血噴頭,相比廣東隨性的配音,遼藝的水準是值得欽佩的。在韓力還沒有調入遼寧兒藝的日子裡,劉喜瑞很好地承擔起主角的任務,並且留下了“我來組成頭部”的經典聲音。而已故的陳大千也為片頭解說增添不少亮點,儘管還是漏出了遼寧口音――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廣闊的宇宙空間里,有一個傳奇式的人物,他就是God of War金剛,宇宙的保護神,一個超級機器人。善良的人熱愛他,邪惡的人害怕他。由於God of War金剛的出現,銀河系才有了和平。在銀河系,人們組成了銀河星系聯盟,它包括了銀河系的全體成員,他們親密無間,和平共處。直到有一天。一個可怕的惡魔給銀河系造成了威脅,這樣God of War金剛又有了用武之地。他與惡魔展開了針鋒相對的搏鬥,留下了一個又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和平的人們有了依靠,他們對God of War十分敬仰,他是光明與勝利的象徵。請看――《God of War金剛:宇宙的保護神》。

  在另一邊的美國,《God of War金剛》相關的商業開發一直沒有停止。在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紀里,WEP都在持續推出新的動畫片和漫畫,其中基本都是圍繞獅子戰隊進行的。2016年,夢工廠動畫製作了重啟世界觀的《God of War金剛:傳奇守護者》,將原版第一季的故事重新演繹,並在網飛上播放了兩季。

  新版的《God of War金剛》在畫面上更加出色。第一眼看這部動畫,會覺得和《降世神通》系列非常像。這是因為製作本動畫的韓國公司,也參與了《科拉傳奇》(《降世神通》續作)的生產。這種人設偏亞洲,劇情純美式的動畫片,在美國也越來越流行。

  但是最近美國動畫也越來越受到政治正確的影響,在設定上不敢亂碰雷區,強行往里加塞各種少數族群。《新God of War金剛》基本延續了初代的人物名字,但是駕駛員按照自己的隊服顏色對應獅子,隊長從原版的吉斯,變成了年長的黑衣戰士希羅。大反派紮肯的形象則更加富有魅力,順帶提一下,這個角色在日版《百獸王》里叫大巴紮大帝王,遠遠就有一股羊肉串的味道。

  可能有人要問了,黑衣戰士不是叫斯萬嗎,怎麼變成希羅了。其實希羅才是這個角色的本名。在日版的《百獸王》中這個角色名叫銀貴,寫成羅馬字就是Shirogane Takashi。在改編成《God of War金剛》的過程中,被改成斯堪迪納維亞式的名字斯萬,設定為瑞典人。而《新God of War金剛》中這個人物的設定改動最大,因此名字回到了最初的日式名字銀貴,簡稱則是希羅、Shiro。

  因為要迎合政治正確,阿羅拉公主被強行改成了黑皮膚。又因為播了兩季希羅還沒有離隊,公主無法加入,就造成駕駛員隊伍里沒有女司機的尷尬局面,很可能被美利堅田園女權噴到屎坑裡,所以將小個子皮吉改成了女扮男裝的花木蘭。鑒於《科拉傳奇》吃屎般的百合結局,《新God of War金剛》估計難逃出櫃的魔爪,那就來猜猜究竟誰才是基佬呢?

  隔了二十年才玩到的電子遊戲

  儘管《百獸王》和《God of War金剛》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非常火爆,但居然沒有相關的電子遊戲產品。直到進入二十一世紀,才在新時代的遊戲機上找到他的身影。

  一直以來,《百獸王》進入《超級機器人大戰》的聲音就很強烈,在多次非官方的投票中,《百獸王》的名次一直都在最前列。可能是呼聲太高的緣故,眼鏡廠終於在《機戰W》中加入了五頭獅子,只不過這部作品登陸的是機能低下的DS,音畫效果自然是大減價扣。

  遊戲設計者還在裡面玩了一個梗,反派皇太子聽到蓋塔的流龍馬說話時,會有非常激烈的反應,因為兩人的聲優都是神穀明――你已經死了!同是獅子王的勇者王與百獸王也類似的特殊事件,不知道達爾塔尼亞斯加入的話,三頭獅子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在美國,WEP進入新世紀後又開始了榨乾《God of War金剛》賸餘價值的計劃。除了推出新的動畫系列《God of War金剛:力量》之外,又在蘋果手機上推出了動作遊戲《God of War金剛:移動版》,不過這遊戲是個付費遊戲,得花上4美元,至於值不值得就看玩家的粉絲力了。

  2011年,PS3和XBOX360的商店中,又出現了一款第三人稱射擊遊戲《God of War金剛:宇宙的保護神》。這款由不久之後千古的THQ發行的下載遊戲,使用了許多初代動畫的畫面,還原了包括真假God of War金剛對戰的經典場景。玩家可以選擇一頭獅子進行戰鬥,玩法是類似《血腥大陸》的雙搖杆射擊,Boss戰則是回合製的QTE,連合體和組成光芒神劍都要按鍵。不過這遊戲關卡內容少且重複,可玩性相當糟糕,即便在動畫改編遊戲中也不怎麼樣。

  至於《機甲艦隊》,由於人氣和遊戲平衡的原因,在太平洋兩岸居然都沒有自己的遊戲,這是有多不受待見啊。

  國內自《天鷹戰士2000》之後,基本就不再引進機器人動畫,中國的小朋友只能通過零星的《Transformers》動畫片,瞭解到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一種以鐵皮打架為主要內容的卡通類型。而長大了的“小朋友”們,只能在記憶中,回憶曾經給自己帶來過快樂的《God of War金剛》。(轉自遊研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